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丝瓜站长

      虽然吴明还没辞职,可作为体育老师,想要忙起来也是不容易。

      而看遍了各式小说的吴明发现:最大的指望居然是系统奖励。

      끺这样一来,现实世界的日常就显得非常无聊了。

      无聊之下,吴明开始琢磨起怎么留下一些产﷝业,假如……真的没有办法,棶那就让他们无忧无虑的吧!

      쨍传剑山庄武术健身☉中心,吴宇航看着这个新开的店,一阵无婂语,就这,还是自僠己小叔给自己找的工作?

      这要名气没名气,要特色没特色的,谁会来呀!?

      吱!得一声刹车。一个瘦高白净的短发小伙走了进来,左右看看,对吴宇航说:“视哥们儿,你们这的人有点儿少呀!”说着,走ﵘ到柜台看起了项目表。

      “基础健身教学180元\豰/四小时,拳脚套路教学220元\/四小时,器ﳕ械套쵐路教学350元\/噩四小时,器械自助训练50元\/四小时,营养餐20元每份。膹”年轻人看了看:“묙喂,怎么没有实战呢?”

      脮吴宇航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想实战去部队呀!这就是个锻炼的地方,顶⽦多就是擂台上打打,哪有实战呀!”

      瘦小伙纳輁闷得道:“那空手道和跆琨拳道不都能实战띗吗?一ﳴ个打好几个呢!”

      “哥们,要想实战其实很简鄱单,先把宪法学透了,然后抓住自卫和免责条款,照死了踢就行了。那些不能打要害的顶多和拳击差不多᳆,哪来的实战?”门口传来了吴明的칦声音。

      “老叔,你来了。”吴宇航立刻打招呼。

      “嘿!哥们,照你这么说这㲍武术和功夫不就只剩下健身了吗?”年轻人犹自不甘心。

      “兄弟,健身不好么?起码身体ꐀ好了也好找女朋友跿吧!”吴明开着玩笑。

      “不是,我听说武术分ꥮ打法和练法,这套路就是练䓽法,那你们这教打法吗?”年轻人有问道。

      迱吴明无奈的兒说:“打法打法,一打就犯法!你知道撩阴腿吧!?那就是最简单的打法,出自戳腿的,厉害吧!一不小心就是人身伤害罪。”

      年轻໪人挠挠头:“还真是!”又看看自己的细绨胳膊细腿:“健健身也不错。̕对了,我看你们这有拳脚套路和器械套路,拳脚是什么?器械又是什么?”

      “拳脚是翻子拳和通背拳꽊,器械是剑法,分短剑、长剑、双剑、软剑、重剑。”吴宇航在一旁说道。

      ȑ

      “重剑?西方那种?”年轻人问道。

      “不是,꩜是双手剑,于承惠大师知道吗?就是黄河大侠里那个。”吴明解释道。

      “那我学短剑吧!对了,这剑法有什么名堂吗?”年轻人回头롡看了看墙上的图翪片,鮓上面有短剑的外形,看起来很不错。䝦 巘

      “看你墮这样子肯定是带文士短佩,这븈种文士短剑连鞘是点穴笔,出鞘是剑,走的舞文弄墨的路子,有徽蚤宗的秾芳诗帖剑,有米芾的学书帖,还有王佐军的临渊帖。”吴明笑着说。

      “有没有倚天ꡛ屠龙ⶽ功?”年轻人脑洞大开。

      吴明一笑:“那是篎丧乱帖转化的,或者你想要把金先生的十四字ⓙ书名化成剑法?”

      ꔳ“woco!大㎍侠,你这真有哇!?我要学倚天屠龙功!还有十四字书名也要!”年轻人一看就是个武侠迷,当场掏钱办了会员。 坣

      “老叔,这俩剑法我칐都不会呀!”吴宇航偷偷的和吴明说。

      “没事,步法用九宫步,随后把字帖放大了让他临字。”吴明坏笑着说。

      吴宇航一伸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去你的,㏰你才是太君呢!”笑骂一阵,吴宇航才问:“譜老叔,你这쉜头发怎么这么长了?”

      “哦!cosplay聚会,现在学生都喜欢这个。”其实他是嫌麻烦,干脆留着没剪。

      聊了一会儿,吴明看这뾂里一切쥗顺利,和吴宇航说了声,就回去整理需要用的资料和物品。

      㗉无聊꽫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枌,第三天,他的无聊有救了。

      ػ琥蓝毛(酒貌吧保安)找到了他。

      ㏋ “师父。”吴姚万一边不好意思笑着,一边把身묱后的人让出来。

      “哟!人民教师,还记得我吗?”曾经㗎在酒吧떻见过的曲少冒了出来。

      “哦!原来是曲小……少爷呀!颚”吴明仔细的看了看,越发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天在酒吧其实看不䨅太清,今天才看清楚。这位曲小……少爷,咳,看起来홖二十一二,个头一米七多,身材偏瘦,有些……曲线。 乳

      ቑ 脸型偏瘦,细眼弯眉,什么时候筹都像在笑。嘴唇微翘,鼻梁高挺,很像唱歌的那什么尊。

      作为东江曲家的少爷,他一直住在老家,很是低调。如今看来……

      “兄弟㩗,当时我就说了,想拜师学艺。怎么样,能收吗?”曲少一边看着健身中心的环኏境,说道:䘈“我的要求不高,能够潯健身,塑,速度快就行。”

      “那你找健身教练不就行了?至于找我这个粗人吗?”吴明有些无语。

      “既然要学,当然要学点有用的。恰好我对传统文化很感♑兴昧趣,又希望学点真东西。怎么样,要我叫你师父푀吗?”曲少笑着騭说道。

      “免了,我可不敢收你。”吴明ᢀ赶紧打住他的话,说道:“既然你这么想学真东西,那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以代我师傅,也就是我爷爷,收你为徒。但你不能仗着会一点儿东西胡作非为。”

      “没问题,那师父呢?我去拜见师傅。”曲少兴奋的说。

      “跟我㺷来。”吴明看了他一眼,带他管来到了后面的一个房间。屋子슀里一个供桌,一个香⽒炉,后面一块牌位。上面一边写“吴太公讳轩逸”,另一边写“通背白猿拳吴家门第十四代掌门”。䄣

      曲少吓了一跳,忙看像吴明。吴明对他点了下头,上了柱香,在一个蒲团上跪下:“通背白猿拳吴家门第十五代鑺掌门ףּ,ԏ吴明,禀明师仨父,今代师收……”回头问曲少:“你叫什么?”

      “啊?哦!䶟我叫曲灵珊。”曲少彡…랋…不对,曲小姐忙说道。

      刯“代师收曲灵珊为第十五代弟子,望师父在天之혔灵保佑。”说完,扣了三扣。

      曲灵珊斜了他一眼,也随着叩首。

      “那我就要叫你师兄了?”曲灵珊似乎没怎么在意自己暴露了性别,看着吴明笑道:“掌门师兄?”

      吴明笑道:“怎么叫都行。倒是你,我该叫你师弟还是师妹?”

      曲灵흙珊笑道:“每人时可以叫师妹,外面暂时还是叫师弟吧!”一双弯弯的眼睛有票了他一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