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免费播放av一区二区三区

      陆夭夭坐在榻上, 她的面前站着絊两位俊美非凡的高大男子。

      他们看着她,目光专注,深叛邃的眼眸或清冷如寒霜,窡 或带三分笑俢意,皆饱含期盼。

      陆夭夭小㽭小的一团, 小胖手抓着小脚, 仰着粉嫩精致的小胖脸,晶亮的大眼水汪汪, 萌萌的看着他们。

      陆清予的声线慵懒,带着丝丝勾人心弦的磁『性』,“珠儿,뽝 唤声爹爹来听听?”

      姚九霄的声音低沉,清冷如人,“姝儿, 唤父亲。”

      陆清予的⍌笑容更深, “珠儿, 先叫爹爹。”

      “父亲。”

      “……”

      耨陆夭夭觉得,自己遇上了人生最艰难的ᢋ抉择。

      先叫父亲还是爹爹, 这是个问题。

      ……她还这么小,为什么要让她承受这个ᑜ年⃨纪不该承受的选择?她只是个弱小可怜无辜又能吃的小宝宝而已。

      两位爹爹和和气气的说话,陆夭夭却莫名觉得, 这气场十分可怕, 让她差点想抱住弱小口怜的自己瑟瑟发抖。

      她啃起小手手, 乌黑晶亮的大眼看着两爹, “啊啊啊!”

      陆夭夭无辜脸,她只会说一个单字而已,她其实, 还不会说话呀!爹爹们不为难宝宝了好不好?爱你뎮们哟! ㆳ

      虽然不懂小崽子说的意思,但从情绪里能分辨几分,陆清予微笑,“小崽子还不会叫人没关系,可以慢慢等。”

      陆夭夭顿时双眼亮晶晶,不自觉邟点头,对的对섡的,她还不会说话。

      ☊至于以后?还想不到太远,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陆清予笑得意味深长,┗“不如先把小崽子的名字确定了吧。”

      姚九霄赞同,紧紧盯着小崽子,眼眸认真。

      陆夭夭:“……”突然想起湋被两个名字时刻洗脑的恐惧。

      陆清予的椞声音压低,“陆曼珠。珠儿,就叫这个名字,喜欢吗?”

      “姚玉姝,好不好?”高冷的美人父亲用超级温柔的声音说道。

      陆夭夭左右摇摆,其实听多了,两个名字也可,要不就取两个名字吧……

      “珠儿。”

      “姝幟儿。”

      陆夭夭:“……”然而就算她想两个名字都要,爹爹们也不允许啊!

      她仰头看着两爹,企图浚用『迷』茫䣣的小眼神萌混过关。

      陆清予笑容可掬,“爹爹知道你能听懂。”

      陆夭夭:“……”

      “珠儿很聪明,爹爹知道。”

      姚九霄没说话,他『摸』『粇摸』小崽子的脑袋。

      “你就选一个,没关系,不管你喜欢哪个名字,爹爹都很高兴。”

      陆夭夭:“……”爹爹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容别那么可怕啊啊!

      姚九霄没说话,默默看着她,目光幽幽。

      陆夭夭看看父亲,又看看爹爹,这怕不是在为难她这个小宝宝。

      陆夭罸夭怒了,原地表演自己给自己取名왕。

      她小手一拍床榻,竖着小眉『毛』,稚嫩的小『奶』音凶凶的,“陆!”

      姚九霄的ᩤ脸沉了,陆清予笑了。

      “夭!”

      陆則清予的笑容凝固。

      “夭!”

      姚九霄的冰脸由阴转晴,如春风融化。

      说完之后,陆夭夭突然很激动,她竟然会自௴己给自己取名䩀字了!虽然这个名字从她出生后就一直有记忆,但这是从她嘴里说出来蠬的!她清晰的说出了三个字!

      陆夭夭挺起小肚子ᓊ,骄傲的一扬肉肉小下巴,双眼瞅着两爹看他们的反应。

      陆清予和姚九霄沉默,两双眼睛默默看她。

      陆夭夭骄傲的小眼神变得小心翼翼,不好听吗?

      ⻸她觉得很好听啊,就觉᪇得自己应该叫这个名字……

      良久,陆清予率先打破沉默,缓缓开口,“陆妖?”

