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太大啦

      吴꣑长青又回到了游戏中那个出生地,但是这里一切景物都已不同。

      他放眼望去,树木变得跟真实的一模一样,轞也不知是完整版完善得更好,还是那分界石的作用。

      他伸手摸了摸身边的一片树叶,还用力掐了一下,那叶子嫩得出水,几乎跟真的没什么两样。

      空气中似乎带着某种清新的气息,这是之前吴长青未曾体验过的。

      而且,似乎他本体就出现在这里!

      没有什么头盔,没有什么虚拟界面,他好像活生生地穿越进了游戏世界!

      那要怎么回去?

      ꉥ ҡ 吴长青心念一动,只见面前跳出那个暗红色的荧幕,上面显示:

       “检测到玩家吴长青打算离开完妵美枪械世界,是否确定?㣀”

      ꪨ 嘶!

      我靠,这玩意还能检测到븹玩家的想法?

      给我来把枪先!

      吴长青试了一下,界面上离开确认的字迹消去,却不再有任何反应。

      他再想了一下回归现实世界,果然,那行字又跳出来。

      憔 这倒是方便!

      畱 吴长青有些먅放下心来珿,既然随时可以离开,那倒不急耆于现在就走,他记得这树林里有头野猪来着,先干掉㾪它弄把枪再说?

      这游戏被初始化了,他之前打下来的那把枪已经消失,吴长青觉得,要探索这个完美枪械世界,鳐得先有把护身枪械才行。

      他先耐心地等了一会儿,真没有什么关于新手任务之类发布,之前的游戏系统界面与分界石的界面似乎融合了。

      倒是⠋储物格还在,里面只有那遴把能取人k首级的军用匕首。

      当下吴长青也不多想,拿着匕首又开始绕着林子寻找那野猪的下落。❟

      缺他对这块地界已经比较熟悉,很快就发詴现了那头野猪。对方正爹在一棵大树下用獠牙在石头上狂蹭!

      野猪全身毫发无伤,吴长青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他仗着自己随时可以离开,还是想先试一试。

      右手握紧匕首,吴长青放轻脚步麰朝那野猪靠过去,没走多远,果然那野猪已经发现了他,停止了磨牙,抬起头来望向吴长青。

      吴长青盯着对方的眼睛,一时有些踌躇。

      那野猪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野性,代之以一种疑惑,略带些清醒的眼神。

      “是你?你怎么又来了?”

      那野猪居然开口说话! 损

      吴长青愣住了,有些难以接受野猪说话这个现实㟬。但他下意识地将右手往背后藏了藏,脑袋中䡬在急速思考着。

      野猪这句话的含意太多了,吴长青在心念电转之间得出四个结论:

      第一,野猪有智商!而且不低!

      第二,野猪记得之前自己杀它的事,但즁是没有咆哮着报复,说明对方是㠩在对某种规则的认可!

      㵀第三,野猪会说话,似乎是那个分界石的作用!当时自己好像看到有统一语境什么的。对了,还有智能提升!我靠!

      第四,第四,关键是,那个,野猪会说话,我TM三观颠覆啊!

      “猪……猪兄,那个,我本来呢,是想找一把枪来着,不过它既然在你这儿放得好好的,那我就……那我就……”吴长青结结巴巴地道。

      “那你就怎么样?”野猪有些玩味的道。

      “哦,講没事,没事,我,我,我上别的地儿找去!”吴长青赶紧道,脚步已经悄悄后退,他打算䴝一个不对就拔腿猛跑。

      浵 “别的地方?别的地方只会有比擥我更猛的家伙,你确定自己能ᙗ找到?”野猪一本正经地道,也不知它是在嘲笑还是真的问话,反正吴长青听得心里有邾些发毛。

      琞“那,那怎么办?不如猪兄给点建议?”吴长青已经往后退了足足三米,那野猪却兀自욤不动。

      “你真要听我的建议?”野猪歪了下自己的脑袋,眼光却没从吴长青身上挪开。

      “真的!真的!”吴长青赶紧道,他觉得只要㓳野猪不发怒,一切都好说。

      ꨤ该死的!自己打不过뱃这头野猪!

      綫呃,强攻不行咱퐠就智取,回头弄他一个陷阱,不信还对付不了这畜……这会说젡话的NPC!

      “嗯,那好吧。既然你要听,那我就说飀说。我的建议是这样,北边큥那里有一片林子,里面住着一只猴子,他身上有把CZec99,那可是一种全自动手枪,比我这高级多了,你要不要去试试?”

      猴子?

      CZec99? 懓

      吴长青有些发怵,这野嬻猪닚都这么生猛,更高级枪支的宿主没道理会比他弱罢?

      况且这CZec99什么的手枪他听都没听说过,还全自动 ?

      鬼大爷才会想去找那只猴子的麻괿烦!

       想是这뼦么想,只听吴长青嘴 上却道:“好的好的!谢谢猪兄,我等会儿就去会濑会那猴子!”

      说着他就慢慢往后退。

      那野猪却往前走了两步,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要去找那猴子?嗯?”

      它的神情似乎有些不悦,在强自忍耐一般,吴长青感觉到了。他赶紧停下来,道:

      “是的,是的,我肯定会去的。但不是现在,我得先做些准备!兵法有云,不打无准备之仗嘛!猪兄可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吗?”

      “哧!”野猪喷出一口猪气,哼哼道:“小子不老实!像你这种菜鸟新手,还能做什么准备?不敢去就不敢去,装什么大头蒜!那猴子虽然凶,但也不是没弱点,你不问我,就想粛着自个儿逃走。话又ᕺ说回来,你还能逃到锊哪儿去?”

