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爆乳

      随着程咬金的胡搅蛮缠,整个大殿瞬间分为两派。

      一派主张对李宽等三人严惩不贷,另一派则认为李宽等人无罪。

      希望对李宽等人严惩的大多是世家门阀以及名门望族,而相对的则是以李道宗为首的皇族和极为少数的将领。

      房玄龄沉默。

      杜如晦沉默。

      甚至于李宽的舅舅长孙无忌同样沉默不语。

      因为这些人都清楚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李宽等人处决死囚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如今就是世家门阀与李二,也就是臣权与皇权的第一次较量,也是对李二底线的一次试探。

      他们懂,李二自然也懂。

      李唐江山因为什么从杨广手中夺过来的,李二自然清清楚楚。

      可是让李二有些震怒的却是仅仅登基的第二天,这群原本与他同属一个阵营的世家门阀就露出了他们的獠牙。

      历史上李二终其一生都没敢动世家门阀丝毫。

      直到李治时期,才开始对这些世家门阀动手,包括长孙无忌代表的关陇门阀在内,都没有躲过李治落下的屠刀。

      封建王朝的皇帝是什么?

      九五之尊。

      听说过有哪个皇帝自愿给自己树立一个能够影响到皇权的势力么?

      与其说李二能够与群臣共富贵,倒不如说李二手中的皇权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已经被臣权彻底压制。

      而李宽做出的事情,正给了世家门阀一个完美借口。

      “陛下,臣以为张大人所言非虚,楚王等三位王爷虽无抗旨之意,但确实是违背了陛下您的旨意,若是不加以惩戒,只怕不足以平民愤啊!”

      时任谏议大夫的王珪,不理吵的不可开交的百官,上前一步身体微曲。

      “请陛下加以严惩!”

      满朝文武立刻紧随其后,俱都弯下身体。

      龙椅上的李二看着大殿之上向着他鞠躬的文武百官,只觉莫大的压力狠狠压在心头。

      心中对世家门阀的恨意和杀意涨到了极点。

      而作为出头鸟的太原王氏一族的王珪彻底进了李二必杀名单之中。

      面对百官的威逼,李二别无他法,唐初本就是由世家门阀组成的,而且唐初的官吏之中近乎五成的官吏都出自门阀之中,可想而知门阀势力的庞大。

      低头,向着门阀低头。

      “楚王李宽,违抗圣旨,罪无可恕,然因其奉太上皇旨意在先,故减轻其罪责,除去其楚王封号。李承道、李承业受李宽蛊惑,禁足一月,不得有误!”

      在门阀的逼迫下做出李宽哥仨的惩处,李二直接拂袖而去。

      “恭送陛下!”

      大殿中异口同声的声音再度响起,让尚未走远的李二脚步一顿,然后远去。

      门阀赢了,在第一次臣权与皇权的较量中,他们赢了。

      而他们也有些探出了李二的底线,至于今后的门阀会不会在其他事情上得寸进尺,就不得而知了。

      甘露殿内。

      各种物件摔在地上的声音不断响起,内侍在殿门口听着李二在殿内下朝后回来就暴怒摔打的声音,吓得两股战战。

      吱呀~

      甘露殿的大门被人打开。

      “滚出去,朕不是说够不得入内的吗?”

      来人没有退出反而将殿门关闭,向李二走了过去。

      “大哥~”

      正欲发怒的李二,抬头一见来人,脸上的怒意微微一敛。

      “陛下...”

      “大哥,这里无外人,你我兄弟,直接称呼我名字罢。”

      李建成点点头:“二弟,这种事情其实你应该早有预料的,李唐的江山就是靠着世家门阀的力量才从杨广手中夺了过来。换句话说若是杨广不去触动世家门阀的利益恐怕天下也不会因此而大乱。门阀的厉害我们都尽在心中,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

      “今天的事你处理的很好,虽说对宽儿苛责了一些。但我想如果是父皇的话,也会是如你一般。对付门阀只能徐徐图之,切不可操之过急!”

      “大哥,休要安慰我了,满朝文武都站在皇权的对面,除了向门阀低头,我想不出其他办法。”

      李二没有自称为朕,话语之中完全是兄弟之间对话的语气,一句话刚刚出口,下一句蕴含坚定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过有朝一日这些门阀,我定要杀个干净,不给后世子孙留下半分遗祸。”

      李建成附和的点点头,看着李二的目光透露着坚信。

      “虽说今日之事,因宽儿他们哥仨而起,但你今天真的将宽儿打的狠了,刑部的记录我看了,那些人确实百死不足以赎其罪。这件事不过是门阀用来试探的借口罢了。”

      “大哥,休要替逆子讲情,假传圣旨,动用私刑,而且还抗旨不尊,最重要的是死不悔改,若是打死直当我没这个逆子。”

      听闻李建成替李宽讲情,李二心中的怒气又一阵上涌。

      想到闻讯赶来的长孙护着李宽,看着自己充满埋怨的目光,对自己这个儿子愈发不满,也暗自责怪长孙慈母多败儿。

      但这些话李二也只敢心中想想罢了。

      “二弟,非是大哥替宽儿说情,这样的事情若是宽儿前来请你收回承命,你会放弃大赦天下吗?”

      “纵观历史,没有那个皇帝放弃了大赦天天,就连父皇同样是如此,但看到刑部记录的那一刻,我也认为大赦天下真的不可取。更何况整件事情宽儿都安排的异常妥帖,尤其是他们小哥仨说出的那番话,休说是平民百姓,就连大哥我听到之后都觉得热血沸腾,你对待宽儿还是太严格了。”

      李建成起身拍了拍李二的肩膀,然后自顾自的离去。

      这个李二阔别多年的动作,让李二也不由想起了他与李建成等人的童年回忆。

      这一刻李二突然觉得就挨揍这一点上,李宽和他李二极为相似。

      “我乃楚王李宽,陛下三子,记住我的名字,十八年后你若仍犯死罪,本王依旧斩你。”

      李二脑海中不由得升起由阎立本传来的李宽之言。

      咂了咂嘴,最后又骂:“这个逆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