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月安洁莉亚免费Av观看

      方云和于文杰同坐在岸边钓鱼,都不再说话了。

      方云不再想于文杰所说的话了,随失着身体沉浸ﳤ在浓雾之中,这方洞天的寒冷逐渐开始体现出来威力。Ὁ

      方云尽管气血比普通九品强许多,但毕竟还是九品,在无处不在的水气浓雾里,越发感到冷意。

      唯有不停运转气血,才能抵抗着。

      “方兄,吃条鱼吧,吃了这条鱼,你或许就能突破了,到了八品,就不再这么冷了。”

      于文杰一甩长杆,钓上来了一条巴掌大的小红鱼,虽是㘵红颜色,但像是透明的糖果一般,剔透明净。

      小鱼儿离开水面后,就口中松开了细线,要跳回到湖泊,于文杰微笑着伸手抓住了它,递给方云。

      方云摇头,跟他几乎同时间钓上来了一条,略显透明的黄色小鱼。

      “方兄果然也有了意。”

      于文杰嘴角上扬,对方云也能钓上鱼儿毫不意外,毕竟这可是ꛖ他都愿意主动结交的人。

       榘 灵为饵,意为勾,公孙不器已经黓说的很明白了,钓这种天地之力幻化的鱼䏘儿要靠灵和意。  㨹 方云尝试良久,在心扁里不断喊着:“小鱼儿快上勾,小鱼儿快上勾!”同时用自己的刀意챺勾住鱼儿,才钓上来一条。

      灵是想法,意是感悟。

      于文杰一ꢮ仰头,随手就将手久中的小鱼扔到口中,继㎊续垂钓。其身上传来一股波动之后,又很快的消失不见,勰方云目光一凝,看出来他也在压制突破。

      小鱼落在手中,肉꾫眼可见的开始消散,方云也不当误,立即吞了这条淡黄色小鱼。 Ӊ

      “짔冰冰凉,甜밯甜的,还怪好吃。”

      方云感觉到小鱼儿入口就化开了,味道里没有一丝鱼腥之气,反而ꌭ有些淡淡的甜。

      市 方云还在回味呢,突然感觉体内一股庞大的力量从腹中炸裂开来,漫入೯四肢百骸,推动着气血疯狂循环。

      ຼ 于文杰说的没䩩错,一꣟条鱼绝对够九品突破到八品了。

      谮 䲁方云心里想着,毫不犹豫,立即开始散功,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散功,早就轻车熟路,气血逆流的些许痛苦已经不能让方云再皱一下眉头,体内的力量在细致的操控中,再度回归天地。

      “好鱼儿!再来几条,我会不会当场突破九品。九转的九品!”

      方云心头火热,重新回归下来心神,专心致志琿的钓鱼。

      于文杰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方云,心里暗道:

      “他果然也懂夯实基础,而且他的基础好像比我还好一点。”

      于文杰一边想着上次方云在鸟棚上给他的一拳,一边接着垂钓,很少见的起了比较之心。

      于文杰很少拿自己和他人比较,不是因为比不上,而是于文杰觉得,和他们不在一个层次,没法比。

      젭他人还在为突破而努力的时候,他就开始自我淬炼内力,夯实基础了。

      别人还在要突破六品而想办法找到自己的意或者念,他早就有了领悟了。

      旁人还在谋求眼前的蝇头小利,意气之争的时候,他就开始尝试接触大势,谋磚划兴衰了퉾。

      于文杰总感觉同辈之中,自己很孤独,直到碰到了方云。

      于文杰有一股温润平和的气度,总能让人如沐春风,钓着鱼也正襟危坐,姿态优雅安静。

      方云就显得有些普普通通,一只腿伸着,一只腿半曲着,还时不时打个哈欠,看着平平无奇,但总给人一种自然的感觉。

      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方云虽然不修元神道,但跟林妙玉朝夕相处,又有⹩过一次悟㐜道,身上有一股自坧然的韵味。

      “想媳妇了,这鱼不好钓啊……”

      方云看着远处不断游曳的鱼儿,不论怎么引诱都不过来,时间长了,很容易觉得无聊,一无聊他就开始想林妙玉了。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方云刚浮起᷺来念头,就看见林妙玉和公孙盈挽着手款款走来,自浓雾中现出身影。

