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网址导航

      自从身体被解锁之后,她就开始膨胀了。她俯视整片山脉,感觉视野中的丛林也不再神秘了,成为她的江山也指囸可待了!

      “咕噜噜”肚中的饥饿感提醒她,她需要速战速决,好回家吃饭!

      她停到一个土堆旁,她的精神游丝已经感知里面有一窝兔子,大大小小有好十几只。想了想,点燃两堆树叶和杂草,堆放在其中的两个出口,在剩下一个出口守株待兔。

      不到一刻钟,第一只灰兔从洞口探出头来。毛茸茸的野兔,两眼通红,兔唇缩了缩,鼻子动了动,就一跳一跳的往前一蹦出了洞口。没有犹豫太久,就往外跑。

      站在洞口上方的妙可早有准备,使出风团,将第一只野兔束缚,闪身过去,拧起野兔就将它收入戒指。

      没有让她等太久,洞中的第二只兔子也跑了出来。它刚刚冒出头,就被风团缚住了。

      这窝兔子一共十七只,当她抓住第九只的时候,突然觉察有人来了。忙将火熄灭,将身体藏在一颗大树后面。

      过了一刻钟,两个同村的猎户出现在山路上。等他们离开之后,她就下山回家了。她狩猎的原则就是“猎物不在多,有肉吃就行。”

      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家中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客人。

      来人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身着蓝袍白褂,背负长剑,未曾细看,已是锐气逼人。

      老爷子看到对方负剑的模样,连忙站起来:“敢问这位公子……”

      话还未说完,对方已经开口:“你就是谭阿牛?”

      老爷子连忙点头,看到对方衣着华丽身背长剑,心知这必是剑客高人,恭敬问道:“不知您是?”

      负剑青年没回答,只继续问道:“我问你,你可有一个女儿,招了个仙人女婿也姓谭?”

      出来消食的妙可,心中叹道,【好熟悉的打开方式】

      这句话问出口,不止老爷子,厅中几人都是面露惊疑。他们当然知道说的是谁,可他们的姐夫走了三年毫无音讯,跟眼前这人什么关系?

      老爷子很快回过神来,应道:“是,不过我那个女婿,三年前有事外出,一直没回来。”说完,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他生怕眼前这青年是来寻仇的。

      谁料他说完这句,眼前的青年却露出笑容,对着老爷子一拱手。现在他这一拱手,老爷子倒是放心了些,不是寻仇的就好!

      只听这青年说道:“谭老爷子,我姓苏,乃是受了你孙女婿之托前来接你孙女,不知她人在何处?”

      此话一出,老爷子就知道原来他们误会了。是秦家人来接亲的。这个弯也绕得有点大了。直接说是替秦家来接亲的,不好吗?

      既然是来接亲的当然没有问题,问题是和他们原来商量好的姐妹同时出阁有些出入。

      老爷子琢磨了一下,还是谨慎问道:“原来是苏公子,不知我那孙女婿现在身在何处?怎么没有一同过来?”

      此话一问,青年却是没了笑容,叹了一声:“老爷子,我实话与你说吧,秦师叔前段时间受了重伤,现在正在闭关。他怕让这姑娘久等,决定先接过去住着!他在门中发布了接人的任务。我正是奉师叔之命而来。”

      这个消息,令厅内众人惊诧不已。这个秦浅也真是,人既然受了重伤,还惦记着姑娘。真怕姑娘久等,可以先退个婚呀!凡人女子韶华易逝,怎能等得起!他们先前还以为是妙可父亲派人来了,原来是虚惊一场,真是吓死个人啦!不过,要怎么解释他们临时换人了呢?这位苏公子明显还不知道换人的事情。

      “小哥哥,你是我爹派来接我的吗?”妙可从人群后面走出来。

      心中却腹诽,【颜狗的我,果然还是抵不住美好事物的吸引!】

      “你是谭前辈的女儿吧!你可以叫我苏大哥!三年前我在秘境还见过你爹呢!我是来接你姐姐的!”苏寒一脸微笑。

      妙可挤出一个要哭不哭的表情问:“苏大哥,我娘不在了,你能捎带我到我爹那里吗?”

      苏寒一怔,到底还是个孩子,难怪会想念父亲!可是,他也不知道那位谭前辈如今身在何处。虽然不忍,还是开口:“我也不知道你爹在哪?不过,苏大哥答应你,若是见到他,一定告诉他你想他了,好吗?”

      这个时候,刘氏开口了,她一脸姨母笑:“苏小哥,你不用为难了,你就将妙可接走。我们决定将她嫁给秦浅。这也是为了这个孩子好。她父亲也是仙人,到了你们那里,好歹有个照应不是。怎么也比嫁给凡间一个书生强,你说是不是?”这又当又力的,开口就来。

      “这个我做不了主!我若接错人,任务完成不了不说,还会被师叔责罚,我不能这么做。”苏寒忙拒绝,心中却惊叹,【还有这种艹作?真是活久见了?】

      老爷子心中早有取舍,他干咳了两声,说道:“苏公子无需担心。我们已经和秦浅的姑婆商量过了,他们是同意换人的。她说她可以替秦浅答应此事。这也是为他们两个好,他俩结合,听说生出来的娃就可以修仙,就是有那个灵根啥的!”

      妙可也是醉了,算计她也能说成为她好?人类特么都是谎话精!

      苏寒也很无语,他听说师叔这次情况很不好,也不知道,能不能好起来。修士重伤没有天材地宝哪里那么容易恢复。活下去还难说,是不是想得也太远了点。不过,他还是取出传音符,将其贴在额头,然后发送出去。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一道传音符又飞回来了。师叔竟然同意换人,嘱托他一路看顾好。

      他心中大定,温言开口道:“小姑娘,秦师叔这次受伤很重,你要有心里准备……他可能两三年都需要闭关养伤,不能陪你!”看到这小姑娘木木的脸,他心有不忍,又安慰道,“你别伤心,相信他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若是师叔没有重伤,换亲倒无不可。现在都知道他重伤了,还要选择换,这就有些欺负人了。不过他也管不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