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平台赌博算犯法吗

      ꛄ “甄主任,我从一点多到这里,等了两个多小时了,梦溪村离得蛚比较远,来回一趟也不容易,还请甄主任帮个忙!”

      杨正东耐着性䕰子压住火气,他也不想第一次接触教委的人,就跟人直接闹掰了。

      毕竟怎么说也是上级部门,他还是要在老师这个行业做的。

      “哎呀,你们梦셰溪村的人就是麻烦,不是来拍桌子砸门,就是死缠烂打的。我都说了,主任急着要个稿子,你的事重要还是主任的事儿重要?”

      这甄主任是软硬不吃,任凭杨正东低声下气,也自岿然不动,拿着架子翻着白眼儿,不耐烦的说道。

      ު“甄主任,话릹可不能这么说,是您打电话让这周过来领的,我着急忙慌的赶过来,等了俩小时不说,还告诉我下周再过来,有这时间还给孩子们上几节课呢!我耽詄误的时间不是时间吗?”

      杨正东再也压不住火气了,直脓接对这个什么甄主任怼ᣲ道。 

      “你时间很重要吗?这里那个事情不比你的事儿重要,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嗓门大是你们梦溪村的光荣传统?” ㄛ

      这甄主任看杨正东这么坜不给面子,也是恼火了,在楼道里就嚷嚷起来。 

      “我今天过来不是跟你吵架的,几张奖状的事情,你给了我就没事了,何必在这为难人?䏩”휅

      “멏我为难你什么了?哪有你这样求人办事的?空着两手不说,来这죗就跟别人欠你的一样?我欠你们梦溪村的吗?这教委办公츢室要不你来坐?”

      甽杨正东抬眼诧异的看了这甄主任一眼,他感觉他应该是知道了为今天什么受这️种冷遇,原来是嫌他﷦空着两手来的。

      主要是就特么领几个奖状,还至于明着索要东西?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甄主任说笑了,办公室我肯定不够这资格的,您看今天您高抬下贵手,下次过来的时候,ꭈ定要请甄主㦲任吃个饭,以表谢意怎么样?”

      杨正东已经懒得再争下去了,不就是要好处嘛,给就是了,当下和气的说道。

      “早这样不就完了䑕,弄的跟我多不好说话一样!我也不欠你们村的,老的过来仗着资格嚷嚷,小的也这样直眉瞪眼的,进来吧!”

      甄主任说了一句,把门口让了出来,杨正东虽然现在怒火万丈,直想要甩手走人,但为了孩子们也不得不忍着随她进去。

      䔐“你们梦溪村这次抽考成绩퉮不ӱ错,乡里的领导都很满意,除了你们老师的功劳之蟕外,也不能忘了教委的帮助,毕竟你们还是在教委领导下的。”

      “是!您说的是!”

       杨正东鶩现在都有些哭笑不得,他都怀疑这世界上⬈,为什么还有如此厚脸皮的人呢?

      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这点屁事儿也不值当的着急上火,只能硬着头皮连声应是,心里有种弄了一夜狗的感觉。

      嗯……或许是被狗弄了。

      “这是十五张的空白奖状,你根据成绩往上填就行?本来语文数学是单分开的,但是教ꋸ委资金有限,剩下的你们学校自己买几张奖状发一下就行了,乡里就不给准备了。”

      潜 甄主任还在唠唠叨叨的说着,杨正东虽然心中不흨满,也没去计较这事情,几张奖状他买就他买,没⏼几块钱的事儿。

      “奖状就不给你们收费了,这是乡里采뀄购的一批笔记本,都盖着乡教委的红戳儿,算是给孩子们㑚的奖励,一套五块,你一块儿交了费就能领走了!”ה

      “纳尼?!”

      “什么泥?”

      “不是,甄主任,这给孩子的奖品还收钱,有点不太合适吧?”

      杨正东感觉人生观都要被颠覆了,怎么还会有这种奇葩的事情存在?不发奖品就算了,准备了䎕还要收费,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你这小伙子说话也挺ꚥ有意思!不要钱白膹给?那你ಡ给我啊,有多少我都要!这是领导们对孩子的鼓励,也是上级部门对你们教学工作的肯定,不要一说到钱就跟抽你们肋条一样!”

      杨正东看着好几摞子的笔本,䳻笔是普通的圆珠笔,本是那种最普通的笔记本,看厚度连五十页都没彳有,这玩意儿五块钱他能买十本,难道那红戳ꏅ儿能翻十倍的价值不行?韬

      对他来说倒真不是钱的事,说破天也就二十多块钱,他杨正东还是能交的出来的。

      但是这种ꒈ变了质的乱收费,而且还用着奖励的名义,就让他心里不爽了。

      “其实你现在也是垫钱,等回去跟孩子家长一说,他们不都得把钱补给你?小伙子做事要动脑子!⩃”

      “甄主任,我是不是可以选择不情要呢?俺们梦溪村比较穷,孩子们能读书就不容易了,对于奖励不奖励的他们也不是很在意!帔”

      杨正东耐着性子跟甄主任说道。

      “诶?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实话告诉你吧,这是主任安排的任务,不킹要也得要!你快点领一下吧将,一百五十块钱而已!”