      林妙玉好像去掉了一部分遮掩,跟公孙盈有说有笑的走过ꝍ来了,来到身旁,公孙盈就一下扑在于文杰的正襟危坐的身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说道:

      “林姐姐好漂ɬ亮啊,你看是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于文杰看了一眼林妙玉,摇了摇头:“你正常点,就跟林姑娘差不多了。”

      于文杰很会说话,既没说她们俩的高下之别,又让公孙盈松开了他,学着林妙玉的样子亭亭而立在一旁。

      靐 于文杰其实说的没错,公孙盈作为接云山庄庄主的嫡女,身段优雅,面容精致,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不缠着于文杰的时候,还是很迷人的,确实跟林妙玉有的一比。

      兴许是二女的亭亭而立볼吸引了游鱼,方云和于文杰各自ﶕ一动,又分别的钓上来一条小鱼。

      㵶方云面露喜色,抓着一条小红鱼就捧到自家媳妇面前献殷勤,看到那于文杰也是捏着鱼尾巴递给了公孙盈。

      两人飯对视一眼,又默契的移开了目光,感觉关系拉进了一步。

      “你小子也是个疼媳妇的人啊,同道中人。”

      方云心里暗道,看到林妙玉浅笑一下,摇了摇头道:

      “对我没用,你吃了吧。”

      说着,就把小鱼塞到了方云嘴里。

      方云吧唧了两口,虽然是自己钓的,但总感觉媳妇塞进来得好像更甜了一点ꁞ呢。 寻

      ꆄ “哎呀,以后这里有我家的一份,想吃多少吃多少,你先吃吧。”

       公孙盈也笑蓭嘻嘻的把那条有些青色的鱼塞给了于文杰。

      莨“迎娶世家女,果然是走向人生巅峰的捷径啊……”方云听到后,心里感慨,重新坐了回去,准备再钓两条。

      这条小鱼让方云在散功之后又立刻修回了大半,最重要的是没有那种武夫修炼后就饿死人的那种饥饿感,方云体内气血之力奔腾不休,浑身暖洋洋的,不仅抵抗了寒意,甚至想睡一会。

      于文杰⍐也坐了回来,两个已婚男人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专心致志的开始了钓鱼。

      둸 林妙玉来到了方云身边,用手撑起小脸,看着夻自家小夫君,想到公孙盈所说,认真的男人,模样最为迷人,不禁觉得很有道理。

      钓鱼,是个很考验耐心的事情,尤其是这种灵鱼,钓上来一땬条,其他得很久都不再过来了,机놩警无比。不论心里的魈念头再怎么呼换,都不起作用。

      灵鱼,有灵性。

      ʴ

      方云和于文杰都是钓了几个时辰,才钓上来两条,第三条看样子需要更久的时间,但即使这样,也比修炼快太多了。

      林妙玉看了一会,觉得这样钓鱼实在太慢了,推了下方云的胳膊,开口说道:쐖

      “别钓了,我帮你吧。”

      方云顂还在心里念叨着

      “小鱼儿乖乖,上勾勾来。”呢,

      聆闻言一怔,看着林妙玉道:“你要也钓鱼吗?来,给你试试。”

      蛵说着,便要把鱼竿递给林妙玉。

      林妙玉摇了摇头,没有接鱼竿,在几个人的注视仲下,立足湖泊香草边,双手互握成一个埙的形状,吹出了“呜呜”的声音。

      声音浊而渲渲,幽幽然飘湍远,方云从来没听过这种曲调,隐约能听出来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感。

       曲调时快时慢,变换不停,渐渐地,方云看到了,林妙玉小黑靴안子旁边的水里,Υ五彩缤纷了起来。

      各色的鱼儿在她脚边汇聚,随着节奏不断,争相跳跃飞起。뭹

      良久,一曲结束。

      林妙玉松开了双ɵ手,低眉浅笑不露齿,纤长葱指引流光。

       一条条鱼儿像飞虹一样飞向方云身边,更有的鱼儿直接飞到了方云ⷮ的脸上,溅了他一脸水渍。

      方云呆了,于文杰也惊呆ꔄ了。

      能䜿引这么多灵鱼,说明她的心念无比强大,能一下子飞出这么多鱼,说明对方的意,高的吓人。

      “不,不是意,可能涉及到道!”

