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案迷云国语高清

      䴣 五位主车司机都不由得点了点똏头,就连刘伟也不得不承认白艳慧做的真的很到位。

      覽围观的群众也都是行家,좘甚至还有好多的主车司⋊机。

      一看就明白,白艳慧ᬶ的基本功很是扎实。

      就这个水平,直接晋级跟车司机都没有什么问题。

      룰汽车维护好了,白艳慧又开始检查车况,检查了刹车,汽车排气、车胎等等。

      뽩修理了一些小问题,这些都是ꬔ考试小本⿖子上记载的问题。

      慢慢的白艳慧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最后刘伟拧松发动机上一个小小的螺丝㹿的问题。 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刘伟这最后的一个问题,白艳慧的考核基本就能完成了。

      剩下的装车轮和练车场模拟行驶是难不倒她的。

      ꠵ 可是刘伟的这一个问题确实最难的⌄,别说是一个想晋级跟车司机的人了。

      就是好多的主车司机不注ᝫ意的话,这个问题也会漏掉的。

      王建强这췮个时候其实已经很岯紧张了,因为他发现白艳慧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发动机上的一个螺丝松了。

      而这个松掉的螺丝却关系着她能否晋级的问题。

      虽然白艳慧已经得到大家的认可,可是刘伟非要拿这个说事的话,众人也没有办法剥的。

      毕竟这个问题确实是检修上的一个问题。

      找不到,刘伟就会说检修不合ߖ格,不给晋级。

      看到白艳慧都把引擎盖盖眎上了,王建强有些绝望,他把紧紧的握着烵拳头。

      刘伟却是抑制不住的高兴。

      白艳慧准备做最后的检修,那就是打火试试,这ᶜ是师父交给她的一个方法。

      师父说:“一个合格ꐓ的司机,是可以通过引擎的声音来判断汽车是否有问题。”

      白艳慧深深的记住这挘句话,每次维护检修完都会习惯性的打火试试。

      她打着崤火,先是仔细的听了听,没毛病。

      琵之后挂上空挡,踩下Ƒ油门。

      “嗡.骂.....嗡......”

      她慢慢的加大力度,听着发动机的轰鸣声。

      “嗯?不对,似乎发动机的声音有些不对。”白艳욓慧挣大了眼睛想到。

      㥍她又放松油门,又踩了下去。

      “不对!肯定不对!”白艳鑘慧小声的嘀咕道。

      ䷼ 熄火,下车。重新打开引擎盖。

      看到这一套动作,王建强知道䰂这次小白稳了。

      她找到问题的所在了,虽然ꎌ发动机的声音变춬化很细微,但她还ュ是找到了。

      ☯ 疭刘伟却是愣住뮲了,这变化太大,他还有些没有适应。

      刚刚他鼜还得意醾的不行,现在可笑不出来了。ⷲ

      没想到他丢掉面皮,处心积虑的阻挠,竟然还是让王建爈强的徒弟晋级了?

      不行,还没朳到最后,还有可能。

      Ֆ其实他也觉得可能性不大了,但还的安慰着自己,希望白艳慧后面在出点漏子。

      白艳慧这一次打开发动机前盖,仔细检查,发现了这个松了的螺丝,拧紧后。

      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了,又一次፠发动汽车检查了一遍。 䲃

      最后就是上汽车轮胎了,把这个汽车轮胎上好后就没有问题了。

      可是这个时候又出现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轮胎原本是竖立着的,但现在却成了横Ⴜ放着。

      โ这其实是刚刚人们都注意白艳慧检修汽车,根本就没鎘注意到刘伟的徒弟李稨东伟把轮子横߫放上了。

      要知道这个轮胎都有一百五六十斤了,一个普通的女孩根本就立不起来。

      但这次考核可鰁是个人考核,平常男学徒考核都没有把这个当回事,毕竟把轮胎竖起来又不是要抱起来,还是能够做到的。 뽓  这项考核主要是考核力气,看适不适合吃司机这碗饭。 ᭥

      笵要知道司机其实也是个力气活,它现在是包括汽修的。

      但是这对鸕白艳慧来说就困难珦了。

      谁也没想到原本竖着的轮徉胎会被放平。

      㠒因为竖着把轮胎推过去,欠一下轮胎在通过工具还是能把轮胎换上谁去的。

      但前提你必须把轮胎竖起来,并推过去。

      谁也没考虑,竖着的轮胎和横着的轮輥胎的区别。

      这时候很多热心的观众就要帮白艳慧把轮胎竖起来,他们也没把这个当回事。

      “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帮她的,这멀可是考核,是个人考核。全程必须她自己操作,你们帮她就得取消她的资格。”

      李东伟这个时候高声的呼喝道。

      这个时候人们都不敢在帮白籠艳ṟ慧竖轮胎了。

      但周围都小声的议论起来,觉得这样对白艳慧太不公平了。

      就是这样的轮胎,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换起来都很费劲,就更别说一个姑娘了。

      一般换轮胎都是两三个人一起换,只有考核的时候一个人换,但那时候谁也没有注意轮胎是竖的还是横的。

      䳤对于白艳慧来说,这是不是有些过了。

      桤 刘伟看了看李东伟,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嘴角都露出了邪邪的笑容。

      “怎么办啊!师弟,师姐혫根本就不能把轮胎立起来的。”项国安抓着ꢞ贾浩云的手着急的说道。

      贾浩云也没有办法,又不能上去帮忙,也是干着急。

      王建强现在真想上秱去把刘伟这꯯对师徒打一顿,还有完没完了。

      你李东伟考核是怎么过的大家虽然不说,但是心里都清楚。

      就ɶ这还有脸为难我的徒弟。

      想到这就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撸起袖子就想冲出去。

      这时候王东升拉了拉他,摇了摇,示意他看着小白。

      白艳慧这个时候却很冷静,,只见她拿起一个手拉式带轱辘的千斤顶,走到轮胎前。

      用力的把轮胎抬起一点,㽏用脚把千斤顶推过去。

      왍因为是一款平板手拉式的,离地面也不高,就算白艳慧也是能抬起一点点把千斤顶推进去的。

      殶 放上去以后用力的把千斤顶支起来,这样轮胎也欠了起来枇,但是还没有立起飼来。

      这个时候⚁白艳慧躺在地上,以后背为支撑点,两条腿用力的慢ℿ慢蹬着轮胎给立了起来。큑

      这个时候满场传来了掌声,都很佩服白艳慧这个女孩的修╊车技术以及她졵的聪明。

      之后她顺利的把轮憋胎推过去,欠춙起轮胎搭在汽车轴上,用工慢慢⋟的把轮胎装껤了起来。

      发动汽车,熟练的埗到练车场,通过各种模拟道路,最后又开回来。

      潇洒的熄火下车。

      (袋鼠:因为我也不ﳑ会修车,尤其是换轮胎这段有些夸张了,剧棓情需要,请不要较真。谢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