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峰贵金属

      姚宓很震惊,很愕然!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萧涵。

      他眸色狂浪,神情倨傲,有一种强烈的侵略感。

      他俊逸的外表足以媲美当红男星,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优雅傲然的气势,全身更是充满了魅惑人的性感。

      这样的他,也是浑身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仿佛只要再往前一步,万劫不复。

      姚宓的漂亮脸蛋被气得涨红了,冷硬的声音是从牙齿缝迸出来的,“流氓!”

      唇间扬着邪魅的笑意,萧涵微眯眼,莫测高深地看着姚宓,“我可以给你100万,不用你还,也不需要你做任何交易。但是,你要懂得什么叫等价交换,你要知道底线。100万,能满足你吗?”

      姚宓凶恶地瞪着萧涵。

      她起来了,匆匆离开。

      这就是现实!

      现实告诉她了,地狱到底有多少层!

      她摆脱了殷世博,却又招来了另一个流氓。

      ……

      姚宓落荒而逃。

      萧涵没有挽留。

      他薄薄的性感嘴唇此刻微微抿着,深沉,冰冷。

      从烟盒里随意挑了根烟,叼在嘴边,点燃后抽了起来。

      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锐得仿佛能吞噬一切。

      ******

      回到家,姚宓开始收拾东西。

      想要带走的东西,她都要打包好,做好随时可以搬走的准备。

      呆在这个家,莫名的,就是伤感。

      离开,便是一个新的开始吧。

      希望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想到萧涵提的条件,姚宓还是很生气。

      她以为他不一样。

      没想到,他也是流氓本质。

      她不会答应的,也不会妥协。

      ……

      收拾好东西,姚宓上网找房子。

      预约好明天看房子的时间,随后,继续写论文。

      家里发生那么多事,她的学习搁置了,她得快点回到正轨上。

      不能再节外生枝了,她也要开始找兼职。

      ……

      太累了,姚宓趴在桌子上歇歇。

      这一歇,她竟然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中性笔突然掉在了地上。

      瞬间,把姚宓惊醒了。

      她睁眼这瞬间,竟然看到自己在殷世博的怀里。

      惊恐中,姚宓也快速反应过来,她挣扎下来了,还用力推开殷世博,防备十足地瞪着他。

      为了防身,姚宓还拿起了画架,与殷世博对峙。

      “这里是我家,你怎么进来的?”

      殷世博奸笑着开口:“以前,你继母给我的钥匙。”

      “把钥匙留下,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奸笑加深,殷世博缓缓逼近姚宓,“别紧张,别怕,我只是来跟你谈谈。刚才,你睡着了,怕你着凉,我想抱你到床上休息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我信你个鬼!殷世博,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们也是没有关系了,请你滚!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姚宓退防,跟殷世博保持距离。

      “不!姚宓,你需要我的帮助的,也只有我能帮你,也只有我把你捧在手心里疼,宠着。你听我说,我不是有心背叛你的,是你继母把我灌醉,是她打扮成你勾引我。我喝多了,把她当成你,才会发生那样的错误。”

      “殷世博,我都看见了,你当我瞎啊?!”

      “听,就是你把我卖了。姚宓,你好毒啊!”冷厉的声音是从牙齿缝迸出来的,殷世博那双充满恨意的厉眼紧瞪着姚宓。

      “是你们活该!”

      “我一向对你挺好,百般讨好你,把你当宝,你却恩将仇报。姚宓,你也很该死!识趣的话,做我的女人,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臭流氓滚!”

      姚宓一步一步往后退,退到门口了。

      忽然,她手中的画架向殷世博砸去了。

      随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去弟弟的房间。

      关门,锁门。

      报警!

      向物业管理处求助。

      ……

      殷世博用力拍门,踹门。

      “姚宓,你别躲了。躲得过今天,躲不过明天,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姚宓没有回应,赶紧搬一些东西堵门。

      同时,她乞求警方快点到。

      “砰砰砰……砰砰砰……”

      那道门,被殷世博踹得不停震动。

      姚宓被吓得脸色苍白了,双眼露出恐惧。

      能堵门的东西,姚宓都弄去堵门了。

      因为震动,有些东西掉了下来,弄得嘭嘭响。

      故作镇定,姚宓壮着胆子喊话,“殷世博,警察快到了。”

      “你吓唬不到我,识趣的话,你滚出来!”

      姚宓没有回应,透过窗户,她看到物业管理处来人了,还带了两个保安。

      立时,她大声喊:“有人私闯民宅,还赖着不走,还想耍流氓。”

      “姚小姐,别怕,我们来了。”

      “谢谢你们!”

      殷世博不听劝,保安采取了行动,将他制住在墙边。

      警方来了,殷世博被带回警察局调查。

      ……

      殷向远匆匆赶来。

      见到不肖子,重重打了一巴掌。

      怒斥:“你妈还在住院,是不是要把她气死才好?”

      “爸……”

      殷世博还没辩解,爸爸又要打他。

      立时,警方劝阻,让他们冷静。

      殷向远诚意十足,也是明事理的人,姚宓接受调解。

      殷向远许诺,必定会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不会再让殷世博骚扰姚宓。

      殷世博把姚家的钥匙全部归还,并向姚宓道歉,赔偿损失。

      ******

      随便吃点东西,姚宓回家收拾狼籍。

      忽然,医院来电话。

      “姚小姐,姚杰他病危,医生在紧急抢救,麻烦你赶来医院。”

      “我马上来。”

      ……

      心急如焚,姚宓赶去医院。

      抢救还没结束,她失魂落魄一样坐在ICU的墙边。

      难过的泪水再也抑不住了,夺眶而出。

      妈妈去世前,她答应过妈妈,一定会照顾好弟弟。

      她不能食言,不能让弟弟就这么走了。

      不能放弃活着的希望。

      ……

      10分钟后,医生出来了。

      “暂时逃过一劫,以后还是很难说。姚小姐,你要有心理准备。”

      姚宓整个人愣住了,唯有泪水浸湿了她的脸。

      医生和护士走了,她还愣愣地站在那里,眼神空洞。

      外面下雨了,霹雳啪啦打在玻璃窗上。

      夜里起风了,冷飕飕的!

      ……

      凌晨

      姚宓按了萧涵别墅的门铃。

      萧涵穿着睡袍,在阳台那里看着雨里的姚宓。

      “姚小姐,何事?”

      姚宓抬头,望着萧涵,“你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