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vip账户

      三千雷池,炼剑一道世间无出其右。

      是夜,雷池偏殿,剑云居。

      蔓 “青儿,为兄近日钻于炼剑一道,偶有所悟,或可进益,明日起闭关些许时日,眼下雷池一应事务劳你费心。”中年男子面色凝重,귴似有不甘,似有不舍,沉声说道。男子约莫三十,立如劲松,气宇非凡,眉头深锁,目光坚毅。

      “还有......”男子沉顿恰片刻,很是无஦奈地摇ᨥ头叹息道:“还有逸儿......哎......这孩子..용....生性顽䵫皮,不知深浅!”

      “逸儿这孩子,只是性子跳脱了些,这小家伙天资聪颖,伶俐圆活,乖巧着呢!”被唤作青儿的女子嘻嘻笑着,随即又笑意盈盈的说道:“哥哥,你且放心闭关,门内有我。”青儿如同往常一般应了下来,对于哥哥闭关早已习以为常,而且每逢哥哥出关之际,大多伴随一柄绝世好剑的出世,心念及此,青儿尚有些许期待。

      男子并未一如既往地转身离去,而是悠揚悠上前一步,轻轻抚了抚妹妹的清丽发丝,满目柔情,这才缓缓转身,朝卧房门口走去。

      塻青儿心感异样,却说不上来,只是感觉今天的哥哥有些不一样,她望옳向哥哥离샽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树影婆娑,万籁俱寂。

      男子在庭院内负手而行,步履轻缓,似在回忆。看着院内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木,陷入沉思。只见他在一间小舍门前停了下来,悠悠推开房门,房门咿呀作响,继而走进屋内。

      看⢓着沉睡中的稚童,轻抚脸颊,怔怔出神。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男子低头,吻向稚童细腻额头,眼眶湿润,鹦随即转身离去,不觉泪滴滑牍落,滴在了稚童的脸颊。

      “父亲!”睡榻上的稚童却已醒了过来。

      “你继续睡。”男子回头敹望向稚童一眼,温和说道,而后走出房门。

      荏苒光阴,不觉已过十日。

      雷池主殿,天造台。

      덶青儿正自不苟言笑地指点门内弟子炼剑技艺。말骤然间,雷池后山炼剑峰一声凄厉惨嚎,伴随轰然巨响之声响彻三千雷池,随即一道血红光芒直冲云霄。正是哥哥的声音,正是哥哥闭关的地方,今次异象与往常不同,她心道不好,莫不是哥哥炼剑出了意外?未及思虑,迅疾朝后山掠冦去。

      一路疾驰而过,楼台树㲿影连连后退䶒,转眼行至炼剑峰。只见一柄赤芒滦阔剑瞬间映入眼帘,剑身通体血色,雷鸣嘶嘶,赤芒忽而离析四散,忽而Ỽ附于剑体,似在挣脱剑身束缚,似又终究无法逃离,只是围绕阔剑周身四窜,流转⠊不息。

      “好剑!”青儿暗自惊叹,“此剑问世,世间风云必将占其一席之地。”

      震惊之余,她四下张望,未曾瞧ꖉ见哥哥身影。正在此时,却见一名黑衣人飘然而至,凌空而立,身躯凛凛,气㏹质卓然,却蒙面不肯示人。正待质询,赤红阔剑铿然而起,腾飞入空,径直飞入黑衣人手中。黑琼衣人手持赤剑,正欲离ꁶ去。

      “且慢。”青儿怒喝一声,掠身欲上前阻拦,甫一施手,黑衣人便轻拂衣袖,一股无穷剑意瞬间陡生,自袖口处激荡开来,硬生生将她屏退数十丈,而后왽飘然离去。

      㠄 青儿堪堪稳住身形,㿙黑衣人早已碒消失无影。这般排山倒海的手段,这般泰山压顶的威势,真真鮼令人骇然!旋即定下心神,不觉冷汗浸身,千头万绪,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了。

      哥哥在哪?黑衣人是谁?为何一言不发夺剑而去?霎时,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心头,却无从知晓。

      青儿正自狐疑랽之际,瞥见远处奇峰岩壁之上赫然两行大字:

      佛不度我我自度,

      神不助我我成魔!

      囲何等狂狷,何等豪放,正是哥哥剑书。

      青儿陷入久远记忆与无尽慨叹之中。

      “轰隆......”

      “救命啊.Ɏ.....”

      濼“杀人啦......”

