七七成版人视频火爆深夜福利app!欧美、日韩污片!

      立春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暖暖的春风自东様南而来,滋润着襄勋大地。李家庄的农户们纷纷下地忙着农活,脸里洋溢着满意的笑容。上一年,听说流寇进入襄勋地区。李家庄的人着实吓得不轻。后큛来有听说四川那来了个总兵,把贼寇打得落花流水,屁股尿流。又大大的松㦰了一口气。反正流寇没见着,而这位四川来的总兵确实把原先一直在山上的山贼清扫得七七八八,李家庄的人着实高兴,外加今年雨水充沛뒟又及时,看着长势不错的庄稼。李家庄农户心里美滋滋的,今年交完税后可以给家里添絶些物品了。

      于此同时,在巴山山区,黑压压的一群人在⊌茂密的树林里面快速的移动,到处乱窜。

      带头的是一位骑着一匹棕色马匹,身穿黑色皮甲,披着红披风的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

      蠟这位男子满脸风尘和疲惫,一边抽打着马匹,一边咒骂道:“你娘的个*,邓玘是不给我活路了!别让老子抓住机会,不然一定要他好看!”

      这就是明末枭雄,自称曹操的罗汝才。

      这时罗汝才旁边一个同样骑着马的壮硕中年ᗱ男子,加快了一点速土度,朝着罗汝才靠近小声说道

      괍 “大当家的,要不要俺留下来埋伏一下官兵!”

      罗汝才放慢了抽打的速度,思索片刻,马上就下定主意:“你领八百骑兵埋伏,骚扰追来的官军。记住千万别浪战。摆脱藀官军后到老寨会合。”

      “俺知道了!”

      ‘东山虎’赵东说道,立即骑着马,带着八百骑兵,朝人群的相反方向骑去。

      罗汝才也驻马在了大部队的一旁,静静地看着渐行渐远的赵东。

      他们这群人也不知道能回来多少!

      众所周知,义军的马不귂如官军的马,虽说明朝中后期马政糜烂,但也是क正儿八经的战马,而义军的大多是民间养的驽马。二者压根就不在一个量级。若一人两㶌马情况或许好些,但是马比人值钱。罗汝㺥才军中仅有三千余匹马,人没了可以再练⭑,马没了就真的ꛟ没了。而派出阻击的必须得是马队,要不然真没人愿意阻击。䁰大家本来就是流寇没啥信仰,你派步兵去阻击这不是断了别人活路,这样不光不会阻击,人家转头就会把你卖掉,给官军做向导。

      쾯 此时,罗汝才满目寂寥,尽是感慨鑿。

      想想几个月⑃前,荥阳大会时,各路义军13家七十二营齐聚一堂,各路首领,夜夜笙箫,把酒言欢。

      义军所到之处,更是所向披靡,官军闻风丧胆,县城开门投降Ꮳ。纵横河南,声威天下。

      而罗汝才自己是在荥阳大会十三垪家Ỡ之中排行第四,仅次于高闯王阿,张献忠等义军首领龎。罗汝才更是跟着高闯王,张献忠攻破凤阳,掀了老朱家的祖坟。一时间可谓是春风得意,风光无限。

      但是名声太大,引得朝廷全力镇压。陕ﺋ兵,川兵纷纷出动。更有洪承畴总督河南、山西、陕西、湖广、四川五省军务。

      一下子局势速转,义军们四散而逃,抱头ᘸ鼠窜,想要逃回老家陕西。但是各个要道都被官军⭉堵死,围追堵截更让各路义军苦不堪言。

       偷 而罗汝才一看不对劲,就一头扎进了巴山山区。但是山区无粮,所以罗汝才每隔一段时间就得出来攻打个庄子。但是风头越来越紧,这不这一次䏎出来就ꪅ被官军发现了,庄子都没有打下来就跑了。

      ὚ 而襄阳城,府衙内一位长相穿着大红官袍,长相端正,面色严肃的中年男子坐在大堂中间。身边一众官员和将领都不敢发声。絿

      这几个月虽然剿灭了不少流寇,打鑦击了流寇的气焰,但是代价也很惨重。张献忠劫掠凤翔,与高薈迎祥汇合,㨋副将艾万年、柳国镇战死。曹文诏由宁州剿匪,其参将曹变蛟败农民军于湫头镇,乘胜追击遇伏,救援不及曧,曹文诏㻷自杀而死。

      “剿贼之事虽有所成效,但亦慢矣。尤其是在襄勋一带的贼寇该如何处理,诸位可有所建议!”座在大堂之上的三边总督,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衔,洪承畴开口说道。

      明朝正统皇帝都特别看中礼法,例如建文帝,更例如当今圣上。洪承畴上任前,圣上还特意把他叫到后殿里叮嘱,要保护好大明的亲王们ഐ。而就在襄勋地区,竟然有一支老䝍贼。于是洪承畴不得不把这⢑个问题当作一个紧要问题。

      这时一个虎背熊腰,威风凛凛的焷将领站了出来,大声说道:照我说,给我2000虎骑,我笔保证把贼首的头给督师您루砍下来!

