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娜h本子

      “啧,这瑔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真重。”

      聱成蟜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见四下无人,成蟜快步跟上高照,将手里的食盒一把塞给쵗他。

      高照当即就愣了。

      猛然抬头,瞪大眼睛,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长安君。

      好似在问:方才不是你向王上主动请缨,要求要拿食盒的吗?

      怎么现ᅺ在又塞给我?⑳

      而且我两只手都拿着食盒,也拿不下啊……

      “看什么,你个阉臜,我乃大秦长安君,身份尊贵!”

      セ“这等卑劣之物,不是你拿,难道╌要我拿?”

      成蟜低喝一声,恶狠狠的说道,与方才嬴政面前的乖ল巧模样判若两人。

      뜩听见成蟜骂自己㕉阉臜,高照头低得深深的,꣖看不清表情。

      꿲 但是拎着食盒的手指骨节却攥得发鍽白,久久不曾言语。

      “怎么,没听见朕说话吗?”

      ⪶成蟜眼一瞪,寒声道:“一个阉臜,要有阉臜的觉悟,朕贵为宗室,说什么就是什么,你难道还想让我再说一⮂遍?”

      ช高照听着成蟜左一句阉臜,右一句阉臜,似是被触到痛脚,死死咬َ着牙。

      最后想起胙成蟜的身份,如ᶰ同胀满气,又泄了气的皮球。

      “高照不敢……”

      鐡 “哼,这还差不多,好好拿着䰀吧,千万别出什么差错,不然到时候王兄怪罪下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 ඿“高嘎照……遵命……”高照咬着牙道。

      成蟜满意的点了点头,大袖一挥,双쇢手空空,大LJ摇大摆的朝着御花园方向快步行去。

      留下高照一人,同时拿着三个食盒,又怕菜肴洒漏,只得深一脚浅湭一脚,小心翼翼,艰难的走在最后……

      “老臣蒙㍩骜켏,参见王上!”

      “微臣蒙武,参见王上!”

      “侍卫蒙恬,参见王上!”

      嬴政刚刚踏入御花园中,耳边便连续䊝响起几声问候。

      륢只见御花园正中的赏花亭下,不知何时端坐着一位身材曼妙,相貌媚美的宫装贵妇。

      而在一旁,则有两位身着甲胄的将军,以及一位黑脸大汉,正单膝跪地,拱手请安。

      “骜爷爷,武叔叔,快➉快请起,折煞小子了。”

      嬴政注意到将军盔甲上有深褐色的瞯干涸血迹,似乎还未来得及更换。

       他连忙上前,扶起众人,自责道:“是小子来麑迟了,应向二位长辈,以及蒙恬兄弟赔罪才是!”

      年轻的秦王放下溻姿态,一点也没端架子。

      口中亲切的喊着蒙老将军为爷爷,蒙司马为叔叔。픅

      듁訛 还自称小子,显得极为谦卑。

      蒙骜和蒙武心中顿生一股暖流,看来选择ᯱ无错。

      熻 不枉我们刚刚班痃师回朝,抵达咸阳,还未得及更换盔甲,就进宫面圣。

      亭中ḙ端坐的宫装贵妇适时짭出声,笑道:“政儿,你来了?”

      ݩ 嬴犊政连忙行礼:“儿臣参见母日后!”

      ═ 歎宫装贵妇笑着摆了摆手,打趣道:“詗无须多礼,倒是你,要好好自省,明知今日上将军班师回朝,怎么还一大清早篵便出宫去了?”

      “难不成,又是去见你那雄才大略的易先生?”

      说话的宫装贵妇,正是嬴政的生母,当今大秦垂帘听政的先棰王太后,赵姬!

      嬴㪻政不好意思的挠了惊挠头:“母后错怪儿臣了,儿臣是知晓今日骜爷爷胜利班师,特意前往城中的清风ጏ酒肆取回美酒佳肴,替骜爷爷接风洗尘!뢼”

      赵姬莞죋尔笑道:“哦,那我듼倒要好好看看,是什么样的美酒佳肴,能让我大ᬀ秦的王上,亲自去取?”狋

      蒙骜也溋忙不迭道:“王上折煞老臣,老臣何德何能,能让吾王亲自去取回酒菜,替老臣接风洗尘?”

      说着,须发尽白的老将军作势又要跪下。

      “蒙老将军快快请起,政儿既有这份ⵯ心,也是好的。”藰赵姬掩嘴轻笑,风情万种。ꧡ

      ꩺ “是啊,骜爷爷,待会你就知道了,哈哈。”

      嬴政拉起蒙骜老将军,吩咐道:“来人,备宴!”

      话音刚落,一群侍从宫女从角落里鱼贯而出,像是排练好的一般,一声令下,便迅速有序的搭好餐桌,摆好碗筷盘皿等。

      要是秦易在툇这,估计又要痛骂一句,封建贵族的腐败了。

      “奇怪,小高子和蟜弟人呢,怎么我来了,他俩还在后面?”

      嬴政自言自语道。⼨

      话音刚햽落,只见成蟜空着手,大摇大摆的走进御昧花园。

      而后看见御花园中已然摆好阵仗,蒙骜赵姬等人皆已落座,成閠蟜立马收敛起来。

      装作一副乖巧的模样,束手ᮁ束脚的来到众人面䋲前。

      ᑏ他恭恭果敬敬道:“小子见过上将军,见顎过蒙将军。”

      至于一旁ᨒ站着的蒙恬,成蟜眼一翻,就当做忀没看见。

      ﺑ嬴政见状,面露愠色:“成蟜,食盒呢?方才还钦抢着要拿,怎么一转眼的功夫,食盒就不见了?”

      就知道这小子办事廸不靠谱,八成又去祸害别人了!

      “王兄♨错怪臣弟了!”

      붞ꄇ成蟜一脸无辜,辩解道:“是那阉臜高照,非要无事献殷勤,说什么朕贵为长安君,身份尊贵,这䜭等小事交给他就好!

      “臣弟拗不ꄟ过他,无奈之下只能答应。”

      嬴政双眼微眯,意梘味深长道:“哦,真的吗?”

      不知怎的,一向说谎不打草稿的成尡蟜,在面对自己的大哥嬴政时,总会心虚。

      这回也ꐖ是,连路上早已准备好的䫜谎话也说不出䜦口。

      眼看着成蟜就要露馅,赵姬却开口替他解围道:“政儿,你在说些什么,不过一个阉人罢了,蟜儿是你的亲弟弟,还能骗你獢不成。” Ꝉ

      听见赵姬这么说,成蟜如蒙大赦。 

      ⇾他擦了擦额角细汗,忙道:“是啊,是啊,王兄,都怪高照那个阉臜!”

      “早知如此,臣弟一定不会受他蒙蔽,美曰其名帮臣弟,其实是在害臣弟!还望王兄能原谅臣弟识人不明啊!”

      正巧此时,高ኂ照两只手分别拎着一个食盒,还有一个食盒艰难的环胸抱在怀里。

      퓣 衣襟被汗水浸湿,躬着腰,姗姗来迟턔。琒

      而赵姬与成蟜那一口一个阉人,儷阉臜,悉数落入他的耳中。

      仌高照也不说话,只是头低的更深了,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众人面前。

      “高照来迟了,高照该死,还望王上,太后恕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