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富2代

      距离大赛的日子越来越近,京城里气氛愈发紧张。

      前些日子,天骄们还能一起喝酒论道,现如今璍,形同陌人,如同点头之交。

      各门各派㊂,人族与妖族굞的摩擦也渐渐越闹越大。

      这天,天气阴,无雨多风。

      六只遮天蔽日的九尾天狐闯入龙渊城,旁边还带着一只小狐狸,与维护璵京城和平的四阁阁主对峙。 ⍘

      “大夏欺妖太甚,竟敢辱我青丘一族,速速叫出你们太子殿下,此事必须给我们青丘一族一个交代샼。”

      震耳欲聋的声响传遍皇宫,惊醒了皇族护道者。

      “放肆,无故闯揸入龙渊城,按夏律当斩,镇妖司何在!”

      灵均猛地睁开双眼,宁凝゘烟宁玥被他惊醒,模模糊糊的问道:“夫君,天色还早,要夫君抱抱睡䮬。㛱”

      “我刚刚好像听到谁叫我。”灵均打了个哈欠道,顺手将宁玥揽入ⓨ怀中,准备继续睡螾觉。

      “咯娩咯咯......夫君真自恋。”宁玥躬了躬身子调皮的说道。

      正当三人拥抱着入睡时,一道声音传到了她们耳边。

      茦 “我青丘一族传承百万菟年,与大夏共处一洲,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可你们大夏폦太子都做了些什么!当真以둩为大夏已无敌世间,还是以为我青丘一族已日薄西山,便可欺之ٝ!”

      ᧑“!!!”

      “夫君,有人叫你!”宁栎凝烟惊讶道。

      ꪟ 灵均坐起身来,来不及疑惑,宫女们纷纷跑进来服侍他穿衣。椟

      “烟儿,玥儿,我去一趟夏极殿。”灵均穿好衣ጛ服道,随꘨后急匆匆的赶往夏极殿,他的灵魂已经感受到皇族护道者的共鸣。

      穿廊过院,夏极殿内。

      “父皇竜.....父皇....”

      老夏皇也才刚起身,便看见灵均跑了进来,急忙道:“皇儿慢点,发生什么事呢。”

      灵均一屁股坐到龙床上,摸了摸脑袋道:“皇儿也不知ᇸ,但青丘一族点名要见我,父皇以为呢。”

      老夏皇露出了男人才懂得笑容,乐呵呵道:“准是吾之皇儿调戏了青丘一族的女子,如今青丘一族老不死的来讨账了,放心,这种事儿父皇有经验,吾儿安心即可。”

      ꂷ 灵均灵机一动,脑海中想起了前几天的一幕。

      莫非胡苏是青丘一族的,可即便是青丘一族的女妖,也不能攩美成这样呀。

      “啧!”

      쬼想起胡苏穿着谀薄纱梨花带雨的模样灵均咽了咽口水,青丘一族的圣女他见过几次了,论姿色可与陆幼雪相比,但也没有胡苏那种极致诱惑感,到底是谁呢。

      我家也就三分之一个大夏那么大。

      呵,萧这破车,我家也有。

      ᆹ我十七岁便入知我!

      灵均擦了擦头上的汗,再次咽了咽口水,他似乎知道自己调戏的是谁呢,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现任青丘女王,绝色榜第一位,传说中的苏娘娘。

      “父皇!皇儿闍调戏了青丘苏娘娘。”

      老䠼夏皇走到门口突然听到灵均的回答,差点一个酿跄摔倒在地,旁边老太监赶紧扶住他。

      “谁,皇儿调戏了谁?”

      “啊......就是那位青丘苏娘娘。”욺

      “来人,给孤看住这个孽子,不许ﮮ他出宫一步!”

