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尾随入室候犯人妻电影

      “耶稣基督!”

      “厚腻谢特!”

      车祸发生的那一刻瞬间引起了周围的一阵慌乱,嘭的一声,乔的汽车也来不及踩下刹车,直接跟前面急刹的轿车发生了亲密的接触。

      追尾了。

      “嗨!”

      “NYPD!”

      莱克和乔快速下车,前面桥车的居民刚下车准备讨说话的,看着乔拿出来的证件,直接将一肚子话给憋回去了。

      十字路口中,满地的汽车零件,一辆破烂不堪翻转的汽车中,伴随着几声虚弱的咳嗽声,被吊在驾驶位上的科尔·汉特在弥留之际回想着刚刚所发生的事情。

      自从十天前从监狱里面出来之后,科尔还是混迹于自己的老本行中,因为带着电子脚镣的缘故,科尔倒是不敢去做什么抢劫的事情,最多就是小偷小摸。

      今天上午,科尔在马路边吃着廉价汉堡的时候,正好听到过路的一队夫妻在聊天,妻子和丈夫说珠宝有没有放好之类他们要去度假之类的话。

      科尔当即眼睛就直了。

      紧接着,就是那栋房间,还离他的家不远,但不知道为什么科尔始终对这对夫妻没什么印象,不过科尔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估计是在这对夫妻再次离开家坐上出租车离开之后,科尔就从后院没关的后门进去了。

      可是……

      他刚到了二楼,看见这凌乱的书房的时候,还没想明白什么情况呢,外面就传来了NYPD的声音,科尔当即就瞎蒙了。

      他是假释出来的,如果在现场被抓住,毫无疑问,他又要回监狱了,他不想在回监狱捡肥皂了。

      所以。

      科尔咬了咬牙,在听到莱克和乔进了地下室后,小心翼翼的从二楼下来,结果不小心弄出了一点声音,科尔当时亡魂大冒,赶忙用在书房里面找到的钥匙鬼使神差的将地下室门给反锁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狂奔回家坐上自己的汽车准备离开纽约市的。

      结果就成如今这幅模样了。

      我就想偷个东西而已,我招谁惹谁了。

      科尔咳着血,瞳孔开始涣散。

      轰隆!

      翻转的汽车所遗留下来的汽油终于延伸到了某个丢在地上的烟头,刹那间,科尔的汽车瞬间爆炸,再一次弹跳起来。

      伴随着四周惊慌的尖叫声,汽车再次重重的落地,但科尔,也已经死亡了。

      纽约警署内。

      蒙哥马利眉心直跳的看着再一次复职,再一次制造出大新闻的莱克,这才新的一年刚过没几天了,今年的公共预算还没有拨下来呢。

      莱克看着蒙哥马利的表情,很清楚他在想什么,直接说道:“长官,这次可不管我的事情,撞车的是那个大货车司机,开车的是乔。”

      蒙哥马利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乔,随即看向莱克:“查出什么了?”

      莱克说道:“从证据来看,应该是入室抢劫升级。”

      旁边的乔摇头:“不对。”

      蒙哥马利看向乔。

      乔说道:“长官,我们追查到新的线索,匿名邮件的IP发送地址就在那,我和莱克刚准备过去询问,结果就发生这档事情,哪有这么巧的。”

      莱克没有说话。

      其实……

      这样挺好的。

      他的正义感没有那么重,而且,眼下和九头蛇怼上去完全不值得,何必呢,再说了,九头蛇那边做戏也做的很好,还很贴心的给他们留了一个定罪的替罪羊。

      蒙哥马利看去乔说道:“有证据吗?”

      街道的监控也调阅出来了,在早上九点钟的时候,科尔出现在监控中,紧接着,十点十五分钟的时候,莱克和乔出现在了监控中,在莱克和乔出现在监控之后的五分钟后,科尔再一次出现在了监控中,神色慌张像极了刚干了坏事。

      单单是这监控拿到法庭上,如果科尔还活着,不好意思,陪审团已经会给科尔下达有罪通知书了。

      乔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虽然太大的巧合不是巧合,但他们破案是讲证据,不是讲直觉的。

      蒙哥马利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行了,出去写份报告吧。”

      莱克和乔转身离开。

      三组办公区。

      坐在椅子上的乔皱着眉,莱克则是在自己的位置上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工作是公家的,身体是自己的,莱克表示,他从来都不加班。

      这时。

      乔唰的一声抬头,看向莱克:“不对。”

      莱克内心叹了一口气看向乔。

      你是非要把我拉到九头蛇的对立面是吧。

      何必呢。

      早知道我就应该在华盛顿待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在回来,刚想着今天晚上接个单呢,忙了一天哪里还有兴趣去接单。

      莱克看向乔:“哪里不对劲?”

      乔说道:“你不觉得这很巧合吗?”

      莱克说道:“虽然很巧合,但,证据显示,这就是一起简单的入室抢劫升级版,有监控录像的,众所周知,监控是没有办法伪造的。”

      我这是在为你好。

      和九头蛇怼上,下场都不咋地的。

      莱克心中如是想着,他懒得和九头蛇怼上,他嫌麻烦,而且,怼上去对他而言又没有什么好处,那是神盾的活。

      帮着神盾灭九头蛇,别闹了,莱克都有想法帮着九头灭神盾了,要不是那个黑卤蛋被降职的话,估计已经付之行动了。

      但乔怼上九头蛇后果就危险了。

      乔如果死抓着不放,那么,肯定会被九头蛇盯上的,到时候,生命危险是一定有的。

      莱克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明天上班的时候,我们去找这位托尼·史塔克聊聊吧。”

      乔看向莱克。

      莱克说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位托尼·史塔克会突然的豪掷二亿,让纽约警署重启对他父母车祸意外死亡案的调查呢。”

      这没理由的。

      从一九九一到如今的两零零二年,这都已经过去十一年了,在过去的十年中,托尼·史塔克都没有让执法局要求重新调查,为什么在今年陡然的这么做了呢。

      而且……

      还特喵的丢下二亿美刀给纽约警署,仅仅是为了让他重启这个案子?

      你特么的如果说谁能破了你父母的案子,不说两个亿了,就算悬赏一千万,老子都会直接把那个冬兵抓过来丢到你面前。

      但……

      你钱丢给的是纽约警署啊。

      那二亿美刀,一分钱都到不了口袋的莱克,能积极才有鬼呢。

      而且。

      托尼·史塔克肯定知道些什么。

      莱克对此也感到很好奇。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