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大香i蕉

      藍 就像在春生谷工作的管事,或发放任务、兑换功绩,或在演练场守护弟子安全,差一些됏的,就打发他们离开宗门,去各地坊市驻守,搜寻优秀的仙苗,引入宗门。

      若厴是选择“丹药筑基”,即服用筑基丹等辅⾐助丹药帮助筑基,这样的寈弟子修炼是没问题的。

      첤 但道基中混墪了药性,品质较差,战斗力大打折扣,故而极道仙宗也不推荐。ᆛ

      极道仙宗最推崇的是“内法筑基”,何谓内法?就是凭借功法打磨精气神,使之完全融合,实现筑基。 瘻

      籲凡是“内法筑基”的弟子,才有被结丹、成婴修士看中,收入门下的希望,㈕前两者就只能看看了。

      不过金一仙有些不一样,从云霞坊市开始,他就在搜寻比“内法筑基”更进一步的“天道筑基”法门。

      可惜搜寻近两年,也有意无意请教了多位筑基땽管事,始终不得其法。

      他知道,这櫚些管事选择的大都是“外道筑基”,对“内法筑基”都不甚清楚,哪能킦知晓“天道筑基”?

      这个褚容自然是要挑战“内法筑基”的,不过如今却在突破渃炼气圆满上出现了障碍。

      看他一퓇脸企盼的望着自己䞮,金一仙道:

      “你想通过聚宝行买‘牵魂术’的玉简?恐籅怕有些艰难䂺,毕竟是宗门明令禁止之物。”

      褚容忙道:

      “金师弟只鬎需尽力即可,师兄也是被逼急了,想来整个极道仙宗,也就聚宝行陈家或有‘牵魂术’出售。”

      金茐一仙表示理解,道:

      “那我近日便去询问一番쉍,若䍇是连陈同师兄也无法助你,褚师兄只能自己突破了。”

      푢 二人自去做任务不提,可褚容不知ꖶ在想什么,心思明显野了,手脚也䶥慢了许多。

      到了午곤间,金一仙早鱬已收割完任务所需药草,准备前去交差,褚容却还有半涔篓空余。

      “褚师兄今ሺ日状态不佳,不妨午ⶪ后回去睡上一觉἟,师弟手里还有几份任务,先走一步。”

      听了金一仙的话,褚容看了看二人药篓,尴尬笑笑,道:

      “师弟手脚愈发快了,也罢,下午便多休息一会儿。”

      从这日下午起,到삎十日后金一仙买来“牵魂术”,双方就再也没碰过面。

      直⸺到面对金一仙,褚容的眼神还有些躲躲闪闪,娨取了“牵魂术”玉简后立刻付清了灵石,转身就走。

      ⼈ “又是一个...”

      金옪一仙叹了ഫ口气,这些世俗弟子凡是从他这里与陈同搭上线,获得好处,立刻逯就会对他保持潾距离。

      以后成为点ꄊ头之交是常态,装作陌不相识也不奇怪,这让他有些㸁怀疑,世俗弟子与世家弟子真的有化解不开的矛盾吗?

      一年前金一仙还有些沮丧,ꏮ后来仔细思索一番,发觉不过是利益使然罢了。

      春生谷内世俗弟子居多,寻常灵石丹药互通有ﱐ无尚可,而若想搜寻一些珍稀之物,大都绕不开世家弟子。

      但双方矛盾年深日久,若是世俗弟子敢堂而皇之向世家弟子求购宝物,岂不⮘是说明世俗弟子㓯不如世家弟子?

      对不少气血方刚的少年男女来说,岂不是背叛出身衏?愿为世家附翼?൸这不能忍受! 鞒

      心中有些郁结㣺,又有些气愤,夜间修炼便有些用力过猛,聚灵阵盘上耗竭的下品灵石似乎被元气텍波动干扰,“䬁啪”的一声碎为粉末。

      与⢗此同时,螺金一仙元气激荡,阻隔良久的修为屏障被一轰΋而破。他举起一只玉瓶,吸了三缕元ꯆ始清气后,才㙓开滛始静静炼化。

      半晌,轻吐一口气,炼气后期,到了。

      元始清气的㵶效果非常好,只吸了三缕,在扩展后的绛宫中,元气就已经完怔全充盈。

      “许狐狸送的宝贝돃真不错,㌓可惜少了点,只能用到半步筑基。”

      䍷 ——————

      修为突破到炼气后期,金一仙便有资格去塆选择一门枬功法,他还是有些不以为意。

      쥩《风雷遁法》的修炼效果还是很好的㻕,许诚当初以一百中品灵石卖他,估计是出了大血,而且以他估计,若不出意外,修炼《风雷遁法》五六年之内就能筑基。

      也녶就是说,金一仙十八岁前就能筑基,这在散修中简直不可想象,但在宗藙门内就显得有些普通。

      上陵院沉闷如故,来往的师兄弟们可不敢大声喧哗,因为这里住着春生谷唯一的结丹修士ᬷ青渠上人。

      쮼青渠也是接了宗门任务凅,来此负责接引新入派弟子,以及偶尔讲经说法,不过金一仙入门近两年,没见过他开坛。

      “启禀南筝师叔㮔,弟子突破炼气后期,特来更换功法。”

      金一仙对这个曾经捉弄过଄他的道姑有些印象。

      “嗯,进内院去吧,青渠师叔会为你指点的。”懕

      南櫬筝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金一仙道了一稽,踏入内院,只见青渠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双眼微闭,口中却问道:

      䞫“叫什么名字?什么灵种ᨨ?何时入门?修炼何种功法?”

      “㯒启禀上人,弟子金一仙,风金双灵种,两年前入门,修炼的是《风雷遁法》。”

      詗 “唔,功法不错,也适合风灵种,二十岁前修炼到筑基没有问题,你想换什么功法?”

      青渠想了一圈,感觉这弟子暂时没窆有必要换功法,但既然来了,便问他一句,免得홎选错,误了修行。欫

      “弟子不擥知,敢问上人,宗门内有多少功法可修炼成仙?”

      金一仙一直뇍对极道仙宗的成仙功法抱有极大的兴趣。

      ⾁青渠抬眼一看,突然想起这不就是当初赤狐师兄送来的孩子么,难道师兄没和他说起?

      “我极道仙宗自三清山分裂而出,此天下共知也,故功法与三清山大同小异,亦不为怪。

      成仙功法共有三门,分别是《五行大真义》、《阴阳离合论》、《春秋造見化둤经》。

      慩尔等炼气、筑基弟子,主修《五行大真义》;到了结丹,可修《阴阳离合论》;若是有幸成婴、分神,可尝试《春秋造化经》。”

      몈 金一仙有些震惊,很多中品宗门拥有᭚一门成仙功法已经是大道有望,极道仙宗竟然有三门? 說

      淍而且听青渠的说法,不同境界似乎练的功法也䪡不一样,不知是什么缘故,他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

      “敢问上人,三门功法有何区别?”

      缬 青渠知道他想问什么,答道:

      “三门功法既可单练,亦可共修,无高低上下༎之分,亦无强弱难易之别,之所以各境界可修功法不同,与修士悟道先后相匹配也。

      五吱行易悟,阴阳难精,春秋缥缈。

      若吖你先悟阴阳,修炼《阴䋮阳离合论》自然进步如飞,远超修炼《五行大ҫ真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