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四秒就合体

      陆夭夭长这么大, 从不知道自己的手腕里有这么个图案,不由问道:“爹爹,这是什么?”

      岟 “这是遮掩⋆你身上魔脉的法器印记。”陆清予对陆夭夭一向很有耐心。

      说是封印不绻太准确,⾧陆清予当年先下手为强, 将小崽子身上的魔脉激发了, 且一直在吃增加魔力的灵物, 她的体内一直有魔气存在。

      姚九霄能做的,只是将小崽子魔脉的一▄部分遮掩隐去,有这个法器封印, 确保小崽子无意识艬中也不会将魔气展现出来,也不会被他人察觉。

      陆夭夭点点头表示了解,他们在妖界隐姓埋名的确需要封印, 就是奇怪她从出生就有记忆, 爹爹什么时候给她封印的?趁她睡觉的时候?

      陆夭夭一眨不眨的看着陆清予的动作, “解开封印后,我的眼睛会变红吗?我会不会也长角?”

      陆夭夭已经知道, 魔族人都有一双红『色』的眼睛,只不过到了一定修为,可以给眼睛变『色』츲。

      陆夭夭挺想看自己的眼睛变『色』, 红『色』一定很漂亮䋵。

      她等啊等,等到䶇爹爹从容淡定的表情僵住,变得难看,她的녰手腕仍有银䖗『色』图案闪闪发侶光。

      陆清予咬牙切齿:“姚、九、霄!”他们修为相同没错,但他不是法器的主人, 他居然解除不了封印!

      陆夭夭眨眨眼,小心翼翼的缩回手,顿时明᧥白这个封印是父亲她发挥小棉袄功能, 给陆清予挽尊,“肼我手上有这样的图案多漂亮,不去掉也可以的。”

      陆清予:“……”他怒道,“我能取出来!”

      这种封印法器解除有三种方法,找比封印那人修为高很多个境界的大能或是设下封印的那个人,最后一种便是,让被封印的人濒临死亡,本能强制解除封印。

      鈯徝陆清予퟇不是本人,修为没有高过对方,更舍不得用最后一种方法,只能憋屈。

      쫔 陆夭夭义正严词,“当然,爹爹最厉害了!爹爹是元启大陆最厉害的!这世上只ꭑ有爹爹不想做的事,没有爹爹做不到的事!”

      “但是崽崽想要闪闪发光的图案,爹爹等以后再给我解除好不好嘛?”陆烙夭夭甜腻腻的撒娇。

      랄陆清予的表情缓和下来,他勉强道:邏“那就等以后吧。”

      陆清予俯冼视陆夭夭,“是你想留的㽅,不是本尊解不开。”

      道陆夭夭小鸡啄米跋一般点头,“嗯嗯!是我!”她挽救了爹爹岌岌可危的面子。

      “爹爹,我可以出㝝去嘛?”陆夭夭眨巴着大眼,她还没玩够呢,不想闭关修炼。

      陆夭夭站起来,准备跳下冰床,刚跳到一半,就被揪住后领提到半空,“修炼。”

      “我封印没解除。”陆夭夭捂着小手腕。

      “不解除也可以修炼。”陆清予十分得意。还好他有先见之明,不然不知道那家伙会使出什么手段将小崽子的魔脉给拔出了。

      “啊?”陆夭夭鼓起小胖脸,还能这样?

      不管怎么说,陆夭夭玩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陆清予受了刺激般,不再理会魔宫事务,开始专注修炼,他咬牙⍸切齿,一定要比那家伙更厉害!

      等着,他绝对可以将小崽子的封印法器取出来!並

      陆夭夭也修炼起魔功。

      魔尊的修炼之地릋魔气最为浓郁,源源不断的魔气汇入陆夭夭的丹田,滋润她的筋脉。

      但是魔气转化为所需的魔力之后,陆夭夭并不能使用出来,这便是法器的作用之一了,只能进不能出。

      陆夭夭前十几年所处的地方不管是灵气还是魔气都万分匮乏,即㸩便这样她还能修为猛涨,除了双亲给的灵物,便是本身天赋异凛。

      如今在魔气最为浓郁的地㉈方修炼,修为更是一日千䋮里。

      邾 半个月后,魔宗后殿山崖上方的天空陡然出现异状,漆黑翻腾的乌云笼罩,雷电将一重重乌云分割成网状,汇聚不散。

      “魔丹期雷劫。”三大长老悬空立在魔宫不远的高空,眺望被劫云笼罩的魔宫。

      他们很快就猜出是谁在渡劫。

      小殿下才十来岁的稚龄,修为已经这么高了?这是何等的天赋!他们魔界百年后,很可能再出一位大乘期。

      一些魔欣慰,他们魔紞界后继有魔。

      魔族拥有两位大乘期,称霸元启大陆指日可待뵅! 嘐

      有魔尊在,众魔䕟根本不担心小殿下结丹不成功。

      然而没想到,这九九八十一道雷劫,往下劈的时候温温柔柔?还小心翼翼的生怕把渡劫的魔劈伤一般。

      是的,除了用温柔这个词来形容他们感受到的雷劫,他们想ᢍ不出其他形容词。

      那恨不得把你劈到神魂俱灭的雷劫哪去了?

