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影视安卓怎么下载

      过两練天带ˈ丰儿去醉仙楼吃饭,探探口风。这钱家也真的是钻钱眼里了,居然把这比斗当成赌局。

      刘熊威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钱家的态度事关重要,只要他们不坐歪屁股,自己就没什㼺么好顾忌的了。

      这段时间,刘丰在他的亲自뭘指导下辛苦修炼,进步明显。

      就算那个项川有什䜵么古怪,想来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更갡何况他还为刘丰准备了一件杀手锏,到时万一落在下风时可以用来翻盘。

      ……

      转眼又过去了几天,明天就是比武之日。

      城主府。

      项川这些天发现了一个新的修炼方᝛法,就是浳在打坐时,完全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集中全部精力,闭目冥想。

      ׹ 世界一喝下子变得薮黑暗,变得越댶来越安静,呼吸越来越慢,直到微乎其微꾟,甚至感觉不到。

      ߰脑海伌中的意识,明明什么都没想,却又似㥓乎在飞速运转䳆。

      숀慢慢地,意਄识好像要脱离某噱种桎梏,往一个更高的层次而去,似乎在那可以得到㛉极乐。

      晍但是,又有一处所在限制住了这一切,使之无法得到自由。

      然后就홥是不断的拉锯㒱,意识想要冲脱束缚,而又被紧紧地拉住,项川脑中仿佛有天人在交战。

      뗲他猛地惊醒,睁开双眼,额头出了一层汗,头脑异常清醒。

      “我刚刚这是怎么了?”

      项川不知道的是,졢由于他的意识相较于普通人过于强大,在无意中开启了意念力量的修炼方法。

      然而这种修炼方法是最古老的那一种,效率䥞比较低,可能要不间断地修炼数十年才能看出结果。

      这样做虽然目前不会对修⭶为有任何好处,但☢在未来踏入地阶后期之时,会比其他人更为轻松。

      暂时对项川最大࿇的影响是每次冥想过后,他都觉得自己的思维更加清晰,也更为灵活。

      于是项川决定每天抽出一鋠定时间来冥想。

      期间项川也试着问过系统,不过系统毕ꎵ竟不是全知全能的老爷爷,它对具体如何修炼一无所知。

      这一天,项应天找到正在冥想的项川,“川꽨儿,修炼要讲究有张有弛,走,带你去醉仙楼吃饭去☑。”

      项应天不知道项川是在干什么,只当他修炼武技累了,在闭ៜ目休息。

      ⬱项川醒来,“好的,父亲。等我换件衣服。明天好像就廾是比武之日。”

      ⫫ 他已经没把这个比武当一回事了,在쒷他看妔来, 刘丰勔完全不配做对手。

      只是这刘丰䀑一直待在城内的话,他是没有机会ꫫ下手的。

      要杀他,只有在武斗台上。

      鼶神洲大陆的规则,任何人不得謁插手公平的比武,尤其堪是低阶向高阶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后天的修为无法用肉댋眼看出来。除非你达到天阶以上,意念可以离体,像扫描륯仪一般,一眼能看穿别人底细。

      但那样毕竟很不尊哸重别人,䩃万一中的万一你精神力查探的是一位伪装成后天的同阶,可能会上来和你动手。

      而且天阶高人也没那么无聊,插手后天修炼者的争斗。

      而口说又无凭,不是你说自己是普通人就是普通人,说自己是后天初期就是后天初期的。

      这时,就需要一种专门的测试修为的器具。你开了几条主经脉,几条奇经在其前面一目了然。

      项川心中坦荡,测试出来他是后天中期又如何,他向同阶挑战,也并没有坏了规矩。

      反正当时他也并没有说自己是什么修为。只因ꚳ他的进步实肿在太快了。

      鶤醉仙楼前。

      项川父子俩᷃轻装简从,遇到了两位意想不到뫲的人物,刘熊威刘丰父子。还有刘二狗刘闯等人幯紧随他们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 桤

      “这下有好戏看了,听说项城主和刘将军一直不对付,这算狭路相逢吗?”

      自然有旁人认出Ȥ了这四位。

      “光从相貌上看,项家父子秒杀刘家父子啊!”

      “长得帅有什么用,这世界看的是实力。我听说在府城,刘家一直都比项家强盛,现在小一辈,少将军也比少城主强。嘿嘿쩸,我明天可是》压了少将军整整一万两……额银子。这下五千两稳稳到手了,諙我来想想应该怎么花呢?”

       一位看起来富商打ꄾ扮的中年大胖子,在윆旁边装作不经意地卖弄着他的见多识广。

      快来夸我,我可是去过府城的男人。笎

      并且明明ꖞ说一百两金子也是一样的,偏要说成一万两银子,以期望能震撼到旁人。

      项川闻言不禁看了那人一眼,心想明天有你哭的。

      快到晚饭时分了,醉仙楼处于城中心,异常的热闹。

      大部分人都是经过一天的劳累后,赶路准备回家吃饭。还有一部分是准备来醉仙楼用餐的,其实不ؚ乏城中的权贵。

      “话说这홗张胖子怎么越活越过去了,在老百瑞姓面前秀叝什么东西?”显然有人认识那位富商打扮的胖子,无所顾忌地说道。

      宺“你张胖子押少将军的注,我赵某人偏要押少城主赢。”也有人直接跳出来唱反调。

      “是谁?”张胖子听到一人在骂他秀优越,一人跟饊他唱反调,就想看看究竟是猕哪路神仙。

      一眼瞧去,那说他秀优越的是城中修炼家族王ၰ家的家主,这个得罪不起,爱说就随他굪说吧。至于另一个就揆不在他的忌惮范围了,正好ٔ把气撒过去。

      “我道是谁,原来是赵掌柜啊,听说你最近都快周转不过来了,还有钱出来ᑂ玩?难怪生意做不过我,眼光不如我是最根本原因。”

      姓张的富商毫不客气地嘲讽姓赵的男子。

       “你……关你屁事㣟。”赵掌柜也不示弱。

      烂“不知道你这次ᓀ下注多少?”

      “五十两金子,有何啄指教!”

      “哼,看来传言都是真的涗了,看你这次雪上加霜后,还找谁求救繢?你的金子正好赔付给我,我在此先多谢赵掌柜了。”

      张胖子的话中带着刀⿊剑,讥讽道。

      “哼,走着瞧。”赵掌柜心里其实也没底,这张胖子是他的主要竞争对폄手,他必须要跟其反着干。

      说完他看了一眼项川,心里期望着这少城主可不是愚笨之人,一定要赢啊⫑。

      嶭 没想到项川也正好看向他,还对他和善⮝地点了点头。⠈

      晉赵掌柜顿时如沐春风,“罢了,这五十两即便输了,大不了以后就勒紧裤腰带,怕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