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上司的那一夜

      兟 飞机起飞时气压带来的耳朵不适,让텛灵犀真真切切的明白她离开西藏了,窗外的山脉筓由近至远再到消失,人离开了,心里却好似有什么东西留在拉萨了,不多不少,不轻不重。

      飞机落地北京,邹航去停车场取了眍车直接开车回家了。邹航的家布置的很简洁,没有多余的东西,也就数书房﫢东西最多了,邹航在家时也是在书房呆的时间最多⠆,鮉看看书看看电影,还会弹弹三弦,邹航从小拜了三弦的师傅跟着学习,勤学苦练,如今也是得心应手,邹航爱惜的拍了拍三弦的琴盒,嗯,该擦灰了。

      愅转身去衣帽间打开衣柜门,看了看一身身的长衫大褂,出门几天,邹航想念这身衣服了。穿上这身大褂,邹航就是另一个自己。

      师宴父知道邹航今天回来,叫了꾡他和孟哥晚ᆡ上去家里吃晚饭,邹航趁䨺着下午还有时间,收拾出门回来的行李,洗了衣服,又把⑞给师父带的礼物拿出来看了看,包好了准备一并带过去。邹航萸选Ì了一条小叶紫檀的串。绿松石做顶珠,老蜜蜡做腰珠和三通,邹航一眼看上了䚋这串珠子,觉得师父一定会喜欢。还给孟哥挑了一个蜜蜡的吊坠,是一只展翅亮相的仙鹤,细节处能看得出雕刻的功底了得,真不愧是出自名家之手。

      邹航和孟哥前后脚到了师父家楼下,邹航停好车。看见孟哥站㪵到大门口朝他挥手。

      “想我澐没?诶?就问你想我没想?”

       “不好意思啊,没有。”邹航假装嫌弃的脸,手确搭上了孟哥的肩鶥,拍来拍去,小伙子,嘴硬,身体但是很诚实嘛…

      즂师娘来开门,看到是他们两个,赶快招呼进门。

      “诶呦,小孟,九良,你俩可来了,你师父等你们半天了,快进来。”

      是的,叫的是九良㝓,九良是邹航的艺名,师父给起的,学艺时门门功课优良,得名九良。

      嚧 师父的家古色古香,每次小孟一来师父家都觉得是进了博物馆了,总有新鲜的稀罕物件。

      “你鎾俩来了,快来吧,准备吃饭얄了,今天你们师娘亲自下厨”

      疊郭老师听见两人进门,⪝也从房间出来迎他二人。▒郭老师最近总觉궼得自己许真是年龄大了,心态也变了᚜,最难的时候都拼过去了,如今没了年轻时候的嫉恶如仇和严肃,倒是云淡风轻起来,笑起来像个慈祥的老头,尤其是看着徒ٔ弟们一슣个个长大,蕯都能独当一面,孩子们ⰱ太忙,如今倒是这老父亲盼着有时间见孩子们一面了。

      “师父好”

      葁 两人弯腰行礼,这一찁行里规౟矩大。到什㡄么时候见了师父都得像个样子才是。

      “九良,听说你去西藏了?都去哪了?你师娘就想去西藏,有时间我们也去看看”

      “是,师父,西藏真挺好,我去了纳木措了,还看了一场流星雨”

      “那不错,那不错”师⨤父边点뙸头边念叨

      “呃…师父,是纳木取措”

      ﴍ小궾孟一听扒拉着邹航问“咋的?满打满算去了五칇六天,就去一个地啊??”

      ⶌ “啊!对啊,这一个地就够了。”

      师娘做了一大桌菜,还特意做了几个东北菜,小孟是东北人,邹航是山东人,牢但是这些年和孟哥一起出门演出,빖同吃同住,也吃惯了东北菜,觉得顺口ꗅ。

      “小孟,你俩搭档几年了?”师父问

      “诶呦,快八年了师父”

      “我发现九良是长开遌了哈,你记不记得九良刚来那会,像个老头似的,也不爱说话,我心说这孩子能说相声吗,现在倒是越长越年轻了,台上훇也有样了,哈哈”师父说起每个徒弟的事来都津津乐道。

      邹航那会还是个胖小子,现在因为健身瘦了,人也精神了,性格确是开朗了很多,台上时而一语巓至死噎的孟哥想哭,时而动如脱兔欢凗脱的跳舞,灌但那都是舞台上的表演风格罢了,台下的邹航还是安静许多,没办法,힭性格使然。

      “小孟,九良,有个电视节目找咱们,是一个相声圈内的比赛类节目,我想让你俩去试试。”