      洪承畴听完这位将领的话,皱了一下眉头,喝道:“老虎,出得尽是什么馊注意!你是想让本督师给你收尸吗!”

      洪承畴旁边一个穿着一身风度翩翩的中年文士也说道:“襄勋多山多树,流寇藏ꠖ于山中,不利骑兵展开。且林棑中隐蔽,极易中埋伏!虎将军,大人不想你步二曹将军的后尘呀。”

      虎大威知多说无益,就憨憨的“嘿”“嘿”笑两声,退至人群中间。

      众人对于洪督师的爱将虎大威的这种作法,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场面再度陷入安静,面对这场景⹲,洪承畴十分无奈ᗝ,叹了一口气。

      其实办法洪祍承畴是知道的。无非是重兵封锁山区,待贼寇因无粮而出来劫掠时,立即剿灭。

      但是贼寇太多太散,而兵力有限,不可能因为襄勋这一处的贼寇而集中兵力,坐看其它流寇坐大。

      而洪承畴身旁的中年文士看众人皆安静,只好站出:“老师,依学生之见,应巴山附近增加暗哨,加强巡视。见贼寇出山立即禀报,然后整装待发,迅速剿灭。”

      ⣢洪承畴Ὼ面对这折中之法,也只能无奈认同了:“好!巴山附近加强巡视,且各军加强整军,쥢做好准备,一有动静,立马出发!”

      ᭿

       大堂下站着舏的文武官吗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是!”

      于是,众人纷纷散去。

      仅有几名勋阳的文武官在堂中留下,其中一位稍壮硕的文官来到了洪承畴身边说道:“督师,切不可坐以待毙,以逸待劳却是省事。但是待我军查巡并集结军队,贼寇早已攻破村庄,不见踪影!如ቅ何能剿灭贼寇,这可就白白苦了勋阳百姓呀!”

      洪承畴心里暗想,你勋阳百姓命是命,大明其它地方的百姓就不ﶇ是命了吗!难道为了勋阳一地的流寇而让其它地方的百姓都受苦吗!难道为了勋阳百姓把这骁将精兵打没了。

      但洪承畴还是开口说道:“鹿游呀!并非我不想尽칬快剿灭流寇,救百姓于水火之中,但是确无良ﳩ策呀!我加派点人马驻扎在勋阳,由你指挥!”

      勋阳抚宋祖舜只能无奈的同意了,转身离开了。

      随着宋祖舜等人的离开,一位仆人走到샦了洪承畴的身픇旁小声得说道:“大人,邓总兵혗来了!”

      뜫 洪承畴点了点头,吩咐“把他叫上来吧”

      刞 봙一个身着铠甲,长相柔弱的男子走上大堂,立刻行礼大声喊道:“参见督师!”

      而洪承畴仿佛没有听见邓总兵的话,慢慢的回到座位上,端起了茶杯品起了茶。

      ⺬ 而邓玘明显感到情况不对,在一旁低头不语,默不作声,涨红的脸上豆大的汗珠流个不停,场面一度十分诡异。

      抿了抿两口茶后,洪承畴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缓缓开口“邓总兵,你可知本督师唤你来,所为何事!”

      ๘ “属下不知!”⛪站在一旁的邓玘开口说道。

      洪承畴脸色一变,将桌上的一堆文书摔在地上,怒斥道“你自己看看!”

      邓玘连忙捡起地上散落的文书,看到上面的内容,心中不禁苦笑,还是出了问题!

      文书内容是御史钱守廉劾自己剿贼罗山过程中,杀良冒功。

      看完之后,邓玘立刻跪在地下,急忙喊道“大人冤枉呀,冤枉呀!属下在剿匪过程中绝无杀壠良⩐冒功。只是数月军中无粮无饷,手下难免不受克制。但绝无杀良冒功呀!望督师明查!督师,已三月没给粮饷了,若再不给஋粮,卑职手下怕不听指挥,发生兵变呀!”

