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有趣

      뾫到了青平侯府院外,秦玉寒把包好的礼物拿了一个递给Ӄ莫柏君,小声道:“柏君,这个等会儿你拿着送给侯爷夫人㓴,咱们虽然平日里和青平侯府没什么交集,可今日毕竟是来府上做客,千万不能失了礼数。”

      莫늲柏君点点头,冲秦玉寒挑䃢眉一笑,道:“玉寒,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有些意外,真的太厉害了,改日我一定要去秦叔面前好好吹捧一番。”

      秦玉寒笑着道:“你可省省吧!别去叨扰我爹爹。獎”

      上一世,因为自己㧠的愚蠢,被楚云星当挡箭鸅牌还不自知,无端给斣丞相府树敌太多,导致爹爹受陷害时,笻整个朝堂之上,Ḃ竟无一人为他说话。

      톭 〄 那时的自己简直接近疯魔貴,脑子里就只有楚云星ꇱ,完全变成了一个只会猜疑、嫉妒的深宫怨妇。

      如今重活一世,绝不能再走同样的路。

      秦玉寒深陷回忆中,不由自主的长叹了一口气。

      走在最前面的王青扭头,一脸不解的看着秦玉寒,道뱟:“秦小姐,为何叹气職啊?”

      莫柏君也一脸疑惑,轇道:“玉寒,你怎么啦?”

      凶 秦玉寒想了想,道:“我是在担心映雪脸上的疤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全,看着实在着急。”

      㥯 映雪轻轻拉着ﮋ自鑞家小姐的㮋衣角,感动得说不出话。

      莫柏곟君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王青道:“秦小姐不必担心,这位姑娘脸上的疤痕,在下一定会想办法给她治好的。” 

      秦玉寒녴道:“那就太谢谢王公子了。᷆”䒼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侯ઽ府大院。

      府里的下떫人♖们见到王青,都恭敬的行礼道:“公子好!”

      莫柏君跟在秦玉寒身后,小声道:“你说这王青和青平侯是什么关系啊?怎么这御府ꖁ里的下人都对他这般敬重。”

      秦玉寒摇摇头,示意莫柏君别说话。

      王青鏾带着他们一行人走到一间简陋的偏房前才停下脚步,笑着道:“屋里쩍有些乱,就不请秦小姐和莫少爷进屋了,你们在此稍等我片刻,我进屋去取药。”

      秦玉寒点点头,道:“好的。峘”

      王青进屋后,莫柏君再次小声道:“看这府里的下人都对他很敬重的样子啊!而且青平侯管他叫阿青,听着关系就不一般,͝怎么让他住这么简陋的屋子啊!看这四处漏风的样子,遇上雨天,屋里怕是都漏水呢!”

      鉺 詢 秦玉寒也有些不解,不过,背ᒑ后议论别人的家长里短,实在不是君子所为률,扭头警告的瞪了莫柏君一眼,小声道:“不可背后㤧语人是非。”

      簏 莫柏君撇撇嘴,点了点头。꫈

      秦玉寒扭头看了一眼一直低头不语的映雪,柔೛声道:“映雪,别怕,你脸上的伤疤一定能去除的,相信我,也相信......这位王公子。”

      ㊶ 映雪轻轻点点头,其实脸上的疤痕好不好都无所谓,反正小姐从来没有因为她脸上的疤痕而嫌弃过她,相反的,还处处维护着她。

      只是,她不希望小ਖ਼姐为她脸上的疤痕费心,所以,若是这王公子真的能治好她脸上的疤,倒也是极好的,퀇至少,小姐以后䣞就不用再费心费力为她遍寻郎中了。

      쐮 王青很快就从屋里出来了,手中拿곓着一个小巧玲珑的木룘盒,道:“这就勹是ᵯ雪芙膏,姑娘只需将它均匀涂抹在疤痕藟上,不出十日,䐴这疤痕定能去除。”

      秦玉裈寒连忙接个䴦木盒,笑着行礼道:“多谢王公子,等映雪脸上的疤痕去除了,我定要请王公子去听风酒楼好好畅饮一番。”

      王青轻轻一笑,道:“秦小姐不必客气。”

      쇡话音刚落,一⠴个下人便快步跑了过来,道:“公子,侯爷让您带着焦客人们去入席。”

      王青点点头,道:“秦小姐,莫少爷,还有这位姑娘,请吧!⨆”

      侯府大厅,好多宾客都已经凳落座了。

      ሕ这些宾客都非富即贵,可见学青平侯对他这位夫人的重视。

      秦玉寒松了一口气,幸躝好她艥准备的随礼也不差,否则今日还真是有点下廕不来台。

      莫柏君最是不喜欢这种场合,脸上没什么表情,秦玉寒嘱咐他别乱说话,刚好他也懒得说话,便低着头只顾吃。

      青平侯见秦玉皅寒和莫ጏ柏君落座后,丢下一众宾客,特意带着他夫人来给二人打招紝呼ﺖ,道:“秦大小姐,莫少爷,宾客繁䴛多,䋁若有招待不周之处,你们可别见嶚怪。”

      ତ 秦玉寒和莫柏君同时起身行礼,道:“今日侯府宾客盈门,实在热闹,我们在此多谢侯爷和夫人款待。”

      青平侯笑着ⰼ对他夫人道:“阿灵,这位就是秦丞相家的千金宝贝,丞相府的大小姐,坐她身旁那位是她的朋友映雪姑娘,而这位公子便是莫将军府的小少爷。”

      青平侯夫人盈盈一笑,道:“秦大小姐和莫少爷能赏脸来我的生日宴,真是荣幸。”

      秦玉寒笑着道:“早就听闻侯府夫人端庄大气、温婉贤淑,今日一瓙见,果真如此。”

      说着,和莫柏君一起把先前准备的小礼物送上,笑着道:“先前也不知今日셣是夫人的生辰,没来得及备像样ྍ的礼物,便在寻香阁给夫人带了一份雷小礼物,还望夫人笑纳。”

      Ο餱青平侯夫人接个礼物,笑着道:“谢谢,你们⫴二位䵀真是有㮶心了。”

      䮤说粄着,便让青平侯帮着一起轻轻打开了包着礼物的檀木盒子。

      看到참那份“小礼物”时,一众宾客的眼녱睛都看直了,真不愧是丞相府和将军府,送这样的礼还叫没提前准备,要是提前准备了,那得是多价值连城的宝贝䑧啊!

      ൊ青平侯自是识货之人,䝁看ज़到秦玉寒他们送出的礼物后,笑着道:“真是让你们䬶破费了。”

      说着,扭头对下人道:“뵋好生招待着秦小姐和ퟑ莫公子他们,不得怠慢。”

      青平侯是皇后娘娘的哥哥,在朝堂之上自是有很多人想要巴结他,趁着这样的大好机会,很多宾客都上赶着去敬酒,就想让侯爷在皇上面前多美言几ꏤ句,让自家能够谋上个一官半职。

      而짶对于这样的人情世故,上一世的秦玉寒是完全不懂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