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母亲初试风雨40

      给老人,送完祝福后,李莫问等人就走了。回到屋子里,李莫问就钻到厨房做饭。

      쪮 熟练的将鱼开膛破肚,清洗干净,放入香料,用树哹叶包起来,再用泥包起来,放到火堆里烤着。

      李莫问将第二条鱼,放在螜大锅里清蒸,将虾爆炒罅出来。

      € 将第三条鱼,熬成鱼汤,下午七点,李莫问做好了饭。

      钜众人围坐着,吃了起来。李莫问从火忹堆里抛出烤鱼,打开。

      李莫问嘚瑟的夹着鱼肉去炫耀一场番。你看,你看。

      于是江涛又花藝了三百块钱买了一条鱼。

      王菲菲:“莫问,姐就直说了,我开了一家服装室,自己设计服装,找工厂代工出售,但一直打不开销路。所以来你这打广告誡了。”

      李莫问:“菲姐,你们ꈋ主要的服装是那些。”

      王菲菲:“男装。”

      李莫问:“有名字吗?”

      㵅王菲菲:“才子男装。”

      李莫问:“嘿,我正好有一首歌,挺适合的。你要不听怒一下。”

      李莫问拿来吉他,弹唱起《曹操》。

      不是英雄不读三国,

      蒇 若是英雄怎么能不懂蟐寂寞,

      独自走下长坂坡月光太温柔,

      曹操不啰嗦一心要拿荆州,

      用阴谋阳谋明说暗夺的摸,

      东汉末年䱭分三呥国,烽火连天不休,

      儿女情长被乱世左右,

      谁来煮훋酒,尔虞我诈是三国,

      说不清嗴对与错,纷纷扰扰千百年以后,

      一切又从头……

      李莫问:“还有句文案,煮酒论英雄,才子赢絗天下——봝才子男装。”

      王菲菲謶:“乖不得,大家叫你鬼才。”

      李莫问朁腼腆的挠了挠头:“菲姐,广告费,盌你意思意思就行。”

      王菲菲:“这首ᴦ歌偼我用乗一百薤万买下,他的使用权,你帮我们代言,一年摛一千万,然后一年三次商演,这句文案我再给五十万。三펐百万做《向往的生活》广告费。怎么样。”

      李莫问:“老徐,老徐,准备合同赚钱了。”

      签完合同后,李莫问:我没想到给这么多。”

      何灵:“你们有没有发现,莫问腼腆挠头的时候,就是要坑人了。”

      王菲菲点头,是的,来趟节目两千万没了。

      江涛:“明天来的嘉宾要求,趧炒鸡蛋,红烧鸡肉,还有红烧兔肉。今天水电费,一百,给钱。䙵”

      李莫问给了钱,问到:“明天谁来吥呀。”쏺

      江涛傲娇的说:“不홥告诉你,气死绷你。”慂

      众人聊了会天,就回房间睡了。

      早௯上,李莫问出去跑谂步回来,正好碰到要走的王㡣菲菲。

      “菲姐,这就走了?不吃饭了?”

      覞王菲菲:“不吃了,明天还有商演,赶飞机。”

      㾧李莫问委屈巴巴:즚“菲姐,不顺路了哦,那祝你平安。”

      王菲菲揉了揉李莫问的鸡窝:“看你委屈的。姐姐走䉢了。”

      李莫问送走王菲菲,将早上捡的柴,用邻居༿家的砍刀看成小段。

      何灵起床出来洗脸:“莫缣问㥦起这么早,菲菲走了吗?”

      李莫问:“菲姐,都走了半小时了。”

      刘温雪也出来:“李莫问,你大早上的干嘛呢。”

      翱 李莫问:“你瞎啊,劈柴呢。”

      何灵:“好了,好了,温雪快去洗㦴脸吧。”

      李莫问:“懒死你,略略略。”

      刘温雪洗完脸,李莫问胐拉着刘温雪走了。

      “何老师,中午饭,你们自己解决啊。”

      李莫问带着刘温雪来到上次和何灵抓住野鸡的地方。

      ع 李莫问下到山沟里,看왛到一只灰色的野兔。嗖的一下屢子李莫问就追ぢ了上去。

      摄影师在后面:“貃跑慢点,李老师。”没有办삤法,只能壯放无人机跟拍。

      半个小时后,李莫问抓着兔子耳朵,回到了家里。

      何灵:“温雪呢唘?”

      正在沙兔子的李莫问不走心的回答:“啊,她没回ቜ来吗?”

      何灵:“没回来啊。”

      李莫问和何灵躗还有程岚赶紧出去找。来到山上,刘温雪正在抱着兔子沦玩。

      ᙴ李莫问:“好家伙,你在这玩兔子。我还到处找你。”

      刘温雪:“你跑的슘辣么快,我就在山头等着,结果这只兔子,就跑到我的旁边。”

      李莫ᣍ问他们回㲔去的路上,碰到了用弹弓打野鸡的村民。┣

      李莫问借来村民的弹弓,跟着村民来到一片更加茂盛的树林,李莫问举起弹弓,拉满,松手,砰的一声,之间树上就掉下一只野ྌ鸡。

      村民不由称赞:“小亰兄弟,技术很塀厉害,跟老村长一样厉害,可惜老村长腿摔伤后,再也肳没来过了。”

      李莫问,又打了一只野鸡,送给了村民臷。刘温雪感叹道:“是不是太残忍了。”

      村民:“这些祸害经常祸害庄家࠾,刚长好的玉米,小麦都能被他们糟蹋掉⛰。”

      李莫问回到家里,做好抧了饭餐,等着今天嘉宾过来。

      一位身高一米八左鳨右的男子来俔临,正是胡戈。

      脺李莫问絛起゛身抱了抱胡戈:“老胡,你来了怎ּ么不大声招呼。”

      胡戈:“导演不让。”

      李莫问:“﵇垃圾导演。”

      胡戈:“何老师好久不见啊。”

      何灵:“餅胡戈睰,好久不见。”

      李莫问:“老胡,你怎么肥鱄事,又是兔子又是鸡的ꨙ。”

      胡랤戈:“我只要了个炒鸡蛋啊。”

      李莫问:“垃﯉圾导ꫴ演。”

      胡戈:垄“我有个朋友,我们两认识二十䡷年多年了,他结婚的时候,我是伴郎。ጡ现在二婚了蠚,我还是伴郎。”

      李莫问:“笑死我了,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喜欢你朋友。”

      胡戈:“我朋友男的。”

      李莫问:潨“对啊ᆱ,我就是说你朋友。”

      程岚:“咦,李莫问你越来越重口味了。”

      何灵:“吃饭呢。”

      李莫问:“我突然有个想法。”

      “住口。”众人齐喊道

      ㌈ 李莫问점:“我只是想到一首歌。”

      刘温雪:“什么歌。”

      李莫问:“我唱给你们听,这首歌叫《嘉宾》”

      可惜这是你和他的婚礼,

      而톬我只是ᶻ嘉宾,我放下所有回忆,

      来成全你的爱情,却始终不愿相信这是命,

      说好的永远变成了曾经,

      我试着衷心祝福你,

      请原谅我不体面没出息∀, ⴾ

      翜 选择失陪一下先离席,

      又不是偶像剧,

      怎么我演得那么入戏,

      这不堪入目的剧情,

      感谢你特别邀请……

      程岚:“我怀疑你就是暗ⷳ示胡老师。”

      吋胡戈:“自信点,猗把我怀疑去掉。” ⓓ

      李莫问:“我没有,别瞎说,不是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