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啊啊啊视频在线

      这起震惊全国的大案就在这样波澜不惊的刑侦调查中结束了。

      725重案组的所有成员都因为快速破案有功,记一等功,公开表彰。周君也获得Š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不过他总觉ᠺ得这起案件似乎还有些异常之处,但是细想之下好像又没什么疑点。

      秦勇作为发言人,쮤对725重案做了媒体汇报,考虑到社会影响,一部分杀人动机并没有被公布,着重对媒体感兴趣的凶案现场手稿和尸体放置方法做了讲解,当然ꋠ这一部分的报告很多是源于周君的推﬛理。

      文豪的母亲在得知自己的儿子已ꃐ经死亡后失声痛哭,几度晕厥,没有人告诉这耼位可怜的老人,她的儿子是一名杀人凶手,这也算是这个冷漠世界中的善意谎言吧。

      值得一提的是李婉自始自终都没有出现,不过她似乎已经做好了起诉准备,相信用不了多뵿久,她就能夺回属于自己丈夫的作品和财富。

      潘瑾文最终被公诉机关判处包庇罪,考虑到情节较轻,认罪态度良好,最终判处有期徒刑1年。

      案件刚刚结束,周君就请了个长假,这是他工作以来第一次请长假,甚至连表彰大会也没有来参加,替他마领奖的是妻子方紫。

      那日方紫回家,发现周君正坐在电脑跟前,聚精会神的靛看着什么,这是他请假的第一天。

      “又在打理你那个人数寥寥无几的个人主页?”

      方紫打趣道,可是周君并没有回应。

      “喂,和你说话呢!”方紫最讨厌自己的问题得不到回答。

      “啊,没幂有。。。。。。我在看文豪写的小说呢。”周君放下笔记本电脑,有些疲惫的伸了个懒腰。

      “他的个人主页?”

      “啊,是的,就是他在个人主页上发表的那些短篇,静下心来看看还挺有意思的。”

      䔸 方紫也好奇的坐了下来,两人一起围在电脑前。

      “你看,从案情发布会到现在才过去2天,文豪个人网页的点击量就暴增,你看看点赞ᑕ的人数。”

      周君点开其中一篇小说的文字页面,在右下角显示点赞数和评论数,点赞数超过了2万,评论数鷷也达到了1万。

      “如果这家伙还活着的话应该已经成为人气作家了。㽡”

      “正如他死前所说的,自己也会像梵高一样,死后才出名,看来他还真的做到了,虽然方式令人不可接受涕。”方紫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丈夫的肩膀。 텲

      “你可别学他这样,为了出名搞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这些都是歪门邪道,与其以这样的方式出名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过平凡的一生。该说这是时代的进步,还不如说这是时代的悲哀,在这个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有时候人们为了追求利益而选择走捷径,做一些出格的事来博ⲫ眼球,不管多龌龊多下流多不知廉耻,⹪只要能吸引到关注,他们就愿意去做,文豪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才去犯的案。”

      “难得见你说这样的大道理,放心吧,我可没那么疯狂,为了出名什么事都做,而且我这不是魥已经出名了吗,如果我真的想在大家面前显露一番,干嘛还要请假,干嘛还要让你替我出席表彰大会。老秦之前和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像他们这样年纪的人,已经被社会这个大染缸上了色,很多时候想法和行动都已经不再单纯ӗ。”

      “所以你请了几天假,让自己不要被成功冲昏了头脑?”䵣方紫笑着说道。

      “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吧,还有爭一部分原因是我想看看文豪,希望能从他的文字中读出一些关于这个人的思想。뀀”

      “读出什么了吗?”

      “他⨵是抱着单纯的心在写作,毫无杂念,㪶并不是商业化的作品,更不是快餐文学,虽然和职业作家的作品比起来,在文字和构思旲上都略有欠缺,但是能看出他是真的热爱创作,不夹杂任何其他的想法。所以我多少能体会文豪在作品被剽窃,遇到㧏假冒出版商时的心情,那不仅仅是梦想破灭的遗憾,멟而是一颗单纯的䬇心在怆被社会的谎言污染时的绝望。”

      “对他畳抱有同情?”

      “不能这ᵟ么说吧,杀人罪不可Ꮵ原谅,即使遇到再困难的局面,他也不应该选娹择杀人。我惋惜的只是我们的工作如果能提前进行,能提前扫除邱淼,戴菲胕林这样的恶意的话,也许文豪这颗没有被社会的染缸所浸染的心灵就能够保持住单纯。”

      澎 “别想那么多了,这个世界有千千万万各式各样的人,坚强的人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可以坚定䢍自己的㶪原则,软弱之人只要一遇到困难,就会选择走极端。所以像文豪这样的人,即使今天没有遇到戴菲林,明天也会遇到李菲林王菲林,归根结底还是和他自己内心的软弱有ꋫ关。”

      方紫将脱下的外套再度穿起,假装生气的说道。

      “难得我正常时间下班,竟然没有晚饭吃,平时也就原谅你了,今天一整天都在家,也不知道给我做晚饭。”

      “啊,这不是。。。。。。好久没做了嘛,平时都是局里解决的,一下子空下来,还真把룦晚饭这回事忘了。要不。。。。。。提前把破案奖金Ⳣ预支了,我们去好好吃一顿?”

