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视频无注册免登陆

      “璇美人你总是这般欲擒故纵,欲拒还迎。为何总将裴某故意推给诗诗姑娘?裴某心里头究竟焊属意谁,你冰雪聪明难霐道还悟不明白?不过裴某依旧难以将你忘却!”裴公子凑近她身边,故作深情凝视:“裴某晓得你卖艺ꊣ不卖身,裴某并不介意璇儿出身青楼。䯪裴某对璇儿一见钟情,倾心已久。不째如裴某找凤姨为璇儿赎了身随了我为妻,我带你离开京城可好?从今往后,裴某定会好好珍녾惜璇⌅儿㡭的......”

      璇儿璇儿的,叫得她耳朵都快要长茧了!

      她挤出柔媚笑容婉拒:“奴家已过了婚配的芳华年纪,容颜日渐衰ഃ老。早就不是裴郎的㺊良配之人......况且裴郎的黎国还正陷入战事中,此刻难免内忧外患的。奴家不想离开京城这个安身之地.ⴊ.....”哼!你国正在打仗,且还败给我国为啛俘。你瓞倒是有脸让我跟着你去送人头?

      “所以就ᓫ正是因为这场战祸,裴某才不樗得已逗留京城月余无法返程。这才有幸遇见璇儿你啊!一切皆是天注定繭的缘分!촫裴某对璇儿赤诚之心,天地可鉴。眼中实在难再容得下他人!”

      ﶔ哪一个人不是说得对她掏心掏肺的话?但越是嘴上涂了蜜糖,动不动就发誓哄人的越是伪君子!

      륯“奴家实在ᖼ惶㱟恐!奴家不过只是一介卑贱的鑦琴奴罢了,怎可让裴郎如此真心厚待?奴家受不起......”这록些废话,本姑娘早就听腻了。就不能换点新鲜的词说说?

      “现在䩈我黎国战事已滨宣召停战墙。征战的各路军马욐也已召回,ᶯ我们两国如今也等于亲如一家人。璇儿不必担心再有战事发生,就从了裴某吧!跟着裴某一ꇲ生不愁吃穿,每日都能够穿金戴银,享尽荣华......”

      틏 谁谁跟你亲如一家?縔你不过是一条丧家犬!

      “璇儿你看看!裴某今日又给你带了一颗稀世夜䯡明珠。凤姨说你不喜欢金银首饰,倒是特别喜欢夜明珠。我客栈的珠宝箱里头܍还有好多颗呢!ⱝ你若喜欢我箱里的珠宝᩻都任你挑选!詇”说着,裴公子从怀里掏出鸡蛋大小的透亮珠子,献宝似的塞忖进她手心。

      “奴家谢过裴郎错爱,可惜奴家只想一心专研曲谱。无心嫁人......”这些个破铜烂铁,爹爹在世时她就已经见过不少。有什么好稀罕的?

      压下鹄心里白쁬眼,她继续不厌其烦的温柔㑮敷衍着他。刻意眉眼惊喜地展开手中那颗勘夜明珠:“记得诗诗比奴家更喜爱夜明珠,若她看到此物定会非常欢ᾤ喜。不如奴家转赠给诗诗岂不更好?”自然是不会答应你,ꐙ但是珠宝还能给诗诗存着。若遣散䪡旋香楼沀后,姑娘们Ⴇ还能靠着这些额外之物多些后路珜之用。

      “无妨!只要你肯收ᴳ下濉,裴某也算博得美人一笑!璇儿想给谁裴某都不介意......这是不是也说明璇儿心里还是在意裴某的...ᴍ...”裴퀣公ⴤ子开始搓着两只手像是只大头苍蝇,急切张开双臂主动就要搂住她。

      她轻盈旋身巧혼妙躲过他扑上来的熊抱,捂着手뮱里的夜明珠故作欣喜:“这等宝贝还是奴家先替裴郎拿给诗诗!不如裴公子先去前院找别的姑娘喝酒,奴家不奉陪了。”就ࢡ不信,我旋香楼这么多ᰋ姑붂娘还搞不定你!

      裴㲂公ガ子扑了个空,不依还想反扑过来,恰巧武儿콖带着两名姑娘赶到后院。

      잦 她撇过裴公子的双臂,快速移动闪过他身后。冷⿉着굸脸对那两名姑娘使了一个眼䚐色。

      㷊 裴公子一眨眼就看不到她的身影,正原地打转的䃘时候。身后涌上一飏波脂粉浓郁的꒵环肥燕瘦,顿时㢰被眼前两个美色迷了心绪。乖乖被蜞她们簇拥둠着,带熡到前院灌酒去了。

      她和武儿并肩踱步行至红墙苑外。

      “楼主,凤姨已经在屋里等着了。”武儿待她走进院内不远的时候,犹豫问道:“姐......你当真要遣散旋香楼吗?”

      她回望邻武儿一眼,不假思索地黔首:“当初少女被献祭的惨౛案肆虐横行京城的时候,她们大多数是迫不得已才入青楼为妓。原本就是身家清白的民女,若不是太师为非作歹她们走톤投无路何以至此?本就是Ἂ当初被情势所逼......现在京城太平。姑娘们若选择离开或嵷逗ا留,我不会有任何阻拦之意。”说完,她提裙朝屋内走去。身后是武儿传来濩一声微弱叹息。

      “看来啊....䔨..我簩们真的要离开京城了......不过公子不在也确实没人再教我上乘的武功了!”武儿背着手踱出红墙苑在回廊走着,侧首昂ꏹ首看着明月星空。

      感⡸叹自从公子和玉儿姐姐离开京城之后,他仿佛失去了两个亲人。如今身边仅有的,依旧还是姐和秦大哥。他们三个人却再也没有以前那么곬无忧无虑,쎥开心惬意了。毕竟经历了那些难以想象与匪夷所思的事。一切风波平息后,自然是各自的妹落幕散场。

      他们真的要离开京城不知何处容身?但是他们的家不一直都在京城吗? 鯑

      扁了扁嘴挥去心中一阵失落。正要调整心情去找秦臻商量离开京城的事。正当经过回㛋廊转角时候,暗处猛然窜出的两个黑影死死按住了他。

      ☇ “秦......”下意识知道自己遇袭,还来不及高声呼䞸唤秦臻的名字。武儿的口鼻便被对方其中ꅤ一人,将一块湿润的手帕按压捂住㵧。口鼻瞬间被䑇迫吸入一股浓烈刺鼻药味,迫使他屪快速就陷入了昏䮨迷之中。

      貃 在黑暗中,武儿感觉自己全身虚软无力。下意识只知道自己被看不清脸面的黑影们扛走。

      浞红墙苑开满鲜红如血的玫瑰♭。花香四溢的屋内,凤姨正站在桌旁,好奇端详圆桌正中央放置惃的一盆嫣红玫瑰。屋内弥漫浓郁的熏香,仿若是从这里每一株花蕊里散发而出。

      俯身正想要凑近花朵探闻。忽听窗棂处传来一声低哑的猫叫,惊觉看去发现不知何时一只黑猫正端坐在窗棂上盯着她。两只诡异的明黄兽瞳在它一身黑色毛皮衬托下森寒渗人。

      썉 凤姨心一凉,巍巍地缩回捻着花瓣的手。抬头看到她踱入房̥中,于是换上谄媚的笑容迎了上去:“楼主,这么急着叫老奴来红㦈墙苑。有何要紧事交代啊?如此ㅪ神秘ཫ非得在楼黵主厢房里说,难不成在前厅也说不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