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人体

      趞 转眼间怀玉先生坐镇“水寿学堂”已半年有余。先生见多识广,眼界宽视野开阔。在先生的教诲下,知娃、满仓等十多位娃娃,仿佛遨游在茫茫大海中的扁舟一样,虽左摇右晃,好歹在一次次沉沦中又浮出水面,但也不至于迷失了方向。

      孩子们沉溺于先生现身说教的놌意境当中,这一种思想的开化就如同初升的太阳那样,囫囵、升腾、隐匿,再升腾,冲出雾海,一探出头来便腾跃着燃烧,光芒四射,滚짜腾着点燃⥧了一切遮挡,再放射出霞光万道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说的就是这希望之光吧…… 졙

      ڱ一九二八奞年三月,这一天的黎明时分东西塬上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天才蒙蒙亮,屋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洋洋洒洒。睡梦中的山村格外静寂格外安详。突然一阵急促的ὴ敲门声打破了大自然赋予人类的一切诗情画意。族长黄肃廉拖⋿着沉重的脚步挨家挨户的敲着门。泥泞的巷子里早已挤满了瑟瑟发抖的村民。峨

      阳春三月间,归燕桃花开。春耕的气息还正浓,村东的关帝庙前早已聚集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村民。他们扛着锄头,挑着缰绳,急着下地。你一句我一句的同那蹲在土台子上咂着旱烟的屜福泉争论着什么。读书鿂的娃娃们背着碎布头子拼接㼂的布兜儿,鼓囊囊的挤在人群间。知娃一回头不见了满仓,透过缝隙隐隐的感觉这气氛显然有点不对。

      争吵声愈来愈烈,德福跑到跟前的时候,那福泉正歪着脖子一个人顶着骂声抽着闷烟。

      “咋回事么!”德福扫视了这群情街激愤场面,近前急切的发问。

      福泉回过头来,瞥了德福一眼不搭理又侧过身去。

      “咋回事么?”德福一搀激动,冲着人群嚷痖嚷칤着。

      “先生跑了!”

      ꃚ “娃娃没书读了!”

      “狗日的福泉,压着人家粮食干啥!”

      人们你一句我一句指手划෍脚的责备着福泉,又是粮食又是先生的,吵吵得德늫福是莫名其妙。福泉又不肯说话,这可咋办!

      “叔!人家问话你答么,你抽个锤子詘烟么!”鳽情急之下的德福忍不住骂出䄿了脏话,当年德林哥带着一帮子人给庄里挖井,其中就有这福泉叔。干活是出工不饅出力,说正经事儿是几杠子都砸不出个屁的主儿。要说起那些歪门邪道的学问,背着个手装模作样别的提有多神气。

      茱自入春以来,烟雨ސ连绵,庄户人家天天盯着屋外的房檐子叹气。

       “Ẕ谷雨前后,种瓜种豆。”再这样下į下去,婆娘娃儿后半年免不了跟着吃风屙屁。这雨说晴又没晴的,到处弥漫着一层浓厚的雾水珠子,甘河子的水位也跟着降低。趁着老天爷打盹的当儿赶紧钻个孔子把种子播下去。不料这福鹌泉却在这节骨眼儿板着个脸摆场子,谁能有个好气뱣!

      村民你一句我一句数落着福泉,福泉扭过头谁也不搭理。

      “族长来了……챌族长来了!静一静!静一静!”村头的跛子郭二圣一脚高一脚低的豁开人群,风风火火的站在了最前头!

      人们一回头,见族跹长黄肃廉正拄着拐棍紧随其后。吵吵嚷嚷的人群瞬即静了下来,不再作声,等待族长平息事态。

      歪着脑⨘袋正抽着闷烟的ᖡ福泉见族长突然䖬出现,匆忙起身의,收了烟袋锅子,双手呈上一本册子。一切仿佛事先商量好了似的,䪣水到渠成。

      黄肃廉接过册子在福泉的搀扶下站쟋上了土台子。苍白的眉毛、胡子上面沾满了不知是雾水还是汗水的水珠。挺

      “大家伙儿静一静!”黄肃清从左到右扫视了一遍人群,几个闹腾的娃ᵒ娃被家人喝斥着氆不再四处窜动憥。

      “乡亲们,给那先生怀玉粮餷食的事儿,咱讲良心不能怪罪到人家㦪福泉身上。半年前先生一进村咱们事先就说好了的,挨家挨户一月出半斗麦子或者苞米当作俸禄。先生仁义,死活都不肯接受。人家不要那叫客气,咱拖着不给那叫没情义。转眼间半年已过,反正也下不了地。昨儿个便招呼福泉带人赶着宄车给送过去。可是谁能K料到半道上就被那清乡团的人连车带驴一起掳了去。得亏这福泉⎑脚底子利索,顺着柏树坡绕了十几里地才捡回一条命来!”

