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动

      群山挺立如剑,暗红色的大地遥遥无边,苍天之上裂缝如蜘蛛丝一般盘旋开来,这片世界光怪陆离。

      礿 紫衣老者负手缓步行于山间林中,脚下枯黄的树叶铺满大地,无数实木树枝干枯树皮脱落,树干却露出黄金般的颜色,如同巨龙的黄金眼,↽只是未有点瞳手给它添上一抹神韵。

      驻足而立,꼁老者清澈的眼睛扫过一座座黄山,最终在一片空间裂痕上停下。而后一步跨出,便到达裂缝之前。

      踏入裂缝之中,一棵足有小山高的赤金色黄金树上盘着一只早已干枯的鸟兽,其庞大身体上的每一片羽翼都与这古树树体相互交融,自然地和纵深的满是褶皱的树融为一体。

      叹了口气,老者移步出来,抬抬手将这片空间裂缝固定在暗红色的山体之上。

      鵳 “没想到你也落得这般结局……”面对着来自洪荒之时的异兽,老者也有一分惆ܷ怅,暗叹万物终究无始有终,沧桑老手在随即在裂缝旁撒下几片深绿色悟道茶叶,点点绿光将空间点润,权当纪念。

      静静的休息片刻,老者的心情逐渐轻松起来,继续在群山之中漫步起来鼽,眼睛逐渐混浊,无边无际的精神力量却向四周各处愇快速的蔓延起来。

      精神之力飞过高山,略过盆地,这片空旷的空间居然也给他一种渺小的感觉。

      忽然,精神力量自东方传来一丝微小的扰动,老者眯姭眯眼,右手一握,手中便出࡜现了一条细小的锁链,锁链摇摆之间,周围空间都微微的动荡着,显示出这件武器惊人的力量。

      紧紧攥住锁链,老人这才一步踏出,左手前探之时,右手则是缓缓将身后破碎的空间抚平,让这里重归清静。

      ……

      依旧是血红色的山嚧,血红色的大地,老者再次停顿下来。苍老的手指如剑般缓缓刺入坚硬的大地,方尿圆十米内如铁般红土也缓缓裂开一条细小的裂痕。

      攥起一撮暗红色的土,老者黑色的眸子缩小,沉吟了半晌,右手紫光一闪。

      恠一柄木剑闪现出来,冗塞的梵文如流水一般在其上环绕起来,空间颤抖,仿佛臣子见了伟大的君王。

      眉头微微皱斜,尽管这般,老者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踱了几步,最终还是在额头中心轻按三下,将一团灵留在虚空中。

      如他这般境界,灵依旧是珍贵无比,但在这旷古计划面前,即使㱨是他,⫶也鍊不能省下任何一点的底牌!

      看着逐渐平淡如水般虚空,老者这才舒了一口气,再次打量起这满是破痕䙇的天空。此地的曾经爆发过的战争,即使是以他的实力,也不禁感到触目惊心,长疻久之后皮肤针扎般疼痛。

      良久,缓缓叹了一口气,他一脚踏出,空间荡漾之下,便将这片恒古而破败的空间留在身后。

      …… 齓

      䀇 元灵大陆东北部,百万大山。 䎴

      冬天缓缓到来,百万大山苍翠之余也逐渐裹上了一层素白,少部分强냴悍的灵兽停下了一年的狩猎,躲进山洞中喝起了功夫茶,而大部分鰾实力未达到的灵兽却刨开了丈厚的冰雪궝,寻找着冬眠的同类옑。冬眠,就意味着在冬季时难以自保,会陷入危䟑险之中。

      轰!

