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aj5直播

      新启星的职业杀手们通常是没有组织的。

      真正的职业杀手,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本就深受上层人物警惕,是因为一些不能言说的秘密,他们才能在既被仇视又被利用的状态下存在췣至今,要是再成立组织,那都不必各国出马,全球无数势力都会对它群㚝起而攻——组织的运行是要吞噬资源的,杀手组织换资源섯的筹码就是大人物的命,这必让这些大人物们人人自危,턑毕竟混到头的谁还没뙦几왹个仇人?ិ

      愅所以各大势力不会允许这严重影响上层社会生存虧环境的组织出现。

      当然,真要消灭所有的职业杀手,那也是不可能的事,럛还是那句话,混到头的谁还没几个仇人?

      职业杀手们基本上是不扎堆的,甚至恨不得没有任何人认识自己才好。

      他们和那些脑袋坏掉的连环杀人犯勴不一样,他们厧是专业的,从不炫技;他们只悄无声息的带走性命,拿走赏金;从头到尾,没有目击者,没有知情人,甚至没有人被谋杀,只有人死泠于意外或寿终正寝,于是也没有他们的威名在世间传扬,只有暗处的口碑웢在缓缓扩散——广为人知的杀手就不是杀⇨手了,而是囚犯或尸体。

      当然,还是有人认识他们的,比如少数得到杀手绝对信任풮的捐客,又比如一些因各种原因出现的杀手传承的师傅和徒弟,不过比例太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杀手终究还是一种极度多疑的动物,他﬍们刨除伪装成别人时,剩下的都是孤独,不如此的话,他们就无法在这钢铁森林里狩猎那些无比聪明的“恐怖直立猿”。

      进䪊入信息时代后,暗网中也曾经有过杀꾠手的任务发布平台,但是,杀手是矛盾的综合体,他们大多激进而保守蝨,他们中,许多㹇人都会学习新的技术来进步与防范猎物的进步,同样是这些낋人,也会因求稳而对诸多新事物保守观望,所以杀手平台一开始就经营得并不成功,在出过两次钓鱼任务后,更是彻底失去了信誉。

      如今,惀连接一个个杀手和顾⻏客的,샚仍是传统的捐客。

      㶠恩是一个杀手,他有诸多优秀杀手所拥有的特质,聪明、小心、享受孤独等,可惜,他在㼰走上职业后不久橅,就因脊髓受伤得了肢体协调困难症。

      他因为这病,行走难以保证平衡,动作无法掌握距离,他无法通过锻炼恢复曾经的身手,甚至无法装作一ࡄ个正常人,这个病对他的杀手生涯来说是致命的。

      斻 再加上他比较别扭,恪守着早被现代杀手抛弃的“三不杀”和“乂有道”这ꂪ两条ꚥ古训,即“不杀老人、不杀孩子、不杀孕妇”和“只杀有罪之人”,这两条,第一条将一大批他可以轻松拿下的弱势人群拒之门外,第二条让他的任务难度激增——毕竟罪犯通常都比普通人难搞。

      两相缻结合下,就造成了他从业十年,却依旧只能在几万块的单子上小打小闹了的现状了。

      而这个世界从来跟红顶白,像他这种只接诸如小混混仇杀之类低层次任务的杀手,捐客不屑结交,客户U也很嫌弃,要不是任务完成度嘭高,他连小任务都很难接到。

      図即便랰他任务完成度很高,但他一年下来仍然接不了几单任务,所得金钱除去完成任务的开销后,只能勉强度日。 䔍

      高收益必然伴随高难度,虽然他的脑子早就准备好应付高难度任셇务了,而他的手却在疯狂表示问号。

      厇 在他为家里储备粮快吃䑲光而犯愁的时候,他就确定的知道,自己是永远没机会看到行业顶层的风景了。㲛

      但今天,这情况似乎有了点转机。

      “您确定ᶐ吗?”

      㰼 “我确定孩子,任务就是这么说的,五百八十万,收一个ᐝ普通美愥容院老板的命。 ૐ

      我已经替你查了,那老板是个‘编号人漣’出身,发家之前窝在‘魔Ꮧ鬼街’,屁股肯定不太干净,身边只有一个开餐馆的好友,除了最近因美容的手段厉害接触了不少三山市上层女眷外,没有任鰅何背景和特殊身份!”

      “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任务,若真䐑有这样的任务,又怎么轮得到我?!”

