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比尔资源下载

      陈禹简直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这神秘女子竟然有如此高的境界。据陈禹的师父洪天宝说,当今武林中,只有三个人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一袲个是南少林的无量法师,此人自小起修习易筋经,至今逐渐易筋经已经足足有几十年了,早就将易筋经修习到化境。

      不管是南夏和北周,或者是草原上的素慎人都罕有对手和南少林的无量法师抗衡,在无量法师面前能走过楑五六回合的武林人士,已经算得上武林中的强手,更别提什么,能与无量法师打成平手的武林强者。

      要提及这样的武学大宗,恐怕也就是洪天宝口中所说,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背叛师찿门,江湖中人人唾弃的齐怪子,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名头,事实上,在江湖上还是有一段传闻的,这个齐怪子使得一手流云剑法,这流云剑法焓之所以叫做流云剑法,멊最为主要的一点就是,行剑之时,行如ច流云,剑之所指,所向披靡。

      齐怪子本是武当派门人,但是他有一大癖好,就是不爱师妹,也不爱美少女,他独独爱那人妻少妇,在他的心里,只有这样的少妇才会懂得如何伺候男人,也懂得如何体贴男人的生活,可他这怪癖的爱好却被师门所不耻,令常人难以忍受得住。但是武当掌门青云子,念在齐怪子武功高强,已达到臻情化境之地,所以迟迟不肯将齐怪子逐出师门去。

      鞜在武当山中,在师门里,齐怪子放浪形骸,却不顾及身份邀约武当各弟子比剑,武当各大弟子皆都败于齐怪子手下,这让武当掌门青云子颜面⯩上挂不住了翉,只好与齐怪子比试,然而两人在华山之巅,论剑缠斗数月,这齐怪䋒子竟鏅然依靠一式外门剑法,将武当剑派掌门青云子击败。

      青云子恼羞成怒之下,将婋齐怪子逐出了师门,而齐怪子却也怪异,毫不留恋武当,只是云游四方,最后又在南夏之地立足,方有了南夏流云剑之说。

      另一南夏武宗的名头,并不被常人所熟螛知,也不像是前两位꧂那样具有知名度,前两位南夏武功各有见长,或依流云剑自成一派,或练就了绝世武学易筋经,甚至在街头죂巷尾,一提及到齐怪子,无量法师的名头,不少的百姓都ź表露出了敬畏之色,就更提什么街道巷尾里那些玩耍的充孩童了。

      洪天宝曾赭经说过,记得在五六年前的南夏,就有孩童在街道上成群结队地跑着传颂童谣랴,南夏天下武宗有两宗,一宗南少林⑱的无量法师,一宗剑宗齐怪子,人来无影去ᓭ无踪,寡妇门前,小媳妇门前觅踪迹。

      而这另外武学宗师,却少有提及,这人只有洪天宝知道,这人行迹鬼祟,人又多ꪃ变,时常是乞丐打扮,又时常扮做䱶名门公子,文学ꢅ造诣又很深,常常以剑带笔在崖山石刻上留下墨宝。然而这又算不得什么,唯独这人奇怪的武功,却令人惊惧,听闻洪天宝,这人修炼的神功,竟然能吸食别人真气䟏为自己所用。

      ⶉ这一武宗的名头,少有人提及,只有洪天宝神秘兮兮쨡地跟陈禹说过,此人苗人,叫魔笛,曾在深山老林中的一处山洞发现小魔相神功,偷偷修炼,最终成为了南夏武林中大宗师。

       洪天宝只说了三位南夏大宗师的姓名和武功特点,却从来都没说过他们三人到底比쥑过武功没有,事实上陈禹对这三人谁是最强,谁是最弱一直抱有好奇心理,很想知道南夏三大宗师当中谁才是最强者,若是自己的师祿父洪天宝还活着,又算不算宗师?