      作为一个将领说手下不受控制是一件丢脸的事,但是邓玘真的是没办法呀!自崇祯七年奉命出川剿匪以来,粮饷真的少得可怜。伤亡又不小,好几次都差点兵变。甚至在同僚中落下个驭下无方的名号。

      洪承畴看了看趴在地下的邓玘,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朝廷的粮饷总是不能按时保量,尽管自己已经向朝廷催饷了,但是拨下来湈的还是远远不够,而且朝廷拔下的粮饷中间还要倒几手,最后也只能到个十之七八。这还是朝廷诸嗇公看我洪亨九面子,少拿的情况下。

      而此次剿贼的主力无非是秦힜兵,鄂兵和川兵。洪承畴自己也想一碗水端平,但如果平均拔下去,所ṽ有军队都吃不饱。与其如此还不如优先供给几支强军。秦兵即੖是主力又是嫡系,ᛇ所以粮饷优先拨发。

      而留下左良玉和邓玘这对难兄难弟,只能吃土。

      而左良玉还好一些,本次剿贼左良玉大多活动在襄勋地区。就在鄂军的家门口,左良玉或多或少还是能想办法搞到点粮饷。而邓玘本就是远离乡土作战,还没有粮饷,手下部队差点兵变,还落叵下个驭下无方的丑名。

      邓玘总兵的好基友左良玉倒是帮了邓玘数次,但是总是如此也不是办法,左良玉自己也吃不饱。

      而且这次剿匪川兵死伤也不小,怎么可能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于是邓玘就纵容手下䈙攻破ブ附近的一些村庄,获取钱粮来养军,诬陷其串通流寇,屠杀整个村庄,杀人灭口,而很多百姓的人头都被拿来冒充成流寇的头颅,充当战功띯。但是纸保不住火,做多了,肯定会被发现。

      结果被御史钱守廉劾邓玘剿贼罗山,杀良冒功。朝廷命总督洪承畴核之。

      于是就出现了眼前这一幕。

      面对邓玘,洪承畴也是无奈,心中知道邓玘已经被逼得无路可走籆了,这是大明腹地,并不是边关,杀良冒功要承担极大的政治风险。如果不是被逼急了谁愿意在大明腹地杀良冒功,屠杀村庄呢!

      爾但是朝廷注意了,绝不可让邓玘继续去侵扰百姓。

      于是洪督师大声呵斥道:“这是你杀良冒功的理由,是谁给你的狗胆!”

      邓玘立马回话:“卑职知错!……望督师赎罪!”

      看在地下跪着的邓玘,洪承畴也知道不可一味强逼,只会适得其反。于是走上前去,将邓玘扶ඣ了起身!对着颤颤巍巍的邓玘亲切的说道:“邓总兵,本督师知道你不容易,缺钱少粮,ꦡ剿匪劳苦功高,并꣄没有杀良冒功。但是已有御史说道,陛下命本督师查核,邓⸦总兵你不可不注意!剿匪期间,切勿侵扰百姓呀!”

      面对洪承畴的慰问,邓玘诚惶诚恐,立马回应道:“卑职知道,卑职知道!”

      看到这样的四川总兵,洪承畴心中大慰,又走到了太师椅前坐了下来笿,整理了一下衣冠,正声说道:“四川总兵邓玘听令!”

      站在一旁的邓玘大声回应道:“末将在!”

      “命四川总兵邓玘驻扎樊城,整顿军队!”洪承槲畴下达命令。

      귾“末눐将听命!”邓玘回应道。

      “我再拨给你1万两白银,一千石粮食。”洪承畴又说道

      “督师,川兵数月剿匪,死伤惨重,能否再增加ੲ点粮饷!”邓玘知道自己接受了这些粮饷,那么自己以后去附近村落打秋风就再也没有任何借口了,于是多要一点。

      洪承怂畴久久的看왐着邓玘,终是从秦兵军粮里面里挤出了一点,说道:“2万两白银,3千石粮食。记住切勿侵扰百姓!”

      “谢督师,末将遵命。回去定会约束手下!”邓玘苦涩的回答,然后在退出了大堂。

      这2万两白银和3千石粮食对于自己带出来的这近万川兵,连塞牙缝都不够。甚至上一次攻破的大村庄都搜出了五千石粮食和3万两白银。不能侵扰百姓,又只给怎么点粮饷。能支持几絓天!

      这屬一日,

      站在山寨寨头等着自己得力干将归来的罗汝才感到无奈。

      带着部下行走૯前往樊城官道上的邓玘感到无奈怟。

      站在襄阳府府衙大堂前仰望天空的洪承畴感到无奈。 彝

      坐在前往勋阳的马车上看着沿途的风景的朱常澄同样感到无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