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黑人不播了

      薛澜打量着侧躺不起的段闻峥, 半晌,试探『性』的问道:

      “你们吵架了?”

      “……”

      薛澜满面恨铁不钢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明显刚刚自己还算是帮了他,他却不愿对兄弟坦诚相待的小“白眼狼”, 更加确定了他和温衍定是吵架了。

      “我和他有么好吵的。”段闻峥扶额:“你快过来。”

      薛澜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不要吵架,有么事说开了就好了。”

      “……”

      薛澜此刻的目光让段闻峥微微错愕,他怎么都觉得薛澜这目光有些眼熟,怎么有那么点像……老头看自己的时候。

      段闻峥正沉思着要不要以后还是少让薛澜和老头接触,以免这么可爱的小孩被传染了身老气, 就被薛澜强行推搡着站起身。

      “诶, 你别赶我走啊,我就睡一晚, 我又不干什么。”

      他这副赖着不走的模样,薛澜为了不再心软干脆不看他, 直接将人推出了门。

      “快回去。”薛澜义正言辞的拒绝道:“队长刚刚没找到你,现在一定很着急。”

      “他着不着急关我……”段闻峥看着堵在门口的小孩脸上还带着红晕却目光威胁的模样,声音也不自觉放缓:“乖, 把门打开。”

      薛澜却正『色』摇了摇头:“快回去, 我睡了, 再见!!”

      他说着便将门重新关好,任段闻峥在门外再怎么敲门哄诱也不肯再把门打开。

      段闻峥看着眼前紧闭的门,忽然觉得现在这小孩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不, 越来越叛逆了, 难道是小孩青春期了?

      以前哄几句就能骗进怀里的小孩怎么现在就这么难哄了。

      段闻峥叹了口气, 正打算离开时一转身就看到正巧路过的周看青,段闻峥的动作僵,无视了他便向房间走去,可周看青却像是发生了么不得了的喜事样跟在他身边。

      “哟, 我没看错吧,这里怎么有位‘男朋友’被赶出来了?”

      段闻峥只得停下脚步,学着他的语气:“哟,这怎么还有个单身狗半夜闲逛?”

      “……”周看青贼心不死:“我今天看到有不少人在站阿衍和exist的cp,你知道么是cp粉吗?”

      “我怎么没看到?”段闻峥面『色』平静:“我倒是看到有不少我和他的cp粉?”

      “没看到。”周看青不想理他,他倒是想起来另一件事:“我今天倒是看到另一个奇怪的超话,是……你和阿衍的cp粉。”

      “?”

      “我觉得那个嗑你和阿衍的cp粉说的倒是有点道理,我都快信了你和阿衍的cp了。”周看青说罢笑得掩住了肚子。

      “没事少看点这种会拉低智商的东西。”段闻峥的面『色』未改的继续说道:“还有,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刚刚只是正常结束约会。”

      “正常约会?”周看青难得逮住段闻峥吃闭门羹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正常约会你这有点……男人太快可不好啊。”

      段闻峥瞥了身边某个幸灾乐祸的人一眼,扬眉笑道:“以后少开这种玩笑,exist脸皮薄,不禁逗。”

      “?”周看青哽,又觉得自己像是听到了么笑话:“你这话能不能说给你自己听听?你还知道exist不禁逗?”

      “是我表达失误。”段闻峥停下脚步,像是当认识到自己失误了般,认真解释道:“我的意思是,exist脸皮薄,所以……你别逗他。”

      “……”

      段闻峥看着神『色』再次裂开的周看青,拍了拍他的肩膀,重新恢复到精神抖擞的模样向房间走去。

      薛澜在段闻峥走后搜罗了圈网络中刚刚那场不带弹幕的游戏视频,七拼八凑的终于剪成了段完整的视频发布。

      将视频发出后,他就像是害怕看见结果般立刻退出了微博。

      第二日,是孟棋离开俱乐部的日子。

      温衍比往日更加沉默,就连向话多的周看青也面『色』沉重。

      薛澜安安静静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位置上已经摆好了周看青买的早餐。

      这个赌约薛澜都没怎么放在心,可周看青却一直记得,来俱乐部之后的每天早上都会为薛澜带一份早餐,薛澜推拒过几次,可这件事他却异常坚持,后来薛澜也只好罢。

      只是这天的训练段闻峥来得晚了些,他打着哈欠来到训练室时,温衍看了看时间。

      “战队每名员的时间都有限,既然你已经加入了lgw,就希望你尊重队友和你自己的职业生涯。”

      段闻峥抬眸看了眼时间:“七分钟。”

      “你耽误的是包括你自己在内五名队员的七分钟,如果这个时间我们和其他战队约了练习赛,那你耽误的就是十个人的时间……”

      段闻峥打断了他的话:“所以我这是迟到了个小时?”

