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影院yill

      “终于出现了。”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意外的惊喜。

      朱天赐相信那绝不是虚幻的影像,不然彭世月的胳膊也不会断,只是,魔物在月光下才会出现,的确诡异了一些。

      彭世月兴奋地道:“动手吧。”

      “且慢。”朱天赐道:“我有几个问题。”

      “你说。”

      “就算得到了那把斧头蝴,如果没有䵗月光,它会不会也消失?”

       “这倒是个问䪨题,或许在我手里不一样,总要尝试一下,至少它在月光下还在。”

      “看来你真是贼心不死,好吧,如果৷我冻不住它,什么也不说了,如果真冻住了它,你又如何取那馡斧头?”凅

      헷 “嘿嘿,你在冻那条大鱼时不是说过么,㢺可以骪打个洞钻进去,我看你那柄小剑肯定能胜任。”

      “我就知道你ﱯ要打我这宝贝短剑的主意,好吧,还有一个ш问题,是我最关心的,如果볼,我是说如果,你得到那斧头之后,就会被它魔化,怎么办?”

      “这我确实想过。”彭世月沉声道:“如果真是那样,你再帮我把这条胳膊也切掉!”

      “啊?”朱天赐张大了口,“你真舍得?双臂都没有了,你还怎么活?”

      “我还有脚!我还会法术!”

      “为了一把斧头,冒这么大的风险,值得么?첣”

      “没有什么ꁎ值不值的,我一眼就看上了它,我相信,它一定是我最需要的兵器。”냎

      “一见钟情!好哪,祝你幸运吧。”

      朱天赐慢慢上前,走到魔物五步外停下,这里是彭世月上一次距离最近而且没受到攻击的位置,魔物停止重复动作,缓缓转头,朱天赐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又退了一步,魔物半转的头又转回去,继ٔ续挣扎向上站起。

      朱天赐轻轻取出短剑,以防不测,然后静静等待,等到魔物မ跌倒后,扬起板斧乱砍的时候,立即引导丹田内精气茧。

      极暴技+寒冰术!

      一道至寒的冷气向前喷发出去。

      然后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腰束,把他向后扯了出去,是彭世月担心魔物的反击。

      十米开︢外,两人看向那鋇块巨大的坚冰,里面那魔物一动不动,成了冰雕饰品。

      整个冰雕直径足足有百米,从魔物所在⛦向俶北延伸,魔物距离这个ↈ方向倒是不远,只有三米多,朱天赐当时选择距离时并非没考虑到极暴寒冰术的威力,而是认为距离越近威力越大,他还是有些担心寒冰困不住魔物,毕竟那斧头砍坚硬的岩石时很轻松,这个结果倒使得钻洞时省了不少麻烦。

      “成功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很欢喜。

      “춾给!”朱天赐疲惫地把短剑递过去。

      两人已经္有足够産的相互信任,在未取得龙族宝藏之前,双方之间是安全的。

      彭世月点点头,接过来,大步走到冰雕前,将掌뢼中短剑ʄ向坚冰刺去,就像刺入艭一块水晶粉团一般,毫无阻碍,他手腕一转,便切下一大块坚冰。

      这콍时,突然“格”的一声,那魔物高高扬起的手臂处,发生了轻微的龟裂,板䟲斧在轻微的晃动。

      툙 “不好!”

      彭世月喝道,加快了对冰块的切割,只是他左手毕竟不太方便,发力不是很顺手。

      朱天赐之所以选择魔物在这个资势时发动法术,就是为了方便斩断魔物手臂取斧头,见此情깘形,不由有些担心起来,悄悄向坡道边移近了一些,ۊ万一发生意外,他就滚下山坡,现在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不仅法力全无,连反应都大受影响。

      他分别服下一枚精元骨和辟谷丹,强打精神,专注地望着。

      冰块纷済飞,彭世月用短剑轮了一个一米左右的大洞,向里挺进,越往륾里越窄,那魔物的板≈斧震动ﻣ也逐渐加剧。

      就在彭世Ṛ月钻到距离ᅬ魔物只和有半米左ặ右的时候,“砰”的一声大响祒,板斧猛地挥动了一下,整个坚冰裂开一条长长的缝隙댹。

      彭世月大惊,左手高速绞动,向芖前直伸出去,冰屑纷飞。

      侄 又是“砰”的一声,板斧处的冰块碎烂成泥,形成一个较大的空间,魔物的手臂也得到较大的自由,再一斧却是斩向彭世月的方向,这衶一次足足斩出半米之深,距离彭世月已经不足半米,下一斧很可能就녰会斩到他。

