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时光?Ⅴ投屏下载

      中秋佳节,团圆之日。 s

      컭这天嗞一早,宫里以太后娘娘为首的几辆车架便进了灵犀园。

      皇上和粌皇后领着众嫔妃在外头迎接,以表孝ႜ心。

      “儿子给母后请安!”不管心里如何,宁琛面上ᨐ还是笑的컶。

      ␺到底是亲生母子,太后多少还是疼爱自己生쨰的,忙把人扶起来。

      “皇帝这些时候怎么清减了?朝政再忙,也要注意身子才是,哀家瞧你这下巴都尖了些。”

      这话一说,皇后心里就咯噔一下,丈夫身子不好,那就是妻子没照顾好。

      ያ 于是忙내请罪,“是儿臣疏于照顾了,还请母后恕罪。㋤” ꦣ

      畞“母后可别怪皇后,是朕近来热的胃口不ᶡ好,吃的就少了些,无碍的,日日都有太医请平安脉呢。”뜈宁琛笑着开口。

      芭太后自然是准备借机训一训皇后的,先前皇后害得陈宝林禁足的事情还没算账呢。

      可这会子宁琛维护祉她,太后害怕把这母子之间刚松缓点的关系又弄僵,只得做罢。

      衑 家宴是在晚上,这会儿就先叫太后等人去住处歇息了。

      而宁琛则是陪着温妃去了她的住处。

      这还是叶筠第一次见到温妃,忍不住感叹,温字做封号实在是贴合这位美人。

      껡 俏若三春之桃,素若九月之菊,眉梢眼角藏笑意,双猡眸含情满温柔。

      这温妃从骨子里就透出婉约娴静来,真真是一位地賣道的江南美人。

      便是怀了身孕,也丝毫未影响她身上的气质,甚至更添了几分母性的柔和,愈发塕吸引人了。

      这样一位女子,别说宁琛喜欢,她也喜欢呀!

      看着宁琛陪温妃去了,皇后自然心里不舒服,可更不舒服ꁶ的还是淑妃。

      츻 两人一道从宫里来哎,她还带着大公主呢,莫不怾是这已经生␅出来的还没有那肚子里揣着的金贵?

      其实也是淑妃钻牛角尖,方才刚下马车的ᨴ时候,宁琛就看过孩子怏了。

      大公ᙂ主年纪小又起得早,这会儿还睡着,又何必打扰?

      ꡰ 但是这人啊,ყ一旦想偏了,那就越想越生气,越发钻牛角尖,᪨就开始杞鸊人忧天。

      还没生出来就金贵,生出来了还能得了,那不是母子两个都要踩到她头上去了。

      可纵然心里想做点什㧤么,却也不是一时胺半会儿能安排好的,还得ᑆ慢慢筹າ谋。཰

      太后툏到了住处,第一件事濷就是把陈宝林叫过去了。

      梧餺桐殿里自然知道,皇后赜气得不轻。

      “她是恨不得此刻就将本宫废了,好让她那侄女儿来坐这凤椅!”

      皇后自认这些年嫽没少讨好太后,那三时四节没断过补品,动不动就亲手做点心,不曾꡻想太后竟半分没领情ᔉ,她说不委屈、不气,那是假的。

      丁嬷嬷又㘶是心疼又是气,也只能劝。

      “娘娘想开些,那位惦记娘家人,但只要皇上不惦记不就行了?您只要不出错,就ऄ只管稳稳坐着鋳,太后就ж算想扶自家人上位,也得皇上点头,依奴婢看,您面上功夫做好了,皇上也都看在眼里,那就是太后不领情,是您委屈了,这一委屈,皇上也会多想着您不是?폶”

      “嬷嬷说的我煷也明白,就是这心⣀里刺的很,罢了罢了,到底还是要有个孩䟈子才是正经,快把坐胎药端来我喝了吧。”

      ꫽ 皇后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想着今儿中秋,皇上肯定屾要来中宫,还是准备准备。

      而另一处,玉兰苑里,温妃和皇上正一道用膳。

      “叫皇上见笑了,臣妾怀着孩子,总觉得饿,今儿起的早,只对付了几口,这会子就馋了。”

      “无妨,你如今是双身子,总该多吃些。”阏宁琛笑着给夹了一筷子樱桃肉,“这个味道不씉错,你尝尝。ჭ”

      一旁耣站着的白霜想说什么,温妃就已经将碗递过去接住了,她只得忍住了。

      用过了这一顿较迟的早膳,宁琛就叫了太医来给温妃把脉。

      确认脉象无异,胎儿康㚆健,这才맏放了心。

      “朕还有些折子没批,就不ଭ陪你了,你好好歇着,晚宴时候,朕叫人僧用软轿来接你。”

      “皇上快去吧,国事为重,软轿倒也不ᰔ必,쾂太医说臣妾需得多走动,生첵的时候也轻松些。”温妃笑着把人送到了门口。

       既然她这么说,宁琛就没坚持沒,拍拍她的手就走了。

      ⨅白霜赶紧过来,“娘娘可有不舒服?”

      这些时候温妃忽然开始孕吐,来的䄹比旁人晚些,不过还好症状轻,就是吃不得油腻,那樱桃肉原是为皇上准备的。

      “无妨,不过吃了一窗口罢了,你端些葡萄来,我解解腻。”

      皇上给夹菜,自然是要接着的,温妃一贯守㺰规矩,匜谨慎的很。ᘑ

      下午时分,宗亲们都入园子,宴患席就摆在泰和殿里,南启历代帝王在院子里办宴都在此处。

      太埍后被皇帝和皇后一左一右虚阋扶着坐在了席上,旁边是太贵妃。

      下头左퇳边坐的是皇室宗亲,右㤅边是后宫女眷,倒也人数갆相当。

      “今日中秋佳节,朕诸位同庆!”宁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底下众人亦举杯附和。

      럇“哀家瞧着,康王精神不大好,可是身子不适?”太后柔声开口。

      众人望过去,便见那十五六岁的少年,面色有几分苍白,或许是方才饮酒了,透着不自然的红,秀眉微蹙,一恍双桃眸半敛着,似瓷娃娃一般。

      康王宁瑞,乃先帝㞥四子,今年十六岁,当年冯昭仪滑到早产,剩下体弱多病的他就撒手人寰了。

      原本大家都以为这位四皇子长不大䱣的,不曾想病了这么多年,竟也长到了十六岁。

      “多谢母后关軡心,儿臣这几日受了些风寒,如今快好了,没什么大碍。”宁瑞起身拱手ϥ,声音也透着几分无뿀力。

      皇后忙接话,﫭“来人,苮快把康王席上的茶水换一换,是本宫疏忽了。”

      “多圡谢皇嫂!”少年微笑,更是쎑比女子裣还要美上几分྘。

      댧 叶筠抿了옟一口茶ﲡ,偷偷看㠓这位康王殿下,心说这人若单论容貌,比宁琛还要略胜ퟧ一筹,可쏰惜身子不好픞,少了瑟几分阳刚之气。

      正当众人都在关注尵康王时,ญ忽然就听得太贵妃柔声开了Უ口。

      “康王如今也有十六岁了,也该是选个知冷知热的人过日子,也好照顾身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