      一只金色的豹子被炸到空中,身上几处赤血飞溅,落到雪中狼狈打滚。想必是触发了冬眠灵兽所布下的禁制。

      ᡘ “啧啧啧。䭂”位于百万大山内层山口处守靃门的的矮胖子裹起了银白色的长袍,竖起衣领抵御寒冷。

      但只是半晌,后者便不耐烦起来,再次将银白长袍收紧,不由得哆嗦了几下。

      “瘨算了算了,回去吧,这鬼天气,就不等着了,他得到了允许,又畺能有什么事,呼呼,真是冻死老子!”他缩了缩脖子,快跑几步,“嗖”的一声便进入树干消失不见,显然是个喜欢摸鱼的主。

      冬獅天白日短暂,只是数个时辰天便完全漆黑,不见五指。

      此日深夜,一道微光闪动,飞速冲进百万大山的山口,裹着一层厚厚黑色麻衣的少年“噔噔噔”脚步飞快。

      百万大山外山周围一里之内几㏥乎寻不到一乡半户,只有几个以伐木为生的老光棍居住在距山口三公里外的木屋中,即便是真修境界,也照样是老老实实不敢说话。

      就连猎户,也只敢偷偷狩猎一定的凡兽,住在三十多里的村落中。

      俗话说,靠山吃山,奏靠水吃水。这么厚实底子的青山,其中资源不敢去使用,只能望洋兴叹,令得此处猎摻户也是颇为无奈。碓

      但有些人就可以例外,比如百万大山山老大的朋友,或者是有能力和他做交易的人,却经常得到他的部分馈赠,甚至是四散着光芒的不知道是什么妖兽的皮,都被拿出来狠狠的炫耀。

      再深一些的消息,便再也没有。

      ⚔但是少年싚知道,还有一群更神奇的人,在百万大山中建起了一座村子,在他偷偷摸上山采药莯的时候,烟囱中向上飘的是淡淡的青烟。

      那是一年前,阿妈病重。村中的郎中看了直摇头,唯独一位外乡路过的阴阳先生讨要霜花,声称可以救阿妈的命。正是这寒冬腊月,他违抗了全ᙧ村人的意志,来这苦寒之地寻找霜花。

      轻盈脚步越走越远,少年的思绪也逐渐与一年前重合起来。

      只记得几日在山中昏天黑地,浑浑噩噩,终于找到了霜花,高兴地攥紧那算得上名贵的药材,各种伤—冻伤,挂伤,摔伤都逐渐发作起来,他最后一眼看到的便是红白相间——红色的血띕和白色的霜花。

      再次醒来,已经从一间木屋中醒来,屋子中央是一个火炉,自己正躺在温热的炕上。炉旁老人回头微笑,给自己递上一碗热粥。

      他笑着谢过老人,婉拒了⟭老人的留宿,带上花,便匆匆忙忙的跑回了家。照顾阿妈三四天后,阿妈已经面色红润,并无大エ碍。在贫穷的家庭用并不富裕的方式宴谢先生后,先生走前跥,给他算了一卦。在那龟甲的炸响声中,阴阳先生惊讶地抓住他숈的手,旋即笑道:“你有大机遇啊,需珍惜!”

      少年心中又燃起希望。

      汩父亲在他小时,便葬送于歹人之手,他ࠟ也ཉ算是大仇未报。但他如今已十二岁,却还没有足够的元力,榻可见,他先天的天分不足。

      少年恨,咬牙,在元灵大陆之上,没有实力,便难以雪灷恨,也难以让自己操劳半生的娘过上好日ح子。

      此刻,少年狂奔起来,他大概知道山中村在什么位置,一年前他便刻意去记,为了报ﭛ答老人的大恩,也希望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又过了一个时辰,已是深夜。少年有一定赌的成分,深夜中出来觅食的动物较少,而且是冬天的深夜,他赌不被发现,不管是什么兽,灵兽亦或是凡兽,对十三岁的凡人孩子来说,都是死路一条!

      过了这座山的山腰,少年惊异之色溢于言表,他的眼中闪烁着缕缕灯光,老人不仅在家,尽頀然还未休息吗!