      堂 “那赶紧换衣服呀。”

      在方紫的催促下,周君赶紧换好衣服,和妻子一起出门。街上人头攒动,现在正值下班高峰期,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焦急的神情,无论是非机动车还是机动车,只要稍微遇到拥堵,就会发出急躁的鸣笛声。

      ❬ “你说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浮躁?”

      “因为人们都太自私了,想要快速的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无法接受长时间ῑ的等待。”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换一种轻松的活法,何必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呢?”

      “人区别于动物的一个关键因素⒙就是人类拥有ጋ思想,正因为拥有思考的能力,人类才会产生各种欲望,这种欲望会驱使我们的行为,于是各种负面情绪就产生了箬,嫉妒、猜忌、暴怒、仇恨都是人们在无法实现欲望时出现的罪恶。换一种轻松的活法就意味着你需要先放弃欲望,你觉得有多少人能达到无欲无求的境界?”

      “你。。。。。。是我老婆吗,以前没看出来你对人性有这么深刻的领悟啊,要不你去打个申请,别干法䜳医了,调到刑侦科来算了,以后我们搞个神探夫妻组合。”

      “你可饶了我吧,我干法医就是喜欢单纯的从事实入手,而不想去分析人性中夹杂着的太多邪恶,所以承受负能量的事还是交给你了,毕竟你的神经比较大条嘛。”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走进了一家挅中餐厅,这是一家以创意菜为主的餐厅,当周君孒看到菜单上的价格时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我们是太久没有在外面吃饭了吗?”

      周君将菜单递给妻子,言下之意自然是菜单上贵的离谱的菜品。

      “普通的菜肴,添加一些独特的创意,试图让它与众不同,在食客们看識不清楚本质的情况下,㋈附加价值就上升了。再加上地段、服务、装修等一些隐藏价值,综合在一起菜品的价格自然就贵了。”

      “有点意걠思,原来菜品还和社会是一个道理,你付出多少劳动就给你多少薪水,怪不得程序员工资那么高,原来他们是付出了脑力、精力和头发的代价。”

      周君笑着接过了方紫递回来的菜单,随便点了几个两人都爱吃的菜。

      临杭市的菜肴口誅为偏푇甜口,作为本地人的周君自然一直以来就保持这种口味,方紫并不是本地人,初来临杭市时一度吃不惯这里的菜肴,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种口味,并且开始慢慢热衷于偏甜的菜肴。

      餐桌上两人的话题始终没有脱离꘮这起案子,不知道为什么,周君的心头总有一种久久不能释怀的感觉,这一度引起了方紫的不满。最终方紫利用自己心理学方面的知识,用一句话让ݒ丈夫闭嘴。

      “你久久不能释⾔怀的并不是这起案件,而是文豪那位漂亮的妻子吧。”

      当周君醒来时,身旁的妻子早已不见踪影。

      看了看时间,ഥ已经过了早上的10点,这一觉睡得极其踏实,连续加班的疲惫一扫而空,这是周君假期的第二天。

      在为自己做了一份简单的早餐后,周ꅫ君才想起打开手机,为了避免被打扰,昨晚渔睡觉前他特意关掉了手机,这是长久以来他第一次关闭手机,根据系统显示距离他上一次关机已经有1年8个月的时间了。

      手机上有许多信息,多半为广キ告,其中有一条是王龙发来的信息,王龙是周君的发小,两人从幼儿园就相识,之后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同班同学,只不过在中考时王龙发挥的更为出色,大学就读国内著名的法学院,毕业之后自己开了律所成为了临杭市的优秀律师之一。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上次你给我的那个案子有结果了,谢谢,有空请你吃饭。”

      上次的案子指的就是文豪作品的侵权案。看来李婉最终还是决定接⊵受周君꽥的建议,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找到了王龙。

      没有多렇想,周君便回拨了过去,电话在响了3声之后便接ꈄ通了。

      “兄弟,橧今天不忙啊,还能给我打电话,什么㘥时候有空啊,请你吃饭?”电话那头王龙的声倦音听起来非常高兴。

      “上次那个案子。。。。。。文豪那个案子结案了?”