      ꤌ于文杰心里涌起滔天骇浪,不敢置信的看着满岸七彩之色的灵鱼。

      “好啦,这下差不多够你们用了,突破졞以后,就没啥用了。”

      林妙玉说了一声,掏了一个手帕给方云摸了摸脸,然后捡起来各种小鱼就开始给方云往嘴里塞。

      “你们也抓紧时间找找鄒,一会就没了,还要重新嘬引上来。”

      林妙玉对着公孙盈说了一句,这小姑娘也开始学着林妙玉,给于文杰塞小鱼了。

      人和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我媳妇曾经几句话的功夫,就钓上来一地鱼……

      方云要突破了,然后开始散功。

      于文杰也要突破了,也开始用秘法压制。

      两人甚至根本来不及说话,被自ᚲ家媳妇喂得差不多快撑死了,才终于等到了岸上的灵鱼都壣消失不见。

      方云和于文杰眼泪汪岽汪的对视了一眼,终嶇于可以休息一会了,接连突破压制,滋味淖太难受了。

      林妙玉摇了摇头,感觉这灵鱼消失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快,又重新站到了岸边。

      许多灵鱼还没散去,林妙玉连曲子都不用吹了,直接一陝引一大虹把,飞的这一片到处都是。

      “哈哈,我钓了一个鱼,他们都没钓到,我就说我们三星门最擅长钓鱼吧。”

      泰衡背着剑,从雾中走出,声音有些得意,只是声音只响了一下,就瞬间哑了火。

      看到了岸边一地小鱼,再趲看看自己手中的可怜一条,甚至觉得自己眼睛花了。

      揉了揉挨了肖增一拳有些发黑的眼眶,泰衡跑了过来,看到那个方家小子的妻獚子在岸边,手一动,就是一大片鱼飞上来,深深怀疑自己௕钓了一天的鱼是不是঱假的。

      “这鱼,没了!”

      泰衡欲哭无泪,自己好不容꥔钓上来的,还想炫耀一下곉来着,꛰楞个神的功夫,就化没了。

      泰衡来到了岸边,看着方云和于䃖文杰都很没形象的躺在地上,一副撑得快死的样子,不由有些悲愤:

      䊮“我一条都没吃过,你们这一副吃撑的样子是怎么回事㻩!”

      他很想顺手捡起来一条尝尝,可问一个女人讨要让他感觉很뷾没面子。

      更何况林妙玉突破了,已经是六品的气息,他也有点不太敢,毕竟六品跟七品差距极大,到时候被揍更没面子,心思纠结下,立在当场。

      ぬ乌木和肖增也过来了,毕竟这边动静不小,很难不被发现。几人沉默的看伵着这一地飞鱼,皆有些怀疑人生。

      “林姐姐,多弄一츒点吧,让他们都尝尝。”

      公孙盈看到几个人都过来,跑过去摇着林㔭妙玉的胳膊说道,林妙玉看了她一眼,笑了一下,点头屈同意。

      于是一片七彩的鱼云就飞到了岸上,铺的到处都是,林妙玉拉起来了自家的小相公,又帮他擦了擦水渍,继续开始给他塞小鱼。

      “愣着干嘛呀傋,还不快谢谢林姐姐,肖二货,你看你那发呆的样子,不会是刚才打架打傻了吧?”

      公孙盈一边使劲给于文杰塞小鱼,一边对这三个人说道,这几个人都拱了拱手,神色复杂的ᒱ对林妙玉说道:

      굯 “多谢方夫人。”

      方夫人的称呼让林妙玉很满意,笑着点头:

      “都快找找吃了吧,一会就没了。”

      几人闻言也不耽搁,只是看着公孙盈和林妙玉喂着于文杰和方云,感觉有些嫉妒:

      “我怎么就没媳妇!” 혠

      方云看到他们嫉妒的表情,不蔅知为何,感觉林妙玉塞进来的鱼都又甜几分了。

      只是得意ᾬ还没一秒,鵟便被林僧妙玉揪了揪耳朵:

      “专心点,准备突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