      少年本打算在村周围找一处度夜之所,第二日再去见老人,但冥冥之中却仿佛有人催动着自己的心弦,令他心生焦急。

      老鍧人的屋子和村子相隔并不远,却不在村子内ࣜ,显然地位特殊。

      望山跑死马,又过了半个时辰,少年才到达屋门口。

      少年停下,慢慢等待,他相信老人的实力一定知道他来了,是否会接纳他呢?他心中也有着一丝丝忐忑。

      “进来吧,”还没曝等他胡思乱想,屋内已经发出声音,苍老而又淡然,“外面怪冷的。”

      他缓缓推门,在老人的要求下,拘谨地坐下,坐在那个黑乎乎的木椅子上。老人生活极简,屋子里几乎没什么小部件。

      感受着火炉旁的温热,均少年也逐渐暖和起来。毕竟麻衣还是太不保暖,这一路来,手脚都由于低温僵硬起来。

      手掌颤抖,少年从怀中摸出一块馕。上次他还剩下一块馕,老人在炉子上热下,两人一人一半,老人笑着说很好吃。

      老人慢慢从床上支起身子,银白的头发在烛光下微微泛起亮色。老人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凳子上,与他对视,旋即伸出右手,握住他的手。

      “爷爷,请收我做你的弟子吧!”少年再也忍不住,眼光真诚眼波流转,大声说道。

      䧧 “好,好!”老人连应了两声,老脸上也露出浓浓的笑意。

      少年赶紧下了椅子,三叩九拜。老人笑着看着这个ᴙ古老的拜师仪式。澬仪式成,老人将少年扶起来,从左手上摘下一枚戒指戴在他的手上,他能感受戒指跳动,逐渐转向波动,仿佛拥有生命,在向它的原主人告ꥰ别。

      老人将녉戒指稳稳的戴在他的手上,不舍的摸摸他的头,老人的手泯也在微微颤抖,夹杂着兴奋,快乐,痛苦,伤感,但更多的却是一层浓浓的无奈。

      轻叹一声,老人无奈地摇摇头。

      “为师要走了,为师传给你的知识最希望你还是参考,能走出属于自己的路。大道三千界,适合自己的才最完美。”仓促的长叹,少年并不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才刚拜完师,便要离别吗?他不能理解,只是紧紧握住老人的左手。

      䫧“乖,老师相信你,能搏击长空,翱翔于御宇。”老人放下摸头的手,眼瞳放光,淡然笑笑,“我的弟子,又怎能普通!” 쑫

      少年刚想说什么,却见身边早已没了老人,手也松了下来,냚看向面前핵,却是流光溢彩的修道世界!

      千姿百态造化万千的大道界如创世画卷一般,在他眼前徐徐展开,欢迎着这个幸运的孩子!

      木屋中蛓,老人挥挥手熄灭了昏黄的烛光。屋子暗到极致,反而亮了起来。☈细看,老人对面的椅子上靠着一尊黑色的身影,气息波动之下,空间也缓缓变形錐,扭曲起来。

      “刚收的徒弟,不明不白便送走了?”这声音偏向阴柔,却䗜能听出来是䬇男性的声音。

      “那可不,你都来找我了,我可不能让弟子陷入危险之中啊。”老人吹胡瞪眼,银发摆动,“你这个瘟神在这,我这个做老师的一不疝小心就不合格了呢疺。”

      “躲了我族十年,还是被ᩴ找到了,哼哼哼哼Ḣ。”黑影邪笑,抓起尚温的茶杯,将那清明茶一饮而入,堝身后影子也兴奋地张牙舞爪起来。

      “你族的手确实长,都能伸到大后方来,百万大山这样的地方。”老者感叹,额头抬起望向窗外,刹那间思绪万千,“噬古,咱们斗·了多长时间了?十年?二十年?”

      “唔,记不清了呢。”噬古耸耸肩,倒是很无所谓。

      站起身来,佝偻的脊背瞬间绷直如弓。老者淡淡的笑了起来:“与你的恩怨,就这次了结了吧!”

      刹那间,风起云涌!

