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情缘

      ꘧经过修复与强化的炎彻,无疑要成长了不少,㨍达到了四星灵刀的级别。

      但是比起神奈川的神道五十岚,炎彻感觉上总是少了点什䯊么,类앦似于还没有独属于自艬身的意境。

      要知道,剑道对于意可是很看重的,那么炎彻之刃上寄托的是什么呢。

      山重村突然涌萊出一股妖气,这就像白纸上岛的墨汁一样,山重村很久都没有妖怪出没,大妖以下的禁区。 쭿

      惊奇之下,神乐发动缩地术,在不到骅五秒内来到了妖气散发的地方。

      妖气来源于村口的桥下,水面看上去波澜不惊,但只有修为不弱的人才能쥙察觉到那淡淡的妖气。

      ꡎ ꢳ “躲在水下吗?”

      ꪳ神乐迈步走上木桥,忽然먯视野一变,木桥变得腐朽不堪,天色不知何时进入了深夜,冷清的有些可怕。

      幻术吗?有意思。

      一姑双双苍白的手臂从水下伸出,凄惨的哀嚎响起的同时抓向了神乐。

      施展幻术⸷的妖怪借助心理暗示让中招的人涝心生恐惧,而恐惧会增强妖怪的力量,形成一个死循环。

      除非从一开始就没有惧怕过。

      神乐嘴角上扬出一个饶有兴趣的弧度,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一样。

      体验过太多次生死搏杀헏,这种轻松的战斗反而有意思不少。

      要不要抓回去当式神?但有点弱还是算了。

      在神乐心中ﰢ无数贫想法闪过的时候,无数苍白的手已经抓在了她的腿上让神乐回过神来。

      苍白的手拉扯神乐的腿,试图﷽把她拉进水下,但是试了半天神乐却ᝋ纹丝不动,反而兴致勃勃的盯着看。

      无줶数白手一僵,这次樕好像惹错人了,神乐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让自己和普通人看上去没什么两样,而且此时她也믝没穿巫女服,只⠉是日常居家的和㪩服罢了。

      白手纷纷退去,同时溆幻境的范围也不停收缩,幕后主使要把神乐丢出幻境。 ⩭

      ⁍“这就要祖走了?是不是有些失礼呢。”

      神乐笑意盈ﶁ盈,轻握ꂠ住炎彻的刀柄Ꞧ,重铸后就用这只妖怪来祭刀吧。

      想鞋到这里,神乐浑身的气息稍微凌厉了起来,不管敌人实力如何,但只要出刀就绝不能⹟有一丝马虎。

      “二式·流断。”

      巨大的火红刀芒斩向水面,沿途的白手被火焰波及燃烧殆尽,由纯妖力构成的东西面对炎彻的燃烧几乎没有뭦什么抵抗能力。

      水面被整个劈开,水下一个浑身湿漉漉的白衣女子端坐在那里,见识到神乐的恐怖力量后被潮湿长发遮住的眼中顿时惊恐起来。

      快逃,不然绝对会死!

      圖“桥女吗,没想到村子里כֿ会出现。”

      苘 看见妖怪真身后,神쇰乐若有所思,桥女是女子投河自尽后由怨气诞生瞤出来的妖怪,如果不是心中的愤怒郯无法平息,谁愿意堕落成妖怪?

      或许刚开撶始的桥女值得去救,但面前的桥女身읕上已经沾染了不少血气ጏ,也许是解决怨念后自甘堕落成真正毫无人性的妖怪,亦或者是因为Ⴔ无法报仇怨恨积累下裈开始仇视一切人类,不管是哪种情况对于神﬈乐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不是ꗲ和尚,但就由我来超度你吧。”

      似乎感觉到神乐想要做什么,桥女转身顺着河流迅速逃逸,在水中她移动的速度快到惊人。

      但也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神乐站在原地没动,深吸一口气。ꉻ

      一刀斩出,无数刀芒纷飞将水面切割出无数裂缝,一丝ㅏ丝鲜좡血染红了水面。

      神乐微微有些诧异,她刚才的攻击竟然失手了?虽然命中了桥女,但并没有造成致命伤。

      这一度让神乐怀疑自己是不是退步了,๤紧接着又准탛备一刀斩出。

      뫽 异变突发,当幻境彻底消失时,神乐心头涌上一阵危机感,随即神乐不假思索的跳开,巨大的刀芒粉碎쁶了坚固的木桥。

      趻神乐目光一冷,被偷袭可不是什么好事,本来平静的心境也因此有点生气了。

      抬起头,神乐看见一个白发俊逸的男终人站在半空冷ᛣ冰冰的盯着嫡他,而在他的手上正握着一把ﵾ巨大的刀。

      뗶趁此机会,桥女的气息消失在了神乐的感知中逃掉了,神乐也没有在意这个无足轻重的妖怪。

      “你是谁ሰ?”

      픒白发妖怪脸色冰冷没筏有理会神乐,抬起大ꏿ刀,刃ക风盘旋在上面被一硫刀斩出。

      푘 神乐冷笑一声,赤红色火焰在炎彻上一丝丝渗透而出,斩出一片火海。

      火焰与刃风互相交织,最后的结果竟然是互相抵消,횀要知道炎彻已经༔达到四星灵刀,她也走出了自己的剑道,即使是随意一击也不是谁都能挡住的。

      而白发妖怪更加惊讶ռ,什么时候这北方出ⵑ现了这么强大的剑士?

      “人类,报上你的名字。”

      白发妖怪ḅ战意昂然,由原先冷冰冰的模样提起了一丝兴趣。

      “山重村,九舞神乐。”

      大多数强大的枿妖怪繒对于阴阳九家的名号都是忌讳莫深,白发妖怪眉头一皱,并ぶ没有因为九舞家的名头而退却。

      “斩鬼八人ꚛ众……没爟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人。죮”

      白发妖怪明显听过最近流传的斩鬼八人众这个称号,要知道就是他们八人在对抗鬼王时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夜犬枭。”

      对手值得自己报上自랐己的名号,白发妖怪自认为九舞神乐并不是那种会被轻턨易杀死的对手,不然死人是不需要知道他的名字的。

      ℂ “无名ᰣ之辈。”

      神乐不假思索的说道,这一句让夜犬枭脸色一沉,继承高贵血统的他竟然被说为无嫅名之辈?

      糩 “呵,区区人类。”

      夜犬枭冷笑一声,盿脆弱无能的人类什么时候也有资格评价他鞷高贵的血统了​?

      确认过眼神,是绝对互ﲒ相看不顺眼的人,这一刻一弴人一妖都确湬定了这点,除了动手没有任何废话值得继续说下去。

      自从领悟自己的剑壥道以后,神乐就再也没有把单个大妖当做威胁,只有大妖中一流的强者才私值得她认真对待,夜犬뱳枭的气息可没到那个程ꃴ度。

      凌厉剑气四堕溢而出,火焰刀芒与刃风在半空中互相厮杀,战斗的余波在周嵋围的地面留下了无数伤痕,本就濒临报废的木桥这一刻更是ﶭ渣都不剩。

      在这里打会波及到山重村,神乐转身逃向村子外,她相信同样高傲的夜犬枭不会放弃⵶追上来的。 ਍

      两人的速度飞快,不一会山重村就没了影子,神乐计算好距离停下了脚步转过ไ身来。

      那么,该活动一下筋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