      “我有同样的疑问,所以先行询问过了,据说这是发布㡋者为了避嫌,而层层转包的任务,到我手上已经不知道是꩑第几手了,经过层层克扣,但金额仍有五百八十万,简直不可思议,于是我就想到了你……”

      “老师,⁍我是真想相信你,但您曾经的教导在我脑中唱反调。疑点是在太大了……他们为什么要转包克扣,而不直接去完成任务,毕竟这任务连我都觉得太过简单。”

      “这个我躉可以解释,据说是发布者要求,必须转包超过三次,似乎是不想有人通过这追᚜查到他身上。”

      “썓必须转包三次以上,那到您那里已经被转包了多少次了呢?他们说的话还有多少真实性呢?老师,我嗅到了风险的气息,我不想接,我也劝您숃放弃……” 牖

      “诶~转给你的任탔务,你也可以转给别人嘛。发布者规定中,接到任务后有四个小时时ᥐ间给你思考是劤接还是转手,很自由的,༼任务转手的Ŵ最低金额不能低过五百万,也就是说,只要金额没降到五百万,你就可以转手给他人,很巧,到我这里还有五百八十万,我现在打算就这么原封不动的把任务转给你,让你自己决定,是转是留。

      恩,你是一个好学生,但你已经从我手上毕业十年了,至今却仍在썞做那些当年我布置的家庭作业难度的任务,你真的不想尝试改变一下吗?这可是最好的机会了,不会再有那么高收益低难度的任务了,至少我不相信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碰到。”

      恩仰头闭目,深呼吸后冷静思考,回顾了一下他认识的不如意的杀手,觉得就算任务真不适合他,駎他也可以在规定时间内找到下家,最终下定决心。

      ꚯ 这可是五百八十万呐——十一万六千份他馋了很久的炭烤大肉排!

      ⴒ“接了!”

      ﵹ 駢“太好了,我这就把相关信息发给你……接收到了吗?那就好,我也向上面上报你接任务的消息了……哦,对了这任务是有两个时间限制的,首先是一天内必须有人接取,其次是接取一天内必须픗要完成任务,不然不付钱,现在时间……呀,䂼接取期限的最后几分钟了呢,你恐疋怕已经没时间转手他人了,哈哈哈。

      得小心돝了,只有一天时间,若你延㲄误或失败,不仅你的五百多万得不到,前面转䔙包的人的收益都将会没有,怕是要得罪不少人呢~”

      刻 恩听了脑袋一蒙,半天才喃喃问道:“老师你……竟然害我?”

      햜“别再叫我老师了,总在低层次混,简直是我的脸!这就是最后的测验了,通过就得到钱,通不过,趁早死了吧。杀手也是要脸的!”

      通话挂断,恩抬起手,想擦去脸上的水珠,但手不听使唤,一连三次都无法准确拦住쿹它的滑落的轨迹,直到它从下巴坠下。

      或许,他真的是个废物吧,如果这次还不能体现价值,离开也挺好。

      ……

      今天是一天好天气,阳光明媚,天上雷暴都没那么吵。 缎

      好天气碰上节假日,必然就是出行高텧峰,按理说美容院的生意应该会变好,但可惜东平这里㦂是预约制的,大环境如何,客流都不应该有变化……本应如此。

      这里客流如今还是有了变化,不是变多,而是变少。 쵦

      这三天,不知是因为治疗效果太快太好,导致三山市里有相关需求的女士都被解ܞ决掉了问题,还是因为阶层壁垒,导致美容院只在本市䜓上层流传,口⏱碑没传到中低层客源的耳朵里——总穞之,客人开始不断减少。

      今天,预约就只剩四位了,其中三位还都是集中到上午,下午就一人。

      垅 本来ㅣ事情少对服务行业来说,是很好的一件事,特别是在没有小费这回事的新启星,可东平是个坏老板,不让员工看书、玩电脑、看兑终端,于是,对遥来说本应很舒心的下午什,却只能干坐着发呆,真的是度日如年。

      昞时间到了四点,遥已经开始犯困,突然听到大门响起“欢迎光临”的电子语音,连忙一个激灵清醒站起。

      䌳只见,从门口走进来了一个烫着大波浪,身着艌修身红裙的都市丽人。她虽⬲然裙子略保守,遮住了胸口的沟壑,但那夸张身材曲线,让遥一个女人都觉得撩人。

      她没带太多饰品,脖子正中一个简约的黑色颈带,点缀出了一丝禁忌的挑逗,右手中指一个红宝石戒指,配合身上的红裙뎘,给人火焰般的视觉冲击,让人身体燥热。蓁

      ೞ 撆 这人面泛红光,目光水润迷离,步伐摇曳生姿之余又有些凌乱不稳,似是喝醉了。

      “欢迎光临,请问您有预约觗吗?”

      “哦……不好意思,贵地卫生꙽间……借用一下。”

      这艳丽女人竟然还拥有魅力非凡的沙哑的声线,听得遥头皮发麻,打了个寒战。

      可惜的是,她说话间,一股酒气扑面而来,配合她混乱的语言,듛让遥产生“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感觉同堼时,更确认了她喝醉的事实。

      办遥心善,看츣她走路晃晃悠悠,担心厕所地滑摔倒,于是主动起身引着她去厕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