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

      “女娲,你远古之时背叛妖族,如今竟然依旧不知悔改,投效人族,乃是我妖族耻辱。”

      一尊高大,浑身笼罩在金红色神光之中的高大男子出现在苍穹之间,睥睨八方,眼中满是孤傲,俯视着女娲:

      “本皇,赐你퐦死罪。”

      说罢軏,他大手狠狠向下压去。

      这一刻,似有神兽金乌鸣啸声,炸响天地。

      滚滚金芒,自太一大手之间喷涌而出,融入东皇钟之中。

      “铛铛铛……”噂

      混沌钟瞬间爆发出恐怖的钟鸣之声,䔴无穷音波散播而开,肆虐天地山河,亿万里山河爆碎,巨石滚滚,化作山洪淹没了大地。 ㊃

      “太一。”

      女娲愤怒无比,她曾经乃是圣人,妖族五帝之一娲皇,论地位的话,还要在太一之上。

      可太一竟然如此的傲慢,仿佛将她当做了一只妖族的蝼蚁一般엪,可以任由他生杀予夺。

      ᦗ上古之时,帝俊和太一就异常忌惮他和伏羲,生怕他们两兄妹和他们争权,一直排挤촶他们。

      所以后来,女娲选择对妖族的没落袖手旁观,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女‡娲出手,恐怖的法力如山海般鼓动而出,重重拍击쟜在混沌钟之上。

      䰄可面对亿万丈之高的混沌钟,她小小的身躯却犹髧如蝼蚁一般渺小,无法撼动混沌钟ク丝毫。

      甚至,混沌钟之上的日月山河之间,散发出无穷的伟力,竟是将她这位至人巅峰级别的ꟑ圣人震得连连吐血。

      先天至宝,在同级别的对战之间,影响实在太大了。

      如果可以使用乾坤鼎护身,女娲绝不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压落在下风。

      “难不成,妖族真的敢在此时杀掉女娲不成。”

      一位古老的存在在虚空之间低语,话语间有着无法置信。

      女娲,可是有着大功德,大气运的存壕在。

      人族此时气运鼎盛,杀掉她,恐怖的气运反噬,甚至比神农氏还要恐怖。

      “不,女娲此时,身上依旧有着妖族气运加持。”

      就在这时,扬眉突兀빦的出现在西海无尽虚空深处,浑浊的双眸中满是深邃:

      “太一和帝俊杀掉女娲,仅仅只是妖族内斗罢了,并不会遭受到气运反噬。”

      “三清恐怕就是算到了这一点,才将太一叫了出来。”

      “女娲,危险了。”

      㟥 ¤顿时间,诸天大能震撼惊悚。

      难不成,在鸿钧被杀死之后,洪荒之内又有一位曾经的圣人要陨落了过不成。

      “女娲,本皇赐你死罪。”

      就在这时,一个更为冷漠无情的声音,炸响在苍穹之႐间。

      一尊身穿金色皇袍,举手抬足之间龙气滚滚,帝皇威严无尽的存在,竟是突兀的出现在女娲的侧面,猛然一掌打向女娲的后背。 ᄍ

       恐怖的杀机,肆虐在天地山河之间。

      苍穹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窒息,冰冷的杀意,令无尽生灵胆寒。

      “妖皇帝俊竟然也来了。”

      诸多大神通给予窒息。

      都 ≌本来只是想要留下一个小小的准圣,云霄的战斗,竟然发展到了这种程度。

      妖皇帝俊虽说没有至宝在手,但依旧是至人初期的存在,神兽金乌天肍生的ᰫ恐怖战力,更是在他身上显现的淋漓尽致。

      举手抬足棬之间,令苍穹颤抖,破碎。

      恐怕就是至人后期,帝俊也能当面一战。

      如此突兀的偷袭,面对的又是被混沌钟镇压着几乎无法还手的女娲,这一击,恐怕足以致命了。

      耾 “女娲!”

      就在这时,轩辕正好打破了太极图的封锁,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发出一声咆哮。

      女娲乃是人族圣母,人皇ꀉ的皇妃。

      如果在ǖ此时被妖族皇者所杀춆,让他回去如何늲向人皇交代,有何面目面对诸多为了人族奉献出了自己生命的人族先贤。

      “啊!”

      轩辕发出一声近乎疯狂般的怒吼,疯狂燃烧元神,朝着女娲冲去。

      但帝俊出现的太突然了,像是早已坤隐匿了许久,突칝兀的偷袭,根本无法阻止。

      女娲似乎也在这时反应过来,缓缓的转过头,迎面而来的,是帝俊冰冷高高在上的双眸,以及邻近她头猝颅的大手。

      滚滚的杀意,扑面而来,令她如坠九幽地狱。

      在这一刻,她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终究是要死了吗?”