      青儿尚未回过神来,忽闻嘈杂之声、救命之声顿时响起,心下来不及多想,纵劺身一跃朝雷池内殿疾驰而去。

      挭 行至主殿会剑阁,骇然失色,擎柱断裂,殿宇坍塌,楼台尽毁,面目全非。此情此景,青儿惧意难掩,瞬间趒侵袭全身,涌上心头,怔住心神,面无人色。

      ꀥ 这时又一声“救命”响起,青儿回过神来,循声走去,步履艰难。出了会剑阁,穿过天造台,走入试剑殿쁰,满目惊恐。ᕡ只见阁外、台上、廊中,尸体横陈,凄绝惨厉,哭嚎此起彼伏,最终归于平静,行过处无一活口,生机全无。

      青儿心神俱碎,无意却被一具雷池弟子尸身绊倒,踉츩跄扑倒在地,面贴尸体,眼见鲜血腥红,便连空气都跟걡着腥臭起来,令她腑内翻滚,直欲作呕。

      终究还是没有发作,好似突然想到什么,她迅疾起身,再不顾一切径直朝剑云居掠去,辗转腾挪,避过一具又一具死绝的凄惨尸体,直入院内一间小舍。甫一进入,便见一名黑衣人手持㤻赤芒阔剑,当空朝一稚童斜斩而下,稚童面色苍白,跌坐在地。正是她那侄儿。⏐

      “青鸾!”青儿嘶⻊嚎一声,引诀前掠,负背青剑随之而起,只听“咣当”一声,ឮ生生截下黑윁衣人的虚空一斩。只见她背靠侄儿,将其护在身后,不动分毫。

      “你是谁?为什么杀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青儿嘶嚎着,撕心裂肺。

      黑衣人并未作答,不见面目,只见双目血丝似游龙般在瞳孔中乱窜,瞬҈间便布满整个瞳孔,一片血红,煞是骇人。

      死寂。

      黑衣人依旧沉默不语,身体却摇晃起来,脑袋左右不停摇摆,双瞳充血,唯有手中赤芒阔剑一动不动。

      “为什么?他还是个孩子,真就要这쯚般赶尽杀绝吗?”

      “我雷池与你究竟有何不解深仇,竟要用这般残忍手段?”

      “难道你是她们的人?她不是已经跟你们回去了吗?生下逸儿就走了,走的那么决绝,头也没回......”青儿突然想起一段过往,心中笃定。

      “如今哥哥也不知所踪,雷池......呵..찺....雷池也这般境况,毁了,一切都毁了,全都是拜她所赐......”

      青儿声嘶力竭,似在咆哮眼前举剑的黑衣人,又似在谴指旁人。

      芃不料黑衣人却似无意再听下去,摇晃着身子又一击直刺而下,青儿正欲싡抵挡,却发现终究为之晚矣,修为悬殊令她束手无策,任由阔剑洞穿胸腹,不避不让。腥红鲜血喷薄而出,血流如注,浸透整个衣衫。

      “姑姑......”稚童号啕大哭,涕泗横流。

      青儿口漫鲜血,却只是缓缓菎转身,面露怜惜,望向侄儿,只是一声“逸儿......”而后便沉沉栽倒下去。

      此时赤芒阔剑仍旧斜插于青儿胸腹,迟迟未曾拔出,黑衣人只是摇晃着身体,脑袋左右摇摆。 

      “姑姑……放开姑姑......”稚童嚎哭着,看着栽倒在血泊中的姑姑,쬶惧无可惧,不知从何얣鼓起的勇气,竟双手紧握锋利剑刃,一把抽离姑姑胸腹。腥红血珠自掌心汩汩渗出,⻃顺着剑尖流淌下来。

      黑衣人终究没有打⮳算放了稚童,又是一击径直朝稚童脏腑刺去。

      “且࠴慢!”

       黑衣人正欲刺出,却被一道惊雷般声音打断,声如洪钟,响贯四野,他缓缓止住了身形,扭头看向窗外天空,似Ჴ是感受到了来人的雄厚修ಕ为。

      “好剑,真真一把好剑,剑意浩荡绵长,世间无可匹꼤敌。”话音未落,一掌隔空袭来,掌劲雄浑,劈风裂空,却见屋外那人猛然抬手,凌空虚晃数招,竟硬生生将掌劲消弭于无形,随即后退几步定住身形。

      ㋒一袭青衫,儒雅翩翩,手擔持折扇,腰挎细剑,笑意连连。

      黑衣人见一招不着,纵身一跃,破房而出,与青衫男子凌罹空对峙,手握赤芒阔剑,剑芒喷薄,剑尖血滴滑落,仍旧一言不发。

      “原以为芥子剑只是传说中的魔剑,未曾料及,雷池的炼剑之术如此通天彻地,竟能让芥子魔剑再度现世,原来传说并非传赝说!”青衫男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只是这般惨无糵人䊈道,恐有不妥吧?”

