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戴珊艳照

      入夜,天上的星辰闪烁。

      秦峰领着秦宇走在残垣败壁之间,秦峰的家教秉自秦峰的爷爷秦山。严厉、重礼完全是庭训那一套,所以秦宇一到秦峰面前,就像一头小马驹椙,被套上了马笼头,他真的是难受万分。

      秦峰渊停岳峙,行如走松,立根大地。秦羾宇在秦峰身后就像一个猴子一般,蹦蹦跳跳。秦峰明心如镜,纤细毕现。

      ⌙ 秦峰气结,自己与桃夭夭都是尗稳重大气的人,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儿,太失端庄稳重。不过,再想一想秦宇他娘桃夭夭,一天天的舞马长枪、ዯ无法无天的样子。

      秦峰无奈叹了一口气。

      秦峰语重䬷心长地讲了十多年前湬,自己的遭遇,自己一个푈人安葬爷爷秦山,为了活命,逃出秦家庄,来到这大山中,九死一生ᔷ,来到桃源村,得村民相助쒀,安顿下来。

      䰣 开始秦宇听得很不耐烦,可是听到秦峰讲他与桃夭夭相遇、相知、相爱샻的过봝程时,秦宇安静下来,脚踩在ꃛ那尘土和枯叶上时,䡄留下一串串脚印。

      甜蜜的时光过的飞快,甜蜜的回忆亦如此。

      秦峰又讲自己为什么要走天路,他判断华夏桃源村难逃一劫,没想婨到这场劫难,ᆈ是一场浩劫。没想到神州浩劫无ᝌ处可逃,桃源村竟然没了啊!他设想的最坏的结果,也没这么坏。

      也不知道能有多少桃源村民逃出生天?

      他秦峰受桃汝源村之恩,大丈夫恩怨分明,受人之恩,必当涌䯱泉相报,他想答应两位族老,把体内桃源与此地桃原盆地相合,育化生机。他本想回秦家庄,现在看来,短时间无法回去,他想让秦宇替自己回趟秦家庄。

      秦宇古怪地看着秦峰,想的却是,你是不是傻,这些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你们爱谁谁,反正别找我,这是个受累不讨好的活计,大概率可能失败。

      秦峰虽੘然脑后没长眼,秦宇那不屑表情却倒映在心镜。秦峰不禁气结,嘴角抽了又抽。㶛特么的这真是自己的儿子吗?不肖子孙啊!怎么跟我性格差别这么大? 뿤

      ㉧ 唉!那獪动作,那神情,那心思,为什么那么熟悉呢?秦峰的脑썊海中浮现出让他想吐的一人,此䯁人吃什么,什么不剩;干什么,什么不行。最让秦峰郁闷的是,那人是他爸。

      唉!秦家遗传基因真强大。

      秦峰突然转过身来,秦宇真机灵,立如青树,还一脸正气。

      맗秦峰那个气啊!真想一脚,把他踹走,滚的越远越好。

      其实秦宇也巴不得离开父亲,不,还有母亲,离的越远⨥越好。

      没想到,想馅饼,天下就掉馅饼,生쭉活真美好。

      秦峰一瞪眼,秦宇强压心中的喜悦,没压住,满脸眉咐飞色舞。毕竟只有八岁,还是虚岁,喜怒形于色。秦峰让秦宇回秦家庄,除看一看自己的亲人,还想让他把亲人接来。现在有些犹豫,秦宇⾻的岁数太小。

      秦宇虽只有八岁,却聪明绝顶,看到有远离父亲的机会。怎么可能让这一机会从手上溜走。

      秦宇訫马上说:“爸,你看我,长的梋多老相,你看我,长的多高,你看我的修为---”

      秦峰点了点头,他深信在地球世界能伤到秦宇的几乎没有,为什么?关键是秦宇修成身怀日月,大不了,躲进内桃源即可。

      ꪍ º 秦峰不由点头,

      祶 秦宇原形毕露,一跳而起,欢呼雀跃。跑去帐篷,找源一茜,帐篷里一阵鸡飞狗跳。秦宇被两祥位族老追打出帐篷。

      源族老黑着一张脸骂道:“你个小鸡崽,毛还没长齐,就知道拐女人,你也不⠾撤泡尿照一照,你那德性,你个狗---”

      一双隧枯干如木的手,捂住源族老的嘴。

      别看源族老一百多岁,身手矫健,出脚如름雷,龙摆尾后踢,这脚踢实。

      后果就一个词:蛋碎。

      这还不算,肘锤闪击,对着身后之人下肋袭去。

      后果也一个词:骨碎吐血。

      源族老,不愧是源族老,端的是心黑手辣。

      他身后的桃族老쉔边骂:“源老二,葅你个狼心狗肺的,你真下死手啊!”边如风一般,脚点地,倒飞而去。

      源千山是本能反应,打出去后,反应过来,身后应是桃长生薘。但是他一点都没有留手,两个人斗了这么多年,知根知底,知道那一脚一肘奈何不得桃长生。那一脚,源千山反而用足劲,反正桃长앜生这么Ꚃ老,蛋蛋也是摆设。

      源千山仙鹤展翅,双脚全力蹬地,身体仿佛违反地球的重力规则一般,一闪飞到半空,然后悬停在空中,对着源族老一顿大骂。

      此处省略ۇ一万字,骂的最多是源老二,二傻子,顶瓜瓜的憨瓜。䋞

      一开始源族老恼羞成怒,杀将过去。后来听出桃长生话中意思,秦峰答应他们的请求。ꁪ

      秦峰答应质!怎么可能?两位族老都不信,可秦宇要出山,那不就意味着秦峰不走。为什么不走,只有秦峰答应一试,这一个解释啊!

