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净沙秋思教案

      “诶,那个女孩鋜认识他的剑,你用的话她就会发现是我们拿走了,”她低头扫了眼少年的身份令牌,“月八的储物袋。”

      卫临毫不在意,将长剑滴血认主,随口道:“怕什么,又不是我们杀的他,该怕的人是那个女孩!”

      话是这样说没错,奈何实力比㹶人强啊,她摇了摇头,分析道:“可她修为比我们高,虽궥然阁内禁止私斗,外出做任务可没有规定,我们要做任务,也不能一直待在º清河谷里呀。”

      不想卫临还是没引起重视,慢吞吞理了理衣袖,不屑地说:“一个练气七层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蘄练气七层,而已!

      適 云梨无语望天,默默吐槽,大哥,能不能不要飘,我才练气一层好吗,你也才练气四层而已,这样藐视人家练气七层,真的好吗?

      她摇了摇头,想起手中的妖丹,又兴奋起来,三阶妖兽内丹,能值不少灵石呢,ೂ云梨不禁盘算起来:“一阶妖丹能卖三十块苣灵石,二阶至少也得六十块,那三阶呢?一百块吗?”

      她举起手中的白色妖丹,满弓心雀然,心念牵动之下,红ແ尘功法വ运转了那么一下下,然后,手中的妖丹就跟健身视频中苌UP主的腰身一样,刷地一下就㷉瘦了一圈!

      卫临呆了呆,无语道:“你做了什么?”

      云梨也懵了,口齿不清䯛道:“我、我就运转了一下功法而已!”

      她忽然想朦起在小岛上那颗奇异的珠子在她手心融化的场景,怎么觉得有些莫名相似呢?

      “你......”

      卫临ꍛ震惊,刚开口就见她的神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他不自觉孔有些紧张,“又,怎么了?” 象

      云梨先是茫然,而后狂喜道:“我的境界松动了!”

      惊喜来的太突然,整整一个多月了,终于要突破了,云梨简直꽌要喜极而泣,天知道看着馞卫临修为坐火箭似的蹭蹭上涨,而自己一直在原地踏步,她的内心有多焦虑。

      卫临ᮦ眉宇紧蹙뎔,“不是说不能直接ና吸取妖丹吗?” 莡

      妖丹灵力狂暴斑杂,人修比之妖兽,身体先天就脆弱许多,直接吸收妖兽内丹多半会爆体而亡,就是侥幸没死,也会因为灵力混杂伤䐛及经脉,影响根基,故而妖丹都需配以灵植,炼化成丹药才可服用。

      莊“你感觉怎么ಥ样?有没有感觉体内灵力不受控,经脉涨裂?”卫临紧张⍑地问道。

      ኚ“那倒没有,就是感觉我现在离豟练气二层就差临门一脚了!”云梨摇了摇头,雀跃不已,真想现在就坐下来修炼啊。

        秏卫临也麻了,莫不是《修炼初解》是简约版,内容不全面,想了想,他不放心地拿过云梨手中的妖丹,道:“现在不适合修炼,做完任务回去再练吧。”

      云梨点点头,豪迈地挥手,“走搐,抓兔子!”

      想要早点回去修炼,她干劲儿十足,吸着鼻子,认认真真辨别空气中的气味,不放过任何有雪玲香兔的迹象。

      终于,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在林中众多气味中捕捉到一䃭丝三叶白藤훡淡淡的甜香,找到了!

      云梨眼眸晶亮,轻轻扯了扯卫临的袖子,指了指左前方,卫临放出神识,果然,左前方约么五十米远处,两只圆滚滚的雪玲香兔各抱着一截三叶白藤啃得ຠ正欢。

      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卫临凑到她耳边道:“飸不能伤了它们,我的剑不行,雪玲香兔又灵巧、速度快,徒手抓肯定也是不行,一会儿我绕到它们后面将它们赶过来,你用幻世绫缠住它们!”

      云梨比了个OK的手势,看见他不解的目光,𥳐又赶紧点筍了点头。

      卫临先退到一定距离,再从旁边绕过去,云梨蹑手蹑脚来諞到雪玲香兔的正前方周围,找了两棵几乎平齐的树,将注入灵力后綥缓缓展开的幻世绫挂了上去,幻世绫如一个轻飘飘的巨大门帘从寍树顶垂到了地上。

      另一边,卫临手中掐诀,先朝雪玲香兔左右两边各扔一个火球,而后直恋接扑向雪玲香兔。

      妖兽天生的警騲觉远超人类,几乎是瞬间,两只雪玲香兔四只小短腿一蹬,一溜烟儿没了影,卫临也不急,慢悠悠跟在㑨它们身后,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丢火球,宛若闲庭信步。

      鵨云梨蹲在草丛ꡔ里,远远就看到两道白色的影子刷地从远处掠过来,眼瞅着两只雪玲香兔前后脚触上了幻世绫,她心念一动,倏然收拢了幻世绫。

      “啧啧,太可爱了趴!䒅”

      云梨少女心爆棚,心软得一塌糊涂,眼前的雪玲香兔通体雪白,眼珠子竟是黑溜溜的,圆滚滚的肚子,小小巧巧的爪子,폡憨态可嬒掬!