      话语一落,两名老太监瞬间出现在灵均身旁,如同枯枝一튳样杵䜳着。

      灵均躺在龙床,将被子一裹来回打转,耍起无奈来,老夏皇쳶来回走了两步道:“皇儿,这事不好办呀,妖族圣地历史比我们人族还悠久,虽如今人族势大,但任谁也不知这些传承了几百万年的妖族有着什么样的편压箱底呀。”

      “唉......就算父皇舍下这张귓老脸也不能替你把人家女王给要䣡过来呀.....唉......”

      “这几日你就在皇宫里,不可出皇宫一步,以免它们狗急跳墙。”

      အ......。

      皇宫外,风起云涌,诸多大教纷纷将感知放到大夏四阁阁主与镇妖司、青丘狐族一处。

      컂“夏皇有令,青丘一族乃我大夏友邦,请青丘一族赴宫详谈。”

      一道ꅦ声音响彻在京城,空中六只九尾天狐相互一视,随后消失不见。

      ......。

      大夏皇宫四海阁内。

      老夏皇坐在正上方龙椅,灵均坐在龙椅下方望着苏怜恶狠狠地盯着他,不禁笑出了声:噗呲......。

      “姥姥,他还笑,简直......呜.....姥姥为怜儿做主......ꪟ。”

      앴 ɀ“怜儿乖。”

      一名丰腴的宫装夫人轻轻拍了拍苏怜的背,安慰道,邺随后目光一冷死死盯住灵均。

      ҩ

      灵均微微一愣,这种熟悉的场面是怎么回事呢。

      陆幼雪冰云悄悄掐了一把灵均,传音道:“看你惹得好事,这妖衊女比你还不要脸,呸,还青丘女王,就这种货色。”

      灵均收起笑容,他总觉得陆幼雪在骂他。

      “咳咳,皇儿,注意礼仪。”老夏皇尴尬娍的说道。 ㄽ

      “是,父皇。”

      䇕说完,灵均眉毛一挑,斜眼望着苏怜,苏怜微微一愣。

      圇 贼子实属可恶,居然模仿她表情!

      两人同时扭头,“哼!”了一声。 莌

      陆幼雪见两人如此默契,且都不要脸,心中诞生了一股危机感,细腻的手掌拉住灵均的手,五指相扣。

      那名宫装妇人缓缓起身道:“夏皇,你说怎么办吧ᶉ。”

      老夏皇左右为难,犹豫了许久道:“要不鸹就让苏怜嫁给我家皇儿可好。” 癲

      话音一落殶,宫装妇人和苏怜目瞪口呆的望着老夏皇,听听,这是人话吗。

      “不可能!苏怜乃我青丘女王,其有这种说法,倒不如让你家皇儿入赘我青丘一族.......”

      “你长的不是很美,想的倒是美,我ᛜ家皇儿乃大帝之姿,人族最强势力继承人,你青丘这种荒无人烟的穷乡僻廊..짐...。”

      “澰我呸,我们青丘传承六百万年余,别说大夏,就连人族诞没诞生都是个未知数......。”

      老夏ﳆ皇是何人也,他完美的继承了数代先祖的昏君之道,年少时曾游历祖安,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 宫装妇人何妖也,天地初开就存在的九尾天狐一族,更是妖族十大圣地之一的大能者,谁还不是个小公主呀。

      “无礼之至,简直朽木不可雕也,难怪四脚爬地之辈,看你也不小呢,没人娶吧,呵,老妖女!倒不如你家后辈一起嫁给我皇儿得呢,也算成全你一番美梦。”老夏皇沾沾自喜的说道,灵均在一旁点了点头表示满意ˬ,三位未婚妻脸色一变䢬,望着老夏皇:“咳咳。”

      老夏皇回过神来,摸了摸鼻子,抿了口茶,神情自若。

      핸宫装夫人气的酥胸直抖:“你个昏君,妄为一国之君,简直,简直不要脸。”

      “够了!”

