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之旅

      紫府长老走了,段德两人松了一口气龫,ኡ刚뻚才那道紫气飞到石年身边时,他大气都不敢喘,唯罶恐被这道秘法认出췈。

      旁边的段德뛓也是如此,刚刚那道紫气把他吓得也不轻,他肥大的脸颊上流出ꮭ了一蹟头⨻冷汗,段德ꀌ还࠿以为这个紫府长老有多大的本事呢,没想到不过如此。䞯

      只有旁边被石年紧紧搂住的紫뢱霞露出失望之意,紫霞有些羞怒,她刚刚被石年控制的动弹不得。

      原本她是有希望获吡救的,因ⵚ为她的法力源泉虽然被封印,ฮ但是得益于她的道胎体质,如㠠今她仍然可以催发出道胎的一些异象。

      녵 可是刚才她想要引动道胎的那剩余的一点异象Ȉ时,却发现⡰她的异象被石年身上的某种特性给压制了,传言圣体可以压制世间万千异象,果真不假॔。

      紫府圣地的人一走,神武门的山门大开,一个个身着黑衣的宗内弟子从中飞出,如同一颗杜颗棋子落向广场,极为的壮观。

      在这些黑衣籉弟子的引导下,广场上面的近千人纷纷飞向上空諱,整个天空顿时一暗,他们被带到了一片空旷之地。

      一座大山被拦腰齐整的截断,上面建着ꐇ一座巨大的圆形祭坛,这里就是开启域门之地了。

      ⬅ ╹一位神武门的长老立于祭坛上空,大声喊到:

      “诸位道友,助尔等一帆风顺!” 

      ㏄ 话音刚落,圆形祭坛上面蝇印刻的密密麻麻的阵纹纷纷亮起,祭坛在复苏,域门在逐渐地构建完成。

      段德如同一只金色大鹏腾空而起,禊石年紧跟其后,他紧抱着紫霞,全身被一道黑色的游鱼所笼罩,如同一只鲲鹏水击三千里扶摇而上。

      ꎺ 随后,上千人纷纷登上高鐎台,祭台上的阵纹随之发亮漳,一道域门缓缓打开,随后不断有人涌入其旐中域门,开始横渡虚끶空。 

      掔石年三人纵身一跳,跃入了域门之中。

      ……

      㑉东貁荒北域,是一个极为神秘的存在,一方抔面它非常的荒凉,遍地都是碎石和沙粒,有时走上三天三夜都难懈以看到一片绿洲。 ≧

      可神奇的是,这么荒凉的地方却盛产着源,盛产着极富⺅能量的源石,引得各大⭞世⎉家圣地在这里騿常驻,这不得不让人骂一声妖异。

      段德三人来到了东荒北域的一䬙座大城,癪这里虽然没有圣城那么巍驷峨,但是在整个北域里,也算得上一座大城了。

      段德果真神通广大,他在这里竟然还有一所院子,三人于是就此住下。

      一处偏僻的院落,院子里有一棵古树,枝干虬曲苍劲,上面有不知名꾏的磕紫色小花飘落,㖝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甜甜的香气。

      紫霞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如今她的道韵被宝器掩盖,法力被捆仙绳禁锢,竟然少了几分仙气,多了几分世俗的气息。

      如今这位佳人小口小口的品着不知名的花茶,仿佛丝毫也不在意如今的处境。

      段德两人在屋内讨论着关于未来的一些事情,突然段德看着闲坐在外面的紫霞问道:

      “眼前这位你就这么舍得放了?”

      如今段德已经知道石年的真正打算᫆,他看出了石年没有伤害紫霞的意思。

      蠤“唉,我打算把她放了,这姑娘与我无仇无怨的,当时只是因为情况危急,迫不得已才把这姑娘给绑的,现在我们跑出去了,也就没有再禁锢她ꉸ的理由了。”石年回应道,这是他很久之前都打算好的。

      说来紫霞这姑娘也是倒霉,惯自己教内的祖坟尟不但被别人콧挖了,就连自己也被绑走,真是赔嚔了夫人又折兵。

      细细Ⰷ想来,石年和段德两人并没有损失了什ꤓ么,反而是紫府圣地吃了不少亏,石年认为刨人祖坟都已经是够缺德的了,要是再把人家的姑娘给祸害了,这就说不过去了。䇥

      段德知道卖掉圣女的壮举无法完成了,其实他也知道,倘若紫府圣地的圣女真的被他们两个卖掉,那恐怕和紫府就是真的要不死不拐休了。

      “行吧,找个日子就给她放了,那就这样了!”两人很멄快就敲定了这件事。

      ŕ睙最后两人把퓧话题聊到了源的身上,ꀁ如䗑今要是问石年最需要的是什么,那恐怕是非“源”莫属了。

      “老段,圣体的隐秘你也知㲇道,如今哪里能搞到大量的源呢?㢵”石年虚心请教道。

      说到这个ꩩ话题,段德立身正坐,他一脸严肃的说道:

      “源,极其神秘,据뱟说成型于太古前, 甚至可以追溯到开天辟地。됋”

      随后他继续说道:“但是如今北域地下的源脉,大多都被那些圣地世家所占,凡常势力难以拥有。”

      “墯如ꯙ今你只有两个方法可以得到大量Ꙙ的源꧌。”段德伸出了两只手指道。

      石年好奇的问道:“哦,是哪两种?”

      段德说道:“源脉大多埋于地下难以发现,只不过有一些族群拥有神奇的秘法,他⻥们借助秘法可以窥得一丝天机,可以找寻源脉,其中最厉害的就是源天师!”

      둼“不过这个族群太过于稀少,如今촕很久都没有出现了,你想找到他们恐怕相当困难!”

      石年摇了摇头道:“源天师的秘法太过于久远,难以找寻!老段你还是说另外一种方法吧!”

      段德说道:“其实第二种就是赌石了!”

      “赌石?”石年好奇的问道。

      “是的,你要知道,源皆是被一层奇异的“石衣”所覆盖的,纵然是一些强大的修士,在没有打开这层石衣之前,他们也不知道这块源嗓里面的成色如何。”

      段德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

      “于是,各大世家圣地都会在城里开启一些源ᬂ石坊,这就是俗称的赌石。”

      “然而这世界上总不缺一些奇能异士,有些人天生就能看破石衣,可以窥得里面的奥秘,传说当年瑶池就被一位濓能人赌石赌的赔掉了圣女…ھ…”

      ੍最翅终,段德一声长叹:

      鈩 “反正赌石的风险也很大,有时你感觉里面神光四射,可是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个废石,有דּ时一个废石里面却开出了神ⰼ源……”

      漏段德所讲的大都是常识,但偱是石年还是牢牢的记在心中,如今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赌石了,要知道他背后可不只是一个人在战斗,有荒塔和青帝在,想必挣个肸千万斤的源还是可以的。

      “当年陈刀仔他剪能用20块赢到3700万,如今我石年空手套一千万斤的源有什么问题吗ద?”

      됲两人聊了很多ﻥ关于源石的奥秘,最后,段德觉定明天ꮒ带࣮着石年去一家石坊见见世面,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石年就是那种㰣“奇人异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