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eiji爱拍

      张须因为之前的经验,下意识就要掐诀往下一掌,但还未完成,便见下方一道黑影急速射了上来벱,来不及多想瞬间放弃掐诀,同时如之前对付翼蛇般瞬间分化出十数道化影往各个方向而去,也摆ቛ脱了鳄牙纠缠,不见真身何方。

      刹那间黑影至张墀须原先方向迅疾掠过,腾至近十丈高空方才显现妖鳄庞大身形。

      失去目标飘荡空中的鳄牙随其显现没入其口。

      这时在原先的位置上,张须真歺身显露,雨打肤面,风舞衣袂,凝视上空正急速下坠的妖鳄,右手握住归来赤剑,缓╫缓往漩涡已消的下方波涛落去。

      鋫不过须臾,张须便见得妖鳄接近,眼中血丝弥漫,显然十分愤怒,前鳄爪凶芒狰露撕来。

      张须在第一次交手时就知道了其惊人的力量,足以破掉自己的剑法,绝非죳自己能够匹敌,ǻ也没有硬碰硬的意义,所以当机立断又是分化虚影无㛬形遁去。

      任妖鳄一闪过,爪撕虚空,再坠入溍江水波涛之中。 㡔

      张须又自原来位置显现,没랓有再仩催使源力滞留半空,而是凌空一跃落至远离妖鳄下落的地方,并ꗞ且随着妖鳄的气机的位置变化不断保持着移动,以维持两者的距离,避免再度陷⁁入那漩涡之中。

      同时也在不断思考着对策,因为知道这样的形势终究无法维持太久,他能感受到妖鳄因为无法足够地接近他,正变得越来越暴躁。

      若对于人,这个时候往往是最容易犯错的时候,是绝佳的致胜时机。但毕竟是一只灵智不高的妖兽,那么往往就会意味着行为会越来越狂暴,会不顾一切地施展一切手段撕碎猎物,此时往往最危险最不容易靠近緽,但쿈也会使其妖力急剧消耗。

      结果就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大发妖威后就会陷入虚弱,这个时候就是最容易对付的时机了。

      不过前提是要能扛过妖兽这轮****般的攻击,才能谈如何在这之后进行猎杀。

      攙 妖兽在相当于蕴源期层次,一般而言能掌握两门神通,那妖鳄的修为应该是处于这렉个层次的顶峰了,就算不是也应该非常接近了,毕竟卓必宁本身的ィ修为也是很接近蕴源期顶层,虽说每个人的上限是有差异的,但总体来说不会差太多。

      卓必宁资质比较普通,妖鳄也不是什么异种,或天生血脉根骨出众之辈,比䄑卓必宁修为高൫出一截,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水平了,应该是获得ఫ了两门完整的神通。

      욙妖鳄恢复机体损伤的效ླྀ能应该属于一门神通,那应该还有一门神通未有施展,逼急了肯定会施展。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神通,不壧过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就是像红虾那般的强攻类췧神通。

      那种防御类符箓自己已经没有了,也未必能完全挡住,而自己刚刚的分踪幻影术已经在那妖鳄面前施展过两次,再次使用也未必能戣有这㕊么好的效果了,还是要准备一下其它的方案才行。

      张须边想对策,边密切关注着妖鳄的气机变化,估䆪摸着快要狂躁暴怒到极点了,顿时心中一凛,凝神以待。

      不过片刻,气机的凶暴达到了鼎盛,却无比的压抑,就好似一座火山内部的岩浆积蓄到了顶点,亟待喷发。

      张须突然感受到妖鳄的气机停息凝缩,下一瞬气机极尽的凶厉爆发。

      张须不由脸色一变,就要脱离原位。

      一条一人合拢才能勉强抱全的深黄光影鳄尾瞬间从张须旁边水面狂猛横扫而出,抽灭还未完全分开的十数个张须虚影。

      张须险险在刚刚扫过的原位出现,护身源光腾出,毫不犹豫先给自䨷己拍㓿上两道增强轻身符,军靴也青光盈亮,同时往急忙侧边⏐跨越逃去。 쓅

      꾚就在张须刚刚逃离,ꏺ露出波涛水面部分就有近十丈长的深黄光影鳄尾,狂猛扫过,一击不中更加狂暴,在方퉎圆十数丈区域狂猛扫荡ퟩ,掀起狂猛风浪好似龙卷횰风凭空出世,席卷暴雨江波。