      女娲根本来不及运转神通抵抗,何况头顶还有着混沌钟的滚滚伟力抵抗,根本不可能抽出手。

      面对死亡,女娲双眸却是缓缓转为平静。

      忍不住问自己,后不后悔。

      她圀本可以成为妖族第三位皇者。

      绝不后悔!

      女娲嘴角缓缓勾起,脑海中闪过货帝辛那冷漠霸道的双眸,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只是,似乎想要和他平起긓平坐的诺言,做不到了呢!

      “死吧!”

      帝俊冷漠的吐出两个字,大掌重重拍落,空间破碎,虚空乱流滚滚뺍而出。

      “滚!”

      突然,一个霸道的低喝㿞之声,金色音波滚滚,瞬间自女娲身前喷涌而出ཊ。

      金色音波如同海啸洪水一般,瞬间席卷空间,将帝俊包括在其中,令他拍向女娲的大掌,明明距离女娲头颅仅仅咫尺之遥,可拼尽全力,却依旧无法往前寸进哪怕一丝一毫。

      “是谁!竟然阻止本皇斩杀妖族叛逆。”

      帝俊怒喝,眸஦光如神虹,疯狂运转法力,想要看清虚空深处那尊黑色的高大身影䠡。

      “妖族叛逆?”

      帝辛眸中闪过一丝冷芒,一步踏出虚空,身周九鼎虚影缭绕,迸发出无穷的伟力,封锁苍곛穹。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女娲眸光平静的面对着死亡。

      可就在这一刻,她却突然感觉自己落入荁了一个豽熟悉的,温暖的怀抱之中。

      茵也就在这时,帝俊这一掌,轰破音波海啸,重重轰击在站在女娲身前的帝辛胸前。

      “砰!”

      一声闷响,如同天外꜂陨石碰撞一般,掀起无穷海浪。

      滚滚的金色皇芒相互鄆碰撞,席卷八方,犹如阴阳大破灭,将层㟐层空间摧毁,一直蔓延到千万里之外。

      这恐怖的景象,令诸多大能倒吸一口凉气,无法置信的看馉着这一幕。

      帝辛,竟然以肉身,强行顶下帝俊在全力一击,救下了女娲。

      他,是在找死吗?

      谁都知道,帝辛虽然在九州大鼎的加持之下,拥有着至人巅峰的恐怖实力,但其本身,也仅仅是准圣中期罢了。

      如此以肉身硬抗至人初期,战力媲美至人后期的帝俊全力一击。

      找死,还是找死ᶜ呢。

      可接下来,帝辛被울这一击打的肉身破碎的画面,却没有如期发生。

      靄 只见身材比帝俊还要高大出半个头的帝辛,俯视着帝俊,嘴角缓缓一勾,露出一丝冷漠的ઌ微笑,笑容中,Ⱋ蕴含着令人窒息的杀意。

      “帝俊,你要杀本皇皇妃,还要问我是谁。”

      帝辛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出토,恐怖的力量,抽的苍穹都在颤栗着,难㑭以想象用了多大的力量。

      这一巴掌,没有蕴含法ퟤ力,可以帝辛的实力,肉身也足以打碎苍穹,速度快的如同闪电一般。

      电光火石之间,距离帝辛不足半米的帝俊,根本反应不过来。

      一巴掌,重重抽在他的右脸之上。 셉

      “啪!”

      一个重重的,清脆的耳光声,如同宏大的钟鸣,响彻天地。

      之间帝俊双眸呆滞,满是不可㷜置信的光芒,右脸被这一巴掌,几乎生生抽烂了,隐隐可以看到五条深可见骨的指纹,犹如流星一般飞出百万里,重重砸落下海面,掀起无穷波涛。

      他,妖族皇者,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人猿一族,抽了一个耳光。

      而且,这还是他复活后,第一次的出手。

      本想第一次出手,就斩杀悯女娲,立威,借机,建立妖族再度出世的威严。

      这一耳光罓,却重重打碎了帝俊所有的幻想뺓。

      身为妖族皇者,当着无尽洪荒大能的注视,被一耳光打在脸上。,

      他身为妖族皇者,有着宏大的妖族气运加持,帝辛自然不敢随意杀他。

      可这一巴掌。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诸天大赘能心中忍不住冒出这个想法,险些没笑出声沊。

      这一巴掌,恐怕将帝俊所有的骄傲都抽灭了。

      并且同时,他们心中满是不可思议,简直无法想象,区区准圣中期的帝辛,身躯究竟껅强大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竟然硬生生承受了帝俊的全力一击,却毫发无ꏔ损。

      “人皇,有九州大鼎护身。”胷

      扬眉浑浊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精光,注视着傲视苍穹的人皇帝辛,缓缓说道:

      “九州大鼎,本就时防御属性的镇压至宝,他以九州大鼎镇压己身,在加上他的人皇之体,餾恐怕已然强大到了远超准圣之躯的地步,所以强行承受下了帝俊这一击。”

      扬眉眸中满是忌惮的光芒。

      他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 ⧀

      那就是,距离斩杀鸿钧不久,帝辛的实力,竟然又有了长足的进步,实力大进。

      距离准圣后期,竟然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

      而且,对于九州大鼎的使用,也有了巨大的进步。

      相隔亿万里使用九州大鼎,打碎虚空,又绲承受帝俊一击,竟然没浺有令九州大鼎有丝毫的震动,没有震死其中任意一个普通的人族。

      这种对于九州大鼎的掌控力,已经不逊色于他们这些古老存在炼化了无数年的伴生至宝了。

      濈 这种恐怖的天ỷ赋,令扬眉都올不由心间满是惊悚。

      难怪鸿钧活着的时候,要疯狂的针对这个看起来弱小不堪的种族。

      如此恐怖的潜力,如何能不令人惊悚。

      “我要不要在其中插上一手,帮助三清对付Ꮷ人族。”

      ᖄ ⢪ 扬眉心中忍不住产生了这个莫名的想法。

      燜遥望人族,这个种族看似脆弱不堪,大罗옶金仙级别的强者都是寥寥无几。

      可一眼望去,天骄却是层出不穷。

      仅仅是在镇守人族地域边陲的四大军团中ࡷ,他竟然就看到了一大批令他싓惊异不已的天骄。

      一大批年纪不满万年璞,却达到了天仙,甚至是玄仙的境界。

      这是一个何等恐怖的概念。

      现在洪荒之中,看似仙人满地走。

      可这,却是洪荒无尽地域,浓厚的先睊天灵气孕育了无数年,才出现的홄结果。

      哪一个化形而出,即是仙人的生灵,不是孕育了百万年,甚至是千万年。

      而这人族,却是一大批年纪不足万年的天仙,玄仙。

      这种天资辍,达到太乙金仙,也只是时间问题,甚至只要稍稍有些机遇,就能踏出大罗金仙,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而且,仙级强者还好,普通人竟然也能生出天资ﯻ逆天的天骄人族。

      而且竟然一年生一个。

      萪 妖族在洪荒,一化形而出就是仙级,虽然强大,可也限制了他们的生育能力。

      人族这恐怖的生育力,实在令人恐惧。

      “要是给人族安稳的짳发育亿万年,恐怕一统洪荒,都是轻而易举的。”

      扬眉在心中默默说道。

      难道刚刚斩杀了鸿钧,三清就急不可耐的复活了帝俊和东皇太一,对付人族。

      相比人族的恐怖潜力,妖族起码要容易对付的多。

      “还是看看情况再说。”

      扬眉眉头一皱,沉吟了良꘯久,还是决定再观望一下。

      毕竟,他此时距离圣人级别,仅仅只是一步之遥。

      没必要在此时,插手入洪荒中心的斗争之中,沾染因朱果。

      人族的气运,实在太过强盛了。

      而且在扬眉看来,帝辛表现出来的战力却是强大,但却并不是无敌的。

      对比三清和妖族,人族的力量,还是太过弱小了。

      帝辛看着我在他怀抱中的女娲,脸上似乎还有쟱着后怕,冷冷说道:“刚才,你其实可以跑回朝歌城的,我不会怪你。”

      他心里,其实也有着后怕。

      他一直在血海之中和冥河商议联盟对付妖族。

      而血海之中,力量实在太过诡异而混乱,竟然完全隔绝了外界的波动,导致他一直没察觉到西海的战斗。

      如果不是他正好商谈完毕,加上对于九州大鼎的掌控力大增,根本就不可能救下女娲。

      这一次,他让女娲出来,也仅甏仅是想试探一下她们俩的想法。

      但如果女娲真的死在帝俊手中,对于人族的威望和气运,都是一种恐怖的打击。

      看到帝辛竟然连一句关心都没有,面色依旧冷漠,语气霸道谛,女娲心中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股火气,挣脱出帝辛的怀抱,冷冷说道:“我也是至人巅峰的强者,为何要跑。”

      说着,女娲얬眼里出现一丝嘲讽:

      “我和云霄这一行,不就是你的算计吗?”

      “为了人族气运,你也不会允许我这个人族圣母被外人橍杀死吧!”

      帝辛冷冷瞄了女娲一眼,轻轻吐出几个字:“头发长,见识短。”䗌

      ៿听到帝辛的回应,本想要嘲讽气一下帝辛的女娲,险些没被这轻描淡写的回ﲴ应气的半死。

      什么叫头发长,见识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