堀口奈津美全集在线观看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了解,徐佛能看得出陈坚是一个真㶞正的正人君子。本以为陈坚不远千里前来只为娶一个女人,其人多半会是一个好色之徒,但陈坚的表现完全颠覆了徐佛的想象。归家院的姑娘虽不是个个都像柳如是一样长得天姿国色,但也绝没壼有一个庸脂俗粉,对男人的诱惑力绝对是不小的。而陈坚身处花丛中,却没有任何一点逾矩的行为。徐佛很清楚,以陈坚这样的条件,随便勾勾手指头,归家院的姑슭娘只怕都会争先恐后地自荐枕席,而陈坚却能做到片叶不沾身,实属难得픩。不仅如此,以徐佛的观察,陈坚连与柳如是之间都是一直奔保持清清白白的关系,这一点更是超出徐佛的预料。

      趐 陈坚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现,与他一直秉承的后世观念有栰关,那桪就是祸害了人家姑娘就得负责,归家院那么多姑娘,陈坚可负不起那么大的责任,所以只्能与她们保持距离了。而对于柳如是,陈坚也没必䫜要那么急色,反正婚期就快到了,早几콨天晚几天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最重要的还是陈坚在这方面有着极强的控制力,不然的话还是很难做到这样죮的。而这些,徐佛肯定是不会知道的。

      ტ既然确认陈坚是正人君子,那么他的这种建议自然是好意了。按照正常情况发展,姑娘们的쮇未来多半不会太乐观,因为在大明的户籍ԙ制度下鏨,绝大多凞数姑娘终身都无法摆脱贱籍,真正能够从良的可谓少之又少,所以,多数姑娘都会是孤独终老的下场。其实,自己不㦜是也一样么ඏ?老鸨子的身份摆在这里,要找到一个归婵宿都是千难万难,好的归宿那更䁪是想都别想,可实际上自己也才二十八岁而ࡨ已啊!难道这就是命?

      ݻ “姐姐自然Ⲩ明白弟弟的一番好意,也会认真考虑弟弟的建뫥议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时候也不早了,还有几千里的路呢,姐姐也不耽误你们了,弟弟和如是都保重吧!”徐佛依依惜别道,这是徐佛首次壮着胆子主动与陈坚姐弟相称,不䇍知怎地,突然让徐佛心里多了쇼一丝异样的感觉。

      剰 “姐姐也保重,草原是小弟的地盘,永远为姐嬬姐敞开大门!”陈坚也道别道,说真的,徐佛这种真ᅾ正的熟女对陈坚可是颇有吸引力的,只是暂时碍鮖于柳如是的关系,陈坚并没有实质箢上的动作而已。

      “妈妈保重!”柳如是也向徐佛道别,这么多年,徐佛一直都像对待亲生女儿和亲妹埩妹一样对待她,彼此之间已经建立了极为深厚的感情,这突然间拗就要离开,而且是远隔数千里,不舍是肯定㢶的,因而柳如是ⷽ只说了这四个字,就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

      “如是不要难过,咱们又不是不能再춠相见了,说不定啥时候我们全都会去草原呢,到时候不就又可以在一起了么?”徐佛虽然还没有做决定,但不妨碍用这话来安慰柳如是。

      솈“好!蜹如是就在草原等你们,你们一定要早点来哦,不然如是一个鮲人会好孤单的呢!”在徐佛的安慰下,柳如是的离别情绪淡了不少。

      告别徐佛之后,陈坚与柳如是坐船到了苏州,陈坚从客솲栈里将自㍺己的马牵了出来,在这个时代,朚只有骑马才能在一个月内赶到集宁。当然∕,以陈坚的飞ꭕ毛腿跑也能跑到,但要篶带着一个大活人恐꿒怕是不行的⁐,不是说챕办不到,而是那样会让柳如是吃不少苦头,那就太没必要了,反正骑马也慢不⢝了쯩多少。

      “哇!真的有高头大马?”看뚘到陈坚把马牵出来,柳如是惊⛐讶傁地道。

      च 鍢“当然,不然怎么能勷在婚期之前赶到集宁呢?那样岂不是会误了婚期?来,陈大哥扶你上马。”陈坚理所当然地道똵,一匹马有什么珌值得大惊小怪的?

      驴“如是妹妹,你坐过马没有?”将柳如是扶上马,陈坚随后也飞身上了马,随口问道。

       “没有啊!如是又不会骑马,怎么会坐过马呢?马车倒是坐过。”不会骑马怎么会궾坐帠过马?这种常识问题都骗不懂ⱻ吗?要问也应该是问会ꡀ不会骑马吧?是不是想问坐没坐过马车?柳如是确实搞不懂陈坚这么问的目的。

      “哦,陈大哥的意思是有没有人籖带你骑过马?”这个问题还是挺重要的붰,要是真没有接触过马的话,恐怕就꽽要用安全带把两人绑在一起了,不然会有安全꼾隐患的,尤其是很꜕多时候⭨是必须要放马疾驰的,不可能一直慢悠悠地溜达,那样的话只怕两个月都到不了集툋宁。

      “没䊸有,如是基本一直都待在江南,这地ᰄ方会佅骑马ສ的人本来就少,即ꆢ便会骑马ॆ的也大᥅多都是男人,如是一个女儿家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与男人蚏共乘一骑呢?”柳如鉌是活了十多年根本连马都没见过几匹,可以说摸都没킟机会摸到,别说坐了。眠

      乲“这样啊,可能如是妹妹要吃一બ下苦头了,等下陈大哥还是想办法把马鞍整舒适点,尽量让如是妹妹坐得舒服一点吧。”要是将美女的屁粫股或是大腿伤到了,岂不是大大的罪过?

      “陈大惪哥,你知道如是为什么会对这匹马感到惊讶么?”⬲现在只是适应马匹的阶段㹫,当然是慢ٮ慢溜达,柳如是也比较放松,还能正常地与陈坚对话。

      “是啊ࠠ,为什么?如是妹妹既然知道陈大哥的身份,当不会奇怪陈大哥有马这个事的啊!”柳如是提起这茬陈坚才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如是在前段时间曾经做过一个梦。”柳如是甜蜜地道,现在回想起那个梦,柳如是感到格外的温馨。

      “梦?看如是妹妹回味无穷的样子,不知道如是妹妹做的是什么样的一个쁭梦踗呢?”陈坚打趣道。

      少 ꝿ “䵽说起来这个梦还与陈大哥有关呢!”柳如是略带羞怯地道。

      “哦?还与我有关?真是有点意思,如是妹졐妹梦到了什么?”䅇陈坚对柳如쩶是的梦产生了兴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