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男女下载app下载

      弘治皇帝听了牟斌的话,说道:“太牴子既然让你这么做。朕觉得还是有道理的。你就按太子的意思办吧。如果外人问起,就说是朕下的命令韂。至于酘安远侯那里,你可以把此␻事告诉他。朕想安远侯也并不知此事。”

      牟斌见弘靚治皇Ɜ帝这么说了,领쓸命而去。 흇

      牟斌带着人直奔安远侯府而来。

      别看安远侯府门前的这些狗奴才平日里飞横跋扈,狗眼看人低。

      见到锦衣卫前来,早就吓得魂都没了。

      这是什么情况,莫非侯爷的事又东窗事发了。

      핻 他们也知道自己家的侯爷什么德行。所以第一反应就是,侯爷又犯事了。

      不过他┣们也不傻,有人急忙进府向侯爷禀챗报此事去了。

      氣安远侯柳景中午刚刚喝了点酒。此时正在摇椅上哼着小曲,旁䛨边的小妾泒不时给他喂着水果。

      ⷍ 他这几日非常高兴。

      据说宫里传出来的消息,最近几日,朝廷就会研究自己起复一事。这怎能不让柳景高兴。

      不过他也弘担心下边人做出胆大妄为之事。尤其是自己的儿子柳文。

      ְ 平日里和一帮勋戚子弟,在京城里吃喝玩乐,欺男㢝霸女,简直就是坑爹的货。

      不过自己年轻时也好不到哪里去。柳景也就睁一只眼闭讦一只眼,没有过多干预。

      可是,现在是自己起复的关键时期,如果让人抓住把柄,趁机阻止自己起复,那就麻烦了。

      为此,柳景特意将柳文叫到身櫩边,让他这几日切不可在外边惹事。因为这几日朝廷将研究自己起复一事。

      ᗮ 柳文自然是拍着胸脯进捯行保证。

      在街头与人Ὰ争执的那件事,在他看冔来,根本就不是事情。更何况挨打的是自己的家丁。自己可是受害一方。

      安远侯柳景见柳文如此保证,也就放心了。

      䜻 这时听说,锦衣卫来侯府了。安远侯柳景大惊失色,他的第웯一反应就是,皇上要悀对他下手了。

      自己做了多少丑事,那摶是非常清楚的。心淎虚的柳景只能是硬着头皮去迎接牟斌。

      鸵 牟斌见到柳景,只是象征性地行礼。

      柳景则面带笑容地问道:“牟大人。此番到府上有何贵干?”

      ྟ牟斌回道៲:“奉皇上之㰷命,前来府上抓흿捕ጥ柳文。还望侯爷配合。” 低

      柳景一听,顿时惊慌失措。虽然不是来抓自己的,但是抓得可是自己的儿子呀。他忙问道:“牟大人。是不是搞错了。文儿虽然有些顽劣。但是䑵他只是吃吃喝喝,违法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这就不是㛋你我能够决定的了。皇上既然要抓他,那就有䑺抓他的道理픎。”牟斌冷冷地说道。

      说熘话间,锦衣卫早已赶到柳文的住处,将其抓了过譎来。 ഒ

      㲼 鮐 柳文见到父亲柳景,哭喊着,“父亲救我呀。”

      柳景求道:“牟大᧖人。能否䇲通融一下。我现在就进宫面见皇上。您容我一点时间ﮋ。您先坐一会儿。”

      说完,柳景向管家递了一个眼神퇜。

      牟斌岂能不知道柳景的意思。如果是平常他定然会给对方一些时间。可是此事涉及太子,而且皇上明确提出,按太子的意思,抓捕柳文。自己在这里耽羁搁ᬰ久了,皇上极有可能怀疑自己。ケ

      于是疲,牟斌一摆手,说道:“侯爷。我看不必了。߸您稺也别硊为难我。皇上说得很清楚,立刻抓捕柳文。我첗也只是奉驃命行事。䃅不过我可以向你透露一点,抓捕柳文是因为他惹到了太子。”

      紧接着,牟斌就把柳文在街上与太子发生冲突,让中城兵马司将太子抓了起来,并且勒索六万两银子一事,向溜柳景做了转述。

      柳景听了,瘫坐在了o椅子上。勒索太子,๞那可⇊是重罪呀。

      而牟斌则带着人押剠解着柳文走了。

      뤊面对柳文的哭嚎,柳景㓢是无缬能为力。他可没有胆子拦截锦衣뮛卫。

      如果这么做了,锦衣卫直接把自己砍了,也是无罪的。

      柳景急忙命人给自己更衣,他打算到慈庆宫找太子朱厚照。希望太子殿下能够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放儿子一马劇。

      原因很简单。牟斌能够主动向自己透露这些,䨧显然是弘治皇帝允许⍑的。而弘治皇帝这么做,意思十㲹分明显,那就是让自己找太ጋ子,解决믿此事。

      監自己如蘀果和太子达成谅解。由太子出面找弘治皇帝,自然就能将柳文从锦衣卫那里捞出来。

      想到这里,柳景就坐着轿,直奔东宫而来。

      朱厚照在慈庆宫可没有闲着,开始梳理大明的各种隐患,以及匪解决的办法。

      不得不说,现在是内忧外患频频。北边的虏寇频繁犯边。

      嬈 由于闭关锁国,禁止开海,江南的倭寇之乱已经逐渐形成。뤎虽然没有嘉靖年间那么大的规模,可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愈演愈烈的趋势还是有的。

      西南诸省的土司也是一个不稳定婚的因素,时常闹事。

      西北哈密一带,局势极为不稳。

      内部连年灾害、土地兼并、财政멐收入逐年减少、流民越来越多、作乱的ฮ贼寇此㥔起彼伏、官员贪腐成为常态,等等。

      这么多的问题,亟待解决䥏。

      淚在朱厚照看来,要想解ᔕ决这些问题,除了制度建设仼之外,Ꮗ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钱粮。

      没有钱粮,什么也做不了。

      眼下就有一件非常棘手的事,那就是京城ᅵ内外的那些流民。现在嚃马上就要过春节了,可是他们居无定所,冒着严寒턦在街上乞讨。

      瓕 连吃饭都成问题,ꕦ还谈什么过春节呢。

      百姓只有衣食住行都有保障,才能安心做事情。

      如果쩀连最基本的吃饭都姺成问题的话,那他们极有可能不与朝廷一条心。

      有哪굔个胆子大的振臂一挥,他们极有可能随之相应。大家枽揭竿而起。农民起义就产生了。

      即便是朝廷出兵镇压,最后将其䔏成功平定,那也是付涠出惨痛代价,实力大损。

      碶 朱厚照回宫时,特命谷㘽大用去问问᫳弘治皇帝旁边的大太监肖䍶敬。

      据肖敬介绍,京뭓城뿍周边就有至少二十万的流民,全国的流民至翽少是京城的十倍。这还不包括那些当地的穷苦百姓、卫所的穷苦士兵、各炭类穷苦工匠。

      朱厚照考虑的问题越来越多、思考的深度也是越来Ვ越深。

      就在朱厚照研究京城流民一事的时候,有太监来报,安远侯柳景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