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部凉花被夫的友人侵犯zz

      “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要把这块地买下来,工业园那边不是很多现场的厂房吗?你可以先租一间,以后要搬也方便。”

      柳成长也像贺桂秋一样,觉得阿惠简直銇不会算账,现在就把地买下来,以后㦵就算你想搬也不是一下子可以搬走的,᧫这块地到时候处喾理起来很麻烦。

       “现成的厂房并不适合我,我宁愿一开始多花点钱也不想到铴后面麻烦,虽然租厂房要简单,但띱是也不稳定啊,到时别人说要你搬你就得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我想干什么都行。”

      阿惠说道。

      “你有钱你就折腾吧,你的机器什么时候到?”

      柳成诳长问道。

      “一个月,而我们的厂房也帊将在一个月之内建起来。”

      姜老六说道。

      “如果我们现在同意帮你代工,你的生产线还会꯾买吗?”

      䂕 柳成长突然问道。

      现在不管南冰洋是否愿意替大可代工,他的新生产线已经不可阻挡的要落户机场,但是如果南冰洋真的愿意给自己代工,阿惠还是很愿意的,毕竟能Ô多生产ᄋ一天,自己就能早一天得利。荮 䲮

      “老柳,我们的两条新生产线已经付了订金,现䀱在再退已经不可能了,但是如果你们真的能帮我们代工,那我们还是很感激的。”

      阿ꮔ惠说道。

      “可是如果你的生产线⟔要来,代工的事就很难办啊。” 䗡

      柳成⌊长궏有点为难的道,这次马剑涛之所以松口,也主要是不想大可真的把薯片加工厂办到京城来,而且还⾋是两条生产线,这以后让南冰敇洋还怎么活啊。

      “我的新生产线跟你们帮我代工是两回事,这样吧,我们现在就跟你一起回去,跟你们马总商量一下这个代工的事。”

      阿壓惠说道。

      “柳经理今天侁怎么带了两个小孩子䬳来公司?”

      姜老六和阿惠随柳둒成长刚一进南冰洋公司,马上就有人在那边嘀咕。

       “不ꋊ会是他渒的儿子吧?”

      ␑“不是,那两个小孩是乡下的。”

      一个女孩子说道。帩

      “乡下的낶?叶玉瑶,你是怎么知道的?”졧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去年就见过他。”

      叫叶玉瑶的女孩子说道,去年就是⡋这个小孩事实在一个大人来公司抎,说雚要进什么加工设备,当时公司也没有理他,只是派自己招待了一下,没想到过了年他又来了。

      “叶玉瑶,↯泡两杯茶进来。”

      柳成长从办公室里伸出头濔来说道,现在马剑涛并不在公司,⾢客人只好由他暂时招待。롅

      叶玉瑶把茶端进过去的时候,姜老六正在跟柳ᦚ成长在谈话,他看㱬到叶玉瑶,马上觉得很面熟,心里一想,就䴧知道了自己确实跟她见过,她当▯时一口꠪一个乡下的把自己和阿惠给轰了出来。

      貣 “姜总,请눝喝茶。”

      柳成长亲自从叶玉瑶手里接过茶杯送到姜老六和阿惠面前。

      “姜总?”

      叶玉瑶不敢肯定˹这是名字还是称呼,因为曾经有人出过这样的笑话,某人姓李名总,别人叫他李总,而被人误会为某个公司的老板。

      “这位就是大可尷食品公司的姜承煌,姜总。”

      柳成长看到叶玉瑶不敢置信的样子,给她解释道。

      “啊。”

      叶玉瑶差点没把手上的另外一杯茶摔到地上,她是知道姜老六的,棏去年来的时候还要找公司的高层想谈从米国进口设备的事,没想到这才不到三个月,他就摇身一变,成了大귺可呄食品公司的总经理,记得自己当时还一口一个乡下人的明里暗里的ꔨ讽刺人家。

      路 䆠 “任何人第一次听说你的身份都会觉得惊讶。”

      斬 柳成长呵呵笑道。

      “我跟叶小姐不一样,去年我们见过面。”

       姜老六微笑道。

      鵓 垸“去年你们就见过?”

      这下轮到柳成长不ۈ敢置信了。

      “去年我曾经上门줳拜访贵公司,想向你们要点㤅资料㚃,当时我正找不到从米国订⛤购生产线的信ꀎ息。”

      姜老六说道。

      “这件事我怎么没听ﱫ说过?”

      柳成长说道,如果提前知道姜老六也要搞폹薯片工厂,那至少自己就不会被大可薯片铺天盖地的广告搞得手足无措,甚至可以提前作预儓防。

      “当时你们럶都不在,所以我就接待了他们。”

      叶玉瑶解释道,她没想到现在的씊逼得南冰洋薯片车间停产的大可公司就뷓是面前这两个少年的。

      “你啊你啊,好了,你先出去吧。”

      柳成长现在就算把叶玉瑶劈了也不能再让时间倒流。

      “譑姜总,去年我在我们끝这里受了气了吧?”

      等叶玉瑶走了之后,柳成长轻笑道,他是知道叶玉瑶这个人的,典型的北京女人,对外地人㴤有着一种㋉天然的傲视,如果姜老六也是北京人,那她会以礼相待,甚至还会热心帮忙,可要是知道你们是外地的,那马上就能把你踩在脚低下。

      “这ᙝ不算什么,当时我们确实是泥腿子进城,什么都不懂啊。老柳,你看这样好样好不好,既然挥你们马总现在不在,我慌想去看一下ᚫ你堛们ҳ的生产设备,你看꒩可以吗?” 鄄

      阿惠说道,这次罗斯跟威廉都没有来,这两个小子现在是白天睡觉晚上出去鬼混,几天下来已经找到了他们的目标,生活完全没有了规律。但是阿惠对薯片的生产设备也比较了解了,毕竟刚开始调试安装设备时自己天天都跟在那里。

      “好吧,反正你在我这里也是等,先去看看设备,不ⓜ知道比你们的设备如何。”

      柳成Ε长笑道,他跟叶玉瑶交待自己要去薯圬片车间,如果马剑涛回来,让她给薯片车间렱那边打电话럠通知自己回来。

      南冰洋食品公司的薯片加工设备是由઩米国驻华大使馆的商务参赞史密斯牵的鱟线,虽然南冰洋是省了事,只要跟㲕人在中国的史密斯联系就可以了,但是他嫨们的价格也贵得离谱。

      当然,这是在知道大可公司现在的设备价格的前提下,去年阿惠来北京的鄦时候,也考虑过屳用十五万美元翯左右的价格从米国进口틒一套薯片加工设备,可最后没有想到布莱尔糛是那么的积极筜,竟然帮自己把价格压到了四万美元一条生产敁线,姜老六用原先准备买一套生产线的钱可以买将近四套,他笑得掐晚上睡觉嘴巴都合不拢。

      ᮠ而且南冰洋的设备价格不但贵,而且效率还没有大滑可公ҵ司的设备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