      彭世月大急,发力刺了进去,短剑㨚的剑긮峰堪堪挨到魔物的臂骨,但想将之切断却力有未逮,他的手被坚冰挡住,这个时候,板斧已经从坚冰中拔出,向后撤。

      “帽完了!”彭世月心中一凉,以魔物鬼魅般的速度,他连撤退的时间都没有。

      但攻击并没有到来,与短剑接触的魔物臂骨突然化成一团粉尘,并且向两方延伸,很快整个魔物萎䤹塌了下去,只剩一件破烂衣服,和一柄黝黑的板斧。

      彭世月呆住,将手臂收回,盯着短剑仔细观瞧,但短剑普普通通,光华不显,看上去只是一柄普通的凡剑。

      他轻轻摇了摇头,断定这绝不可能是凡剑,很可㩒能来自上层世界,或许是他这位神秘小伙伴的小妻子赠给其防身的,此物꧌再好,他也不能起贪念。

      彭世月继续开挖,打通了板斧的空间,然后放下㢂短剑,准备伸手去抓,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取了短剑,退出冰洞,向朱天赐招了招手옕:“朱兄弟,来帮我个忙。”

      䚱 朱天赐也对魔物消失感到莫名其୦妙,倒像是游戏里被杀的怪,没掉ជ钱,留下一柄斧头,只是那破烂衣服留下作什么?难道那也值钱不成?

      他慢慢走过去。

      脛 彭世月将短剑递过来:“来,在我指头上扎一下。”

      “干什么?”

      “我想先试试能不能滴血认主。”

      “哦。”

      Շ윦朱天赐接过短剑,ⲕ轻轻在彭世月左手无名指上点了一下,一粒血珠慢慢涨大。ﱄ

      “为什么不扎食指?”

      “哦,习惯了,以前给人医病都扎这个指头,反正它的用处最小。”

      䇁其实,朱天赐还是受쯊上一世的影响,有些习惯成自然,下意识地就选了无名指。

      “那就这样吧。”彭世月慎重地道:“一会儿我꟟如果让你下手ႅ,一定不要犹豫。”

      “我会的。”

      比起让彭大村长成为残废,朱天赐更不希望他的伙伴变成魔物。

      彭琱世月再次钻入冰洞,将指上血珠滴在板斧上,血在板斧上鼓起一粒红色的水珠,并没有发生特殊的变化,彭世月叹了口气,抓住斧柄,迅速退了出来。

      两ᛗ人都盯着他的手,并没有发生异样的扭曲,颜色也没有什么变化。

      彭世月长长地松了口气,虽然他已经下了壮士断腕的决心,但谁又愿意残废?

      瑸朱天赐轻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

      “可能是我记错了。”

      뾒 “什么记错了,你倒是说呀!”

      “我,我似乎觉得这斧头的ᕤ颜色有些变浅,可能是靠近的缘故吧。”

      “是吗?”彭世月翻看了一下,“你这一说,我也觉得它有些变色,它不会退化了吧?不过,这玩意儿倒真是轻。”

      他揩挥臂向旁边的岩石砍去,然后半个斧身陷獓了进去。

      彭世月大喜:“好斧头!”

      朱天赐点头:“似乎比我这短剑更强一些。”

      “哪有!”彭世月轻轻将斧头取下,乐呵呵地道:“这玩意儿哪能跟你的宝贝比!”

      “骚包!”朱꥓天赐暗中鄙视他,说道:“既然这宝贝归你了,给它起个名字吧。”

      彭世月说道:“朱兄弟,能得到它,全靠你的帮助,这名字你来给取。”

      “好!”朱天赐想了想,“它是在ᰬ月光中出现的,就叫月光宝…哦…月光斩吧!”

      刀“月光斩,好名字,以后它就叫月光多斩!”彭世月喜不自禁,他突然想到:砹“你的短辵剑也是宝贝,起名了没有?”

      “还没。”

      “也起一个吧,起个好名字。”

      朱天赐想了想蹅,买这柄剑是因为它很像是苏蓉蓉的师姐冷月寜的那柄剑,便道:“就叫冷月剑吧。”

      “这名字倒与我这月光斩挺般配。”斺彭世月笑道:“不过听起来像是一雄一雌。”

      朱天赐嘴角抽了一下,冷月确实是个女人的名字。

      但他不想再改,他想不到比这更合适的名字。

      彭世月挥动斧头,随手ꆀ耍了个腕花,叹道:“一条手臂换一把魔兵,值了!”

      想到冷月,朱天赐自然就想到苏蓉蓉,不免有些烦乱,说道:“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湨“好。”

      两人攀上坚冰北行,彭世月啧啧道:“你这法术,真是太强了쐽!”

      朱天赐道:“可惜,它揧的副作用太大,我又要虚婝弱十多天。”

      彭世月举起斧头:“放心,有月光斩在,没人能伤到轴你。”

      跳下越来越矮的冰坨,两人继续前行,彭世月不时地试着砍一下石头,来证明月光斩并没有退变。

      隨两人行了约里许,朱天赐实在坚持不住,困乏得直想栽倒在地,彭世月也只好停下来,让他Ṥ休息ᢈ一下。

      走走停停,朱天赐的状态慢慢好转,彭世月却不住地望向渐渐西沉的圆月,眉宇间有不加掩饰的隐忧,朱天赐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无非是没有了月光,月光斩就会消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