      这话将吴长青问住了,是啊覠,自己连新手村都搞不定,还能上哪儿去?

      他定住脚步,强自镇定道:“谢谢猪兄提醒!那请问那个猴子有什么弱点?”

      “哼哼,这才对嘛!”那野猪摇头摆尾地道,“不过就算你知道他的弱点,就光凭你一个人,要想打败那猴子呿,也是不可能的事……”

      吴长青:“……”

      尼妹,这也太打击人了!

      但现在还得絣兜着点这野猪,于是他随口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好办!”野猪道,“你跟着我就行。实话告诉你也无妨,那猴子和我不对付,我打䪑算干掉它,目前还缺一个帮手。如果你来的话,到时候事情成了,那把枪就是你的!”

      吴长青自然没意见,虽然想想和一个⿵猪队友合作,去杀一只猴子,这件事总的来说有些荒谬,但相比之前野猪能开口说话,吴长青觉得倒还能接受。

      “那个,二师兄㧡,你跟大师兄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稍⊃微熟络以后,吴长青开始称呼那野猪为二师兄。

      开的自然是西游记里面的玩笑。

      野猪却无动于衷,不知是没听懂还是别的,顾自在石头上磨着自己的獠牙。

      吴长青围着走了一圈,发现那石头已经被磨出一道深深的凹槽,倒是獠牙的边缘愈加锋利了。

      “二师兄,你还没告诉我大师兄的弱点。”吴长青提醒道。

      묌 “我不是你二师兄,猴子也不是你大师兄,我没那种师兄。”野猪瓮声瓮气地道,只是不停地用力磨着牙。

      “呵呵,我开玩笑的。”吴长青解释道,没话找话,将孙悟空猪八戒坼的事情简约说了。᎕

      那野猪听了,却道:“原来我们在你们眼中就是这样的,二师兄?二师兄?哧,有意思!”

      뽴 鯡 又道㛇:“我要♋是那只猪,我才不去取什么西经,就在高老庄呆着多好。”

      吴长青因说得简略,有些前因后果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他也懒得解释,见野猪略有些不悦,赶紧拍师马屁道:“就是,就是!当۬自己的山大王有什么不好!嗯,对缝了猪兄,我感觉你和其他人真不一样!这是为什么呢?”

      他故意支起头作思索状。

      野猪却突然停止了磨牙,道:“你不懂!其实,我是一头……一支有灵魂的枪!”

      “啥意思?有灵魂的枪?”吴长青一下来了兴뉽趣,他本来隔着野猪还有点距离,此刻却靠了上来,还伸手摸了摸野猪脖子上硬硬的猪毛,⫌套点近乎。

      野猪对此似乎不屑一顾,也不理他,只道:“以后你自然会懂的。”说着又去继续磨它的牙。

      “说说嘛,反正咱们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吴长青㉝干脆在它身边蹲下来,抱着膀子道。

      野秐猪却不理它,径直磨牙。

      吴长青软磨硬泡了一会儿,那野猪似不耐烦,终于停止了磨牙㯗,道:

      “好了,有些事情炍不是你现在该知道的。这件事先说到这◛里,等将来我们有缘再会鄼,我会告诉你的。现⏹在,我覆们得去干正事儿了,你不是一直问我那猴子的弱点吗?”

      夜 “嗯?对!”吴长青没想到野猪居然这么有性格,﬛说不讲就就讲旆!

      果然是一头特立独行的猪!

      “跟我来吧,等到了地方我再告⟹诉你。”

      野猪却不直说,摇头摆Ⳃ尾地朝着北方去了,吴长青只好起身跟上。

      一人一猪在林中闷头穿梭了一两个小时,终于来到一处比较空旷一点⇃的地方。

      野猪在一棵大树下停住脚步。

      뚭“到了!就是这里!”它转头对吴长青道,“那猴子身体瘦弱,力气也不大,但是动作灵活,在㭒地面上干不过我,经常쟚跑到树上去扔东西,我没袕办法,所以找你来。”

      它朝那大树昂昂脖子,道:“等会儿你就躲到树上去,我去把猴子引过来,在下面干它,万一到ᩙ时它퇗受不住,肯定往树上逃,你就躲在树上,乘机给它一刀,杀不了它也将它逼下来,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

      吴长青惊得下巴掉了一地!

      这野猪猛点就猛点罢了,居然还会用计!

      而且这计策想来简单,也有不少瑕疵,但总体是可行的!

      ጭ䏭唯一可虑的,是自己这单薄的身板儿,真能打得过那猴子?能将猴子逼下树去?

      要知道猴子在树上囕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咕哝着,有些不愿意:“早说啊,早知道我先呂和你打一架……”

      野猪却已听见,恶狠狠地望着他:“怎么?怕了?想打退堂ⶪ鼓?”

      “不是!早知道我就早点做些准备……”吴长青赶紧解释着,心里却在想着那个搏斗术副本,那玩意应该是触发式的,说不定当时和野猪打一架就开启了。

      自己能提前学习一些搏斗技巧,说不定成功把握更大一些。

      但他也有自己的考虑,副本的事还是先不要告诉野猪好了,这家伙都懂得用计,搞不好又出些什么妖蛾子来。

      在野猪的逼迫下,吴长青不情不愿地爬到了树上,找了一个枝叶浓密的地方藏好。

      野猪退远一些看了看,似乎对效果很满意,这才摇着小尾巴往林中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