      小堐孟一听好事啊,俩人在小园子里说相声已经说的不错了,如果比赛能拿个好成绩,对两个人来说是个不错的机会。

      剑“你俩就正常发挥就行,就当去玩了,演个什么活你俩人商量,需要我的话就过来,我再给你俩归置归置。”

      孟哥看了看九良,感觉九良并没有自己那么兴奋,也不知道九良有什么想法,回头得好好问问。

      吃过晚饭,两人随师父去书Ⱗ房喝茶,师父的书房讲究,一整面墙直通到房顶的书柜摆满了书,甚至还有很ᄶ多的藏书,师父台上台下大不一样,平日里很爱安静,甚至有点闷,没有工作在家的⑴时候,能在书房待上一整天,都说演녇员的肚是杂货铺,师傅这个肚那是货真价实。

      师徒三人聊着天,没有主题훩,就是想到哪说哪。小孟起身给师父倒茶,九良就看着茶壶里樘的茶叶上下浮沉,桌面上落了一滴茶水,九良没着急擦,手指沾了沾,工工整整的在桌上䉢写下两个字

      “灵犀”。

      晃了晃神又赶忙拿纸擦了擦桌子,这正跟师傅煙聊天,自己想什么呢。

      两人从师父家离开时九良叫孟哥上了自己的车“给你的”拿出准备的礼物给孟哥

      “顺手买的”

      小孟打开盒子眼睛都放了光

      “得了吧你,肯定是特意给我挑的,我还不知道你”

      “九良,刚才师父说㏏让咱们参加节目时候,我看你咋好像不太开心呢”

      ⿡ 孟哥跟九良上车就퐏是想问问崉他怎么了。搭档这么多年,他有什么情绪,孟哥都是能感觉到的。

      九良㼊不说话,低着头㝂,半天才开口

      “孟哥,我怕拖你后腿”

      “啊?”

      “我拉老感觉是我拽着茧你,你应该更好的,就好比你是那ヂ船,我就是一绳,我一直拖嘙着你”

      “诶呦,九良,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是那浆还是那舵,咱俩在一块真的特别好,”

      孟哥面朝九良一只手捏⚤着九良的ᅹ肩膀

      “你真的很好,你看咱俩在小园子演的时候,场子一热,你就是老周,佛系捧哏,场子一冷,你就变成欢脱的小周来救场了,哥都知道”

      “你还会唱戏,音域又高,还꧐会三弦긯,你看,谁家捧哏的会这么多啊?是不是?”⋒

      “再说我哪有你说那么好啊,也就是你吧,一直陪着我走到今天,咱俩还得共同进步呢”

      “咱俩在一起八年了,还得一䄨直在一起,我还想老了咱俩᭥办老年专场呢,你别瞎想了”

      孟哥说了一大堆话来宽慰九良,怕九良有压力。

      쑂“给,我也给你带了礼物了,”说着ຝ孟哥把上车时手机拿的袋子递给九良。

      “新给你做了两身大褂,我看你最近瘦了点。尺寸也改了一点,回去试试看看合适不”

      九良接过孟哥的袋子。

      “行了,回吧,明儿咱还有演出呢”

      䚐九良点了点头,孟哥才放心䭅的下车,两人各自回了家…

      九良回到家,试了孟哥新给做的大褂,穿起来很合身腱,九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是真喜ཀྵ欢这身大褂,也是真喜欢这门艺术,只是觉得这门看似简单的艺术越学越难,自己会的太少毬太少。

      在这里身边人都叫他九良,只栜有父母家人会叫他的本名邹航,从西藏回来,穿上这身衣服,他就是九良了,而不是邹航,那个灵犀嘴里䨷叫的邹航⟩…

      窗外月色寥寥,照的是两个人髴的心。

      鱰 灵犀回到北퓚京的家里䩒就开始焦头烂额的整理照片,出门几天拍了上万张的鏗照片,要选出几张像样的照片再进行后䮳期处理之后交给主编。

      灵犀翻到邹航的照片时,心里是失落的,说不出的情愫在心里发芽,一面챡之缘的陌生人而已,不该想太多的,一见钟情这个词听说过,但离自己应该很远吧,她不敢承认,就看着邹航的照片发呆,高高的眉骨,薄薄的单眼皮,眼里有光像身后的纳木措海子一样清澈明朗,也不是很帅吧,但却让灵犀的心悸动不安,灵犀想起那天湖边的风吹过来,邹航的笑与自己心里那份欢喜撞了个满怀。短短븥几天的相处,灵犀觉得邹航善良温柔,礼貌又谦逊,変总﬌之就是很有魅力。灵犀打开手机微信,找到ȳ那个⁶一点信息都没有的人,深深地叹了口气,邹航啊邹航,我对你一无所知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