      洪天宝算是宗师,而且是一代大宗师,目前陈禹所拥有的天狼拳更是秘而不传的绝世武功。

      那୾么୷这个神秘女子又是不是大宗师的徒弟,或者是大宗师的亲헢属呢?为什么神秘女子只是轻轻纵身一跃,人就能跃到树梢,脚尖点在树叶上,就能站立在树上,身子仿佛轻得如同一片树叶,是那样的轻盈和灵动,只在随着树叶的轻微晃动,而在轻微地摇着。

      陈禹开始狐疑这神秘女子的身份,事实上连这些被陈禹打吐血的乞儿,和那个商人打扮的车夫都不知孜道这神秘女子的面容,更不知道这神秘女子的身份,只知道这神秘女子能力超强,具备他们达到的高度。

      陈禹只是凝视这神秘女子背影数秒,就纵身⏠跃起,人就像是轻飘飘的,被风吹拂的柳絮一般飞到了树上,然后学着这神秘女子的样子在一片树叶上站着,可是陈禹无论如何也不能像这神秘女子那样,站稳ﳉ在树叶上,他脚尖在树叶上来回地晃动着,身子在摇摆,仿佛随时又可能从树叶上掉落到树枝上面。

      “₇你追来了,我没想到你追来的慉这么快。”

      陈禹愣掝住了,他只凝望着这神秘女子的背影,心中就说不出的惊叹出来,这神秘女子不但轻功如此了得,就是腹语传꺄音층,也非比寻常,就是她这说话的声音,就像是一声声儿童童音,在陈禹脑海中不断回响着。

      ꠕ陈禹的师父曾经告诉过陈禹,在武林中的腹语넹传音,只有武功练至化境的人才能做到,那么这个看似人段婀娜,体态莹润,亭亭玉立的神秘女子究竟是亳习练武功多年的老婆婆,还是因为其他돛什么变故在修炼绝世武功之后,已经返老还童了呢?还是因为家ﯱ世和门第的缘故,早早地就修炼了绝䍳世武功,才如此的呢?

      ⥐就在陈࣒禹愣神的这个功夫,神秘女子腹语传音又传出来,“你怎么不说话?”

      这一声声童音是如此的清脆,就像是刚会说话鐪女童的童音,声声入了陈禹的耳朵,不由得引得陈禹ꕿ怜惜。

      “你引我来此是퐠为何?”陈禹沉声说道诏。

      “不为何?”又一声腹语传音之音传出,同时这神秘女子突然纵身跃了出去,脚尖았在前方树叶上点了几下ཪ,神秘女子就已经纵出了数米之远。

      然而在陈禹眼中,这神秘女簷子的身形,就像是一只在树冠上翩翩起舞的蝴蝶。

      这神秘女子轻功竟然如此了得。

      陈禹在中暗叹一声,然后纵着身子,向着那神秘女子追了过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结像是在树冠上空追逐嬉戏的蝴蝶,只连续纵ঃ跃了数次,依然保持五六米远的距离,转眼就消失⠒在这一片树林的树顶上了。

      ……

      ……

      这时从树林中又窜起几个少年乞丐出来,他们跑到在地面上打滚的乞丐身前,或搀扶着他们,或者将他们抬到车上,然后又搀扶着商人打扮的车夫,驾驭着马车将木晚晚丢弃在树林边缘,向着桑州城行走而去了。

      木晚晚孤零零地躺在地上,铺缜散开的长裙铺散在草地上,她身边那矮脚马,悠闲地吃着地面上的青草,一点也感觉到发生的一切,木晚晚人虽昏㟶迷着,但是嘴角上却劋流淌着殷红的鲜血,一滴㠬滴地流淌到青草上,将地面上的几棵青草染红了。

      ……

      ……

      事情发生了没多久,那些在桑州城门捡到碎银子的商贩,一进到城后就将桑州城门口有人洒银子的事쏌儿传扬开来,只是隔了一个时辰,这桑州城的老百姓无一不知道有人洒银子的事儿,于是扶老携幼地来到桑州城门口,更有那商贩连菜都不卖了,干脆就守候在桑州城门口,一时间这桑州城门口到也热闹起来,就像是人群菜市口看打仗了一样,围拢在桑州城门口翘首以盼那极速行驶出去的马车再行驶回来。

      ᵊ 捡点碎银子,买点菜也是好的,不行积攒起来,为自己的孩子出嫁,或者娶亲积ﵖ攒点嫁妆钱也不错。

      正是抱有这样的心理,桑州城门口热闹起来。

      …῅…

      ……

      乞丐们簇拥着马车回到桑州城门口时,这拥挤在桑州城门口的老百姓开始骚动了起来,但是直到这马车从缓慢地从他们身边行驶过,他们依然没有见到这马车的车窗帘子打开,里面那个蒙着面纱的神秘女子洒银子,只见到一个低头耷拉着脑袋的乞丐,像是斗败了的公鸡簇拥着马车进了城。

      到了这时,这围拢在桑州城门口的人群,才像是闹哄哄的苍蝇似地散开,有的更是开始怀疑听➄信了谣言,边低头丧气地走着,边骂骂咧咧地说道:“什么玩意ﲋ,瞎传些什么?”

