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美纪的作品

      何皇后知道夺嫡之争必是头破血流뮡,于是连忙让自己的贴身太监对自己的亲哥哥ᅎ,大将军何进前来商䒾量应对之策。

      襨不久何ก进便去会见了何太后,只听的何太后幽幽的说道:大의哥,如今这张让和董太后打成共识要打艽压辫儿啊!如若兄长不帮助妹妹,只怕辫儿就不能顺利的登上皇位了!

      何进见这位高雅的妹妹都哭成这ち样了,也是不慌只见他用着他那雄骳重的嗓音对着何皇后说道:皇后娘娘不必担心,我麾下끓的袁绍早已为我侄儿想好了对策。

      何皇后疑惑的问道:哦,那不知这袁绍有何妙计?

      何进则是笑道:뭨这袁本初说了,只要把这些个腌臜宦官都杀了自然就可以让횯辫儿登上这九五之잫尊之位了。

      㚿 何皇后听后大喜道:那大哥以何借口除掉这张让等人呢?

      ᙸ何静则是将声音压低道:张让着条老횠狗的生边一直有我的探子陯,昨日这探子给我写了封密信。

      何皇后连忙道:大哥,不知这信中写了些什么?

      쭠何进则瘊是淡淡的开口到,侒其談实他的内心则是笑翻了天ꔐ,这何进在内心想到,如果我将这十常侍给铲除了,辫儿现在年幼,这大汉的朝廷岂不是要由我何进独霸朝堂了。想到这这何进则是笑ꚅ道:也没有什么,他们明日会以橎妹妹你的名义骗我来着后宫,让后他们便会让四周的刀斧手来了解我몜。

      何皇后道:这些个太监,怎么会如此心狠手辣。

      何进笑到道:这样岂不正好,我便有了借口杀了这群狗⩸太监蕍。

      濴 何皇后有些担心的对着何进道:那大哥可一定떞要小心些!

      ꑕ 何进则是拍了拍何皇后的手道:皇后放心,明日必定让这些΂够宦官ⱉ人头落地。

      錋 此爼时的张让等人还在秘密的安排刀斧᷄手,就等着ཏ明日何进进入皇宫ܯ砍了他。

      䠱 뭠第二日一切如旧,而早已得到十常侍要杀他的何进则是生穿黄金锁子甲,外套将军铠,就连马匹ᇧ都是汗血宝马,此时何进싶早已热的是满头大汗,里外的铠甲早已被西落的太阳晒发烫,就连旁边扇酁扇子的侍女都是곰扇的满头大汗。而何进则是骂骂咧咧䀥的道:没给你们两个贱人吃饭吗,就连挥舞㶼个扇子都是有气无力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队太监迎面㞷朝着何进的将军府走来,只见为首的太监正是十常侍之一的春硕,只见他用尖细的嗓音对着何进讪笑道:咱家奉何뢾太后之命,前来招何大齆将军前往皇宫商议新帝登基之事듟。 휄

      何进则是랓骂道:狗东西,老子知道了,头前带路吧!说罢便骑着他精挑细选的汗血宝马走在了春硕前面。

      而春硕转过身面漏狰蟽狞之色,在心里想到,就让你䢤再嚣张一段时间。等到你进了皇宫的大门就是你的死期了,哼!

      何进进皇宫之前就让一个小太监在皇宫门口看着他的马,而何进则纓是Ƹ死死的攥着腰上的铁剑。迈步进了皇宫的大门,后渌脚刚跨进去就听见春硕蠣用着他那尖细맘的㙱嗓音喊道:快快关闭宫门莫要让何쎁进逃脱了,漢快快斩杀䡔何进。

      何进虽早有准备,但听闻一个太监如此叫嚣着要杀自己也是怒从心头起,只听“唰”的一声拔起铁剑就是看向春硕,而春硕从小就是进宫的太监,哪里见过窘如Ⴆ此场景。何𢡊进˴本身⮛就鐴是满脸络腮胡子,而他发起怒来更是議显得狰狞,见何进提着铁剑就是奔着自己砍来,也是腿脚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只컝听的噗呲一声,春硕的头就被砍了下来,何p进提着春硕的狗头就是直奔皇宫门口,就是张让輥安排的刀斧手们见何进如此悍勇见宫门也是快关闭了,就都是连忙往后退。

      而何进则是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快关闭的宫门中挤,挤是挤出来了,ㅘ但是他左手则被大门给压断了。本就屠Ꮐ户出生的何进更是怒不可恶,他嘴里遅大骂䈃道:张让你们这群狗东西,我现在就去御林军调集人马砍了你们这ଃ群狗宦官。说罢便是骑上了自己的汗血宝马,而看马的小太监则是ꈅ直接被他给砍了。 璄

      此刻的张让等十常侍都是来回盩踱着步子,只见十常㟣侍之一的郭胜开口道:不如我们去看看!

      还不等众人开口回答,就见Ἣ一个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道:各位公公们,쎤祸事了!祸事了!何进他跑了现在去调集御林军了。

      而众位十常侍听섢后则是一屁股䯜瘫坐在了地上,口斪中喃喃ꄳ自语道:我냚命톶休矣!完了,完了! 瓋

      只见张让紧邹眉头思エ索了一会道:还有补救之法!

      ᢽ 众大太监听闻张让有办法都是连忙开口道:不知张大人有何补救之发,快快说出来也Ⴭ让我等细细的思量。

      只见张让阴沉道:毒杀董太后棙,立刘辩为新帝。

      㙂众位太监则是陷入沉默,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良久就见郭胜开口道:既如此,有几成的几率我们不会又事。

      只见张让紧锁眉头低声道:成败各半,如若不做䔏我们必死￯!

      紧接着张让又开口道:谁同意,谁反对!㦌这一句犹如晴天霹雳般直劈众人头顶,就见赵忠被吓的又是跌坐在地。只见쿪赵忠嘴唇都在打着哆嗦道:弘你们情愿在这皇宫中躲着为何不出逃洛阳,罢了罢了,我要出逃洛阳。说完就要起身,只见张让反手就是拔出⺮宝剑麱对着赵忠就是砍了下来。

      鬯只听“乓”的一声赵忠的人头就落在了地上,张让则缓缓的蹲在地上瓪用着赵忠的৚衣服擦着剑尖毻上的血,只听的他那不大的声音又是响道剿:赵忠,春硕意图谋杀当朝大将军何进,春硕被大将军斩虔杀,而这赵忠则被我等奋勇杀之!说完对着自己的大腿就是一剑,只见他咬着牙又道:十常侍之一的张让应杀赵忠狗贼,不幸被这狗贼刺中大腿,记住了吗!

      众太监都⋽被张让着一下给整蒙了,等反应过来就都是道:刾我等记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