      陆夭夭激动的挺挺小身板,“夭!夭!”

      “妖妖?夭夭?”

      嗯嗯!陆夭夭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点놳头。

      “陆夭夭……”陆清予的笑容意味深长,“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珠儿很会取名字啊,这个名字뭱不错。”

      陆夭夭『露』出个无邪的笑容,骄傲的小表情又出来了,小短腿忍不住翘了翘,没办法,她就是⮮这么聪明!

      姚九霄没有说话,不知是什么态度。

      陆夭夭高兴过后,抱着翘起的小短腿看向他们,心里惴惴,生怕他们都不认可这个名字,一定要她从他们之中选一个出来。

      所幸爹爹们还算讲理,并没有提出异议,很快就接受良ඔ好。

      陆清予想着,还是跟他姓□□舍五入就是他取的津名字了,一看就是他的小崽子。

      姚九霄则觉得,虽然不姓姚,但是名字谐音姚姚,他也很满意。

      桬 虽然小崽子没选自己取的名字,但也没选陆清予取的名字,也因此,他没计较小崽子跟的陆姓。

      皆尋大欢喜。

      陆夭夭大松一口气,为自己避免了家庭战争爆发的可能『性』而沾沾自喜。

      然而她想得太天真,这,只是个开始。

       䓯 陆夭夭坐在Ⲗ兽毯上玩着七彩줧珠时,ꖤ美人爹盘ⶲ腿坐在一旁,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然后挑高声音感叹,“都出生这么久了,居然只会说一个字,真是个小笨蛋。”语气十分嫌弃。

      陆夭夭顿时⮿抗议:“噗!卟!”不是小笨蛋。

      而且不止说了一个字!她说了三个字!

      之前还夸她聪明,现在又说她笨!哼!真是反复无常,自相矛盾。

      耧陆清予漫不经心地,“所以为了证明你不是小笨蛋,喊声爹爹来听听?”

      䧦陆夭夭骄傲的扭骄傲的昂起头,正想证明自己不是小笨蛋,父亲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幽幽看着她。

      ꩌ 她顿时瞪圆眼,义正言辞的拒绝,你让叫就叫,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卟!啊!”

      姚九霄走过来,将陆夭夭⌮抱起来,转身往外走。

      陆清予站自身,拂一拂衣袖,散漫的走出去。

      素装银裹的世界中,一口大锅夺人眼球。

      姚九霄抱着陆夭夭走过去,在锅旁停下。

      不是肉汤的味道。

      陆夭夭好奇的探出小脑袋,父亲玻在煮什么东西,她仿佛闻到了从未闻过的……焦香?

      她想看看,然而上面一个不知道什么东酛西,将大锅盖得严严实实的,她看不꽒到。

      陆清予和姚九霄出门一趟,收获可不小,퉮他们知道䟝了很多小崽子能吃的东西,洞府里也存下蛥不少,以他们的存量,把小崽子富养个十多年都没问题。

      在见到小崽子緌很喜欢吃灵蛋羹后,姚九霄让黄鼠狼精份灵简,将灵蛋羹的制作过程都记录下来。

      姚九霄看过教程,擧他툳充满自信。

      他觉得小֭崽子吃一颗灵蛋吃不饱,就准备煮两颗,但两颗的蛋『液』区区一个小碗装不完。

      他觉得小碗和大锅没什么区别,只有大小之分而已,于是他舍弃小碗,直接将两颗灵蛋敲下锅里,然后放洞府里的灵膐泉水搅拌,放天火烧。

      然뀏后在灵蛋成羹状,七分熟的时候,将调料撒入蛋羹的表面,盖住盖子,用火炭的余温焖半盏茶的功夫,鲜嫩香甜的蛋羹就出来了。

      姚九霄的神情隐约看出有一分明快,他在陆夭夭好奇的目光下,揭开用古木削成的盖子。

      陆夭夭见到父亲好似带着炫耀骄傲的动作,更加好奇,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待热气腾腾的꛾灰雾?散尽后,她充满期待的定睛一看,然后看到锅底黑黑厚厚的一层焦炭?

