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的网站

      李真赶在王庭宫橘之前先行离开通道空间,回到了自己住的八零七号房间。

      此刻,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目光一直溭在微微闪动。

      原主记忆有一大片是残缺的,以至对李✨真来说,几乎所有涉及超凡的那些东西都来历莫名。

      他也仅仅能귥通过刚才窥探得知的信息,推断出一点点真实情况。

      他是此方世界的应劫之人㴉,有很多人已经以他为中心设计好了一切,就等他跳进去。

      如果有原主记忆,李真相信自己能够依凭种种细节推衍出大致轮廓。

      涚 另外,还有一物令他着实有些不安。

      造化残液,他不能肯定这是否也是他人的设计之一。

      如果不是,现有状况可以说是非常好,如果是,状况会差一些。

      不过,却也不会差到哪ꨑ里去。

      以李真的推测,他人应该是万万没想到李真是异世之魂,可以凭借这造化残液옯拥有高绝的法力。

      有一点可以佐证,那便是王庭宫橘背后的灵界之人没有料想也没有察觉到李真的窥探。

      这最后一点让李真不由心思大为舒缓。

      一切谋划在绝对实力面前终究不过飞灰。

      不过,李真此刻还是打䟳算好好陪陪这些人,看看ន他们整个的谋划究竟是什么。

      他当即收敛面上神色,静坐在床头上,等候王庭宫橘的上门。

      祃片刻之后,伴随着铁门电子锁响声,王庭宫橘推开了房间铁门,她手上拿着一个长条木盒。

      王庭宫橘一进门,便看到李真刚刚从床头站起来,正微笑地看着自己。

      她清冷面颊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即莺莺说道,

      “李真,你好点了?”

      李真在王庭宫橘出现地刹那,便羘在脸上作出惊喜之色,随即又作出温柔神色,点了点头。

      他作出似是回忆什么的样子,而后询问王庭宫橘,

      “我刚才怎么回事?我现在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应该是身体出了点问题,以至昏了过去。”

      王庭宫橘思索片刻,说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又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还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么?”

      李真闻言,当即摇了摇头,挤出一个疑惑的神色,皱着眉头说道,

      “我记得爵你亲了我一下以后,我好像激动了,然后全身就不能动了,再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说到被王庭宫橘亲了一下,李真面上还泛起通红,当然这脸ࣼ红七分真三分假。

      䑜不得不说,这初吻锑无论对于肉身还是对于神魂,都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更何况,初吻对象是一个清丽秀美的漂亮女孩。

      不过,有一点却是羪非常不好的。

      믖一联想到那初吻,再看看王庭宫橘那股子自信高贵的气质,总是会隐隐让原主肉身血潮澎湃激动起来。

      李真只能归结于,初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激动以及难忘的。

      此时,王庭宫橘听到李真说起当初亲吻的时候,竟然好似也害羞起来了。

      面颊晕红,好似诱人的红玉苹果,秋水盈盈,好似满溢的林中清泉。

      㱶啧,啧,别说,这鰡模样,竟然又让李真肉身刚要平复下去的血潮再次澎拜激动起来。

      果然了得,这般模样,年轻小伙子还真特么没几ꔋ个能顶得住。

      见到这一幕,李真不由在心中暗暗惊叹。

      前世之时,世俗观㒰念保守,女子穿衣打扮大多很是讲究蔽体,小腿胳膊都关乎着女子清白。

      哪像现代,搭着穿衣随心而为,满街热裤短裙,几近齐根的白花花大腿随处可见,着实晃花了李真的双眼。

      说句实在话,这两天见到的大腿,真的是超过了李真前世二百五十六年所ㅳ见过的大娔腿楗,甚至包括了男生大腿。

      也得亏最近两日在外头见得多了,李真已经渐渐习惯了,不然此刻就不仅仅是肉身受影响了。

      当然焬,这里还得有林园第一高中的夏装校服一份功劳。

      梳微微宽松的T恤上衣蔽住了王庭宫橘发育良好的身材,有些像是裤裙的短裤长度也还可以,挡住了底下绝大部分白花花的风光。

      ड 李真不由暗自赞叹,这涉及校疉服的人真是个人才。섨

      但这校服T恤上衣的皼设计就让绝大多数校园少女身材基本保持一致,这里当然除涍去了那身材极为突出的部分少女。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这校服裤可以设计的再长一些,最好到䦌脚跟。

      不然的话,就会造成一个后果。

      比方说,王庭宫橘校服短裤下那没被挡住的那对白皙长腿,就像是世间最美丽最无暇的白玉象牙,深深勾徫住了李真肉身本能。

      肉身本能不断催促着李真神魂,让其上前好好欣赏抚摸一般这绝世ፕ艺术品。즛

      !!!恐怖如斯!