      “本宫才不要嫁给他(孤要娶她)”

      灵均和苏怜同时起身说道。

      众人:﹁......。

      陆幼雪、冰云冰琴:“灵均!” 썚

      “哼!”身旁的未婚妻将脑쨦袋扭过去,灵均一慌道:

      “啊......孤不娶她呢。໓”

      “㊏夏均小贼邍,你混蛋!”

      ......。

      一番友好的商讨后,双方终于达成了谅解。

      大夏万年之内不得主动对青丘出兵,此次天骄之战青丘圣女加入稷下学宫一方,共组一队,大夏必须保证青丘圣女进去什么样,出来什么样。 Ⓨ

      青丘一族万年内不得主动对大夏出兵,青丘一族将在争霸赛中支持大夏,若灵均能一统人族,青丘愿酌情考虑,愿将苏怜嫁给他或将圣女苏颜嫁给他。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青桕丘占了主动,便想去赌一把,结交灵均,借用大Ǣ夏插手人族,甚至慢慢蚕食大ꠏ夏,老夏皇也想赌一把,若他皇儿真有大毹帝之姿,再一统人族的路程中,青丘便是助力,至于结果,那时他也管不了了。 萇

      “哼,小老婆,你且乖乖在青丘等待为夫,日后为夫必带千军万马来娶你进宫!”

      “混蛋,本宫死也不嫁给你!做你的千秋大梦去吧!”苏怜拍了拍胸,Þ恶狠狠地盯着灵均说道:“还有颜儿,你也别ᣋ想!”

      “啊......师徒呀,孤喜欢!”

      “去死吧!”

      ......。

      乾华宫内,五女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待灵均进来后众女沉默不语。

      灵均思考了一下,走到众女旁缓缓坐下,神色认真道:

      “看看这天下,六尺黄土之下,皆是不平!

      想要统一五ࡀ洲,必须保证东洲无忧,东洲无忧,则夏无忧,妖族底蕴雄厚,远超人族,可成长周期太长,注定了妖族无法与人族相争......。”

      “可夫君,青丘一族没安好心,我们并不是妒妇,夫君贵목为大夏太子,就算豬夫君不提,我们也េ会귕主动为夫君㟭寻尽世间绝色,可青丘......。”冰云急道。

      灵均摸了摸冰云脑袋,惹来五女羞笑㡡。

      “孤便是天下最不要脸的祽人,如果连送၅上门的肉都吃不掉,凭什么去一统人族,孤是个混蛋,孤好色,孤胸无点墨,但孤也想试试,孤想为天下世人开路,孤不想输⸉于太祖,输于叶良辰......。”

      “夫君!”

      陆幼雪将有点落寞的灵均抱在怀里,下巴抵在他头上蹭着。

      “大夏传承于夏,世人只知大夏而不知夏。”

      灵均自言自语着,突然一笑,抬头点了点陆幼雪红唇。

      “孤是天下最幸运的人,还记得小时候吗,悠悠春风之日,满园绿红盛开,幼雪姐姐带着孤偷偷在花园放风筝......其实那是孤故意摔倒的......。”

      “孤很爱你们。”

      灵均在陆幼雪怀里闭上眼睛享受着,所以,才要想尽一切办法统一人族,统一大陆,他不想步老祖宗和叶良辰的后路,他不想死,他想活着,想个颹纨绔子弟般活着,偶尔撒撒野,让三位姐姐们哄着他,这样会ﭴ让他感到活着,真好!

      就算没这命,死폒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可他不要三位姐姐陪着他死。

      他乃穿쁰越者,他乃未来大夏之主,能独断者,则王天下!

      他要试一试。

      蘒 冰琴嘟起樱桃小嘴,扬起素手对着灵均屁股.

      “啪......啪......”

      “哎呀,冰琴姐姐你打孤干嘛!”㨉

      “小夫君你还这么小,干嘛露出一副看尽沧桑的模样,真是不乖,该打!”

      陆幼雪紧紧的护住灵均,瞪了冰琴一眼,冰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噗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