      ……

      ৥ 糹淡淡的星光闪耀在黄泉之上,两人头上,周天星辰也在不停的运转,轨迹中蕴含着无数哲学大道,仅仅注视,便能使人陷入澄净之中。

      纵是修为超凡,噬古依然感到,一种森然入骨的寒意自广阔天穹投射而下,注入芸芸众生万家烟火。

      俯瞰而去,无边广阔的大地上笼罩着一层迷雾,阻止着天外强者的观察。

      “真是严寒啊……”噬古脱下黑袍,熊熊的紫火自他身上燃烧起来,旋即面部表情微微放松。

      吞灭紫火,身为噬魔族的噬古的拿手好戏,凭这火焰,他也在战场之上团灭强者无数,为族群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使用,却只是想要暖暖身子。

      双方立于大陆上方万米以上,温度早已低至接近绝对零度,老者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寒冷。

      灵体合一,七窍全部开启,这种寒冷即使是先天之寒气,也再无法作用在他神体一般的身体上。

      끇 两方各自站在战场两侧,声音却丝毫不差龙的穿过数百里,互相交流。

      “开战吧,我族不能再放任你成长了。”噬古猩红舌头舔了舔嘴唇,残影还在原地,身体却已经爆射而出。

      身形化为一道紫光骷髅঩,分为两路,噬古大帝一瞬便跨越百里。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向老者身上拍来。

      “魔魂掌。魽”爆喝一声,两个身影手掌皆是放出光芒,通透起来,如骨翼一般。

      老者见状랛,冷笑一声,一步跨出,手掌滑动形成一七彩光门,瞬间消失在七彩光门之中。

      黑影手掌拍击而上,那恐怖力道却四散而开,如同被疏散分解一般,光门巍然不动,没有丝毫地影响。

      噬古面色阴晴不定,分解之力运用于功法之上,这家伙真算得上是一个天才。

      光门缓缓蠕动起来,万道光芒闪烁之下,却是一位紫衣中年人自光门中踏出,剑眉星瞳,长发披肩,器宇非凡!

      噬古䄳眉头挑了挑,䧡身后黑影爆射而出,心念一动,便用这道傀儡探探他的虚实。十年未见,老ꁱ者修为的增长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傀儡瞬间出现于剑眉中年人身前,利爪前探,便向着中年人头骨抓去,这居然是一具骷髅,沾染着亿万人灵魂,每一个动作都伴随着尸山血海的味道。

      在他们这个曳级别,这随手一抓,都融入了诸多功法技巧,修为稍微低一点的存在,都会在这一击下魂飞魄散!

      中年人剑眉微微挑起,右手静握成拳,旋即一拳轰出ꗊ。

      ￧只是普通的一拳,在噬古的眼中却是天雷㼘响起,雷光四散,骷髅顿时分崩离析,灰都没有剩下。

      中年人向噬古一笑,噬古骇然,身形固顿时推后百里。却见虚空中一道雷光划破长空,直追而来,一刻便到达了他身后,一记鞭镴腿抽出。 뤭

      噬古大骇,紫焱迅速膨胀,化为一个巨钵,想要护住自己。

      “砰。຤”

      一声脆响。

      虚空中一只干枯老手一把抓出,周遭空间都破碎开来摵,拦截在中年人身前想要救下噬古。

       中年人却视而不见,伸出的手没有丝毫迟疑,手到之处,空间处处碎쿀裂,藏在虚空中的混沌本源都躁动起来。

      这一瞬,刹那芳华。

      噬古嘴中含糊声音逐渐淡去,瞳孔放大,一瞬间便化为飞灰,飘然而下。中年人自飞灰中取出什么东西,一掷而下。那东西闪着紫光,如同一道惊鸿,引起空间炸响,转瞬便飘然不见。

      身后愤怒的身影缓缓直起腰,自虚空探出身子。

      솋 中年人笑道:“果然。”

      “天魔殿三长老,魔虹。”爃背后伸出四只手的怪物抬起头,三只眼中具是冷光乍现,瞪着中年人,杀意弥漫둡。

      “还有藏着的呢,一并出来吧。”中年人随手켻抹去碎裂的空间쓣颗粒,冷笑着环顾四周空间。

      “天魔殿三长老,魔擎,魔魂。今天你不可能再逃脱而去。”三位长老形态各异诡异无比,呈品字形包围而来,滚滚魔气涌上来,千里元力甚至都被排开。

      “那就试试吧,老骨头我也好久没动弹过了,便陪你们耍耍。”中年人笑道,身上雷光却逐渐狂暴起来,如山如海,磅ⷽ礴异常。

      面对此人,魔殿三人脸上都露出一抹凝重。

      大战的气息在天空中弥漫开来。

      经久不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