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的千亿狂妻

      无处可寻的道果쭾此济刻就在眼前,如何合道却是个大问题。天道浩渺无涯䱋,谁脗又能保证最后是人合了道,而非被道合了人? ᬜ

      道人此刻已经收起了道果졿。

      ࿑过了半晌,樵夫才发觉到自己仍旧紧盯着师弟空空如也的手掌,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 ‘哎,我㍄不如师弟远矣。’他内心一휂阵岄叹息,同时也升起一股警惕之感,对面前的道人劝谏说:“此事还得从⧊长计议,这道果虽无正邪之分,但摄心夺魄,扰人ꌫ神魂,殊为不详,师弟不可操之过急。”

      道人此刻背负着双手,缓柲缓的走到窗边,外间是零零散散的早春景色,春雨刚停,草木都有冒芽的迹象,却与乽他心境不合。道人一挥手,只在窗前⢻这一小片ꉵ目光所见的范围内,春夏一刹而逝,刚刚还是嫩绿色的枝芽转瞬即㇒黄,更有一阵西风吹뚋过,卷起漫漫黄沙。

      뢘望着窗外的肃杀之景,道人发出一阵叹息,“我等皆已长生久视,与天同寿,复有何᧲求?”

      也不待樵夫回答,扭头又对他说:“怕是由不得我不心急。我连观天象四十九日,每日均是㷼大凶之数,初时恐是道心之衰,直到数日前,西方有大星落地,才知乃灭世之劫丕。”

      퍢 听到这‘灭世之劫’四字,樵夫心中一惊,连日来☱他不时有眉心鬭刺痛之感,心中忧虑,这才来寻自己的师弟,未曾想果真有ᬋ大劫将至!

      “这劫从何而来?凸”樵夫赶紧追佢问。

      䪬 “从无量天来【1】。”道人答。

      “욵无量天┺?”听闻答案,樵ヽ夫一ᱎ愣,无量天也就意味着无穷重天,自己所在的二鉋十九重天法理完善,其下界域多适宜修行,往下,则档可폦能缺少灵气,生脷灵多为凡属;往上,却是过犹不及,法理杂驳混乱不堪,直至三十三重天外,蒛更是想诞生生灵都颇为困难。这无⒏穷重天上又有什么能带볾来灭世之劫的柬呢췬?

      奒“师兄,我且问你,如凡人,每日吃喝拉撒,吃下去食物,拉出膃来粪便,又化作了肥料去滋养食物,这其中,可是有迹可循?⟼”道人没有直接回答樵夫的问题,反是反뫐问他。

      樵⯱夫点点头,“当墢然有迹可循。エ”

      “那如修士,撬动괃天縃地灵气,施放法术,举手毁山断河,又是否有ᢜ迹可循?”道人继续问。

      ǻ“亦是可寻,便如扬土为尘,心念之下,力往何处뱧,山往何处,水珤往何处,都是ꁚ可寻。”

      柭道人点点头,顿了顿,又问:“那这心念往何处了呢?”

      “这。。。”樵夫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㩛 “我每念起יּ时,又往何处?诸天万界之下,每个有情生灵,他们心念起了,又逝往何处?”

      “这念头又会不会自生念头?”

      “这世上是恶念多?还是善念多趸?膒”

      亲 樵夫呆看着连连追问的道人,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䨿,问道:“你是说,是我们。。。是诸天万界所有生灵的恶念,化生于世,带来大劫?횖”

      ࣀ杔 道人点点头,叹了口气,“世上虽焠是善行多,但若要说起念头,怕是㢼恶念要多得多,毕竟不是每个念头都能ऴ成行。这念头居于无穷高之处,ḣ此次怕是祂首次降世,若其得以吞并此界,诸天万界便如板上鱼脍,这一世,怕也就灭了,凡此种种,一切推倒,只待来世。而这轮回,迄今不휝知已是几世?”

      계 樵夫越听越心惊,但念头一转,既然自己这师弟早已预敌先机,岂会坐以待毙?当靏下便问:“师弟可是有什么法子了?若是需要为郆兄做什么,尽吀管驱使。此乃诸天存亡危急之时,便是我区区一条性命,也能舍得。”

      道人点点头,自己师歷兄这急公好义,不惜己身的性子,他是信壠得过的,不然也不会将道果展给他䇨看。

      糕 鹠 馥 “若是早宧几日明白,我当战得过这劫数,如今怕是晚了。为今之计,需师兄去帮我挡上一挡,拖上一拖,ȹ待我合了道果,翻手ꅧ便可灭祂。”

      樵夫风里来火里去的直爽性子,当下应喏ᯟ,就要运起土遁穢之术,临行却又想起什么,开ᓾ口道:“却有䍗两件事,这其一,我带来的两个幼童还需麻烦师兄徭照拂;遼这其二,今日里害的你那徒儿一家少吃了顿白面馒头,我盘古从不亏欠于人퀯,这就还他一顿肉食。”

      当下食小指一弹,卧牛山下,一只野ﯔ兔不知抽了什么疯,突然双体发力,一头撞死在路边的木桩上。 퇂

      쬙盘古言毕,土遁法施展,一忱息便是万里,直奔极西之地而去。 

      ————————————

      ꝧ 与此同时,万万里外的泰西之地,一个➊贵族老爷慢慢的走在乡璅间的小路上,村子祡里晚上有对农奴结亲,他垂涎于新娘美貌已久,可算是盼来这一天了。

      贵族老爷美美的想着。混然没빿有察↵觉到,地平线上,一条幽暗的黑线如潮驍水般涌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