      不过片刻,刚凭借临身狂风的预示避开抽击的张须下一瞬间刚感受到迎面狂风未及动作,便正面遭受了一击,变为一道黑影眨眼间被抽飞二三十丈。

      深黄光影鳄尾未有丝毫罢休之意,急掠追来比张须抽飞速度还要快上许多,又是一ݑ抽过去。

      闙 还솶在半空中的张须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身上莹莹发光道袍出现一道粗大抽痕,但并未有多少畹损伤。

      军中会给普通军士配上力源套装,自然对修士也会配置相应等阶的宝器袍服,在修士身上只会比在普通军士身上的力源套装쳯效果更好,躒守御能力相当出色。

      故而虽然妖鳄神通猛烈,但其实未能给张须造成致命伤害,不过若是多来上那么几下὆,就未必了。

      翷深黄光影鳄尾一抽儾而过,将刚刚生出的张须虚影打灭。

      立时张须又自原位出现,心神本源心照所在中心,气光缓缓旋动形成一个椭球状,正微不可见地愈加凝实,此时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气光椭球微微一滞,朝上顶点处开出了一个刚好大小肉眼可见的圆口,喷吐出一股纯净无暇的白气,内涵玄奥仿佛是衍化万物的元始。

      Ӳ这便是源修䄣蕴源期修行为进阶下一个境界必要摘取的第三个功Ự果了,也是最后一个必要功果,称之为胎源息,常简称源息。

      ὆ 对于大多数源修来说,只要本源孕育出三口源息之后,修为和悟道又能跟上,就能按照既定法门进阶结构期了。此时的卓必宁只有一口源息,离提聚出第二口源息尚还有一段距离。

      源息内涵玄奥甖,直指天地万物大道本源,有着无穷妙用,但源息提聚不易,一旦使用就只能留下印记,其中之息却是要重新提聚,比之原先也不过是快上那么一些罢了。

      故而源修一般不会轻易使用提聚所二得的源息,只会䂕好生蕴养,因为一旦使用毫无疑问对修遻行是不小的耽搁。但张须在这等险恶境况下自然没有其它选择,先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源息飘荡而出循着玄妙轨迹飘荡,缓缓葍消失不见,好似融蛺入了源力气光之中,而气光看似̛形态未有变化,但飘流的轨迹韵律却多出了一股莫名的玄奥,好似捉摸不透的轻风。

      张须又看到了迅猛打来的深黄光影㸐鳄尾,身在空中未有也难有动作,仿佛任命般任由深黄光影鳄尾将自身抽亡。

      深黄光影鳄尾在张须所在位置迅猛抽过,那力道让人毫不怀疑能将高大山石瞬间抽地粉碎。

      但深黄光影鳄尾一掠而过之后,ᡉ张须就在原位旁边不远处毫发无损地出现,好似棍子打向了一张轻薄的纸片,棍风先把纸张吹走,棍子却是一晃而过。

      䌁 张须原本微紧␹的神色立时松缓下ኤ来,刚刚的源息是通过军中秘术运化衍生出轻风飘扬的玄奥,让他的⪦身法就好似天地中飘荡的轻风一般,轻飘若羽,悠扬灵巧,所以刚刚的深黄光影鳄尾其实并没有휂击中他。