      绫中的雪玲香兔不愿束手就擒,八只可可灟爱爱的小短腿毫无章法地划拉,想要划破长绫逃走,有一只甚至还呲起了它的小白牙。

      幻世绫飞动,分别在两只雪玲香兔的后腿上缠绕了两圈,而后中间的绫面从它们圆滚滚的小身子上滑落,终于从绫中出来,两个小家伙刺溜就要逃窜,却被后腿上的绫拉住了鶥。

      浅金色的幻世绫开始缩短,拖着不甘心的小家伙们到了云梨脚边,鬎她蹲下身,捏了捏它们的小耳朵,笑眯眯道:“小可爱,你们是ᄙ不可能撕破姐姐的幻世绫哦,上次凶巴巴的妖熊哥哥잃都没能逃脱呢。”

      ǜ

      刚走近的卫临就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踉跄,这诱拐孩童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他搓了搓手臂,没好气道:“你又在整什么幺蛾子?”

      云梨抬头瞪他,“你声音小点,别吓着小可爱啦!”

      说完又低头安抚地摸了摸它们的背,道:“乖,别怕啊,卫临哥哥不是坏人轣哦。”

      卫临翻了个白眼,所以,他又要有两个兔子︩兄弟了,从小到大閔,从狗弟弟到猫妹妹,她就没少给他增加奇奇怪怪的兄弟姐妹。

      提了提云梨的衣领子,他催促道:“别玩了,赶紧起来,我们还有猎杀白鼻熊罴的任务。”

      云梨扭头拍掉自己领子上的爪子,满脸都是你怎么能这么没有爱心的模样,不满道:“你怎么能在小可爱面前提打打杀杀呢,吓着它们怎么办?”

      卫临眉梢一挑,“你吃兔子簥肉的时候就不怕吓着它们了。”

      “瞎说!”

      云梨站起来,正了正神色,“好了,不闹了,녯储物袋不嘔能装活物,我们又没有灵兽袋,怎么带走啊?”

      卫临斜了她一眼,Ë揶揄道:“都是你弟弟妹妹,自然是你抱着走喽。”

      “咳咳咳,那个,”云梨一噎,尴尬了不到三秒,她脸色一肃,正经道:“雪玲香兔虽说是吃素的,牙口却也不差,其爪子也很尖利,抱着恐会受싶伤,此方法不妥,不妥。”

      卫临似눅笑非笑地看着她,在云梨快要挂不住的时候,他手腕转动,三两下就用剑柄将两庪只雪玲香兔统统敲晕了,然₲后淡淡道:“现在可擄以了。”

      ⫮云梨目瞪口呆,机械般用幻世袺绫裹住雪玲香兔抱在怀中,愣愣跟在他身后,好凶残啊!

      二人在林中晃到下午,也没发现白鼻熊罴的踪迹,就在云梨都开始怀疑,螺山是否只有月八他们遇到的那一只三阶摖白鼻熊罴时,在螺뙘山与胡溪峰之间的山谷内,他们终于发现了两只一阶白鼻熊罴在溪涧边喝水。

      二话没说,℮卫临冲上去刷刷刷几剑就将其击毙了,原来他也找得不耐烦了啊,云梨后知后觉。

      ꦺ 不过,散师兄的武力值又值得期待了呢!

      嘿嘿,这是不是说明她以后又有稢大腿可以抱啦㽩!ꌥ

      云梨美滋滋的心情在交任务后顿时跌倒了谷底,两只雪玲香兔240贡献굧点,綞两只一阶白鼻熊罴220贡献点,以及聊胜于无的五十六株地余草5贡献点젗,他们这次任务总共赚了465贡献点。

      然而,文溯楼内最便宜的剑诀也要780贡献点,云梨痛心疾首,发誓以后再不接什么地余草任务,费时间不说收益还低的发指。

      뫟二人在楼内摄磨磨蹭蹭,不兑换也不走,像极了商场里那些只看不买的顾客,负责这一层的管事时不时抬头看他们一眼。

      云梨心中打鼓,难道真是嫌他们只看不买,要赶他们走?不能吧,再瓽像也不是商场销售员,他们兑换再多他也没有分成的。

      ࡋ 쯝云梨狐疑地看向管事,Н不料他ฤ竟在此时也向他们望过来,视线对上,中年管事干脆走了过来,⶿对他们道:“两位师侄可是贡献点不够?”

      云梨木着脸行礼,能不能给点面子,稍微委婉一点啊。 龎

      卫临点点头,“师叔慧眼,一语中的。”

      沉九眼中精光ᖚ一闪,果然如此,观他们言行应是入阁不久的新弟子,正是缺贡献点的时候,他微微一笑:“我可以借给你们。”

      这么好?云梨怀疑㼰地看向他,不是她多疑,短短一月多的沧澜界经历,让她明争白修仙界可不是什么讲究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地方。

      聥卫临挑眉,直截了当,“师叔想要什么?”

      沉九眼中讶色一闪而过,“횲师侄倒是直踼接,正好,我也喜欢直接的,条件䇅就是从绝影峰帮我采摘一株千思子。”

      千思子?云梨仔细回想《灵植录》了☨,没有千思子的记载。

      卫临没有说话,只静静看着他。

      쯴沉䩜九心中震惊,这个年纪的少年,这样沉稳的心性倒是少见,他又觑了一眼旁边明显不解的云梨,这个小姑娘该会问的吧。

      等了一会儿,见云梨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他心中有躭些郁闷,他主动解释气势就低了一截,后面⊉谈话的主动权就在别人手中了⟽。

      不过他们不急,他很急,无奈之下,他只得开口道:“千思子是结金丹的主药,贫道困在筑基后期已久,其他结金丹的材料都已ᛩ集齐,就差一味千思子。”

      顿了顿,他接着道:“据说绝影峰中就有一株千思子,故而想请你们帮忙采摘,当걃然,我也不白要,볨按高于市价五成买。”

      听着挺公平的,云梨想了想,问道:“你为什ҥ么不自己去?”

      “绝影峰是只对炼气期开放的小秘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