      剜 李真흉真的很难想象,原主当初是怎么和王庭宫橘相处的,他是如何解决自己肉身欲望的。

      他是个从未有过恋붢爱经历的老道士,ᙓ不懂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

      他不知道,对于人来说,情与欲,仅在一线之隔,欲生于情,情发于欲,欲止于情,情终于欲,情情欲欲痴痴爱爱。

      另外,他还有一点不知道。

      Ⱀ  对于㲘原主来说,对于王庭宫橘的肉身欲望,他会认为自己是更爱她,是想要好好疼惜她,没有包含那一层的欲望,只是简简빿纯纯的爱。

      这样便使得原主能够压制肉身欲望,并将肉身欲望转换成纯爱。

      当然,如果原主和王庭宫橘有了身体接触,他就能体会到自己肉身的欲望了,不过,这却不和他心中爱意相冲,反而相辅相成。

      至于李真,他哪能有原主那般想法。

      没了那般爱意想法,肉身欲望真真切切结结实实地冲撞着他的神魂意识,学潮澎湃之下,他差点就要对王庭宫橘鞠躬敬礼了。

      还要他反应快,及时暗自调动神魂道果金丹中的造化法力,强压肉身欲望这头洪水猛兽。

      不过,这也让他面颊看쭁起来似乎更加通红了。

      “李真,你脸怎么这么红?”

      王庭宫橘已经走到了李真身前,ᴝ有些递关切地뤭看着李真问道。

      伴随着她的临近与开口,一股淡淡幽香扑到李真鼻子中,那初吻粉唇的柔润触感竟然也漾在李真心头。 

      퀻这使得李真不由暗自加大了压制肉身欲望的造化法力。

      摆䍒去脑海中种种杂念,͏李真轻轻摇了摇头,回答道,

      “没什么,就是最近天气有点闷热。”

      李真ↈ说了一个别扭的理由。

      “噗嗤!”

      王庭宫橘不由嗤笑一声,而后轻声道。

      “这可不像你啊,怎么,一个亲ߦ吻就让你这么害羞了?”

      沾还真是这样。

      李真心中说了一句,但他却不能这样对王庭宫橘直接说的。 荥 䈚

      他窖似是有些尴尬用食指轻挠了几下脸剌颊,才低声说道,

      “有一点害羞。”

      他有装作似是突然想起什么,似是粎很害羞地继续开口问道,

      “宫橘,你怎么会突然想要亲我啊。”

      这个称呼是李真在脑海里转了好久才确定下来地称呼。

      直呼王庭宫橘肯定不行,称宫橘同学又太过生㣪份了,喊橘儿又太过亲昵了。

      分析了原主以往行事风格和王庭宫橘地关系,这种不远不近的称呼似是最合椄理的。

      㔅 “还不是你?”

      王庭宫橘似是有些娇嗔地说道。

      见此,李真嘴角不可察地撇了一点点,再次安在加大压制肉身欲望的造化法力。

      他面上挤出似是有些慌张又似是有些疑惑的神色,低声说道,

      “啊?怎么是我啊?”

      “怎么不是你?”

      王虨庭宫橘清冷面容似乎都凝了起来,秋水瞪着李真。

      “是我,是我。”

      肉身本能让李真毫不思考,便知道要说什么,连着突出两遍。

      “哼。”

      王庭宫橘凝起的清冷面颊微微柔和,但还是不由轻哼一声,同时问道,

      “这样你开心了?”

      뫜“开……,不开心,不熊开心。”

      李真刚想要顺着王婷宫橘的话直接回答,㨝却觉得不妥,立马改絀换答案。

      “恩?”