      只是这等道法超过他原身理解太多,故而调用时也是心中颇䅵有些打鼊鼓。

      现下这样就好办了。虽然这种状态无法持续太久,但估摸着磨掉䮩这妖鳄叾的神通应该是足够了。

      同时心中也想到这样提前体悟更高功行的道理,对原身日后的修行也应是会大有裨益。

      深黄퍛光影鳄尾又是狂猛袭来,ם却亦是如刚才那般未曾真正打中,却是更加疯狂地挥舞了起来。

      持续了将近半刻后,深黄光影鳄尾停缓消散。

      张须轻风般的状态也是紧接着解除,其实倒还是能再维续那么一小段时间,只是这种状态不太利于张须接下来的行动,所以提前解除掉。

      张须源力外光收缩,尽力压制掩饰,显露出衰竭乏力之相,朝着感应到的虚弱气机方向轻缓踏波而去,到得妖鳄上方随着波涛摇曳,将赤剑往水中一掷,在一声清亮啸鸣中破水杀向妖鳄。

      妖鳄不焅过在水底约莫四五丈的位置,哪怕是在水中,赤剑也是片刻即至,迅疾斩击,未能造成多少䙷损伤,却也乐此不疲,仿佛仅仅是獀要让妖鳄不得安宁,攻击部位照顾眼睛、肛门、腹部最多。

      虽然在其有意护庇䧇下未有损伤,却是烦牪不胜烦,痒不胜痒,令这头因神通长久施侕展,妖力萎靡,虚弱不堪的妖鳄又迅疾生出了熊熊暴怒。

      强行催使妖力震开赤剑,向着上方挑衅般好似我就在这你能拿漭我怎样的张须一声低沉怒吼,双眸ᣑ猩红猶,张开冗长鳄口,缓缓生出‘卷动般的吞吸之力。

      张须瞬间敏锐地֨感知到了脚下水面的快㘠速消失,形成漩涡,只是比起之前让张须都不及反ȧ应过来,要慢上太多,范围也小了一倍有余,漩涡侧歷面也没有了深黄水箭的射出。

      张须俯冲落下,眯眼盯着那双仿佛燃起血火的猩红双眼,右手往侧边一伸握住剑光化为ߝ赤剑,须臾间就要投入鳄읲口之中。

      这时Ⲩ张须外化源光腾起,抗住吞吸,双眸仿佛化为了两颗晶亮的宝石,透射出烈风飓暴般的刺目青芒映入了猩红ࠖ双目。

      早在之前见得澜金鹏施展天澜剑时,张须就猜测原身的法术也是可以在这里施展的,毕竟他们这张劵是앲半途得来的,不是提前遴选,那能那么凑巧,更好澜金鹏的角色也是澜氏中人。

      故而在考虑在妖鳄停歇后如何斩除妖鳄时就把这一层也考虑上了,也是原身所修在现下鹽的情况里唯一一个能拿的出手的法术,至于一起赠送过来的那套剑术还没有修学。

      妖鳄猩红双目如遭针刺,瞬息红芒暗淡,血液充溢流出。 荅

      扭起漩涡的吞吸之力也瞬间消失,周边漩涡立时崩塌若山一般压来,但鳄口还依然大开,吞下一人绰绰有余。

      张须手中赤剑剑气芒光激荡,几乎就在变化生出的同时便带着凌厉锋锐剑光电射而入。

      不过햌片刻,刚反应过来稍稍合拢上下颚的妖鳄眸瞳神光随뇽着赤红剑光自肛门耀目破出彻底消散。

      Ν 轰!

      漩涡큌崩塌的水山砸落下来淹没不及撤出的张须,但这并没有妨碍,虽然不能如水怪般如鱼得水地行动,但修为达至这个功行,正常的活动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ʽ 不过多时,张须就自水中破出,护身源光涌出斥开細全身浑水污渍,在风雨中辉芒熠熠,精神焕发,剑指波涛,袍服猎猎作响,英气肆意飘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