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被医生摸出了水

      “我一直说要成为一位잺了不起的忍者,我一直说砼喜欢佐助,我一直理뵍直气壮的❾教训鸣人……其实,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큓直,一直的看着他们的背影。每次都要他们来保护我贈,小李,佐助,鸣人,我,我也想像眝你们一样,这回,就请你们看着我的背影吧,찤轮到我来保护你们了!”

      吖小樱甴的眼神变了,竟露出了笑容,她毫不犹豫地挥起了苦无,将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漂亮长发给切断了。

      “什么!”琴吓了一跳,又因为拽住的头发突然断开了,她身子往后踉跄了一步。便在这瞬፴间,小樱左手一撑,一个前空翻拉开了距离,同时又将右手的苦无鵒射来出去,直刺琴的喉咙!

      萨克及时从掌心射出一道空气斩,挡掉了苦无。小樱将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极限,朝着萨克冲了过去。

      萨克说道:“那就让本大爷先칦来解决你。斩空波!”

      从萨克手掌中的小孔中射出⏪一股镘冲击波向小樱射了过去,小樱连忙闪开ﯧ,嘭的一声身后的大树被冲击波䤵打出了一个大洞。

      Ყ 小樱在闪开之后,又扔出了苦无,身子跟着苦无追了上去。

      萨克偏头躲过了小樱的苦无,小樱奔袭而至,没ꌾ有多余的뷮动作,更没有丝毫的犹吔豫和害怕,对着萨克的脸庞狠狠的一拳打了过去。

      萨克急忙用手挡着了小樱的这一拳,但他没料到这一拳几乎凝聚了小樱的全部意志与力气,竟是显䟥得格外沉重,,一拳就把他击退了几步,汔身│子都不稳当了。

      小樱刚想乘胜追击的解决掉萨克,这时琴及时丢出了千本。小樱却鬃是不闪不避,右手一挡,噗呲䡑一声,千本射穿了她的手掌,卡在手掌之中。

      小樱竟是舍弃了自己的右手,也不放过追杀萨克的机会,竟是果决得让人为之色变,那些音忍者都是大吃一惊。

      只见小樱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左手勾起苦无,划出一道致命的弧线,割向萨克的喉咙뺱。

      这一刻小樱无比的冷静,甚至可以䢄说无比的冷酷,无论是对敌人,还是对自己都是十分冷酷,她终于成为了一名忍者,真正的忍者!

      “糟糕!”萨克急媦忙后退,仓皇避开了,但右肩膀还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飚起了一注献血。他没有停步,急急后退了三四步,拉ହ开了距离,退到了托斯和琴的身䌊边。

      托斯问道ꚷ:“萨克,你没事吧。”

      곴萨克恼羞成怒,咬着牙齿说道:“没事。没想到这该死的女人心这么狠,拼上性命的想要干掉我。”

      托斯目光凝聚ꠠ在小樱的身上,不由得开始正视昹这个外表柔弱뺹的女孩了,说道‭:“这里是木叶的地盘,拖得太久难免䠐会发㇪生意外。我们熁一埶起上,速战速决!”

      萨克点了点头道:“릓好,就让我先杀了这个可恶的臭丫头!”

      托斯点头道:“好,我和琴配合你。”

      话语刚落,三人就都亮出家伙预备发起群攻,想要彻底解决小樱ᴚ。

      驔 “我绝对要保护他们,即⾴便是豁出我的生命!”小樱捏紧了伵苦无,㍽目Ⴞ光坚毅,没有丝毫的恐惧与犹豫,就像一个历经磨砺的战士。 ﲿ

      不得不说,这是小樱一生中少有的高光时刻。

      音忍村三人刚靠近小樱,便听见侧旁传扯来一连串急促的破空锐响,三人扭头一看,便发现满天的手里剑爆射而来,如同一阵急雨。

      三人不得已放弃攻击,转而躲避。这阵手里剑䐠雨哗啦啦落在草地上,扬起了好大一波尘埃。

      嗖嗖嗖,井野뽸拖拽着鹿丸和丁次㙰从草丛里跳了出来。井野三人一直藏ಋ在草丛里当“伏地魔”,目睹了整个过程,小樱的表现大大出乎井野的意料。这对塑料姐妹花,虽然因为男人闹掰了柳,但情谊还在,井野实在不忍心看小樱继续被围攻,便拉着小伙伴跳了出놷来。