      王庭宫橘∎瞪了李真一眼。

      “开心,开心。”

      ҂䱖李真再次慌忙改口,同时心中不由暗自擦了擦冷悬汗,肉身欲望都不由低了不少。

      看来,回答这些问题看来还是要遵从肉身本能,不能从心啊。

      王쬍庭宫橘面上神色似是缓了下来。

      她对这些事情不是很懂,只是按照这两个月在她晴姐那学到的经验在做。

      一个漂亮女孩,要想吊住一个纯纯的男生,是很简单的事情。 ꈪ

      不过若想彻底控制住这纯纯男生,왟最好还是用纯真的爱意,用原初的欲望,一点一滴将其勾入情欲深渊。

      只是,这纯真的爱意对王庭宫橘来说确实是有些为难她了。

      她即使受过她晴姐训练,那也还是个雏儿,哪能明白什么是纯真爱意。

      于是她瀥便只能二者去一,选择利用原初的欲望。

      其实,在没有和她的皇父沟通好之前,她就早已经根据这个安排好计划了,只是当时不好直接回驳。

      毕竟,上头认为你有问题,那你就一定有问题。

      不过,她皇삆父的吩咐还是䆮有一定效果的,至少让她自己的计划更完善了。

      要知道,之前她自己的计划至多也就停留在⯊摸摸拉拉,乃至㵾那一吻还是她晴姐出的主意。㜟

      现在,她的决心就大了很多了,至少除去那一步,其他的,她都还是能够接受的。

      转瞬一念及此,王庭宫橘清冷面容上都在控制下浮现出温柔神色。

      她秋水盈盈望着李真,声音莺莺说道,

      “开心就好,刚才见你ʬ晕彚倒,我真的担心极了。”

      礔 闻言,李真红起脸,说道,

      “估计那会我太紧张了吧,才晕了过去。”

      王庭宫橘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对了,我之前给你的丹药,你吃完了么?”

      顿时,李真真的有些尴尬了,他摸了摸鼻子,支吾回答道,慚

      黑 젫“没吃完,还剩下一颗。”

      王庭宫橘温柔神色之中,似是有些넯严肃地问道,

      “你把那一颗丹药放哪去了?”

      囚 李真作出很⟑是尴尬的神色,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垃圾桶,嘴巴一撅,说道,

      “在垃圾桶里。” 豄

      王庭宫橘望着地上垃圾桶,顿时只感觉气不打一出来。

      孴她强忍着心中怒意,问道,

      “你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丹药丢垃圾桶了?”

      李真轻咳两声,以示心虚,细声说道,

      “那丹药实在是太臭了,而且好像没什么效果,感觉我吃了以后,人变得越来越笨了。”

      李真恬不知耻地撒谎道。

      “你……,你知道这丹药有多珍贵吗?”

      王庭宫橘压不住心中怒意,很是盛起,

      “你就是没吃这药콦才越便越笨地。”

      “啊?真的很珍贵?”

      李真装模做样,似是很是心虚,然后慌慌张张弯腰将垃圾桶边角那包裹着厚厚纸巾ﺧ的丹药拿䕩了起来。

      他将一层层纸巾剥开,同时嘴里嘟囔道檘,

      “还好这丹药够臭,我丢它的时候包了足够多的纸巾,要不然真不能捡起来了。”

      “哼!”

      看到李真竟然找回了那颗丹药,王庭宫橘面上表情舒缓了很多,说道,

      “即使是丢进粪坑了,捡起来了,你一样要把它吃掉。”

      “宫橘,你不会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看玩笑么?”

      ᙰ “……”

      “现在把它吃掉。”

      王庭宫橘盈盈秋水瞪着李真,语气肯定地说道。

      “不吃可不可以?”

      “不可以。㜿”

       李真顿时悻悻地将黑乎乎圆滚滚的丹药拿起来看了看,然Ᵹ后丢进了劊嘴里媳。

      恩,确实是很苦很臭,好像是一堆未ଥ知名的草药被胡乱鞣制在了一起,那味道能好么。

      痷 要不是,之前无意中知道这丹药叫做守神﹎丹,应该不是一颗毒药,李真是断然不会吞服的。

      只是,眼下迫于形势,要陪陪这些人,好好看看他们的谋划,李真忍着不适将丹药吞服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