      仔细算来,从周君将名片给李婉到现在只过了3天,就侵权案来说,꛰也未免太过迅速了。

      “是的,就是文豪那个侵权案,说真的啊兄弟,我真是好久没有接到这么轻松赚的又多的活了,还是多亏了你啊,什么都不说了,兄弟就是靠谱。”

      “为什么案子这么快就结了,最后怎么样,杂志社这边承认抄袭,有谈到具体赔偿吗,对了,声明呢,这种事不是都应该在公共媒体上发表道歉申明吗?”周君一股脑的把能想到的问题都抛了出来。

      “啊,这个。。。。。。兄弟,要不뢹这样,今天我刚好有空,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具体的内倌容我饭桌上和你慢慢说。”王龙显然被这一连串的问题搞得有些不知所措。

      㱛“好的,今晚几点哪里?ꚲ”

      “要不就6点吧,地点你选。”

      “饶了我吧,我已经百八年没在外头吃饭了,你选个地方吧,我按时到。”

      晚餐的地点选在了一家高档餐厅的包间,周君赴宴的一身短袖短裤和王龙的名牌衬衣西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曾经的同学现在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位是拿着工资的工薪阶层,而另一位却是律政先锋,社会上的高收入人群。

      当王龙看到周君的穿着쉬后确ﯬ实露出了那么一^刹那的鄙夷,虽然很陚快恢复了热情的笑容숀,但这一瞬间的表情并没有逃过身为刑警的周君敏锐的洞察力。不过他并不在意,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活핳法,会有ẕ社会地位的高低,也会产生收入的多少,但是人与人的本质是想同的,周君在内心从来没有产生过自卑,也不觉得自己比那些高收入人群低一等。

      “我这么穿你不会介意吧。”

      周君大方地说道,王龙愣了一下,表情有些许尴尬。

      “什么话,今天又不是正式场合,我这不是刚办完案子出来嘛,理解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否则大热天的,我穿成这样,自己都难受死了。来来来,兄弟好久不见,赶紧坐下,我们点菜吃饭。”

      点菜的时候周君自顾自的点了一䫥些自己喜欢吃的菜,当然他并没有关注每道菜的价格。

      媧“案子这么快就结了?”

      “庭外和랭解,对方的法务一看我拿出的证据,立刻就回去报告了,这种摆明着就是没戏的案子,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庭外和解。”

      “证据充足?”

      “是啊,文豪的妻子提供的证据精准且极具说服力,只要稍微懂点法律,就知道这种案子根本没必要到庭审阶段,给自己多争取点好处,也节约双方的时间,直接庭外和解就行了。”

      “最终结果?”

      “对方归还因抄袭所得的所有版权收뮛入,并且在省级刊物上刊登3天的道歉声明,再额外赔偿120万元。”

      “李婉的诉求都兑现了?”

      “哦,不,这不是李婉的诉求,我和她谈的时候她表现的云淡风轻,好像这一切与她无关一般,她的诉求只有一个,就是杂志社公开道歉,承认抄袭。”

      “那这些诉求?”

      “都是我在合理的范围内提出的,你懂的呀,赔的越多,我抽的越多嘛。”

      “那资料呢?”

      “资料倒是李婉给我的,我列了张清单给她ꊛ,然后还让她把能想到的都给我,结果第二天她就让我去家里拿资料,整整一大箱子,里面有手稿啊,他们关于小说的讨论啊,包括文豪生前的录音文件。”

      “录音文件?”

       “你不知道吧,就是文豪和李婉模仿小说里的人物展开的对话,据说这样能激发灵感,让小说更写实。”

      “是这样嘛,看来写小说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嗯,小说家嘛,你知道的,总喜欢搞点与众不同的文艺范。不过还多亏了这种文艺范,帮我省了不少功夫,说真的,我这个案子真的没怎么费力,以往的案子最烦的其实就是收集证据,你知不知道有些没有法律常识的人对证据的保护意识有多差,借个钱给别人,什么证据都不留的,还走现金,真是无知的法盲。”

      鬯 “和解是李婉同意的?”

      “是的,她就说了句‘这样就好’,那我就认为她是默认了。”

      “她有表现出高兴吗?”

      “好ᤡ像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吧。”

      “是这样吗。”

      不知为何周君感觉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这本是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但知道结果后内心还是由衷的感到高兴,不是为了李婉也不是为了文豪,而是为这个世界遭受到⧢不公对待,通过努力战胜不公后,对世界重新燃起希望的正义心膑里而感到高兴。

      “兄弟,你好像对李婉特别上心嘛,以前也没见你对案子这么上心过,这个李婉你别说,还跭真是大美人,又聪明又能干,逻辑思维也好的让我这个律师都有些羡慕。你该不会。。。。。。想泡她吧,方紫知道这事不?”

      “瞎说啥呢,똥你看我是这样的人嘛,不过你别说,这女人确实漂亮,听说以前还是个演员呢。”

      餐桌上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开始消除,一切又开始走向和谐。

      周君已经在考虑,是否应该提前结束自己的假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