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色www

      赤备队一照面,劈头盖脸就是一波箭雨和梭标,喝多了的土寇,不是被射死射伤,就是在地上连滚带爬的逃离。

      高欢没有给土寇没回过神的机会,手臂一挥,身后赤备长枪手,长矛一倒,挺着矛头就往前冲,拿着腰刀盾牌的刀牌队,则护在枪手两翼。

      聚义厅外,没逃掉十多名土寇,被长枪捅死,一名土寇被刺中腹部,发出凄厉的惨嚎,被长枪顶着往厅堂内后退。

      李际遇和堂内的土寇头目,瞬间酒醒,被惊得哇哇大叫。

      黑虎猛然暴起,将桌子掀翻,酒菜杯碗哗啦啦掉在地上,他用桌子当盾牌,直接顶了上去。

      李际遇动作迅速,几步窜到墙边,取下挂在墙头的大刀,猛的拔刀在手,大声怒吼:“兄弟们顶住了,别让他们冲进聚义厅!”

      这是,十多名赤备队,追着连滚带爬的土寇,蜂拥而入。

      厅堂内狭窄,本来不适合长枪作战,不过赤备队枪手,排成一排,却正好将整个聚义厅封堵,然后用长枪平推过来。

      “操!”李际遇见此勃然大怒,“是高老庄的龟孙!”

      上次在高老庄吃了大亏,土寇们没去报复,不想高老庄的孙子,居然找上门了。

      土匪居然被一群泥腿子打上门,欺负到老巢来,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李际遇!还不束手就擒!”高欢站在枪手队后,冷声大喝:“现在投降,俺免你一死!”

      “操!好大的口气!”李际遇嘴角肌肉抽动,冷笑道:“小娃儿,俺九龙寨可不是泥巴捏的,今天你进得来,怕是走不了。”

      高欢最烦别人将他当小儿,满含杀意道:“哼,从今天起,九龙寨就是俺的了,走不了的怕是你!”

      说着,高欢一挥手,长枪队挺着长枪,锋利的枪头对准躲在卓子后,拿着板凳的土寇。

      在自己山寨里吃饭,土寇大多没带兵器,李际遇脸色阴沉,不死心,朝外面大喊道:“来人,来人呐!”

      高欢冷笑,“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你外面的属下已经完了。”

      李际遇目光越过高家赤备军,看见聚义厅外,一片狼藉,土寇们不是被杀,就是被打翻在地,大势已去。

      这时赤备长枪手,挺着枪逼上来,土寇抄起地上的碗盘和酒壶,就像枪手砸来,一时间,杯盘如雨,不过却无法阻止枪手逼近。

      眼看着被逼到墙角,都站在了虎皮座椅前,退无可退,黑虎忽然怒吼一声,“大当家快走!”

      他拿着桌子当盾牌,便如头黑熊一般,直接撞向枪手队,身边几个悍匪,也抄着桌椅板凳冲了上去。

      黑虎力气大,性子莽,推着卓子往前撞,尽然逼得赤备队向后退。

      其他土寇,则没那么幸运,有几个则被长枪直接捅穿了身体。

      李际遇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忽然咬牙切齿丢下一句,“好兄弟,哥哥会给你报仇的!”

      聚义厅堂后,有个挂着帘子的侧门,李际遇一挑帘子,便与汤军师等人,逃出了聚义厅。

      九龙寨后山,李际遇背着包袱,拿着大刀,与几个土寇疾走,而就在这时,一阵劲风刮来,王敬德从黑暗中杀出,腰刀横扫,直接照李际遇脖子砍来。

      李际遇大惊失色,身子往后一仰,雪亮的刀身,擦子鼻尖划过,惊得李际遇浑身冒汗。

      埋伏的赤备刀手,从两侧冲出,土寇们淬不及防,被砍得溅起蓬蓬血雨,惨叫声连连响起。

      李际遇直起身来,根本不敢停留,拔腿便往山下窜,却被王敬德一把抓住了身后包袱,银子金子首饰顿时散落一地。

      王敬德与赤备队都是一楞,眼中露出贪婪,满脸的惊喜,而就这个功夫,李际遇已经跑开十多步。

      “大当家救俺!”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汤军师,满脸的惊骇,伸手大呼。

      李际遇回过头来,发现包袱被扯掉,又看了看坐在地上的汤军师,一跺脚,便咬牙窜下山。

      “姓高的,俺老李会来了的!”

      一声渐远的狠话传来,已经看不见李际遇的身影,而反应过来的赤备,看见地上散落的银子,顿时开始哄抢起来。

      王敬德一脚踹翻一名赤备,将腰刀对准众人,厉声呵斥,“都不许拿,等公子分配!”

      赤备都是高老庄穷苦的佃户,看见掉落在地上的银子,哄抢是本能的反应,而被王敬德一声大喝,他们老实巴交的一面,又体现出来,纷纷不太情愿的又将银子交了出来。

      这时,在聚义厅内,战斗早已结束,堂内已经没有能站着的土寇。

      黑虎拿的桌子被长枪捅穿,大腿让人捅了一枪,血流如注的坐在堂上。

      杀红眼的赤备,挺着长枪,便要将到地的土寇,全部戳死,高欢却挥手制止道:“别杀了,都绑起来!”

      方才高欢看见这黑虎,比较勇猛,关键能够傻到自己顶上,让李际遇先走。

      他这种品质,这么愣的人并不多见,让高欢颇为看重,所以希望能够收服,为己所用。

      这时,打起来后,不知跑那里去的宋献策忽然出现在高欢身边,满脸喜色道:“公子!找到李际遇的库房了,收获颇丰啊!”

      高欢也想知道,这次自己的缴获,“看看去!”

      当下,将捆绑俘虏的事情,交给李平远,便跟随着宋献策,出了聚义厅,来到山寨中间,一宅子,外面几名赤备,打着火把守卫,各人脸上都洋溢着喜色。

      “公子!”刘珲见高欢过来,忙迎接上来。

      高欢点了点头,“把门打开!”

      赤备将仓库门打开,接过油灯,进了仓库,便见里面堆满了粮食,布匹,还有各种物资。

      “公子,我初步估算,粮食应该有一千石,以现在的粮价,至少值三千两啊!”宋献策颇为兴奋,显然从来没得到这么多钱。

      高欢看了看,怕引起火灾,便退了出来,然后问道:“银窖找到没?”

      李际遇抢了这么多粮食,想必银子也没少抢,高欢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自己一共缴获多少。

      宋献策却摇了摇头,“这个倒是没找到。”

      (感谢马小胖爱陈樱2的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