      “井野?”小樱睁圆了眼睛,좓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井野。

      “哼,我才不会让你在佐助面前出὘风头。”井野十分傲娇的촿回答。

      “唉,真是麻烦,这三个家伙明显就不好惹啊。”鹿丸挠着后脑勺,懒懒散散的抱怨。肥胖的丁次,则是呆愣的站立在旁,脸上露出㹲害怕的表情。

      “少啰ሾ嗦,快点干掉他们。”井野捏着拳头大吼。

      “无用着急,已经抓住他们了。”鹿丸收起了懒散的神情,䚜双手结着印,他脚下的影子延伸了出去,半路分叉为三股,分别连上了音忍㉷者三人。

      “怎么动不了?影子?这影子有古怪,这到底是什么忍术?”音忍三人惊恐万分,无法动弹,岂不是任人宰割吗!Ꟛ

      “肉弹战车!”

      新一代猪鹿蝶默契十足,无需言语,主攻✛手丁次就发起了攻击。他先使用倍化之术将自己的身体肥大化,然杹后把头和四肢都缩进去身体内,成了一个球,然后迅速旋转,以惊⍐人的破坏力攻向敌人,轰隆隆声势浩大,就连地面都碾压出一个道又阔又深的沟壑。

      第一个撞禭上的是萨克,獹砰地一声,像被炮弹击中了,萨克被撞飞了出去쥠,口喷鲜血。但是他被撞飞了,也趁机脱离了影汎子束缚术,从音忍村的恶劣环境中脱颖而出的他,受了伤却仍旧清醒,当即反击,从手掌孔窍处喷出了一发“斩空波”,斩向鹿丸!

      “什么!”鹿丸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敌人受了“肉弹战车”正面一击,竟然还有力反击,眼看“斩空波”就要劈中自己,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弃影子㺨束缚术,跳了出去。

      眼看敌人脱离了束缚,井野和丁次立即发⮒起攻击。井野一个“心转身之术”占据ག了琴的身䡍体,丁次继续施展“肉弹战车”撞向托斯。⠛

      摯托斯因三番五蓞次遭受攻击,心火大盛,不避反进,双臂挥出,似乎要将这辆高速旋转的“战车”夹住。只是手䈆臂还未⌙触碰到“战车”,却爆发出ⰷ“嗡”的一阵音爆轰鸣,“战车”就停了下来,丁次都吐白沫,直接“翻车”,昏倒在地上了。

      “哼,死肥猪。”托斯心中恨意未消,提腿就要踏向丁次的脖子,不料琴竟是挥着拳头打了过来,发生了“内讧”。

      托斯一边格挡,一边后退,还吼道:“琴,你发什么神经。”

      此“琴”非彼琴,而是侵占了她的身体的井野。

      这托斯见情况不明,把心⾻一狠,给了“삦琴”重重一脚,将她踢飞了出去。“琴”砸在了地上,竟是起不来了,直接受了重伤。

      井鴴野退回了自己的身ᝢ体夬,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说:“他竟然对同伴下重手!”她似乎也受了某쿇种程度的伤。 㵍

      短短的十几秒,丁次匄和井野就被“废掉”,猪鹿蝶只剩鹿丸了,形势逆转之快,出人意料。

      “你们这几只臭老鼠,都该死。”托斯抗咬着牙根说话。

      从未真正经历过杀戮的木叶小强,此时仍是十分稚嫩,战斗经验太ꩫ浅薄,能力也并不突出,还不足以应付不知底细的敌人。

      “可恶。”鹿丸扶着井野,脑子疯狂转动,要想出制胜之道。小樱也走了上来,跟鹿丸⣵站在了一起。

      嗖嗖,从树上跳下来两个人,他们是宁次和天天。

      看到“强援”到了,鹿丸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宁次是什么态度,但总不至于对同村人见死不救䭰吧,更何况这里还躺着他的队友小李呢。 佩

      托斯嘲讽道:“你们木叶的人就这么喜欢送死吗,一波接着ᑂ一波。” 㪵

      萨克带着昏迷的琴来到了萨克身边,宁次和天天则来到小李身迉边,这两波人便剑拔弩张的对峙了起来。

      宁次刚想开口说话,却猛然扭头看向洞穴里,渇缓缓说道:“看来不需要我出手了。”

      簷一股浓烈得几乎快要实质化的阴ዀ冷气息,从洞里狂涌而出,仿佛打开了地狱之门,吹来了由无数冤魂怨鬼组成的阴风,让人毛骨悚然!

      䉫那里有个邪恶的东西醒来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