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时合集

      朱雀村,如一艘荒漠上的孤舟,前不靠城后不挨镇。村落之外,野地延绵数百里,其间无尽恶兽盘伏,凶险无比。

      因此一度鲜有生面孔。

      ……

      某日黄昏时,一名手拐紫红木杖,身穿灰裳,头顶束有小圆髻,余发则如瀑布般披肩直落,一脸疲累的男子,出现在村口。

      林大刀,三年前从月星城出来,只为逃离自家老头子的魔掌。这三年走过很多地方,也趟过无数生与死,与杖为伴,与月为友。可冲动激情终归会退去,可能也是上天的指引吧,在冲动退去再回眸之际,恰巧遇到了这么一个小村庄。

      “朱雀村......”

      四十五度仰角,目光落在前方有些破旧的村牌匾上,停留了会,嘴上念叨着。

      好半响这才收回视线,没有犹豫,抬脚前迈。既来之,遇门则进。

      这似乎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目之所及,几棵树,几处房屋,一条青砖铺砌而成的小路……以及,两名迎面走来的男子。

      “站住!”

      喊话之人身材异常壮硕,目光犀利。刚到跟前,便直接抬手作阻拦之势,拦住了去路。

      而林大刀其实早在对方二人身影,从前边的大树后方绕出来之时,就察觉到了异样。此刻停下脚步,眉头轻蹙。

      眼前这二人一人壮实,一人瘦小。壮实的长得豪放,也拦在最前;瘦小的长得文弱,看上去还有着几分书生气韵,跟在最后。但不管如何,此时对方二人拦在自己的去路上,怎么看都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手中木杖依旧拄着,支撑着林大刀整个身体的重量,一阵微风自身后方卷来,拂得衣物下摆猎猎作响:“何事?”

      “自然是有事。”那壮汉的声线粗犷得很,“你这面孔生得很,我好像在这村子里没见过你。”

      “过路的。”

      “过路的?”壮汉大牛眼一扫,仿佛要把人给看穿看透,“从何来?”

      “来处来。”

      “什么?”壮汉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本就长得豪迈,这时眉头一皱,凶神恶煞。

      当即林大刀目光一敛,手中木杖紧了紧。

      老天爷给了对方这么一张脸,保不准顺带着把暴躁的脾气也一并给他打包了,对方一言不合就炸的可能性,极大。

      然而过了许久,对方却是迟迟不见动作。最后更是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点了点头,莫名的连目光都柔和了许多。身体一侧,竟是让开了去路。

      眉头一挑,这就……放行了?

      饶是林大刀心性沉着,也不禁有些恍惚,手握木杖力度一松,有些懵。

      感情这家伙刚刚在这,是拦了个寂寞。

      因为初来驾到,本身也不想惹上一些莫名其妙以及乱七八糟的事,所以此刻眉宇尽然舒展了开来。摇了摇头,不作停留,便直接越过了对方。

      “成哥,你,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不然咧。啧啧,倒是没想到啊,这'从何来',竟对上'来处来',哈哈,有点意思,这回答甚是妙啊。”

      “……妙倒是不见得,杨成你这家伙倒是挺妙的......”

      “你一个人在嘟囔什么?”

      “啊,没,没什么。只是,成哥你就这样放他走了,老大那边我们不好交代啊。”

      “怎么就不好交代,好办得很,再等,等下一个倒霉蛋。”

      “等,等下一个?这破废村口,六天来就见着这么一个活人,还等……成哥,那人还没有走远,挺好的,就他行了......”

      “好了,别说了,我看人还是有一套的,打不过。”

      “啊?”

      “嗒。”

      最后这声是木杖敲击青砖石缝,发出的细微声响。

      林大刀一个挑眉,自己这才走出两三步而已,他们就这般目无旁人侃侃而谈了起来。在他们眼中,莫不成以为我是个聋子?

      忍不住回头,结果对方二人这时也刚好转头看了过来,应该是被刚刚那声“嗒”给吸引到了。顿时三人六目,场面有些微妙。

      “啊什么啊,年纪轻轻就耳朵不好使了?我说,刚刚过去的那位公子气度不凡,器宇轩昂,一看就人中龙凤。而且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定是大家人家,身有八斗之才的大公子……”

      “是吗,怪不得刚刚听他简简单单一言,我就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同寻常。现在回头细细一品,果然一字一词皆深含韵味,细琢奥妙无穷,惊为天人……”

      “真的?”

      “咳咳,是呢。”

      “……哦……”

      不远,那两人连忙东拉西扯起来,给切换了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快速走远,留下一个近似逃窜的背影画面。

      看得林大刀顿口无言。

      也因此一幕,心底最深处一股久违的躁动突然泉涌而出,直窜心房。瞳孔之下也是忽然间有了涟漪,此情此景竟是勾起了几幕旧日过往。

      在三年前,月星城,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一群无知的小地痞出来“挑衅”,结果最后皆是被自己的“赫赫之名”吓到,落荒而逃。而那会,自己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那肯定是要乘着这股高涨的气焰,追上去把他们都给擒拿下,然后痛快地虐待一番,为民除害了。

      而这时四周必然是一片喝彩叫好声,自己则豪迈哈哈大笑,抱拳受赞享受其中。接着便是从中俘获几道芳心暗许,斩取几刻春宵快哉……

      慕容茸,大家千金,一手琴棋书画,一手裂空长剑,文武双全的奇女子,那时竟也是陷落进自己的那一套俗套。那晚,她与自己把酒畅饮,眉眼间,她的浅笑不知胜过弯月几何,感觉整个夜色都沉沦在其酒窝之下,难以自拔……