      陆夭夭扭头看向父亲,小脸『迷』茫。

      这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羆 姚九霄的脸『色』一僵,他看着锅底的一团不明物体,心中困『惑』,他明明按那小妖的制作过⎦程进行的,为什么做出来的不是一个颜『色』?

      陆清予过来围름观看一眼,随即捧腹,发出肆意嘲笑,“姚九ᓗ霄,没想到你真不擅长厨艺啊!”

      烤肉不会,煮汤不会,这么简单的蛋羹都做不出来,啧啧啧。

      陆夭夭不赞同的看爹爹一眼,自己又不动手,就会在一旁哔哔哔。

      “坏!”

      谴责完爹爹后,陆夭夭小手拍拍父亲安慰,父亲不要难过,别看这东西奇奇怪怪,说不定跟那黑泡肉汤一样,只是过分其貌不扬呢!

      光看那肉汤,简直就是荼毒身心,看一眼就死去活来的人间至毒,谁能想到其无与伦比的美味呢?

      做人……做妖不能那么肤浅只看表面䅔,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这肯定又是一道美食!

      陆夭夭让父亲给她舀上一碗黑糊糊,然后迫不及待的张开嘴,等待喂食。

      姚九霄严肃着脸,舀起一勺子黑糊团。

      陆清予蹲在一旁,看着一小一大一个敢뺆吃一个敢喂,好心的劝解⑝一句,“要不再考虑考虑?”

      姚九霄的手一动,勺子递到陆夭夭的嘴边,她迫不及待的凑过去嗷呜一口,小嘴动动。

      片刻后,她僵住不动了。

      陆清予好奇的问:“味道怎么肟样?”

      姚九霄也想知道答案。

      陆夭夭僵直小끃身㉿板,半天后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子转转,쭧哇的一ꪹ声哭了。

      这是什么神奇的味道?

      先是甜甜的,然后是焦香的,再是涩涩的,接着是苦苦的,最后辣辣的……

      她居然吃出了好多奇奇怪怪的味道。

      陆夭夭哭得伤心欲绝。

      陆清予笑得前俯后仰,他就知道哈哈哈……

      t 姚九霄頂抬眼,默默舀了一勺子,踦迅速甩进陆清予大张的嘴里。

      陆清予:“……”他的表情变幻,几欲作呕,恶心得想吐。

      䇻姚九霄沉⌧着脸,又舀噎了一勺Ꙫ放进自己嘴里。 

      ﱈ陆夭夭打个哭嗝,眼角还挂着泪珠,她的小꧙嘴巴张着,看看父亲,看看爹爹。

      片刻后嘎嘎的笑了。

      삄 断屏群山一片祥和安逸,陆夭夭和ᘚ两爹过着鸡飞狗跳的日子之际,万里之外的荒野之地,一群身着统一制式的神秘妖精突然出现在벫雪地中。

      为首的头领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的法器,此时荧荧亮起,闪烁片刻后,彻底暗下去。

      他沉声道:“是这里。”

      头领的手一动,属下们当即以此为中心,四处散开,黑『色』的影子转眼消散在四周。

      蒙头领的神识探向四面八方,一片寂静的原野,荒无人烟。

      偶尔感应有几道缓而慢的呼吸,那是冬眠的异兽,除此之外没有一个妖物。

      不多时属下们一一回来,他们一无所获。

      头领低头拨弄手里的法器,已经毫无反应。

      这个法器只能探出他们要找的妖最后出现的랇地方,除此之外,毫无踪迹可寻。

      җ晚了片刻回来的一个属下探寻到些异状,恭敬的说道:“头,千里外有间客栈。”

      头领收回法器,果断道:“过去看看。”

      一群人迅速赶往客栈所在点,转眼出现在客栈外。

      ᕍ 银白遮掩住一切外『露』的痕迹,房顶的冰雪将灰扑扑的瓦砾覆盖,只有屋檐下『露』出原有的颜『色』,古朴而寂寥。

      凛冽的寒风吹开客栈陈旧ꉜ的木门,被风摇晃着,吱呀作响。

      他们毫不客气的冲入客栈。

      客栈毫无生灵气息,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壳子。

      属下们将客栈里里外外搜遍,一丝残留气息也无,显然,连同客栈的主人,都消失得彻彻底底。

      头领的眼神明明灭灭,最后冷声道:“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