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你看,人家文化人就是文化人,说话就是好听。

      至此,吕不韦心中对于秦易的杀气,全部烟消云散。

      人生在世,知己嶄难寻,我吕不韦能遇到易先生这样的知己,保Ꞡ护还来不及,又怎能痛下杀手?

      “害,老吕,瞧你那样,又不是夸你,有必要那么高兴吗?”

      秦易糟笑着调侃一句⠀,而后摇摇头,遗憾道:“只可惜,如果吕相现在为了保护秦王暴毙而亡,或者说当即辞官回乡,﫬安心养老,绝὞对能称得上商圣之名。

      “然而事实뵞刚好相反,吕相太过贪念倄权力,早已大祸临头矣梉。”

      “这也就是方才你进门时,提及吕相,我为什么要说吕相做商旅更好,做相犾邦反倒是屈才的原因了。”

      历史上的吕不韦,如果只论前半生,扶异人,灭东⏄周,吕氏春秋,一字千金……

      膀凡此种种,任何一件事单拎出来,都是一桩佳话。

      最后如果再做个几件德高望重的好事,集齐“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运作得好,封圣也不是没有可能。

      䛡 但是问题出就出在这。

      好死不死,吕不韦后半辈子非得和太誩后赵姬不清不楚,最后还特么弄出来个祸乱宫闱的假阉人嫪毐,硬生生和嬴政对着干,给賠他死了的老爹又戴了顶绿帽子。 듛

      你说,这事搁哪个皇帝身上,能让你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笹嬴政身为千古一帝,真的算是有度量了,只是鹏贬黜了吕不韦,让他去自己的封地好好反省。

      估计那时候的吕ꬓ不韦最后也回过味来了,觉得自己身败名裂,没啥好活头,索性喝鰷鸩酒自杀,一了百了了。

      只可惜原本有ᵴ望封圣的好苗子,最獇后셽临死都没落得个好名声。

      拥有后世历史记忆的秦易,只能说一句:自作孽,不可活啊!

      ……

      “敢问先生,为何说ⵘ吕相已是大祸临头,能否和在下详细说说?”

      果不其然,一听秦㇘易这般说,吕不韦立马心神一震。

      벱 经由方才的一番话,他已经相信眼前的秦易,易先生,一定是有大本领的高人,就连对秦易的称呼,也换成了先生,而不是原先的易掌柜。

      只不过秦易却指了指外面的招牌,一脸为难。

      “老吕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这清风酒肆,是꤂开门做生意的,你说你又不买酒,又不点菜㍩,一个劲光和我聊天,是不是齵有点不好啊……”

      说着,秦易伸出手,大拇指៤和食指轻轻一搓,暗示的含义简直不要太明显。

      羬“先生是何意,吕姜不太明ᴰ白……”

      吕不韦P刚开始还有点懵。

      但他不愧是久经商场的ᙦ巨贾,一䂤看찗到秦易的手势,恍然大悟,心里立马就清楚ᐕ了。

      易掌柜身为隐居塞闹市的高人,估计开酒肆是䇥假,替人解惑才是真。

      像这种高人,或多或少肯Ꞓ定檹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怪癖。 姡 袀 譬如不愿入仕,再譬如什么举止异常。잀

      但这根本不要紧,反而完美解释了,为什么易先生没有入宫,那嬴政小儿却依旧要派下重兵保护。

      不就是担心他的安危么!

      再进一步,替人解惑,肯定要收钱的呀!

      牯吕不韦感觉自己ꝰ已经完全找到原因了,心中对于秦易的敬佩愈发深厚。

       易先生不愧是先生,连要钱都这么洒脱直率,꒏。

      像自己府上的那些狗屁山东儒生,一个个嘴上说着视金钱如粪土,拿钱的时候还扭扭捏捏,故作清高。

      等钱拿到手了,脸变得比谁都快,立马就去勾栏舞坊,左拥右抱,道貌岸然的样子直叫人恶휞心。

      还是易先生敞亮!

      “吕姜明白滴,明白!”

      吕不韦满面敬佩,十分懂ߣ事的从袖子掏出两镒黄澄澄的金子,恭恭敬敬地递给靍秦易,勷满脸愧疚。

      쀋“吕姜惭愧,此行匆忙,来탡往咸阳的路上,并未带太多盘缠,这是两金,还望先生莫ॏ要嫌弃。”

      秦易看见那两镒黄냰澄澄的金子,眼睛噌得一下就亮了。

      乢 好家伙,一出手就是两金ꢠ!

      战国的行商都这么有钱的嘛,没带多少盘缠,就这么土豪,你要是盘缠带足了,那还得了?

      쮖 秦易本焉来也就只想坑老吕一两枚릳秦半两,当做茶水钱的。

      谁承想,一不下心又钓出来一个狗大户。

      比老鐯赵还有钱的那种!

      白送上门的钱,不能不要,自己可就笑纳쟎啦……

      秦易轻咳一声,明明很想要,脸上却ꦠ故意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꽛

      杮 “咳咳,老吕啊,看在咱俩意气相投的份뉲上,你既然没带够盘缠,那我也不能占你便宜。”

      嘴上虽这么说,但是秦易的手早就不自觉的摸向桌子上的金子了。

      ﹖“这样,我就拿你一镒金,融赔本赚吆喝,我亲自下厨,管你一顿饭,一瓶酒,咱们就当交个觞朋友,以后多照顾照顾我生意就是了。” 䚖

      颻 话音刚落,秦易就抓起桌子上的那镒金子,麻溜的就钻进了后厨,似乎霌生ϧ怕老吕反悔。

      “易先生不用客气,在下只是想请教一番,先生不必……”

      吕不韦话还没说完,秦易就跑得没影了。

      只留下吕不韦留在兲大堂,孤零零一个人。

      吕不韦感动极了。

      肟仁义啊練,易先生当真仁义!

      켍 我吕不݀韦明明未曾캯透露身份,萍水相逢,只因意气相投,易先生便免了一ꕫ半钱财,还特意下厨。

      ┞ 看来易先生要钱是假,真性⦈情才是真,怪不得能得嬴政小儿如此敬重。

      先生以诚待我,我又岂能辜负先生!

      吕懲不韦下定决心,下次来䔻,一定要带足钱,好好回报易先生⣴。

      秦易那货ᘲ,在后厨却差点没开心的要死,手里拿着那镒黄澄澄的金子,看了许久。

      “哎呀,又是一镒金,这﹪样我马上就能凑够二十金了。”

      秦易笑得直龇牙,还不忘想道:“等会儿,等会儿再出去,不然老吕该怀疑我的厨艺了,Մ哪有做菜做那么ꏟ快的。”

      外面,吕঄不韦感动的稀里哗啦,里面,秦易这没良心的还一个劲的让他死等。

      又是两刻钟时间过去,秦易足죧足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端着各色菜肴从后厨里缓缓走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