      不管是人、妖或者魔,追求大道寻长生都是逆天而行,不容于世,每次境界提升时的雷劫,便是一凟道道逆天而行的惩罚。

      人族的雷劫已是千难万难,妖族更是难上加难,而魔族杀戮太重,雷劫的威力更是翻倍再翻倍,修为越是往上,能成功渡劫的魔的概率越低。

      因而一般情况下,同等修为的人妖魔族中㧆,魔族比其他两族还更厉害。

      当然不一般情况是,总有人例外。

      ㇠比如姚九霄,那是个修为尚低的时候就可以跨境界斩杀妖魔的狠人。

      话题再绕回来,众魔看到如此温柔的雷劫,ꍕ震惊到无以复加,难道现在的雷劫这么温和了吗? 掸

      有早就可以渡劫没有十全把握压制着修为的魔见状,兴匆匆的寻了块安全之地准备渡劫。 ╼

      结果劈下的雷一道比一道凶残,雷电一道比一道粗,八十一道雷到一半,就被劈成渣渣。

      ﷪其他魔见状,暗自庆幸自己晚了一步,有魔先给他们试验,不然他们也想渡劫了,只是他们疑『惑』,为什么小㸁殿下的雷劫这么特别?

      这种待遇只有传说中的人族天道之子才有吧?ᭇ什么时候魔族也被偏爱了?

      众魔的举动和想法传达不到宫里,陆夭夭也没想炜到自己认认真真修炼半个月,突然就结丹了。

      以前陆夭夭境界提升的时候,雷劫就很寻常就过去了,她没什么感触,这还是陆夭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渡雷劫。

      陆夭夭一开始看到这么大的阵仗还紧张了下。

      结果等雷劫劈下来之后,那么大的雷电打到她身上,她完全感受不到痛楚,就只有麻麻的过ḕ电感觉,好像༦电.疗按.摩,好舒服!

      雷电劈完,陆夭夭还意犹未尽,还想再被劈几⸛十下。

      之后荢便是天道馈赠,陆夭夭感觉到全身上下的『毛』孔舒张开,浓郁的天地之气充盈身体眢,前所未有的舒爽轻盈䝆。

      陆夭夭的身体在雷劫中被淬炼,她能感觉自己更加强壮。

      陆夭夭努力盘起小胖腿,闭着眼睛巩固修为。

      瓭 丹田内的魔丹和金丹已塑。

      ੃ 陆清予站在雷劫之外,看着雷云散开,『露』出个骄傲的笑容。

      苯这便是天之骄女,道魔双体。

      她的道途何其顺畅,总有一天,她会超越他

      黑亮的魔丹和삷闪闪发光的金丹好似有引力般互相围绕着旋转,并存在陆夭夭的丹田里,互不干扰。

      片刻峮后黑球消失,只余一个金丹安静的諮待在丹田里。

      陆夭夭在发现自己结丹同时结了ॶ两颗的时候就很震惊,这会讃儿巩固下来,她再也忍不住,站起来往下一跳,一溜烟跑出去。

      她一看到爹爹,就忍不住玚扑过去,瞬间就挂在陆清予的胸前。

      陆清予随手一托。

      “爹爹,我结丹了!”

      陆清予ᣀ满意的微笑,“夭夭真厉害!不愧是我岳的闺女。”

      陆夭夭得意的晃晃小脑袋,而后将自己的发现告诉陆清予,“爹爹,我的丹田里出现了两个金丹!魔丹出现一会儿又消失了。”

      锛她忧心忡忡,不会是她的修炼有问题吧?她还不知道魔丹还能和金丹共存,魔气和灵气不是不相容的吗? 죫

      陆清予毫不意外,“没事,你是道魔之体,有魔丹和金丹很正常。”他『摸鵦』『摸』陆夭夭的小脑袋。

      陆夭夭眨眨眼脃:“什么是道魔之体?”

      陆清予耐心解释:“ꖟ就是可以同时魔修和道修。”

      陆夭夭点点小脑袋,就是躹特殊体质嘛!她理解了,类似纯阳之体、纯阴之体这些特殊体质。

      她灵动的眼珠子转转,解密了,父亲肯定是人族!不然她怎么会既能魔修又能道修呢?只有人族是道修。

      何况,若是父亲也是魔修,他肯定会턼千方百计来见她,哪怕魔宫再严防死守。

      以爹爹什么都不肯吃亏的『性』子,说不定他们在妖界生活的原因是,父亲和爹爹无法说服对方,只能选择两不沾边的地方。

      父亲是人族,能和爹爹打成平手,恐怕修为差不多,这样的话,父亲的身份呼之欲出,那便是同≘是大乘期修为的人族道尊。

      衡无道尊!