      甄主任那表情看起来,就差说他是榆木脑袋、大傻X了。

      “刚才不是说五块一套吗?我这里十五个孩子,应该是七十五才对,怎么就翻⪋了一倍呢?キ”

      砐 杨正东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他现在都想把这一堆破本子摔到这人的头上,这女人比刘淑琴还可恶。

      “你脑子怎么就不转圈呢?我不是说了,两科成绩是单算的,你们梦溪村的学生都在前十名里面,不是拿双份뙇是多少?”

      욞甄主任理所当然鼿的说。

      “好的,甄主任,我出去方便一下马上回来!”

      杨正东说完不等那甄主任说话,就从门口出来,둲看了看旁边的门牌,直接敲띋起门来。

      “请进!”

      杨正东推开씳门,进到隔壁的办公室,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反正绝对没칊有三十岁的男人,正在办公桌后,疑惑的看着进来的他。

      “你有什么事儿吗?”

      那人看着进硇来的杨正东,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问道,好像很不喜欢别人打扰一般。

      벌“请问这是教委主任的办公室是吗?您是杜主任?”

      쨳杨正东走进房间,一点也没被这人的气势压住,反而很认真的问道。

      “我是杜成良,乡教委的主任,你有什么事?”

      杨正东点了点头,仔细打量着这人,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头发梳理的很整齐,带着一副眼ኍ镜,就像《乡村爱情》킋中的那个皮校长一般。

      벌 ᴤ虽죻然是第一次㊵见面,杨正东倒是知道这个人,不为别的,因为这人就是杜万山的孙子,杜成功的亲哥哥,担任乡教委େ主任的杜成良。

      “我是来告状的!”

      杨正东也没让他招呼,自顾自的坐죱在办公室的木制沙发上,这沙发看起来普通,垫子还真是挺舒服的。

      “告状?你要告谁?”

      杜成良扶了扶眼镜,看着杨正东皱眉问道。

      “告你涹隔壁屋儿的办菘公室主任,好像쁺叫甄有莲,是你的教委的人,我来找你告状没问题吧?”

      ⥊ 杨正东靠在沙发E上,看着杜成良说道。

      턅 Ṱ “哦?要告甄主任什么ﵻ呢?你是不是说之前,先介绍下自己的身份?”

      杜成良也放下笔,靠在椅子上问道,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应该是来捣乱的。

      “⁚告她公然索贿,上班时间不在岗,还有借职务之便乱收费,而且打着教委的名义乱收费!”

      “你可以具体说一下,麻烦先介绍下你自己!”

      杜成良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眼神突然凌厉了许多,说出的话也开始强硬起来。

      “我是梦溪村小学代课老师杨正ु东,今天过来领前一段乡里抽考的奖状。先是等了两个多小时都没有见到甄主任的人,见到人之后又公然向我索贿,并且领奖状的时候公然强制对奖品高额收费,而且说是杜主任同意的。所以我想问一下杜主任,这事儿是您同意的吗?” 刁

      杨正东不在意他的态度,就事论事的说道。

      “当然不是!杨老师你的举报请问有什么证据吗?”

      杜成良扶了扶眼镜问道。

      “我刚从旁边过来⅚,您还希望我有什么证据呢?”

      杨正东此时确定,这杜成良肯定是知道的,只不过接下ג来杜成良会怎么处理,他就不知道了。

      反正他摆出来了,也不怕这事怎么着,本来就是过来探底的。

      “这样,我叫甄硺主任过来,你们当面对质,如果事情如你所说,自然我会秉公处理,但如果不是,杨蠤老师公然诬告国家公职人员,肯定也需要给个说法。”

      “好啊!如果不是这样,我会当面向其道歉,但如果杜主任༜处理不ၝ公,我也会到덪乡政府寻个说法!”

      杨正东今天闹过来,一是真的怒火难抑,二来也就是个试探,试探一下杜家人到底是什么水平,没有那什么甄主任他也会找别的理由过来见见杜成良。 㩾

      不过看起来,这杜成良也不是个白痴,对付起来不太容易,可想而知对付整个杜家也不会太㥊容易,心里不禁有些压抑。

      “那我叫甄⌔主任过来!”

      杜成良还不知道杨正东的目的,只当是䥰村里的年轻老师闹情绪,如果知道杨正东目标是他觐们杜巺家,恐怕现在就会想法设法的整死他了。

      愚不过对杨正东来说,奖品那件事已经不重要了,他试探的目的已经达到,甄有莲说到底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罢了。

      杜成良对着外面叫了一声,甄有莲一分钟不到就到了,看到杨正东坐在杜成良办公室里,闪䥿过一抹惊讶的神色,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

      “杜主任,你认识这位梦溪村的小杨老师吗?”

      杜成良看着甄有莲微笑问道。

      “主任,我第一次见小杨老师,跟梦溪村的老支书倒是见过几次。小杨老师,初次见面,以后咱们可要多亲近亲近才行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