      往事幕幕,如烟似风。突如其来,轻轻撬开了一道裂缝,让人匆匆窥觑了一番年少时的放恣糊涂过往。不过也仅此一霎,这本该尘封起来的记忆便再次被盖得严严实实,这股躁动瞬间就让林大刀给无情按压了下去。

      这三年的野地流窜,对脾性还是有着一定的洗礼功效的,虽然没有被完全磨去棱角,但往昔这些轻躁桀骜的习性,还是有所收敛。昔日的纨绔,更是一去不返。

      今时,已不同往日。现在,淡漠一切。

      至此,回神。林大刀嘴角一扯,摇头,自嘲一笑。视线也是从那两道已经远去的背影上收了回来,转身,继续前行。

      朱雀村,村头的这几处房屋应该是空置了许久,门前的青砖石缝间,都长满了青草。

      而且这边似乎久无人迹,不仅小草长得分外娇嫩,就连房屋旁的那几棵大树,也长得目无旁人般,野蛮生长着。导致枝叶繁茂铺天盖地似的,完全遮挡住了林大刀想要前眺的视线,不知村子全貌。

      就这样走了一段距离,直到走出拐口处的那棵大榕树,前望,眼前才豁然开朗。

      此刻视野中,先是一片极为广阔的田野区,金灿灿的麦子迸发着无限生机,再加上现在黄昏时分,蛋黄色的夕阳余晖下,更显耀眼。

      越过农田,视野的远处,只见前方屋舍俨然,炊烟袅袅。屋舍之间,还有着一条宽坦的大直街,从视野中一直延伸出视野之外。依稀可见,街道上行人三五成群。

      而在屋舍与农田之间,有块空地,应该是农忙时晾晒农作物之用,非农忙时,便是小孩子们玩闹的娱乐场所,地堂谷场。现在那里就有着一群小孩子在那嬉耍追逐着,好不欢快。

      这一刻眼帘之下,这个叫朱雀村的村子,终于是给勾勒出了一个村庄该有的轮廓与朝气。

      至于自己身后这村头,这番一比较,感觉就像是一个毫无关联的,被遗弃的废区般。就连脚下的青砖路,从这拐口处就开始断了,前边变成了小土路,横杆在眼前这片广袤的农田间。

      这边,确定是村头?

      林大刀不禁闪过狐疑,忍不住回头看去。结果视线反过来也是被身旁的这棵大榕树,给完全遮挡住了,哪还能看得到村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边就只是一片小树林。

      这般隐秘,想来这边应该不是正门。

      不过眼下也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天色已然不早,还是先进村找家客栈落脚才是正事。

      至此脚步再起,只为早些走出田野,真正踏进朱雀村……

      ......

      “……盔刃殿……遥界已开……遥界将与混元携……”

      “叔叔,你可以把我们的纸鹤还给我们吗?”

      一个五六岁小脸粉扑扑的小女孩,跑了过来,努力仰着头,小手直伸,一双大眼扑闪扑闪着。

      林大刀不禁一愣,回神过来,看了看手中的纸鹤。

      这是刚走出田野,然后在路过那群小孩子耍闹的空地区域时,它好巧不巧直向自己飞撞过来,让自己接住的。

      当时那一瞬,冷淡表情下包裹着的那颗柔软的内心,仿佛也是被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一刻,眉梢都在浅笑。兴致一起,也是正想要把纸鹤投掷回给孩子们。

      结果当下意识把目光往纸鹤身上一瞟,纸鹤上面的一些字瞬间就把自己的注意力给吸引住了,不由得看入了神,这才迟迟没有回扔回去。

      只可惜这纸张被折叠成了纸鹤,折叠的部分看不到,断断续续。

      就在这时,这小女孩跑过来想要回这纸鹤,天真无邪的样子,特别是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配搭上她那烂漫的笑容,可爱极了。

      不由低头,嘴角一扯,林大刀自然也想要回报自己最真诚的笑容给对方:“给……”

      然而,突然,小女孩小嘴一扁,眼中莫名泛起了水雾。

      林大刀递出去的纸鹤才堪堪递到半途,结果这一幕也是看得心一颤,心道大事不妙。

      “呜哇~”

      果不其然,小女孩猛地嘴巴一张,“哇”的一声,仰天就给呜呜大哭了起来。双手抓小拳拳,嗷嗷的啊。

      “??!”

      林大刀当时就愣住了,递出去的纸鹤晾在半道,当真手足无措起来。

      她……她还真是要哭啊!但为什么啊!!

      “怎么了怎么了,小云她怎么了!”

      这时远远的,一位刚好路过这边的大叔,一脸紧张的快步往这边跑了过来。对方四十过半,刀削硬汉脸,眼神坚韧锋利,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路人。

      至于旁边那些小孩,不知为何也是一直不敢靠近前来,远远站着,独留这小女孩就这样孤零零的站在自己跟前,仰天嗷嗷大哭。这画面如此鲜明突兀,这该如何解释?

      林大刀嘴巴张了张,最后也没能蹦出一个字来。

      此时那路过的大叔已经跑到了跟前,一上来就把那小女孩给揽到了他身后护着了,然后炯炯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起林大刀。

      “海叔,刚刚那家伙阴森地裂嘴一笑,笑容好生恐怖,他肯定是想拐走小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