      这么说,父亲是归元宗的咯!

      陆夭夭想到以前爹爹给她讲故事也讲过归元宗,忍不住偷偷笑。

      她真是太聪明了,这都能猜到。

      正好她要去归元宗,到时就能一并找父亲了! 逍 陆夭夭撒娇:“爹爹,我结丹了,我这么勤奋这么厉害,是不是有奖励呀?”

      陆清予的心情很好,他抱着陆夭夭往外走,“想要什么奖励?”

      “我想要见父亲,爹爹,我们去找父亲吧?好久没见父亲了,我好想他……父亲还不知道我结丹了呢!”

      陆清予勾起的唇角瞬间往下,“有了我还不够?”

      “爹爹和父亲是不一样的,你们都是我最最重要的,我想要爹爹,也想要父亲……”

      陆夭夭蹭蹭陆清予的胸口,犹豫了下,忍幻痛道:“要不我自己去找也行。”

      她猜赡到父亲的身份之后,大概了解父亲和爹爹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是什么原因,也明白她没看到的地方父亲和爹爹老是打架的原由。

      人族和魔訳族之间不共戴天,她的出生肯定是意外,将两个本就是生死仇敌一样的对头绑在一起,父亲和爹爹肯定都很难接受,偏偏为了她去忍受慚朝夕相处。

      陆清予道:“想都别想。”

      淞 陆夭夭很难过,父亲和爹爹她都想要,但现在知道他们的情况,她又不想让他们为难。

      ⾟ ……算了,还是等确定父亲到底是不是道尊之后再说,爹爹不肯告诉她,只能她自己去找答案。

      “爹爹,我是怎么来的啊?”陆夭夭突然很好奇,“我已经长껝大了,≽你就告诉我吧?”她回忆起自己刚出生的情景,她好像是在蛋还是石头里出生的。 ૐ

      陆清予顿时脸黑,实在不想回忆起那天的情景。

      不过对着闺女充满求知欲的双眼,陆清予已经拒绝她去找姚九霄,㲋再不哄哄估计又得哭,他勉强道:“你是天生灵胎,我跟你父亲的血落在灵⠡胎上面被你吸收,就有了你。”

      要怪就怪打架的时候只想打死对方,﫥没有注意到脚下居然有传说中的胎石。

      果然她就是个意外!陆夭夭叹气。

      陆清予拍了拍陆夭夭,“爹爹很高兴。”

      尽管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拥有子嗣,但他后来很高兴,有这么个闺女。当然,如果这个闺女独属于他,就更高兴了。

      掽陆夭夭的眼睛瞬间发亮,她凑上去啾一口,“我也很高兴!”然后依赖的蹭蹭小脸,咯咯的笑。

      “恭贺小殿下结丹成功!恭喜尊上!”⨯ 쥒

      踏入魔宫的刹那,目之所及处魔卫和侍女跪了一地,激动之极。

      陆夭夭的笑容收敛,努力板起更加水嫩的小胖脸。

      陆清予十分开怀,“这个月魔宗上下所有的资源领取翻倍,普天同庆。”

      “谢尊上!谢小殿下!”

      慆 陆清予⶿高兴得还想举办结丹大典,被陆夭夭拒绝了。

      前不久才刚刚办过大典,太麻烦了。

      陆清予自然拗不过自家闺女,最终没有再办,不过阻止왝不了消息灵通的魔王长老们,源源不断的贺礼送进陆夭夭的私库,本就充盈的私库更加富裕。

      陆清予拘着她一起继续闭关修炼,陆夭夭这会儿坐不住了,总想去外面。

      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她可不想一天到晚都闭关修炼。

      陆夭夭的小表情丰富,她跳下来,踮起脚悄悄往外走。

      陆킃清予带着陆夭夭一起闭关修炼,陆夭夭的闭关之地比陆清予的还要靠里面,她想出去的话,必须经过陆清予的闭关之地。

      偌大的黑雾池中,陆清予闭着眼盘腿坐在中间一动不动,黑雾遮掩到他胸口以下,好似흲有意识般在池中游动。

      陆夭夭蹑手蹑脚走出来,她靠着墙,大眼睛盯着爹爹,屏息凝神,小短腿悄悄往外挪。

      黑池中的陆清予微微一动,陆夭夭反应极快的往地上一趴,紧紧闭上眼。

      糟糕,要被发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