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12房在线观看

      第一场‘论佛’,结果不出苏秦所料,一刻钟不到,真元便是面色发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真元虽然精通佛法,可惜他低估了金刚寺≷这位佛子。跋陀每一个字,仿佛化䫑为佛咒一般,不断印刻在他心中,直到最后化为佛山,碾压而下。

      貇 “我输了。”

      真元起身,眸光黯淡。

      얁 佛门四寺间的‘论佛’,虽不是江湖武林上的武斗,但论及凶险,前䨶者绝对要超过后者。

       武斗双方,最多只是受到肉身上的伤势。ꭝ

      只要不是太严重,恢复起来还是不算困难。

      但是‘论佛’,却是自身理念之争,一旦输了,虽然肉身无事,但精神上绝对受到重创,甚至会祆陷入自我怀疑,形成心魔。

      캹 心魔一成浞,轻则终生无法剸再进一步,重则当场入魔。

      随着真元的落幕。

      众多少林寺弟子心里冰凉。

      他们之前可烨是对真元抱有极大希望깋,觉得以真元对佛法的理解,即便赢不了金刚寺的这位佛子,但也不会输的太惨。

      但结果,真元连一刻钟都没撑到,便起身认输?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真元靏在佛法上的感悟,远远不如䆧跋陀。

      “承让了。”

      跋陀神色丝毫微变,反而双手合十,朝着真元微微一躬。

      J “慧闻方丈,安排下一位吧。”

      ﳾ 金刚寺那位二品僧人望向慧闻方丈,开口说道。

      “哼!”戒律院院首冷哼一声,望向神色黯淡的真元,脸上闪过一丝心疼之色。

      真元乃他最看重的弟子,此刻受到这般打击,岂能无动于衷?

      “南无阿弥陀佛......”

      慧闻方丈深深看了眼跋陀,再次开口道:“真可。”

      “方丈。”

      第二㖠位少林귛寺弟子起身,坐至先前真元坐的位置。

      第二场‘论佛’再次开始。

      “没意思。”

      苏秦看了一会,颇为无聊,便趁机溜了出去。

      杂役院弟子本就位于边缘角落,再加上苏秦极为不起眼,竟然没有吧被任何人注ꑆ意到。

      “原本以为佛门与世无争,现②在看来,这个说法不对啊。”

      苏秦先前往藏经阁,将今天的签到机会用掉,然后找个无人打扰的地方,服用了一颗‘蕴神丹’。

      数个时辰后,苏秦再次赶到大雄宝殿。

      然而。

      这一次,苏秦却明显感受到弟子间的气氛压抑许多。

      “输了,都输了.....⚏.”旁边一位杂役院弟子目光茫然,喃喃自语道。

      “都输了?”

       苏秦望向大雄宝殿前。

      只见此刻,与金刚寺╳那位佛子相视而坐的乃慧闻方丈弟子真悟。

      真悟乃‘真’字辈ॐ弟子中最杰出的一位,刚入寺就被慧闻方丈收为弟子。

      而真悟的表现,也没有눝让慧闻方丈失望,不论在佛法上的理解,还是在佛门武学上的精进,都堪称少林寺年轻一代之ބ最。

      甚至是慧闻方丈,都准备将졷真悟当做下一代少林方丈培养。

      按照往届‘论佛’,如真悟这般弟子,肯定是放在最后一个上场,用来起定海神针的作用。

      但此刻。

      鸨 真悟却是上场了。

      只有一个可能......

      少林寺前八位参与‘论佛’的弟子都输了。

      “这么快?”

      졸苏秦微微惊讶。

      不过数个时辰,半天不到,金刚寺那位佛子猪,便连挑少林寺八位弟子?䯕

      不对。

      应该是九位。 餶

      因为此刻的真悟,在与跋陀‘论佛’中,秷显然已经陷入劣势,支撑不了多久。

      半个时辰后。꿞

      “一切有为法,ꐚ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跋陀口若天花,语气温崓和,似乎能斩断一切烦恼,除一切外魔,消一切业力,登临彼岸杦。

      “师兄,承让了。”

      跋陀缓缓起身,双手合起,神色肃穆道。

      真悟仍旧盘膝而坐,可却面色煞白如纸,显然已经输了。

      䛭 “南无阿弥陀佛......”

      金刚寺嵳那位二品僧人神色一喜,诵念了一声口号。

      顿时,场上除了慧闻方丈外,诸位院首皆面如死灰,难以置信。

      ᙎ他们怎么也ꥁ没想到,在金刚ⱐ寺只出一人‘论佛’下,他们少林寺竟然真的输了?

      悌一时间。

      所有少林寺㰋弟子心中皆戚戚然,感受着少林寺的颜面被金刚寺魈狠狠的践踏,却无法反抗。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金刚寺的佛子跋陀,连胜九场,赢得了‘论佛’胜利。

      벪 “既然‘论佛’结束,那我等先行告辞,打扰少林寺良久,不胜感激。”

      金刚寺那位二品僧人目光扫向全场,见到无人敢与他对视,ᰓ才缓缓说道。 껔 퉫 诸位院首神色铁青,甚至有几位气息都开始不稳。

      今日之后,一旦少林寺与金刚寺的‘论佛’结果传开,少林寺佛门四寺之首的名号,恐怕就要拱手相让给金刚寺了鬯。

      一想到先辈高僧봭们披荆斩棘才取得的名号皼,却ꕊ因为后辈们无能丢掉,包括慧闻方丈在内,所有少林寺弟子心里都在滴血。

      直到金刚寺一行人离开,大雄宝殿外依旧鸦雀无声。

      “愧对先人啊......”邨

      杂役院院首仰天长叹一声,脸色骤然浮现红晕,噗通一声吐了䡘口鲜血,倒在地上。

      㵴“院首!”쑡

      “院首你怎么⫓了?”

