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聊天软件有病毒吗app破解版

      听到林慎这么说,程清莞半晌没有回答。

      她似乎有些感到挫败,完全没有想到林慎竟然会对自己是这种态度。

      林慎等她的回复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干脆一把把视频关了。

      “无趣。”

      赵无前在一旁听着,也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刚才是程清莞?”

      林慎微微点头,拎起丢在外面的食物和药物,就朝着附近的一栋居民楼走去。

      “走吧,先找个地方过夜。”

      赵无前一愣:“咱们不去新市区了吗?”

      “去什么去,她不给我讲明白原因,咱们去了也没用。”林慎瞪了赵无前一眼,“还是说,你想赶着去找死?”

      “好好好,都听你的。”赵无前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也拎起东西跟着林慎走去。

      ……

      家家户户都上上了锁,根本进不去。

      但,进不去的这种概念,只针对于一般普通人而言。

      在这座基本上已经趋近于是一座空城的地方,什么道德法律之类的,都根本不值一提,连一颗能给人带来些安全感的子弹都不如。

      赵无前身手敏捷,爬上了一栋明显整栋楼内都没有人的居民楼的外墙,然后一肘打破了一家的玻璃,径直爬了进去。

      看他进去,林慎这才慢慢走楼梯上去。

      赵无前从屋内给林慎打开门,却嘿嘿笑了一声:“咱们运气不错,这好像是一家很少有人住的空置房。”

      屋内家具一应俱全,但显然是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大多数东西都落满了灰尘。

      “这叫运气不错?”林慎道,“找个干净点的,岂不是更好?”

      “嗨,那不一样。”赵无前摇摇头,给林慎让开,让林慎走了进来,“还是不一样的,要是进了一家很有生活气息的房子,我只会觉得是在做亏心事。”

      “莫名其妙。”林慎不理他,径直走进房内。

      先是检查了一下水龙头。

      看一下流出来的是不是血水。

      然后又按了下马桶的抽水按钮,看看抽下去之后,会不会从马桶内冒出来个人头或者手臂之类的。

      干完这些,林慎又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镜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之后,这才走出卫生间。

      赵无前还以为林慎刚才是在上厕所,嘿嘿一笑:“怎么样,一天没上厕所了吧?真怀念以前平静的生活啊……”

      林慎懒得理这个蠢货,径直走进一间放着床的空屋子。

      结果他愣了愣:“连床垫都没有啊?还真是个空置房,就只做了个装修而已。”

      赵无前把沙发上的垫子一把扯了下来,拍了拍灰,丢给林慎:“将就一下吧。”

      “算了,就这样吧。”林慎默默叹了口气。

      若是自己以后有个靠谱的团队的话,像找据点、找容身之处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交给赵无前来做了。

      他翻身躺在这个只能说是个床架子上铺了个沙发垫的“床”,刚舒展了下自己的身躯,准备歇一歇,掏出手机上网看一看之时。

      却忽然间发现一只冰凉的手,从床下伸了出来,搭在了自己胳膊上。

      林慎倍感无语。

      “还是草率了。”

      ……

      赵无前在另一个房间刚坐下,发现房间里有台电脑。

      身为网瘾少年的他,连忙火急火燎的打开电脑,忽然间,却听到一旁的林慎待着的房间内,传来咣咣咣的激烈响声。

      他连忙丢下电脑,三步做两步到林慎房前一看。

      却发现林慎暴躁的抓住一只……手臂?

      他正在抓着这只手臂在甩来甩去,而刚才发出的激烈响声,正是手臂砸在柜子、床板上发出的声音。

      沿着手臂往下看,发现这只手臂似乎是从床底下伸出来的。

      赵无前吓了一跳:“这屋子里有鬼啊!”

      “我就说你怎么找的房子?好的不挑,专挑了间鬼屋!”林慎呵斥他一声,随后使劲甩着这只胳膊。

      这只苍白的手臂,宛如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怎么也不松开。

      而且,不管自己怎么拽,都只能把这只手臂拽的更长,它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像根苗条一样被林慎越甩越长。

      林慎弄了半天,干脆心一横,另一只手抄起戮魔刀,往下一切。

      咔擦!

      手起刀落,赵无前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呢,林慎就已经把这只手臂切了下来。

      切下来之后,手臂内哗啦啦一直淌着鲜血,没几秒钟,整个房间内就血流成河。

      【你对怨灵造成了一次伤害,扣除怨灵10%生命值】

      “又是个小鬼。”林慎啐了一口。

      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这么多不开眼、不长眼的小鬼、怨灵、恶鬼。

      明明知道自己不好惹,还非要来沾惹。

      赵无前被林慎训斥了几句,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不然我再去找间合适的吧。”

      “算了,来都来了。”林慎说出了那句经典的劝人名言,“干掉这家伙还能拿点积分,蚊子腿也是肉。”

      他直接翻身下床,向下一俯身,朝床底望去。

      果不其然,床底有一个和影视节目中的鬼魂一模一样的玩意,正在大眼瞪小眼的和他对视着。

      林慎把刀往里一戳,朝着它戳去:“出来!”

      他是不想毁坏这张床而已。

      但这一幕,看在赵无前眼中却让他很惊愕。

      这是在杀鬼,还是在赶老鼠?

      哪有拿把刀,趴在地上一刀一刀捅鬼的人?

      床底的这怨灵被林慎捅到受不了,尖叫一声,猛地从床底钻了出来。

      它漂浮在空中,眼中充满怨毒之色,朝着林慎扑来。

      若是胆小些的普通人,恐怕被它这么一扑一吓,就能吓到失去理智。

      但在林慎眼中,这简直就是只蚂蚁在自欺欺人一般。

      他狞笑一声:“螳臂当车!”

      哗啦啦!

      林慎青筋暴突,肌肉虬结,

      一刀劈砍而去,简直能破开虚空一般,威势无比骇人。

      不,应当是骇鬼。

      这只怨灵猛地向后退了几下,却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来不及闪躲。

      林慎乱刀砍下,几刀便砍“死”了它。

      又是0.01自由属性进账,但林慎却感觉不到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他往后一躺,又躺在了床上,瞥了赵无前一眼。

      “还愣着干什么?去拿拖把把地上的血拖掉去!”

      赵无前茫然的看着林慎:“你真的还要在这间房间里过夜?心里不渗的慌吗?”

      “百无禁忌,诸邪自避。”林慎淡淡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