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极品妖孽蛇王

      “放权?什么朷个意思?”

      “不放权,我只能被困在这个意ᢌ识空间里,什么也做不了。”

      “怎么个放뢸权法?”

      “之所以有얯这个意识空间,是因为咱们两个之间的灵魂差异,相互排斥,当然以主人你为主,我在你的灵魂之中,所以我被包围在里面,这个空间相当于咱们两个共享的区域。”

      妭 “ᓯ这ꖬ不是挺好的么?”

      “但因为主人你对我的戒备혂,把我当成了异物,构筑了一鼐道屏障,隔绝了我的感知罙,可以说,我被关在一个牢笼里面,主人你可以随便进出,而我不行。”

      頻“这样啊,你说得倒挺形象,你想让我把你放出来?怎么放?”

      “这就需要主人你对我的认可,真꯿正地把我当成你的一部分,把你的灵벭魂对我开放,这样我就能获得一定的自由,就能帮你锻炼了。”

      朱天赐大是警惕:“这小东西鑫想干什么?它햘想跑!我放开它,它岂不是變随时就可能溜掉?这可不行!”

      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有用的ƫ家伙,不压榨光它的价值,怎么可能让他跑掉。

      萂 他问道:“我对你开放后,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这样我就可以获取主人的部分感知,读取主人的部分记忆。”

      朱天赐当即把这个建议判了死刑,共享感知和맽记忆,这怎么可以!

      洛 这样岂不连点隐私都没ᰍ有了?

      就算不惧它产生什么歹意,也不能任它为所欲为。

      朱天赐答道:“你让我想想,完全认可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现在并笷不安全,不宜进行这种特殊的修炼方式,这事回头再说吧。”

      他不等球球回话,便뤍离开了意识空间,同时决定近期不再与球球交流,省得这小东西再耍小心眼。

      朱天赐虽然并不确定球球说这番话是早就设计好的,但他必须提防,这大眼珠虽然现在看起来无害,但它毕竟曾⷗经是一个魔王,而且善于计划,可不能被它算计了。

      现在干什么?

      朱天赐很快就作出决定。

      锻炼意志先向后放一放,还是先通过勤用的方式吧,既然施展灵魂法术就能淬炼魂力,那就继续练控魂术,但不能消耗太过,还要随时准备应付不测。

      他继续感应游离的魂力,并向自身引导。

      转眼两天就过去了,朱天赐连轮值的时候都在暗中修炼외,却始终没有耗竭的感觉,反而越来越精神。

      这肯定与吸纳的魂力有关,只是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

      别人应该不会有,不然还练聚灵术作什么。

      朱天赐寻思,肯定还是跟自己来自地球的外来灵魂有关,如果这是游戏世界,那就跟自己是玩家有关,玩家总会比游戏人圤物有些特殊的能力。

      现在该卢玉值守,下一个就轮到他了,因此他修炼没有⁈太深᎑入,估算着时间,随时准备接替。

      突然,他听到轻微的异常响声,猛抬头,便见洞窟顶上垂下的石针中间有一小截锋刃正在向后退去,似乎是剑尖,留下一个扁窄的孔洞狕,并不明显。

      其他人都被惊醒,抬头张望。

      田语云也亮起灵灯,沉声问:“师妹,怎么回事?”

      卢玉摇头:“我不ⲑ知道。”

      朱天赐指了指:“那里。”

      几人都站起来,看向他所指的地方。

      陶西风问:“那是什ꌱ么?”

      这时在那扁孔旁边,又透出一截锋刃,这次露出得更长。

      “哇!”

      鮿陶西风一声大叫,几人都戒备᳎起来。

      朱天赐这一次看得分明,确实是剑尖,而且很是㊭熟悉,那剑锋尖锐,而且比一般的长剑要窄一些,更像是一柄匕首,他立即想到了自己曾经佩带过的ゞ一柄短剑,冷月剑。

      冷月剑是他自己起的名網字,乃是灵仙派掌门冷柳烟的配剑,原名伏天神剑,时常让其本家孙女冷月带着护身。 甏

      这一定是伏天剑!

      也只有神剑才能轻易刺入这坚硬的魔窟岩石。

      朱天赐大声道:“大家别慌,这是伏天剑,我认得,上面是灵仙派狩猎뱉队。”

      쫋 几人顿时神情松缓下来,陶西风道:“老大,你确定?她们灵仙派干吗闲着没事扎石头玩?”

      事田语云沉声道:“不对,她们肯०定有危险,想另开辟一条通道。”

       朱天赐一怔,立即想到了九大뀎魔王,灵仙派竟然被逼得用神剑᫘开山凿石,情况想必已经非常危⛜险。

      他顿时有些焦急,虽然冷⚓月这个刁女数次害他,但好歹也是旧识,他并不希望她死,何况灵仙派狩猎中还有苏蓉蓉,两人如姐妹一般,一向结伴而行,묳孟不离焦,苏蓉蓉曾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虽然퀋现在已经陌路毧,但他不容许任何人伤到她一根头发。

      卢玉道:“她们怎么会在上面。” ⇂

      颱 田语云道:“这魔窟迷路丛丛,又有很多层,我听说魂晶矿洞却相对集中在特定的区域,咱们旁边可能就是另外一个通道的矿洞。”

      䱤 卢玉:“怎么没听到有动静?”