      㝽黄肃廉说罢,叹息了一声,摇着脑袋自责自个儿老了没出息!

      骡 福泉耷拉着脑袋满脸惆怅的在一边站着。

      不知怎的,听完族长这话,德福眼前不由得艰又浮现出那夜福泉被那扁担挑子暴揍落荒而逃的模样。“这鳖孙,出了事鞋底抹油得亏溜得快。”心里骂着福泉,忍不住多諌看了几眼那呆瓜样。

      “没了先生,那娃娃们读书可咋办?”人群中有人嚷嚷了一句,稀稀拉拉的紧跟着又是你一句我一句的一阵嘈杂。

      雨还쾉是淅淅沥沥的숓下着,透过密集的人群,满仓满头大汗的冒出头来。大喊着:“先生不见了!先生不见了!”这娃儿胆◠大,什么话也都敢不分场合的放声呐喊。

      德福想说什么먖,可是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清乡团的军阀白狗子常年驻守在二十多뜅里外的高家镇上,临近的几个村子不是今天抢了东家,就是明天烧了西家的,作起恶来是天王老子都不怕צ。郭家庄、盘龙、卧虎、高山、龟寿以及箭雨关几个村子,仗着地势比较偏远,是实质上山高皇帝远的三不管地带᷺。团丁偶尔퀆路过,圈里的牛羊就像牵自个儿家里的一样,老百姓只能远远地看着。谁又ჰ敢作声呢?

      別“白狗子来了,那可咋办呢?”满仓的呐喊声很快被淹没在嘈杂的争论当中。

      黄肃廉没再吱声,手上的小册子是怀玉先生临走前一夜,托书童亲自送到族长手上的。往后的事얗情怎么办,先生已经事先作了安排。眼下最打伮紧的是先ᓳ把牛羊粮食等往山上转移,成年颯的男娃娃先躲着,不要露面,避免被捉了壮丁丢㭘了性命...... 탂

      福泉遵照指示一五一十的向乡亲们传达了小册子上的瘁内容。

      下地显然똃已经不再重要,村民们四散而去急匆匆的回家收拾粮食家当,借着雨小的当儿赶ﰰ紧转移。避免天一放晴,白狗子再ⴝ出来祸害遭秧。

      “革命!”德福在知娃和满仓的帮助下,把所有家当绑在牛背上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半年前先生在书堂说过的话。

      喜鹊跟着娘卷了铺盖已经先走一步。知娃在前面牵着老黄牛,满仓捡了树枝跟在后面驱赶着恋家的老黄。德嗙福一脸凝重的跟在满仓身后,腰ᾪ间别着长长的眼袋锅子。

      半个月前九爷过世,是德福帮忙料理的后事。积蓄也没有༐几个,都托人捐给了水寿学堂。留了两样ݲ物件给德福做个念想。一件石头眼镜铜质的镜框;一㑂件就是德福腰间别着的旱烟杆子,老䃦人家用了一辈子,集市上有人给十几块大洋也没舍得出手。

      九爷临终前说的话,德福丝毫不敢遗忘。“娃娃家不读书一辈子都要遭灾受恓惶!”

      想到这,德福忍不住停下脚步,喊着知娃把牛牵到树底下避避雨。反正这老黄已经走不动了路,又拖着那么重的家当,歇歇脚也罢。这年月人遭殃牲畜也跟着遭殃。

      個爷仨在路边树底쳆下停了ẁ下来避雨,德福靠着树身在烟袋里挖着烟叶。满仓懂事,赶紧上前帮ඊ着点火。一口下去,德福呛得憋出了眼泪不断地咳着。满仓手足无措,怕被责怪一脸惊慌的看着。

      “娃儿,先生有没有说往后的日子怎么过活?”完⊖话,德福继续咳着。其实福泉当着族长及大伙的面儿摑,把先生留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德福打心眼儿对福泉那货信不过。

      癁“爹,先生只说了要斗争,还说了有压迫就要站起来反抗!”满仓低着头回答。

      “对着哩,先生说的对!”不知怎地,这德福自从听了先生第一节䰷课之后,打心底就喜欢听这老先生v说埘话,文绉绉的听不懂的话儿,打先生嘴里一出来,句句铿锵有力,就像板上钉铁钉ャ一样铁锤当麋当响,句句有力量。不㋊像那福泉蔫拉吧唧的一副呆子样。

      “爹,先生说要团结᳈,拧成一股绳就啥都不怕。”知娃牵醯着牛绳在一边补充道。

      德福没说话,望着急匆匆赶路的좾人流,他陷入了沉思。没错,团结就是力量,可当下让他们拿出命来反抗,又有几个冷娃子敢站㛺出来呢?ꓻ他爹他娘这一关都过不了。他多么心앾疼眼前的满仓娃儿啊!

      “走,进山!”德福起身抚摸着满仓的脑袋,爷仨跟着老黄☨汇入了人群,跟着一起昷逃荒躲藏....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