      而有的老婆婆则心态平和一些,只是一瘸一拐地⾢拎着菜篮子去菜市场买菜去了。

      只有那没深垸没浅的乡下来卖菜的人让人觉得奇怪,他们浑身脏兮兮的,或依靠在城墙根边上,或依靠在城墙边上的马车,笑嘻嘻地看着散去的人群。

      ……

      ……

      无论陈禹怎么灌注真气追赶这神ˋ秘女子,他都追不上这神秘女子,始终与这神秘女子保持着五六米远的距离,要不是不明白这神秘女子的出处,陈禹真就想要耸动一沑下自己腮帮子,喷出一颗枣核儿出来,慩直接将这神秘女子ც打倒在地面上。

      两个人一前一ﮄ后,纵跃过小山,又在笔直的官道上纵跃了几次,然后这神秘女子就向着悬崖峭壁上纵跃而去,只是看到这神秘女子的稃身影,陈禹后脊梁都觉得发凉,这神秘女子在悬崖峭壁上纵跃之时,就像是在平地上行走一样不但身轻如燕,ꋙ而且从远远看去极具有仙气儿。

      陈禹随着神秘女子纵跃到悬崖之上,神拹秘女子就在悬崖边上驻足停下,而在悬崖的另一头,就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山谷,山谷中一条奔涌的大河菸,从山谷穿过,几声渔舟唱晚的歌声,缥缈地从山谷的转弯处传来。

      “嘿……谁家的妹妹呀?叫哥哥如ᆱ此䦫动心……嘿嘿……哥哥只把山歌来唱……嘿嘿……妹妹可听好了……” 䶄 䭿 伴随着缥缈的歌声越来越近,一个木筏子渐渐地出现在湍急的河水之上,木筏子上一个头发包裹着黑色方巾的青年汉子,摇动着手中的桨,顺着湍急的河水鴣,荡荡悠悠地而来。

      陈禹一纵到悬上,就看到神秘女子俏丽背影,这神秘女子纵身一跃,͎就向着悬崖下的山谷扑了过去。

      陈禹愣了一下神,然后马上反应过来,急忙走到悬崖边上,附身鯀看去,只见这悬崖下河面上那漂浮木筏子上的年轻人,突然挥舞了一下手臂,然后这木筏子两边的໢水面上突然荡出썿波浪出来,木筏子就在这时快速地向着神秘女子跳落的方向荡去。

      数息间,这木筏子就荡到了神秘女子跳落的水面上,毒而那青年男子却効突然不再唱歌,只是纵身一跃就跳入到둲水中去,顿时水面上水花翻涌了起来。

      而这木筏子却不知道受到什么样的真气荡漾,只是在水面来回地打转转儿,圣不再顺着水流向下游流动。

      神秘女子的身形越来越缥缈鷆,最后只是一抹难以察觉到白点,消失在木筏子上,然而纵然距离木筏子有数百米之远,依然可以听到轰地一声响,这神秘女子就在这一声巨响当中,随着被击碎的木筏子沉入到水中。

      㟑 ᑞ水面波涛翻涌起来。

      看墖到这一幕,陈禹当时就愣住了,这神秘女子为何将他引到悬崖边上,然后再跳崖自尽呢?这是为了什么?难道这神秘女子只是为了死给他看。

       初见情难解

      转瞬花已谢

      人道有天涯

      何有今日切

      ——衣慈·《人道天涯》

      ……

      ……

      正在陈禹为这神秘女子惋惜之时,这浪花滚滚的水面上突然翻滚出了水浪,那神秘女子和先前跳入河水中的青年男子几乎就在同时窜了水面一丈多高,然后身子轻飘飘地向着水面上的木筏子碎屑坠落下去,转瞬间便坠落在木筏子碎屑上,然后两人几乎在同时挥了一下手掌,挥出数道蓝幽幽的真气荡在水面上打出数道波纹,推动着木碎屑随之向下游荡去。

      陈禹只是看到这样的场景,心中就暗暗叹息一声,可怜自己这两世为人中都是一个旱鸭子,根本就不会水,不然自己一定可以跳到水中去,然后再像是那神秘女子一样纵到水面上踩踏着碎木屑追上他们的。

      站立在悬崖边上,看着数百米高的悬崖下,那㓞水面上漂浮的木屑远远地飘开,神秘女子和年轻男子也没了身影后陈禹摇了摇头后就原路返回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