      “师弟你没事깄吧?”

      众多杂役院弟子大惊失色,慧闻方丈床更是一步迈出,出现在杂役院院首前,右手探出걐。

      片刻后。

      慧闻方丈摇了摇头,“师弟没事,只不过情绪过于激动,加上气血衰败......”

      ...

      不远处,苏秦望向瘫倒在地上的杂役院院首,沉默不语。

      十年来,杂役院院首对苏秦还算不㋥错,时常覛想着将苏秦转到罗汉院、武僧院,而不是一直当一位扫地僧。

      只不过,这些好意都被苏秦拒绝了。

      쌧 “少林寺的名声,对你就这뤫么重要?”

      苏秦低声自语。

      下一刻。

      螉 苏秦转身离开。

      ...

      少林寺外。

      金刚寺一行人正在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跋陀,这一次回去,方丈定然大喜,若不是你,佛门四寺之首的位置,少林寺怎么可能轻易交出来?”

      金刚寺那位二品僧人望向跋陀,欣慰道。

      他名为‘同如’,乃金刚典寺槊这一代护඗寺法ﳫ王,二品修为。

      跋陀作为金刚寺佛子,身边킇自然不可能无人保护,而‘同如’便是跋陀的护道人。

      “师叔,我们这么做,真的댱是对的吗?”

      跋陀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对的。”

      ﰲ 同如肯定道:“理念之争,只论输赢,不看对错。”

      佛子帘跋陀闻言,眸子中若有所思。

      突然。

      就在这时。

      护寺덢法王‘同如’仿佛感应到翃什么,抬头望去。

      暯只见一株枯萎的菩提树下,一位身穿灰色僧袍的年轻僧人正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

      “恩?”

      护寺法王‘同如’眉头紧锁。 ꝉ

      “你是少林寺的弟子?”

      현 ‘同如’高声问道。

      此处乃少林寺地界,除了少林寺外,根本不会有其他寺庙的僧人。

      멉身穿灰色僧袍的年轻僧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位年轻僧人,自然是早就赶来的苏秦。

      “久闻金刚寺佛子乃‘罗汉’转世,我此番前来,只想与佛子,论佛!”

      苏秦不急不缓的说道。

       “论佛?”

      ‘同如’微微一愣,“我寺刚才已然与你少林寺论过䑚佛了,结果已出,慧闻方丈都无异议,你又何必再来?”

      “师叔。”

      “既然是壜少林寺的师兄,就再论一次吧。糳”

      佛子跋陀开口,向前踏出혈一步,神色庄严道:“不知师兄如何论法?”

      “该怎么论,就怎么论횊。”

      苏秦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佛子跋陀双手合起,开口道:“师兄可否告知,何为‘佛’?”

      刚才在少林寺中,跋陀便是以此发问,连续让九位少ㇸ林寺弟子手足无措。

      何为‘佛’?

      佛门的‘佛㻖’씘,自然是佛祖,但佛祖又是谁?

      㦭是人?是神?是鬼?是妖?◅

      뀥无人知晓。

      也无人敢乱加猜测。

      护寺法王‘同如’摇了摇头。 㨿 㰕 即便是金刚寺的方丈,也被这个问题问倒过,更何况是苏秦。

      ‘同如’自然能看出,苏秦在少ೕ林寺的地位应该不高,否则不会身穿灰色灰袍。

      之所以在此拦着他们,恐怕是心有不甘罢了。

      可心有不甘又能怎么样?

      少林寺年轻一代直接被金刚寺佛子跋陀碾压。

      难不成少林寺还有弟子能胜过跋陀?

      这怎么可能?

      “何为‘佛’?”

      这时,苏秦低声重鸣复了一遍,声音越来越高,最后震荡在所有人耳边:

      “我就是‘佛’!” 펙

      轰!!!

      这话一出。

      包括护寺法王在内,所有金刚寺僧人皆目瞪口呆。

      他ꌰ们还从未见过如此狂妄之人,自比为‘佛’?

      “大胆!”

      护寺法王‘同如’猛地反应过来,正准备开口隉训斥。

      然而。

      接下来。

      他看到了一生都难以置信的一幕。

      只见苏秦背后,蓦然浮现一尊金色大佛,祂一手指天,一手触地,庄严之中透出无边禅意,口里发出恢弘殊胜之音:

      “天上地下,唯吾独尊。”

      菩提树下,苏秦周行九ᚳ步,然后亦是一手指天,一手触地,宝相庄严: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这这......”

      所有金刚寺僧人呆立当场,佛子跋陀更是如遭雷劈,浑身颤栗的望着苏秦......

      望着那尊禅音不断,指天触地,唯我独尊的金色大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