      温衍没有说话,段闻峥又复说道:“我为什么会迟到,你不知道?”

      两人的气氛剑拔弩张,旁的薛澜正想着要不要适当的转开话题,却敏锐的抓住了两人对话中的重点内容,他忙竖起了耳朵。

      可这两个人却已经都不想继续话题,各自登陆游戏准备开始训练。

      往常这个时候,周看青都会担起解说的工作,可是今天周看青的兴致不高,薛澜只好将求助的目光转向旁的齐思雨。

      齐思雨低声解释道:“昨天晚就听见他们吵,好像是reset回房间太晚队长没有给开门,后来闹了半天才把人放进去。”

      薛澜闻言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回过头看向旁面『色』都不怎么好看的温衍和段闻峥,若有所思的收回了目光。

      看来他们两个吵架还没有和好,可是今天孟棋离开,段闻峥就要从温衍的房间搬出去了。那他们……岂不是要冷战更长时间了。

      薛澜将这件事偷偷放在心,终于等到一天的训练结束,趁着温衍去送孟棋、段闻峥也还在训练室偷偷溜进了温衍的房间,将去买零食时稍带的瓶饮料小心的放在了温衍的桌边。

      “队长大人,承蒙关照,以后请多多指教。——reset。”

      他掏出怀中早就写好的字条,小心翼翼的压在了饮料下。

      队长大人是原文中段闻峥对温衍的爱称,薛澜欣慰的看着在桌边摆放好的饮料。

      虽然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礼物,但温衍向并不在意那些繁琐的虚礼,如果他知道段闻峥是一个虽然喜欢跟他吵架,但是背地里要搬出去时还偷偷买了水表达谢意的人……温衍定会对段闻峥印象改观的!

      而且以温衍的『性』格,他是不会对段闻峥提起这件事的,只会偷偷的对段闻峥多多关照!

      薛澜将饮料放好,忙鬼鬼祟祟的离开了温衍的房间,回到训练室假装么事都没发生。

      团队训练后,是每个人的单独训练时间。

      薛澜被齐思雨拉着起打排位赛,打到第三场时,训练室的门被拉开,去送孟棋的温衍回来了。

      其实薛澜原本以为温衍送过孟棋之后不会再来训练室,毕竟队员退役的这件事没有个人会心平静。而当薛澜无意间瞥见走进训练室的温衍手中还拿着那瓶被他放在房间的饮料时,他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

      温衍果然经过段闻峥身边,安静的走到自己的位置,随手将那瓶饮料放在电脑旁。

      周看青看着温衍走进,他的视线落在被温衍放在电脑旁的饮料,疑『惑』道:“阿衍,你不是不喝饮料的?”

      薛澜茫然,原文中并没有提及温衍喝不喝饮料这种细节……如果温衍的不喝饮料,那会不会不喜欢段闻峥送的这件礼物?

      温衍打开电脑,随口答道:“最近开始喝了。”

      薛澜偷偷松了口气,心中的雀跃不觉更深。

      可就在这时,温衍却突然出声:“reset。”

      薛澜的身体僵。

      段闻峥正在单排,他随手摘下半边耳麦应了声后,温衍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半晌,才在薛澜紧绷的绪中再次开口道:“最近多练习单排,新赛季的年哥希望你跟我起上。”

      “恩。”

      “次的连狙『操』很不错,但这样的技能不好控制,需要多加练习。”

      在一旁竖起耳朵偷听的薛澜再次松了口气,温衍果然已经开始对段闻峥多多关照了!而正在开游戏的段闻峥似乎也没想到温衍会点拨和提醒自己,疑『惑』的转头瞥了眼坐在一旁的温衍,这才应了声。

      “知道了。”

      切都正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薛澜的游戏读条刚刚结束,他正动作迅速的设置开局配置,突然听温衍再次开口道——

      “exist。”

      “在!”被点到名字的薛澜忙应声道,紧张的侧过头看向温衍:“怎么了,队长。”

      “你单人练习时间多开排位,芯片的等级只能通过排位刷,职业赛的前期芯片等级这种细微的差距并不大,但是到了总决赛之后这些细节就变得尤为重要。”

      “知道了。”薛澜暗自松了口气。

      温衍打开那瓶饮料,饮下口后重新放好,抬眸再次看向薛澜:

      “还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