      ⺀ 黑衣人身形僵硬,脑袋左右摇摆,倏而ᓅ抬起被青衫男子唤作芥子魔剑的赤芒阔剑,踏步朝前走去。

      箘“看来这一战怕是在所难免了。”青衫男子轻掸衣衫,甩开折扇,凝神以待。

      黑衣人手持芥子魔剑凌空一斩,一道剑气诓携光带电,以断江截流之势劈将过去,未及青衫男子反应,尦黑衣人再度纵身踏云而来,直击男子面门。青衫ᑉ男子手舞折扇,堪堪挡住凌空一击,折扇瞬时化为齑粉,却见黑衣人早已冲将过来。

      “如玉!߻”青衫男子一声爆喝,旋即腰间细剑兀自出鞘,停置胸䞪前,男子右手食指中指并拢,自剑柄⨪处划至剑尖,顿时青光乍现,直入碧空。连连后退之际,如玉急速弯曲,剑尖旋转,似游龙般缠绕住黑衣人手中的赤芒芥子魔剑,卸去剑势。只是即便卸去了大半威力,青衫男子依旧被这凌厉一剑的无穷威势击中胸口,闷哼一啫声,口角溢血,双手震颤不止。

      “芥子魔剑竟能强悍到如此地步,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这传说中的魔剑。”

      “駓大天书!”青衫男子踏空后撤,只见随着他这一声爆喝,凌空现出一副古朴卷轴虚影,双轴缓缓朝两边舒展开来,书卷上光华绽放,隐隐现出九颗星辰,忽隐忽现,若有若无。

      届时黑衣人又一击攻了过来,电光火石间,青衫男子躲闪뚱不及慧,退无可退,只能借శ大天书之力硬抗这雷霆一击。对方却只是手握芥子魔剑一斩、一劈、一扫、一刺进行着剑道初学者修习的最简单招覹式,然则极这简单的一招一式却裹挟着莫大威势,令自己愈加吃力。空中古朴卷轴虚影渐浓、渐实,光华绽︎放也愈加耀眼。

      两位强者踏空激战,黑衣人双瞳渗血,好似并无半分疲态,然而青衫男子不敌之态却渐趋明显。直至空中古卷凝虚为实,光华最盛之际,九星闪耀,随即九道精光激射而出,径直朝那뛎黑衣人袭去。

      眼见黑衣人并未作何反应,芥子魔剑却脱离掌心,兀自飞出,横亘于青衫男툯子面前,赤红光芒陡增,遮云蔽日㙫,生生化出一道封闭屏障,将之笼罩其中。

      不过数息之间,屏障渐隐,九道精光也消散一空,随之消失的还有青衫男子。只见他身形渐隐渐淡,即将化为一片虚无。而黑衣人却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正值青衫男子即将消弭之际,体内真气迅獭速凝结,聚于掌心,化虚为实,一团温吞真气飞向黑衣人,打入眉心緻,最终消失无㢁影。

      春和景明,碧空万里。

      境云廷,罢剑峰,风清阁。 ䷜

      中年男子斜躺摇椅,一边晃晃悠悠,一边端杯抿茶,正自感叹“￵好个春光”之际,不料茶水荡了出来,溅了一身,只见他慌忙起身,抖了抖白色衣袍,掸去茶渣,嘴里碎碎叨叨的,“哎呀呀......哎呀呀......”

      “瞧瞧你自己,就连喝个茶都安定不下来,没个正型儿,ⵃ哪里有个当师父的样子?也不怕叫徒弟们笑话!”随之而来的是一位中年美妇,风姿绰约,韵味十足。

      “嘿嘿,谁敢笑话我,活腻歪了不成,小兔崽子们都躲着我还怕来不及呢!”随即哈哈爽朗大笑起来。

      正在这时,庭院门口站了个少女걩,少女恭敬问安:“见过风华师叔,见过清静师叔。”

      少女身负皎白道剑,腰缠红色绫缎,樱桃初红,芭萏蕉新绿,似出水芙蓉,若迎春羞花。两弯柳叶如刀琢,一对明眸若天夺മ。眉目含情,温润有光,琼鼻翘立,红唇微启,长发及腰,身着粉红霞衣,宛若헮天人。

      “师父命我前来,请二位师叔随我前往抑剑峰一叙。”少女微ᅿ微躬身行礼,继续说道。

      “哈哈,好个水灵的小姑娘,跟画上的假人儿似的。”风华哈哈一笑,调侃道。

      却见少女双颊绯红,羞意难掩。她正是境云廷掌门惊鸿真人座下弟子——怜云。

      “二位师叔请!”怜云恭敬说道。

      “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