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好鲜事

      天仍ⲽ是黑的,窗外有雨。뾇

      这时候要没时钟,还真无法知唚道时间。

      像这种灾难气象在塞德拉言斯星球上非웉常频繁且多见,只不过在阿瓦兰迦这块地方厌多一点,大一点...好頢吧,不只是一点,大概要强那么两个等级,但阿瓦兰迦ʹ人民都表示淡定,他们习惯了。

      大概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連人都会觉得他们比较心大吧。

      ⧁阿尔伯特仍坐在位子上,他刚吃过饭了,开始看书,还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但这其实只是个老习惯而已:他只要一进入工作状态就会不自觉严肃起来,然后自动切换表情,他始终认为,既然工作下来了,既然任务交到手上了,那么,唯一该做的就是全力以赴,除非这完全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或者根本就是在搞他。

      ා “啧.ᛞ..”

      少年紧锁着眉头,湒在一张白纸上写着算式,他遇到了难题,走进챗了死胡同ᓵ,验证条件用了两张纸삍仍未得出结果,于是开始用目前得出的回过头看,找ᔮ是不是哪里ꌸ漏了。

      ᇪ “班长?”

      同桌的塞西莉亚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叫了餭他一下。

      “什么事?”

      少年没抬头。

      “这题我不会,能不能帮我看下?”

      这姑娘虽然还是有点怕他,但和他正椼常说ꊳ话已经没问题了퍉。

      他仍没抬头,左手直接拿起她桌面上的题册,瞟了一眼又扔⾒回去,继续算自己的东西:

      訲垮“条件设错了,你把两个式子加在一隼起再看看,这两个不能拆开解。”

      “谢班长。”

      她又埋头算了会儿,又叫他。

      “班长?”

      “什么事?”

      这次他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算。

      “这题我不会。”

      “....这个符文组뽏可以拆成三个部分,分别찰设值,你的验算没错,看的方向错了,出题人故意把它转了下,思路灵活一点,别太僵了Ẇ。”

      塞西莉亚点头,算了会儿,放下笔。

      她正在做的是上午老师布置的作业,刚弄完,准备休息一下,只不过....

      他到底在算什么? 옠

      女孩身后的猫퇙尾点了点地面廊,又弯出一个弧度,轻轻摇了摇,然后她伸长脖子昂头看他的草稿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很多她根本就没接触过的公式符号,对她而言很可怕的数字单位,还有一堆看不懂的条件,相互之间像一团乱麻一样纠缠着,混合着许螘多狂乱、难以理解的线条,像是无法描述具体形状的东西在阴暗的角落中伸出爪牙。

      于是她悻ᨯ悻地收回视线,ୢ缩了缩脖子。

      塞西莉亚感觉自己刚刚经历了罰一轮san.check。

      果然还是安心做自己的事比较好,她想,头顶樹的猫耳抖了抖,尾巴尖晃了晃,这小姑娘今天心情不错。

      真正接触他一点,她就发现这个人确实不可能故意碰她⮛的尾巴了,他从来不做多余的事,回过头来看,反倒是她自跔己过于敏感,至少就目前而言,少年的画风相当固定:

      找我?什么事。嗯₥??你再说一遍,风太大我听不见!哦——,跟工作没关系啊。

      给爷爪巴。

      䳄其它的印象,特别专注认真算一个,懂得很多算一个,特别靠谱算一个,还有...她想起了在公园看到他喂猫。 

      其킣实还算可爱?

      塞西莉亚想到他平时工作狂餓人的样子,感到有些微妙。촳 ୂ

      㠱她再想了想,还是低头找本书出来看,当身边有人在努酞力的时候,人보们自己也常常不摌好意思闲下来,至少得做做样子。

      ——————

      阿尔伯特仔细算着纸面上的某道难题,先前那个,刚解出来,其实这并不是说算法多么高级,只是需要解的条件太多,掺杂的东西量大,这个过程很容易焦躁,还好他一向特有耐心。

      再者最近这段纬时间他真实情绪还是很不错的,许多问题解决了:

      有最新퐖符文类书籍入手了,上面给的任务解决了。

      同桌也黚恢复正常了。㼹

      ᠇ 这孩子,先前真的令他无奈,女孩的心思一向难猜潓,更别说还挂了个未成年的发散性buff,那就更难懂了。

       而最让他心情愉快的,是刚解出道极富挑战性地算式,他最近差不多把前世所学还能记起来的都复习肨完了,也确信自ᗯ己耗空99%的空闲时间,总算把最基础的算式、符文、还有符文序列됸掌握完全,于是他开始用逻镴辑算式倒推序列,再由符文序列倒推基础单元,少年正在将目前能接触到的最完́善魔法序列뛠—【十大常用施法构造】完全解析、拆解成最基本的符文单元,再结合他所学的《基础符文大全集枌》与种种算法。

      重틙组自身魔法逻辑,挣脱固定鼀序列框架的限制。

      它对能力不足的学生是保护,但在他这儿,已经严ố重限制了他的整体施法逻辑与效果,所以在综合考虑损耗与代价后——他决定更进一步。

      这将是个㟚规模݃浩大的“工程”,可能要一两年,但他不缺时间,更不缺耐心。

      唐吉诃德那边也是一样,他和阿尔伯שּ特已经在年级内稳居前几,但他们根本不屑于了解排名,两人的目标一开始就不在这儿,要വ不是有钱拿,他们都不会多看它一眼:和比自己小几十岁的孩子比能力?丢人!

      而且那个最近畏特喜欢仗着䰺先天优势自嗨cos吉尔伽—什的家伙比他更猴急,都弹쒃射起步到魔能器械演算了,目前正一边肝逻辑重组进度一边肝魔能原理。

      这货就是个訹典型的直肠子老ᆱ铁,玩▲游戏从不看剧情直接快进的那种:姰 খ

      떛我不知道我是後谁,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但我知道我将大开杀戒.JPG

      “班长?”

      身边的女孩再次拿了张题过来。

      鷌“这道题,设两个未知쏧数,x加这个未知数等䷪于y加这个未知数,把这两个多出来的去掉,求和,结果就出来了。”

      “谢班长。” 뉃

      他点了点头,再看向自己桌上地草稿纸,伸手揉了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他釮感觉到,自己似乎算题算得有点神志不清了즪,所䮆以决定短暂的调整一下,阿尔比特并不打算真的停下,他已经给自己规定好了,离今天的做题指标还差不䧷少,他只有适应了这个难度,之后的计划才能实现。

      时间太宝贵了,在社会上呆过瀯因而明晰了学校里那些岁月的宝贵,并有机会重来,而且目光所及,尽是机会的两人,都不打算浪费掉。

      那太蠢了,简直⥨像好不容易买彩票中了亿万大贾奖,却用印着中奖号码的彩票当厕쎅纸。

      除了覎疯子,没人会这么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