      田语云:“魔窟的岩石不知是何物,非神器不能伤,而且隔音极强噖,当然听不到。”

      朱天赐确定上面必㉗然是灵仙檿派狩猎队无ㅲ疑,见那剑锋已经刺出第五个孔洞,形成一个半圆的弧度,直径约有半米,正好能容一人穿过,他当即再不犹豫,纵身竒而起,拔出炼金剑,向着洞顶连续刺击,与之前的剑孔连接成环。 罿

      “你干什么?”陶西风刚喊了句,然后便张大了口,一幅痴呆的模样。

      其余四人也都瞪大了不敢置信的眼睛。

      还是卢玉大条,很快恢复,惊叫道:“冷师兄也有神剑!”

      朱天赐连续刺出二十多剑,只感到眼前发黑,神智昏暗,他每刺出一剑,便觉精神力大减,心里很快明白过来,炼金剑毕竟不是神剑,虽然也可以像神剑一样锋锐,却是要消耗精神力的,难怪之前斩杀枯魔王时,精神力Ԇ突然见底。

      现在他精神力也已经见底,却强行支撑,不肯停下来,脑子里只有一个执念:“我要救蓉蓉!”

      ᩏ 又刺出两剑,朱天赐突然从空中坠落,昏了过去。

      陶西风早见他状况不佳,见ꬨ此情形冲过去接,武林比他更快,先一步冲忧上,将朱天赐接住,移到一边的角落,将其放下,靠在墙上。 墡

      其余几箸个都围过来。

      陶西风惊慌塹地道:“田刨师姐,他是怎么了?”

      田语云道:“这不是神剑,而是一柄ﻂ高级炼金剑,我听说炼金剑有特殊的能力,却팥是要消耗魂力,他这是过度消耗,可能要休养很长的时间。”

      武林轻轻抚摸朱天赐掌中死死不肯松手的炼金剑,羡慕地ꌓ道:“我要是也有这样一柄剑该多好!”

      陶西风道:“咱们攒钱吧,以后去万坊城一人듷买一柄。”

      卢玉道:“把你们卖䈰了恐怕也买不起。”

      楚娇小声道:“冷师兄想必是为了救他姐姐,才会这样,我要是也有他这样一个兄弟该多好。”

      쮩陶西风笑道:“以后你有难,我们也救你。”覼

      楚娇不理他,抬头看向窟顶。

      那些剑孔已经围成一圈,只剩少量的连接,用不了几剑就能切开,但剑峰却再没有刺下。

      隐隐一个声音从孔洞里传来:“下面是哪一位?”

      田语云走到中间,发动传音术:“我们是灵天派狩猎队,刚才是冷冰天师弟所为。”

      剑峰再度刺下,这次速斪度加快了许多,不多时㞜,一个圆形石块从顶上坠下,除去石针部分,约有三十公分厚。

      陶西风道:“原来石壁才这么厚!”

      顶上传来一阵欢呼,然后一个女子从洞口飞下,掌中덟一柄短剑,身穿纯白衣裙,身材修长,眉目间英气逼人,正是灵仙派冷月。

      冷月看清下面情形,抱拳道:“灵仙派领队冷月,打扰诸位了。”

      她抬头大声道:“诸位师妹,下来吧。”

      陶西风蹲在朱天赐身边,小声嘀咕:“真霸道,也没问我们同不同意。”

      田语云狠狠瞪了他一眼。

      灵仙派众女一一从剑洞下来,有三人身上缠着绑带,其中一个还少了一条腿,受伤颇重,需要有人扶着。

      身材娇小的苏蓉蓉最后一个飞下,她倒没有受伤,却明显很是疲惫,长发有些屈卷,衣服䨊也有些焦黑,似乎被舫火烤了晰一般,她看着朱天赐,露出疑惑地神情。

      田语云见她们只有八个人,便再无后续,便问道:“诸位姐妹,上面怎么了?”

      冷月皱眉看着墙角的冷冰天和他掌中的炼金剑,㙂随口应道:“我们遇到了魔族高手的袭击。”

      쮤“魔族高手?”田语云道:“他们人多吗?你们其他的队伍呢?”

      “没罟有其他的队伍,就剩我们几个了。”冷月冷冰冰地道,眼中闪过一丝悲忿。

      “啊!”楚娇一声Ệ惊呼。

      ꆞ“都死了?”陶西风也不敢相信。

      冷月冷冷地盯了他一眼。

      那个左臂上缠着绷带的高大女人喝道:“死胖子,你说什么?”

      陶西风有些委屈쨺,小声嘀咕:“我说错了么?”

      田语狛云急忙打圆场:“他还小,᫷不会说话,诸位姐妹,上面究竟是什么情形,魔族会不会追来?”ꌑ

      令 冷月看出这几人以她为首,皛倒也不敢造次,看向洞窟的出口,说道:“上面的入口虽然堵住了,鮪但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咱们还是快点离开吧,他们有魔王级的高手,咱们恐ࡤ怕坚持不到救援到来。”

      “魔王级?”田语云几人同时吸了口冷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