      秦峰此时,又在用脚丈量桃原这块盆地的山山水水。他想把这里每一寸土地都走完,做到胸中有数。

      两位族老达成默契,风风火火去找秦峰。

      秦峰停在桃林边,自己的家,曾经的农家小院,留下他ᬋ太多美好的回忆。他想答应两位族老,不仅仅是因为桃源村于他有恩,更因为这里有一个他曾经亲手建起的家,有一个桃夭夭,有那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桃树,有桃屋里的桃꠵母和桃僵僵。

      她们在何处?

      也许与桃源村的祭坛一样,都了躲起来。山间一轮明月升起,照在秦峰身上,他的影子在地上拉地长长的。

      真的好孤单,陪伴他的,只有天上的明月和地上的影子荛。

      没有家,所有人都是游子뚑。

      游子的心永远无法安憩。

      古人虽云,何处青山不埋骨,那是羁旅之客的悲酸无奈之言。古人虽云,心安处即吾乡,√可梦中全是生他养他ﰌ的家乡。

      秦峰的生平,两位族老知道,看样子,秦峰真把这当成了自己的故乡。一个他们眼中的外人,以废掉全身桃源功为代价,重建桃源村。他们作ᩮ为桃源的一份子,有什么不舍的。

      桃长生拿出一块石令,实事求是的讲,跟外人讲,说这是石令,别人一定认为说这话的人是个傻子。

      石令晶莹剔透,熠熠生辉,这就是中枢石令。

      ⾱ 秦峰一眼投进去,沉醉其中,恍然之间袹,如入梦境,这个梦境太过真实,广寒玉兔皆不见,月亮之上,尘埃秃山,萧凉满目。一尘一世界,尘扬界开,见一国。整个世界真实地在秦峰ល眼前展开。秦峰想急呼吴刚,想去叫停那些忘死厮杀的小黄人。这些人浩就像电影屏幕里的人一般,与秦峰삚根本不在一个世界἗。秦峰于他ᶁ们就像清风,就像尘土,就像石块。秦峰只好飞上星空,在天路之上遨游。从荧惑到摇光,ꪠ从摇光到紫薇,秦峰一腔热血,满心豪情却被整个世界挡在外面。

      这时秦峰很冷静,不让进就不让讲,自己做个旁观者,看着也不错。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不是那么回事。廇身边的亲朋一个接着一个惨死:桃一得,源河、桃夭夭-----

      当秦峰看到桃夭夭惨死在秦王的祖龙锏下时,秦峰肝胆俱碎,睚眦尽裂,双眼流血,仰天长啸庯。

      群山战栗,群鸟惊飞。

      ඙秦宇、钱梅及源一茜也奔来。

      菜众人被那啸㗒声惊的后退,秦宇亦如是,他后退,然后想扑上去救自己的父亲。被两位族老挡下来。桃族老满心担忧地道:“正在关键时候,挺过去,就是晴空万里。你现在上去,于事无补,害人害己。”

      源族老㎈叹息道:“七百来,除圣人张三丰修成地境坤势,至今无人能成,也不知道秦峰能不能过得这一关。”

      “厗破境何其难!”众人都是修行者,猵除了秦氏父子ꕷ,哪一人修行者破副境不是历尽艰辛,甚至九死一生啊﹥。

      啊!秦峰又一声长啸,就见桃林故地光芒大作,秦峰全身闪㵇烁,时而消失,时而闪现。

      然后桃原盆地,山河变色,白昼交错,如烈阳坠地,众人又后退。

      良久,왕天地归于夜色,众人眼睛看了半天,没有感觉这天地有什么变῁化。

      秦宇윯大悲,难道自己父亲破境失败,身死道亡。他伏地大哭,他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生出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亲。

      当然也是秦峰奇葩的很,坚持要求亲自接生,后来桃夭夭天天不在家,再ᢏ后来,到摇光桃源村,他与父亲及钱梅更像一家人。

      龏 父子之间的感情鼊要超过母子,怎能不悲伤。

      此时此刻,秦宇突然意识到了亲人的重要性,茫詡茫人世,无穷宇宙,感觉没有归处,悲痛欲绝,心智突然长大。

      没想到两位族老不耐烦地道:“别哭了뫆,ꗀ号什么丧?”

      秦宇大怒,要发作,没ป想到桃卟族老一句话,让秦宇止哭깪,其它人不再悲伤。

      “你爹已经成功!你号什么?”

      秦宇收住哭声和骂声,噎좑的翻白眼。看向四周,还是一派荒凉,仍是不毛之地。

      几人都看向桃族老,桃族老也是纳闷,但虚空中枢石令确Ⲝ实完好无损,他能感觉到,毕竟保存这么多年。

      源族老也看向桃长生,桃长生向他点头肯定道:“됹确实已经成功。”

      内外相合䈟育生机,这是《桃源功⺋》总谱的暲记载,不应有错,这几人除了钱梅都知道这一点。可是这桃原盆地一点变化都没有啊!

      “你们看!”婀娜绰约的源一茜指向桃源村故址道,“那里有屋舍,有灯火。”

      “啊!”众人惊喜Ẵ欢呼,奔向桃㪼源新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