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淫女

      “以他的棋路和棋理,䎱如果疁在这里让他连落⹅两子,虽然会让我于这一块棋盘实地之上暂时失势。”

      훹 “但是,只要嵠我恢复以往的棋风,行棋落子着重防守与平衡,那么就全局局势而言,还是我占据优势...”

      喃喃自语间,藤퀆原佐为不禁将目光看向了陈安夏。

      此时的陈安夏依然处于棋悟슕之中,脑海中那属于天元道哉的棋理,不时闪现冰山一角,让陈安夏如痴如醉。

      陈安夏的如此姿态,瞼让藤原佐为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虽然藤I原佐为看见了拥有最大可能性㩣的棋局未来。

      但棋局本身就如同风云一般变幻莫测,再加上藤原佐为不知道陈安夏在퀼妖刀之战中,所展现的棋理是옟否就是全部。

      䟫 所以藤原佐为不能保证,自䃙己所推演的棋局未来,一ᤣ定椴会真实上演。

      不仅仅是藤原佐为,任何的顶尖棋手都是如此。

      在这世间,恐怕只有真正的棋神,才能够保证自己所推演.䎹..

      不,是所预见的棋局未来一定会真实上演。

      思索至此,藤原佐为又回想起了刚刚陈安夏在和加贺铁男的对弈之中,所展现的那一手욗棋招妙手。

      那一手棋招妙手所显化的棋理,ü在藤原佐为所处的时代没有出霭现过,亦没有在刚刚的对局之中出现过。

      藤原佐为不知道那一手棋招妙手所显化䅍的棋理,只是昙花一现,还是陈安夏深藏的底牌。

      篓如果只뚱是昙花一现,那还好说。

      但这要是陈安夏深藏駱的底牌,那么这张底괎牌就将会成为这次对局之中最大的变数。

      这个变数很有可能会在关键时䅬刻,化圣为会心之剑,斩中自己的七寸要害,给ꜙ予自己致命一击。

      想着ử,藤原佐为摟不由深呼了一口气。

      接着쩜,就见藤原佐为的脸上露刪出了坚定之色,口中轻声䰰自语道“这不正是我所渴望的吗?”

      出“也唯有在棋道巅峰的对垒之中,在身处逆境乃至是绝境之踬时,才最有可能窥见那真正的神之一手。”

      ᯬ亾“名为陈安䄨夏的少年,希望你能让我身处逆境乃至是绝境,让我窥见真正的神之一手,哪怕只妱是雏形...”

      说着,就见藤原佐为不再犹豫,手持五骨蝙蝠扇뎱指向棋盘之上的某处点位,口中凝ꃞ声道“小塗光,14行16列,提劫!”

      原本还身处幻象之中,神色恍惚的进藤光,在听到藤ힲ原佐为的声音之后,立刻惊醒。

      下意识的,进藤光陳就抓起一枚黑棋,落子于14行16列的点位。

      貊之后,进藤光在周围观棋之人满是不解和困惑的神色之中,就这么收回了自己的手。

      雪进藤光注意到了周围观棋之ꇻ人看向自己的古怪目光,不禁感到紧张、拘束和不自在。

      㖗进藤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心中问道“佐为,为什么大㩖家看我的目光那么奇怪,难道我的身上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ᬓ

      藤原佐敚为见此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没有回答进藤光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小光,你再仔细看看棋盘,看看自己有没有遗漏纕了什么?”

      进藤光蘞闻言,立即将探寻的目光看向棋盘。

      这一看,进藤光就知Ⓐ道自己遗漏了什么,脸色不禁有些羞赧,췳急忙从劫争之中提走被自己吃掉的白棋,心中不满道“佐为,你为什么不提醒我啊!”

      见状,藤原佐为不由满是无辜地应道“ㇺ小光你也下了好几盘棋了,应该会知道要提走被自己吃掉的棋子吧,我哪里会想到鴩...”

      进藤光知道藤原佐为说的是事实,也不再说话了,只感觉自己丢脸丢大发了,想要尽量减少自己ᜦ的存在感。

      的确,在之前和塔矢亮的对局中,进쁤藤光都会记得要提走被吃掉的棋子。

      敽  至于刚刚,是因为在惊醒的状态下,进藤光反应ഖ不及时。

      再加上进藤光本身就是一个纯粹的新手,也没有形成提子的身体本能,所以才会闹出这个乌龙。

      ᨿ一旁,加贺铁֍男见状,不柟由眉头紧锁,׳口中奇Ⲷ怪的喃喃自语着“这小鬼,这神色动作,ᇑ怎么越看越像是新手?”

      “如果是演的,那他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绝“而且他在妖刀之战上展现的棋力...”

      “难道说,他真的有某些特殊的癖好?”

      慙黑月凉子对于进藤光的举动也是疑惑不解。

      忘记提子这种最低级的错误,对于进藤光这样的顶尖棋手而言,应该是根本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难道说在他푼的背后,也有像是䑑我这样刍接取了任务的玩家쟴?’

      ‘难道说此时在跟老师对弈的,其实是来自现实世界的某位顶尖棋手?’

      檂 ‘可我也没听说在现实之中有哪位顶尖棋手,能够将秀策流发挥到这般宛如本因坊秀嶗策本人亲临的地步.土..’娵

      ......

      在脑ᛇ海中闪过种种疑问的同时,黑﷨月凉子也将藤原佐为的这一手棋告诉给了天元道哉。

      ٟ天元道哉在执白棋复刻了藤原佐为的这一手棋之后,就将手伸入装有黑棋的棋盒之中。

      在这过程中,繶天元道哉看着藤原佐为的这一手提劫,面隽色沉凝,那惊人的战意融入自身勃发的气势之中,于训天元道哉身后显化一只宛如实质的恐怖之兽。

      Ӡ 此刻,这恐怖之兽正注视着棋局无人的另一端,好似۔能够穿透时空,注视到藤原佐为,注ḷ视到本因坊秀策一般。

      同步的,天元道哉也将目光注视向棋局无人的另一眝端,口肋中凝声道“对于我那舍弃劫争的一手棋,竟然熟视无睹。”

      “是过于自信,还是在向我宣战...”

      说话间,就见天元道哉将捏着黑棋的右手缓缓抬起,升入高空之中,随即猛地⭪停滞。

      也在这一刻,天元道哉那早已掀起惊涛骇浪的双眸之中,好似有雷霆闪现,口中轻喝道“那就如你所愿!”

      “本因坊秀策,你仔细看好了,这才是属于我,属于㇕天元道哉的围棋!”

      ᒶ 下一刻,那于天元道哉眼中闪现的雷霆,显现于棋盘天穹之上,径直劈闏落棋面。

      啪!

      而一直蹲守在天元道罪哉身后的恐怖之兽,于此时也猛然剡站起,朝着棋局无人的另一端,怒吼咆哮本着。

      与此同时,《棋魂》世界。

      在陈安ꃑ夏落子的瞬间,藤原佐为就感受到了一股꺧惊人的战뙱意气势,于棋子之上绽放,化为风暴向自己席卷㛸而来。

      这风暴太过狂烈,让藤原佐为无法看清风暴源头,只能隐约看见,似乎有一只恐怖之兽,푲正在那风暴源头,朝着自己怒吼咆哮着。

      身躯在这一刻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着,왠藤原佐为餡似乎感觉自己正在...战栗ᰘ!?

      ..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